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从种红薯开始

第36章 审判大会

黑水镇上,自从万家庄被攻破之后,汇聚在黑水镇的流民并没有就此散去。

不过上次被那白甲骑一阵冲杀,死伤了上千人,有些胆子小的,被吓得逃往外地。

这就是乌合之众与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之间,巨大的差别,人在丧失斗志的时候,真比杀猪还要容易。

若是这上万人里面有那怕有几百人不怕死,敢与其硬战,结局就不是这样了。

现在黑水镇上的流民已经只剩八九千人左右。

刚刚经历过大乱,此时流民群体中人心浮躁,打架斗殴,争夺粮食财物的事情,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发生。

在暴乱发生的第二天,一队挎刀的汉子从万家庄走出,雇佣一群流民挖了一个大坑,把这次战死的尸体搬进去埋掉。

有了活干,才让这些流民稍微安定了一些。

又过了两天,万家庄再次发出消息,将要举办一次公审大会,将以前万家那些做恶多端的人全都提溜出来,接受广大佃户的审判,然后还会当众处决。

同时所有参与审判大会的人,都能得到一碗野菜粥。

对于黑水镇流民而言,谁对万家没有一股仇恨?

现在听说要把万家这些人提出来审判处决,天底下最大快人心之事,莫过于此了。

特别是每人还能领到一碗野菜粥,再睡上一大觉,这一整天就混过去了。

所以,在举办审判大会的这一天只要是还能喘气的,全来了,一些前几天受伤腿脚不便的也被人背过来了。

此时在黑水镇街道尽头,已经搭建起一座高台。

张合势力集团唯一的文化人卫鹏,此时走上高台,先说了一些开场白,然后就向众人隆重介绍了黑水镇的新主人。

“各位乡亲们,这一位相貌堂堂,仪表不凡,老成持重,一身贵气的就是张老爷。”

被卫鹏这么一介绍,张老头一脸的菊花盛开,把原本有点佝偻的身子尽力撑得笔直。

他活了一大把年纪,今天才知道自己原来有这么多优点,只怪以前家里太穷,买不起镜子。

“这位年轻英俊,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气度不凡的青年才俊,正是我们的张公子。”

至于卫鹏对于张合的称赞,张老头倒是并不奇怪,算命先生早就说过,他儿子将来必定有大出息,是能当上地主老爷的,说起来他还是沾了儿子的光。

“以后咱黑水镇这一亩三分地,就由张老爷说了算!”

对于推倒一个万家,以后由张家统治这件事,绝大多数流民都比较麻木。

张合先前担心流民会反对,以他21世纪人类的想法,自然是人人如龙,谁也不愿意屈居人下,键盘在手天下我有。

他却忽略了这个时代的人普遍都不识字,人的各种野心,各种烦恼都是从识字开始的。

每天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只求填饱肚子,只为活着而活着,艰难贫苦的生活让他们生不出太多的心思。

比如张老头以前最大的野心不过是每天吃干饭,顿顿都能吃饱,连吃肉都不敢奢望。

至于自己当地主老爷,那是做梦都很难梦见的。

流民这次暴动攻打万家庄,一方面是张合在暗中引导,这些流民当时也没能想那么多,只要能抢点吃的就心满意足了。

当然流民中也会有少数人心中不服,存了那么一点点野心,但看了看站在周边一脸凶悍的护卫队,再捏捏自己皮包骨头的胳膊腿。

野心也是需要实力来支撑的,没实力的野心与寻死无异。

突然醒悟,觉得谁来管理这一片都无所谓,自己还不是一样种地交租,租子交给谁关他们屁事。

更何况,那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张公子,当日可是使用一种叫做混元霹雳雷的法宝,连仙师都被轰死了。

这样的猛人谁敢招惹?

在众多流民眼里,能够轰死仙师的,只能是更厉害的仙师,那种轰得震天响的东西,肯定是仙师做出来的宝物。

“现在有请张老爷为大家训话!”

张老头虽然早有准备,提前还让卫鹏帮他写了一份稿子教他背下。

但此时被推到台前,看着下方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一万多只眼睛都在看着自己,没来由地一阵紧张,脑海一片空白,他活了几十年何曾见过这等阵势!

卫鹏在身后悄悄扯了扯他的衣服提醒,张老头才反应过来,懵懵懂懂的走上前。

“咳咳……各位父老乡亲!”

望着下方的人山人海,张老头说了一句开场白,后面的词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越是着急越想不起来。

“大家要种好地……吃好饭……吃好饭才有力气种好地!”

张老头发挥急智,临时想出两句觉得比较体面的话,想了想觉得太过简短,又补充道:

“大家要多生孩子少吹牛,晚上早点睡!”

终于熬到把话说完,张老头再次退到后面一点,与张合并排,把讲话的位置交给卫鹏,他从未想到过,讲几句话竟然比种地还难。

至于张合此时思想在开着小差,他觉这一次流民暴乱,如果用他以前所学的知识来总结的话。

应该是此次佃农暴动,反应了广大劳动人民不甘剥削,而进行的一次反……反……的斗争,有着积极的历史意义。

但是最终的斗争成果却被邪恶的张氏父子窃取。

广大劳动人民抛头颅,撒热血,为少数权贵做了嫁衣,最终成了改朝换代的牺牲品。

想归想,让张合把到手的好处再扔出去,他真没这么伟大,自己顶多少收点地租,不伤天害理就是了。

张合正在胡乱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时,大会已经进入主要环节,几名护卫队员将五花大绑的万家人押上高台。

由于当家的万有财等人已死,现在押上来的,都是平时帮着万家欺压乡里的爪牙,反倒是更能激起流民的怒火。

现场不知有多少人受过这些人的欺压,甚至因此而家破人亡。

比如张老头父子,就差点被四管家卖做奴隶。

“三管家,三年前你把我儿子活活打死时,可曾想过今天?”

“四管家,我借了你一百文钱,最后还了你三百文,还把我女儿抓走抵债。”

“你们也有今天,我可是日思夜想,恨不得能喝你们的血,吃你们的肉。”

“……”

现场数千人,几乎人人都受过万家的欺压,现在见到这些万家爪牙将要伏诛,一个个都有一种大仇得报的畅快感。

同时,对于帮他们报仇的张老爷,大家都有开始感恩戴德起来。

至于以后由张家代替万家掌管黑水镇,更理所当然起来,变成了众望所归。

大会过后,由护卫队员将万家这些爪牙都现场处死,引得数千人拍手欢呼。

一个人的死能让大部分人欢呼,这种人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剩下一些没怎么作恶的万家人,张合做主,把他们押送到栖凤山上劳动改造。

也就是管吃住,干苦力,不发工资的那种,让他们也体会一下佃农的艰辛。

按照现有体制,一旦沦为佃农,几辈子也没有翻身机会的。

张合在露面处理完万家爪牙之后,余下的事情扔给了张老头和卫鹏,他就回到万家庄里。

现在万家庄的门牌已经撤下,正在制做一块张家庄的牌匾,以后就该叫做张家庄了。

他从大公子身上得到几件物品,这两天太忙,到现在还没来得及仔细研究呢。

刘周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