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从种红薯开始

修仙从种红薯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9章 一条消息

一阵钻心的剧痛之后,张合感觉自己仿佛虚弱了几分。

他以前从未听说过修仙界还有这种法术,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魂?

似乎普通的物理攻击落不到对方身上,伤害不到这只扭曲的女鬼。

这时张合手里已经握住一粒雷灵草的种球,往里面输出一丝法力,便立即向面目扭曲的女鬼扔去,同时施展步法快速逃离暴炸现场。

“轰”地一声巨响,女鬼的身躯被炸得四分五裂,然后溃散成黑雾消失不见。

“你敢伤我鬼奴,你找死!”

黑雾中,传出秦风气急败坏的声音。

张合没有理会对方,而是又摸出一张雷灵草种球,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扔去。

用了两次之后,他现在已经总结出经验,刚刚往里面输入法力就立即扔出,绝对不能犹豫。

“轰!”

“轰!”

张合怕一粒种球火力不够,接着又扔出了一粒。

接连两声巨响过后,黑雾消散,秦风躺在地上,七窍流血,只见出的气,没见进的气,显然是活不成了。

秦风手里的黑色瓦罐已经被轰得碎成小块。

“我说过,袭击我一定会是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张合提剑走向秦风,准备尽快将其处理了事。

“哈哈哈……你杀了我又能怎样?我的主人很快就亲率大军杀来,届时你们都得死,整个昭陵郡谁也别想好过!”

秦风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活路,神态变得疯狂扭曲。

他今天原本打算追踪过来,对张合进行先女干后杀,魂魄用来喂养鬼奴,没想到阴沟里翻船。

“告诉我,你的主人是谁?”

张合所说的后悔,其实所指的是其他方面,没想到对方主动透露了一条似乎很重要的消息。

“告诉你又如何?我的主人就是……啊啊啊!”

秦风感觉自己反正要死了,早就没了保守秘密的想法,只是他刚要说出最机密的部分,就觉得头颅中一阵剧痛,然后就是神魂俱灭了。

张合在秦风脖子上摸了一下,心跳已经停止,眼睛里瞳孔已经放大到了极限,从生理上来讲是已经死了。

只是他还不太放心,万一是诈死呢,干脆一剑将秦风的头颅切下来,扔到远处一块石头上,砸了个稀巴烂。

这时他才稍微放心地在秦风身上摸索起来。

这家伙做为炼气四层高手,身上竟然也只有几十两白银,四块灵石,一柄不入品的飞剑,三粒张合已经不怎么看得上的培元丸,丹药是一粒也没有。

就这身家,比起张合也差了许多。

秦风怀里还有一张泛黄的纸张,张合看了一下,里面记录了一种名为隐身术的法术。

想必秦风刚才跟踪在他身后,他却无法发现,应该就是用了这门法术。

张合大略地看了一下,这门法术以他现在练气二层的修为也可以修练。

施展法术时可以让人隐身,那怕是迟在咫尺,也看不到他的存在。

但有一个缺点,就是施展这门法术时,不能动用法力。

只要稍微调动一丝法力,立即就会败露形迹。

张合将这些物品全都收起,一脚将秦风的无头尸体踢到路边,然后就快步离开了此地。

回到家后,他就把自己关在屋里,然后进了空间。

先是呼呼大睡了一天,被那女鬼咬了一口之后,他一直感觉头晕倦怠,睡了一整天才恢复。

休息好之后进入空间,将空间里许多成熟的灵药采挖出来,暂时用盒子装好。

这一次采挖了几十棵五叶培元草和白露草,人参也被挖掉一百多株,目前他自己也用不了这么多,只能先存起来,日后再慢慢处理。

挖掉药材后,空出来的土地正好可以种植灵谷。

听了关于灵谷的培育方法后,他打算继续在空间里种一些红薯,希望能培育出灵气红薯品种。

红薯随随便便就能亩产4000斤以上,若是成为灵气红薯,这产量绝对远超灵谷。

张合在空间里种了一百棵灵谷,二十棵红薯苗。

灵谷种下之后全都用灵泉水浇灌一遍,听说灵谷需要三年才能成熟收获,对他而言,也就是连浇三天水的事情。

二十棵红薯苗他只选出一半用灵泉水催熟,余下的一半任其自然慢慢生长,到时候再看那一种更容易变异。

浇灵泉水的这十棵红薯苗,他打算连续浇水一百天,其培养到一百年试一下。

反正空间里没有四季,红薯应该可以一直生长下去。

人参也只是普通药材,但生长到一百年的老人参就能吸收灵气,最终成为灵药。

他想试试看红薯有没有这个功能。

将红薯和灵谷种好,他才出了空间。

他今天从秦风手里得到一页泛黄的纸张,看样子应该是从什么书上撕下来的,也不知秦风是从何处得来。

张合将这张纸又查看了几遍,也没能看出有什么不妥之处,书页中所记录的隐身术也不难理解。

需要将法力以一种特殊方式运转,分散到周身,形成一层排列很玄奥的法力层。

形为这层法力的作用,能使人看起来与周围景物融为一体。

张合感觉这种原理跟变色龙差不多,但效果更好,更加玄妙。

但使用隐身术时,不能动用自身法力,一旦运转法力,体外的法力层就会破坏,然后显出身形。

张合把隐身术的修练方式牢记于心之后,就试着按照法诀修练。

这门法术他连续修练了十多天,这十多天里都是足不出户,吃喝都是梅映雪从小窗子递进来的。

这一天,张合运转法诀,然后就看到自己的双腿渐渐消失,然是是腰部也消失。

现在的他看起来只剩一个上半身悬浮在空中,看起来很是诡异。

他自己伸手摸了摸腰腿部,腰腿并没有消失,手还能触摸得到,只是眼睛看不见而已。

身体消失还在继续,最后张合整个人都在房间里消失,连他本人都看不见自己。

轻轻地把门打开,走出关了自己十多天的房间。

能隐身却无法穿墙,让他感到些许的遗憾。

他隐身走在张家庄,来往的仆人都没能发现他的存在。

张家庄里原本有一片花园,张老头种了几十年地,现在眼看春耕在即,他心里跟猫爪子挠似的,一棵种地的心蠢蠢欲动。

张老头把花园里的花卉全部挖掉,又把地翻了两遍,全都种上豆子。

此刻张老头坐在这块地头,身旁还摆放着一盘糕点。

张老头看着自己种的豆子出神,伸手去抓糕点吃,却摸了一个空。

望着空空的盘子,他记得刚才还有两块的,怎么就消失了呢?

刘周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