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献祭的真灵神者

被献祭的真灵神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朋友,别来无恙?

陈献宇把起居室所有的窗帘放下之后,烧了锅热水,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黑色的衣服,然后做了锅冬日大乱炖。

一人一熊,就这么看着桌上这锅冒着腾腾热气、色香味俱全的大乱炖,发起呆来。

陈献宇发呆,是因为穿越过来之后一连几日都在冰天雪地里过着吃雪咽野果,肚子里可没下过热火的东西,现在看到这么热气腾腾的一锅有菜有肉的食物,哪个都想吃,一时不知如何下手。

小白则是变成了兔子大小,趴在桌子上,看着摆在面前的碗和叉子,又将自己浑厚的熊掌和陈献宇的手对比了下,它也不明白陈献宇是怎么把叉子拿在手里的,摆弄了几下就放弃了。

小白忍不住了,把头探到锅上,却没想到一股滚烫的蒸汽扑面而来,把它烫得连连后退,嗷声不断。

“哈哈,小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陈献宇拿起勺子给小白的碗里舀上了一碗,然后摸着它的头笑着说,“别急,慢点吃。”

一人一熊终于开动了起来,一阵碗筷飞舞,不消一会儿便把一大锅乱炖吃得干干净净。小白最后还把锅给舔了个干干净净,如果不是陈献宇阻止,它连锅都想嚼了吞了。

吃饱之后,陈献宇便进了傻子的卧室,在卧室里看到了一本类似日历的东西,翻了翻发现这个世界只有年的概念,季节有两季,划分为冷冬月和暖夏月,没有星期的划分。

冷冬月一共200天,天气多为下雪;暖夏月一共266天,天气则和原来的世界的夏天一样。

日历上面圈出来一个日期,冷冻月第2天,备注了一句话“我的16岁成年日”。

看到这句话,陈献宇眼睛不由得一酸,胸口像有一颗大石头堵住一样,双手拳头紧握。

原本他以为自己穿越占据了这具身体,不会因为这具身体的过去而牵涉过多的事情,但从踏进这杂货铺之后,他心中逐渐被恨意填满。

即使他现在还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犯了罪会被怎样,但他一定要让那些人,那个叫耶和华的人,血债血偿!

————————————

“唉,老陆,你说老大到底是怎么了?这些天怎么都变得畏畏缩缩的了,莫非中邪了?”

狗剩从面前的烤炉上扯下一只烤兔腿,边啃边含糊不清地嘟囔道。

陆良有一丝厌恶地看了一眼这死胖子狗剩,他不明白这快胖成球的玩意儿,怎么什么时候都能吃,他的胃是无底洞么?

“喂,陆良,你说话啊!不是你把我叫过来说事么?”,狗剩吧唧嘴问道。

陆良喝了口酒,说道:“对,我也不知道老大犯了什么病,一是要求提防长得像陈献宇的人进村,二是花了咱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五万块灵能币委托了一个灵能者来当他一个月的保镖。难道那陈献宇真的还活着?”

“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陆良顿了顿,接着说道,“你没看到老大那样子么?他似乎对此深信不疑!”

“我说你这大块头,怎么也跟着疑神疑鬼起来了?今天你叫我来就是说这事?这也太无趣了。”

狗剩在这几句话之间,已经把烤炉上的兔子啃了个精光,见陆良没有再上一只的意思,也就不再想呆在这里听他鬼扯,废了老大的力气才从沙发里站起身来。

“你家沙发太软了!下次换把大的、硬的,我先走了!”

狗剩话音刚落,只听一道道灯罩破碎的声音从四周响起,屋子里所有点亮的油灯霎时间就灭了。

陆良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在第一声灯罩破碎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二话不说就往门口冲去,但方一拉开门,就被一只一人高的白熊扑倒在地,三只泛着幽蓝色光泽的眼睛正恶狠狠地盯着他,尖利的牙齿已经咬住了他的脖子,本来都到嗓子的惊吼声,生生咽了回去。

而狗剩则连一步都未曾迈出,就感到一把冰冷的匕首抵在了喉咙上,只来得急叫了一句:“别杀我!我什么都给你!别杀我!我···我···老婆都可以给你!”

陈献宇十分钟之前就摸到了陆良的住处,操控匕首从房顶的一处烂瓦缝隙进入屋内,轻而易举地从拨开一处窗子的插销,带着小白翻进了客厅内,轻而易举地将分布在客厅内做着事情三个佣人敲晕放倒。

陆良的屋子有两层,一楼为客厅和餐厅,二楼为起居室。客厅没点灯,餐厅的门虚掩着,透出一丝亮光,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了谈话的声音。

他给小白做了一个变大到比他高一点,以及噤声手势,轻手轻脚摸到门边,仔细观察了一番点灯的位置,然后操控匕首一下之间把灯全灭了。

然后就发生了方才的那一幕。

“识相点的话,就不要大喊大叫。”

陈献宇缓步走进餐厅内,站在了月光照不到的地方,因为身着黑衣,整个人就像一团漆黑的影子一般。

陆良看着那团阴影,感受到有一坨口水滴落到脖子上,忍不住打了个颤,本想问他是谁,喉咙却像打了结一般,说不出一句话。

狗剩发觉对方没有爆起杀人,看着悬浮在自己喉咙前的匕首,知道对方就是灵能者,更加不敢有其他想法,忙接住话头,以近乎哀求的语气轻说道:“不叫!我们绝对不叫!兄弟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小白,放了那人。”,陈献宇吩咐道,“你,去和那胖子坐到一起,我有话要问。”

小白闻言便放了陆良,退到了陈献宇身旁,邀功似的让陈献宇摸它的头。

陆良连爬带滚地站到了狗剩旁,挨着他那肥胖的身子,挤了半边屁股进去坐到了沙发上,然后颤声问道:

“你…你是谁?”

陈献宇冷笑了一声,道:

“呵,朋友,别来无恙啊?真不记得我了?”

陆良和狗剩对视了一样,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疑惑。

陆良讪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那个…兄弟,哥俩真不记得。”

“你们倒是健忘啊,不久前,咱还勾肩搭背一起喝酒呐!”

陈献宇说完,踏出一步,站到了月光下,笑咪咪地看着他们:“再想想。当初可是你们说罩我一辈子呢!”

陆良和狗剩看到那张在月光下,轮廓分明,左眼一道银灰色疤痕,稚嫩中透露着一丝恨意的脸的时候,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响一般。

狗剩举起肥硕的大手,面带惊恐地指着陈献宇支唔道:

“啊…你…你…”

陈献宇退回阴影之中,手指一绕,悬在狗剩喉尖的匕首,围着狗剩和陆良绕了一圈只后,刷一声就扎到了他们面前的餐桌上,只留了一个匕首柄在外面兀自震荡个不停。

“不可能!”,陆良突然提大了音量,“陈献宇不可能还活着!”

“是吗?那你们听听我接下来说的话,再判断一下!”

陈献宇接着就把傻子的一些过往,以及和他们最后一次喝酒的一些细节,慢慢说了一遍。

等他说完,陆良的眼神已经呆滞起来,而狗剩则像一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浑身瘫软在了沙发里。

陆良心里虽然仍然不愿意相信,毕竟当初他们迷晕陈献宇之后,可是灌了大量剧毒,但还是提起勇气问道:“你…我是说献宇小弟,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很简单!我把它做了。”

陈献宇说完,看了一眼小白,小白也转头看向他,眼神里倒没什么异样。

陆良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再问了一下:“做了?”

“对!”

陆良心想,完了,此番是在劫难逃了,陈献宇能够控物,成为了灵能者,当然有那个能力能杀了那只魔灵熊。虽然他心中仍有一个疑问,比如那巨量的毒,即使是成为灵能者,身体素质有所增强,他相信也能毒死。

陈献宇看出来他俩的疑问,就是那巨量的毒剂,但这个他也说不清楚,也只能认为是穿越后,某种力量给这具身躯驱了毒,但这事他不可能和他们说。

“陆良,狗剩,我想知道村子里怎么安排了那么多人盯梢?”

狗剩仍陷在呆滞之中,陆良只好硬着头皮,同时抱着一丝希冀问道:“我们告诉你,会有什么好处?”

陈献宇闻言,轻哼了一下,冷声说道:“你是不是搞错了处境?和我谈条件?”

说完,他念头一动,原本插在桌上的匕首化作一道流光擦过了陆良的右侧脸颊,然后再插回到了桌子上原来那处位置。

陆良那古铜色的右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血线。

陆良下意识地伸手一摸脸颊,顿时感到那里火辣辣地疼。

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不该问出那种问题,普通人可没有和灵能者谈条件的资格!

狗剩这时终于回过神来,全身肥肉一阵乱颤,挥舞着双手说:“兄弟!别动手!别动手!我都说,都说!”

陈献宇笑了笑,心想还是狗剩这死胖子识相,抱着双臂说道:“啊~愿闻其详!”

梦想不做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