赛博第一仙

第146章 赛博哲学(1)

阿净双手合十,口宣佛号,金豆经文在身周盘旋,再次开启自己环绕置物架的行走人生,但愿他能在室内行走中悟得佛法真谛。

柳乘风打了个响指,领着小九走向了店门口。

小九可以说是最懂他的,它能感觉到柳乘风的情绪,所以它难得安静一回。

走到冠群芳身边时,柳乘风又瞥了她一眼,她那无暇到近乎完美的玉颜着实扎眼。

这个女人到底对柳秧做了什么,手术后的柳秧身体健康,可在数字层面却被因果解释器判了死刑。

而且因果解释器钦定的处刑官竟然是图灵阴帅黑无常。

他想起她与冠中希在小道空间里的谈话,立刻对正在照顾冠群芳的冠中希招了个手。

“上师。”冠中希的表情一如以往的恭敬。

“你姐的老相好是图灵阴帅黑无常?”

每次一想到一个人类爱上一个鬼样的仿生人,柳乘风就觉得很提神。

这种择偶三观,真是味太冲了。

“听她说过。”

柳乘风阴狠一笑:“你知不知道,图灵阴帅白无常死于我手。”(详见正文第四章)

他这话已经是很明显的提示了,黑无常是敌非友。

“啊,这…这…”冠中希的脸很给面子的惨白起来,说话的时候,牙床撞击出得得得得的声音。

“我现在要给她下个降,再种个蛊,你没意见吧。”

“没,没,我没意见。”冠中希表情急速变化,有抗拒、生气、恐惧、无奈,多种多样,可行动却很诚实,立刻让到了一边。

柳乘风立刻蹲了下来,伸手按在了冠群芳的头上。

她那满头缠绕在一起的神经细管如蛇躯一样柔滑,在触摸之下,立刻释放出短促的电弧。

“红母,交给你了。”柳乘风在乘风聊天群里喊了一声。

“爸,我建议给她下个爱情降,种个情欲蛊,这样的话,如果你误会了她,也不会对她造成什么肉体伤害。”

红母的话看似轻描淡写,可柳乘风却从数字模型中见识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你蛮可爱(毒)的嘛,哈哈,有你父之风。”

后门在聊天群里竖起了中指,搭配了一行文字:“不好意思,情不自禁。”

在一阵炫目的紫红数字流渲染的全息光中,昏迷中的人可谓是空门大开,红母几乎毫不费力地搞定了一切。

柳乘风起身的时候,发现冠中希的表情很玩味。

“不用担心,我柳乘风绝不会冤枉好人,更不会放过坏人。”

“是,您说的对。”

但显然,以小红鬼的数字逻辑,它哪里分的清好坏,好与坏所具备的抽象结构是数字根本无法表达的。

如果硬要它来评价好坏,事事压它的柳乘风无疑是最大的大坏蛋。

柳乘风打包好了送货的货品,领着小九出了门,走在尸锈街的街道上。

此时,灰蒙蒙的天上还在下着小雨,雨水连串的落下,组成了一张断不开的雨幕。

行走在街上的行人有的穿着橡胶雨衣,有的打开脑袋上安装的机械斗笠隔开雨水。

还有的人身上闪烁油布光泽,雨水落下直接溅落。

甚至还有人打开谐波共振器,雨水落下摩擦空气的电极与共振器的电极完美相斥,所以自动弹开,整个人就像被包裹在一个蛋形罩子里。

只有柳乘风特立独行,打着一个绘满桃花飞絮的折伞,雨水每滴落一下,折伞就绽放几点紫、红并开的花瓣霓虹。

他将折伞稍稍举高,露出了一张打满马赛克的数码脸,这样,就没人能看到他头上的全息光圈了。

地面的水坑表面折射着霓虹光彩,有几缕映在他的光学面具上,竟反射出彩色的金属冷光。

“扎纸店、棺材铺、寿衣堂、元宝蜡烛小作坊…”

小九眼花缭乱地欣赏着尸锈街的赛博风情,一蹦一跳间,电子狗身上那粗糙的机电元件几乎无法承载它膨胀的数字思维。

它浑身缠满刺状电弧,像个随时会引爆的弹丸一样。

柳乘风瞥了它一眼,目光凝刻在它那蜷曲打点的机械绞索尾巴上,似乎刚刚又被数字流蹦飞了一颗螺丝。

“小九,有些严肃的事儿不必说出来,放在心里就行。”

生与死一直都是这世上最严肃的事情,人应该怀着一颗敬畏之心。

“嗯,小九明白。”

小九想用表情答复他,却发现僵硬死板的硬件中没有加载表情模块,所以它只得给他递了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走过了一段最明亮的路段,他们来到了街尾,面前出现一个小巷子,巷子两边的墙壁上都是霓虹灯管和全息广告。

穿过这个小巷子,就会进入真正的锈城大都市。

巷子里行人寥寥,灯光晦暗,不过明暗交替,人行走在里面,看向外面,倒也有种坐井观天的奇妙感受。

“钢铁是这个城市的肌肉。”

“霓虹灯管和广告全息组成了城市的毛细血管。”

小九诗兴大发,饱含情感的电子拟声吸引了柳乘风。

柳乘风愣神之后,赞美一句:“好诗,好诗。”

“而我们是这个城市的血液,我们一刻不停的呼吸、生存,为它的美丽和繁荣牺牲自己,却总会有新鲜血液替换我们。”

“可是,当我们死去的时候,城市也会毫不留情地抛弃我们。”

“所以,我们活的值不值得?”

“我们又是谁?”

“我们的生与死又代表什么?”

灵魂三拷问。

小九停下了脚步,身后的机械组件闪烁着璀璨的电光,映照着它的黑色寿衣,显得那些符箓电路纵横交错。

它望着柳乘风。

“风哥哥,你觉得呢?”

柳乘风直想翻白眼,这算什么垃圾问题,前后矛盾,驴头不对马嘴。

但他细细一想,大脑深处的多巴胺立时分泌了不少。

哲学…

这应该算是不太经典的赛博人性哲学问题。

真正的经典问法应该是:“人是什么,灵魂是什么,血肉和灵魂又是什么关系。”

或者是:“我是谁,我活着为什么,我死后会去哪里。”

赛博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总会诞生这样那样的人性哲学思考。

能起飞的板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