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剑下留鱼

仙君剑下留鱼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离歌公主!

焱回过神来就感觉胸口一阵闷疼。感觉是别人的情绪毫无保留地倒进了自己心里,又突儿又强烈,余毒久不散,真尼玛疼。

他猛然想起来丘记火锅的庆功宴,陆鸣的妹妹,自己跌在水里,痛苦窒息,有个声音跟他说……说……交换灵魂?

裴焱呆愣地被身边女孩从地上掺起来。所以……他难道真的跟谁交换了灵魂???人真的有灵魂??灵魂还能交换的???卧槽……感觉是特奇幻的经历……自己真的没在做梦???

踏出寝殿的时候裴焱觉得,自己应该大概真的是和那谁……妖界的七皇子……交换了灵魂……并不是在做梦。

只囚面前海水的腥潮之气一下子扑入鼻中,他抬头,像看魔幻电影一样看着寝殿外的天空。

头顶就像是一片无垠的大海倒灌着,蔚蓝潋滟,不时挑起微波。

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在其中游弋,人头蛇、人脸鱼、人脚龟……反正一看就不是正常生物,看的时候需要点心理承受能力。

这些怪物看见他从寝殿里出来,就都凑到了离他最近的那片头顶的蓝海里,把头从倒灌的海水里探出来张望他。

“七皇子出来了!”

“七皇子昨天真的威武!”

“给我们水族长了脸!”

“离歌公主若能看到必定欣慰……”女孩轻罗走在前面给裴焱领路,同时小声开口说:“离歌公主是您的母亲,深海一族最关的公主……我怕您妖魂还有些震荡,心里不清楚,跟您说下。”

裴焱看着那些怪物有点头皮发麻,对比之下觉得身前的女孩至少有个人样,好看多了。

“呼……我的确有很多不清楚……你叫轻罗?

”轻罗回看他小幅度地点头:“不怪您,昨天那场比武殿下伤得太重了……轻罗没有资格去到妖武殿观战,但听说您差点死在了八殿下的玄火荆棘鞭下……要不是最后终于被激出了妖力,轻罗只能给殿下殉葬了。”

裴焱又想抹一把脸了:“不是说妖界么?也这么封建?

皇子死了其他的妖还得殉葬?”轻罗听到了奇怪的词,不解地看了装焱一眼,随后才道:“离歌公主散灭后您身边一个妖侍也不肯留,我是大殿下硬赐给您的妖侍,大殿下吩咐了,他不在宫中时您出了差池轻罗须以死谢罪。”

“大殿下?妖王的大皇子??”

裴炎忍住想抹脸的动作:“七皇子……不是,就我,跟他关系很好吗?”

裴焱想到什么,又问轻罗:“对了,我在这里是个什么情况?跟谁比较熟??有朋友没?”

轻罗又抬头看他,看过之后再度低下了头:“您必定是伤到妖魂了……竟把诸位殿下欺辱您的事都忘了么?难怪……语声比到往日放松得多……殿下往日……极少开口的。”

裴炎闭了闭嘴。

您……应该是没有朋友的。

在这妖宫中大殿下和九殿下身份最为尊贵,因原身和妖王陛下同出一族,传承了陛下的血脉妖力,故比其他殿下强大得多。

其他殿下的原身都随了母亲,体内的血脉妖力不强,妖魂就弱。

七殿下您……尤其是,不但原身随了母亲,而且妖魂屠弱无比,一直是众位殿下中最弱的。

轻罗语声更轻:“妖力基本等于无……就在昨日之前,您可能连我都打不过。”

比赛时出汗多养成的习惯,裴焱最终还是又抹了一把脸。

同时心里好几个卧槽……跟我交换灵渡的那什么好歹是个妖界的皇子,原身这么弱……?

除了大殿下和不管事的四殿下……过去的一百多年其他殿下基本都以欺辱您为乐……妖王陛下……

“轻罗感起细细的眉,迟疑一瞬,压低了声音道:“妖王陛下冷血无情……以往因为您妖力太弱……是最看不惯您的……否则也不会任其他殿下一直欺辱您。”

轻罗有点担心地看了裴焱一眼:“大殿下不在,殿下去到陛下面前,还请当心。”

裴焱这才注意到他和轻罗周围包着一个透明的水泡,像是用来防止声音外传的。

轻罗伸手指了下前面不远一座妖诡阴翳的大殿:“殿下须自己去到妖王殿内,轻罗不能再跟。”

裴焱点了一下头。

轻罗便静立在一旁。

裴焱问妖王殿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停下来问了:“你一直跟我强调大殿下,感觉他挺照顾七……我的,怎么又说我在这里没朋友?”

轻罗忍不住抬眼深看了裴焱一眼。“大殿下是您的情人,不是您的朋友。”

什么人?

裴焱以为自己听错了。

情人……?

卧槽!

亲人吧?

难道大皇子跟他是一母所出?

裴焱觉得轻罗应该是这个意思,就没有再多想,点了点头便皱起眉朝那看起来就很有压力的妖王殿走过去了。

妖王殿前有两个背生双翼一身黑甲的妖侍,看到袋焱面无表情地上前为他推开了妖王殿的大门。

裴焱深吸了口气,大步跨了进去。——然后一进去就跪了。

殿内越加的妖诡阴翳,笼罩着慑人的威压,跨入的那瞬装焱只觉肝胆牌猛地一震,痛感一时太过强烈,本能地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我艹你妈!

他恨恨地咬了牙,挣扎抬头,就看到一个人……不,一只妖高高在上地坐在殿内主位上,自上而下俯祝着他。

“无渊。”

他的声音太过沉厚,像从古井深潭底部透过青石水波穿透过来,裴焱有点发懵地看着他。

一身黑甲,上面覆着密密麻麻的鳞片,一看就觉得冰冷坚硬。

头发披散,脸介于青年和中年之间,双日狭长,隆色暗红像血,身后垂落的披风像暗夜里燃烧的火焰。

周身透露出酷庆噬血、残忍无情的气息。

这就是原身的妖王父亲?装焱脑中又一疼,眼前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一些画面。

他……不,应该是原身疼得在地上打滚。旁边站着一个穿着粉色小长裙的女娃娃。

女娃娃手里拿着一个银白色的罗圈,一下一下敲在原身身上。

他能看见那罗圈上流转着演粉色的妖力,绵延充沛,每一下敲过来都穿透原身撑在他翻滚的地面上,震裂地石。

疼,真的足疼,原身哑着声音惨叫,身上隐隐有金色的鱼鳞一闪而过,竟然是要被她打出原形了。

这时这个男人从殿外走了过来,原身一眼看到,眼里满是希冀,声叫他:“父王……”后面两个想说的字,应该是:救我。

只不过妖王下看向手执罗圈敲着玩的女娃娃,只是随口问了句:“无忧在做什么?”

女娃娃又敲了几下,才欢喜地跑向妖王,嘴里微着娇道:“父王我要他的鱼鳞玩嘛!”

妖王陛下将她抱了起来,闻言一张冷酷无情的脸上竟露出了笑意,对着女娃娃道:“一片鱼鳞而已?不能要别的东西玩?鱼鳞对鱼还是很重要的,拔鳞更有切肤之痛,你要一片鱼鳞干什么?”

女娃娃仍然是一脸欢喜的表情,一下下点着头道:“对呀对呀,我就是要他那金色的鱼鳞玩呀!一片鱼鳞而已,不能要嘛?”

妖王摇了摇头,嘴里说的是:“你想要,当然能要。”

余生188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