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人之神农不死

第57章 青莲剑歌

想引李星云去洛阳的,不只是朱友珪,不良帅也是这想法。

这是不良帅要阻止姜云卿的原因,可这同样也是姜云卿选择这个时候出手的原因。

他知道不良帅肯定会阻止他,这样他就有理由向不良帅出手,再探探不良帅的底。

“想试探本帅,直接来便是,何须耍这些伎俩?”

说着不良帅身形一闪,从容躲过了姜云卿反手拍来的一掌,重新出现在树梢上。

而姜云卿的身形同样是一闪而逝,拉开了距离,出现在与不良帅相对的另一颗树的树梢上,手里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折了根树枝。

“近日又有所领悟,还请大帅赐教!”

说是赐教,但姜云卿根本没有等待不良帅的回答,挥起树枝就是朝着不良帅的方向斩下,树枝上多余树杈和树叶瞬间被清理了一个干净,断裂的树杈和掉落的树叶顷刻间化作一柄柄锋芒毕露的利刃,争先恐后的径直射向了不良帅。

而随着姜云卿树枝斩下的这个动作完成,一道无形的剑气刹那间便被激发而出,藏在树杈和树叶化作的利刃之后。

这严格上来讲,这算是偷袭,但这并不能怪姜云卿不讲武德,面对不良帅这种实力严重超纲的人,他这顶多算是出其不意。

不良帅面对姜云卿的突然袭击,面具下的双眼泛起幽幽红光,右手抬起朝着如同利刃般袭来的树杈和树叶轻轻一握。

“嘭~”

半空中正处于疾射状态树杈和树叶,随着不良帅的手掌握起,瞬间便爆裂开了,之前犹如利刃的树杈和树叶也好似少了某种加持,化作了普通的树杈和树叶纷纷落下。

而掩藏在后边的剑气顿时露出了獠牙,树杈和树叶还未开始下落,剑气便从中冲了出来,狠狠的斩向了不良帅。

这道剑气明显比之前用来掩饰的攻击要凌厉的多,可不良帅却是收回了手,周身漆黑的护体罡气瞬间笼罩全身。

剑气斩在不良帅的护体罡气上,连一个浪花都没有溅起,就直接泯灭于无形。

只是剑气泯灭的那一刻,姜云卿的身影已然出现不良帅的身前,递出一剑刺向了不良帅。

这一剑出,山风涌起,却是冷冽如寒霜,便是张玄陵也是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不,不只是冷冽,好似融入了剑的寒光、雾的冰冷、风的喧嚣,将这山林中的一切都并随着剑气融入了山风之中。

青莲剑歌第一式,流风。

之前懵懂的,看不透的青莲剑歌,在诞生神识之后,一切都是那么得到明了,所有的疑惑,那些阳叔子也无法帮他理解的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疑问都迎刃而解,青莲剑歌就那么自然而然的用了出来。

只是,用是用出来了,就是总感觉有那么点不同。

流风讲究风过无痕,敌人受伤,却不知因何受伤。

但姜云卿由于本身就对御风有那么一点点的心得,这流风剑势一起,凛冽的山风便成了夹带着寒霜的呼啸狂风。

这处山林本就离那竹林石亭不远,李星云一行人修为最低的也是中星位,都是开了窍的,耳聪目明远超常人,自然也是关注到了他们东北方这边密林所出现的异象。

上官云阙,李星云与张子凡等入了天位的三人皆是一脸凝重的看向了密林,温韬也是心中骇然的盯着指针疯狂错乱的罗盘。

“那边发生了什么?”

玄净天捂着小嘴,惊讶的问道。

温韬强行镇定下来,合上罗盘,朝李星云说道:“那不是我们所能参与的,我们还是去找一下陆姑娘吧,免得出现意外!”

“嗯!”李星云点了点头。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到了一些东西,只是那里狂风呼啸,卷起树叶无数,极大的遮住了视野,看不真切具体是什么状况,但能肯定的是那其中有人在打斗。

李星云一行人没再关注这边,去找陆林轩去了。

而密林这边的狂风,正在不停的撕咬着不良帅的护体罡气。

不良帅周身漆黑色的护体罡气已经被蚕食的极为稀薄,可就是那薄薄的一层,始终无法突破。

而不良帅依旧是不为所动,显然是对自己那仅剩的薄薄一层护体罡气极为自信。

姜云卿也清楚,光靠流风这一式肯定是突破不了不良帅的护体罡气了。

脚尖凌空虚踏,挥舞手中树枝从不良帅的身边划过,姜云卿的身影一闪而逝,遥首一剑回返,狂风的呼啸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冰雪迅速凝结的声音。

只是待姜云卿回返的一剑临身,不良帅的周身的护体罡气上已然凝结了上了寒冰。

这是青莲剑歌第二式,回雪!

以树枝代剑,一剑回返点在了不良帅了那已经凝结了一层寒冰的护体罡气上。

“咔擦~”一声脆响。

以姜云卿刺中的那一个点为中心,不规则的裂纹瞬间向着四周蔓延开来。

“嘭~”

姜云卿撤剑而走,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没了姜云卿的树枝在那一个点的支撑,整个凝结起来的冰层顷刻间崩碎开了,与之一起崩碎的,还有不良帅那最后薄薄一层的护体罡气。

只是,这一式回雪,也仅仅是破开了不良帅的护体罡气而已。

然而,姜云卿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撤剑而回,剑势陡转,脚尖凌空一点,身子半转,剑指天空手臂缓缓抡转,剑锋平平无奇的顺时针向后倒下,缓缓滑过半周,当剑锋撩起的时候,剑势骤变,耀眼剑芒亮起,犹如突破黑夜笼罩的第一抹朝霞。

随着姜云卿的挥舞,手中树枝转过一周,重新指向天空。

而姜云卿的身前,一道半弧形的耀眼赤色剑芒激射而出,如光似影,眨眼之际便来到了不良帅身前。

眼看就要击中不良帅,却见不良帅抬手一挥,磅礴且霸道的劲气自手臂上蓬勃而出,瞬间就击溃了这声势浩大的剑芒。

青莲剑歌第三式,朝霞,被不良帅轻松化解。

姜云卿回剑胸前,身形突兀的消失在原地,人影重新组合在不良帅身前,一剑横扫。

青莲剑歌第四式,渌波!

剑锋初始时犹如划开水面,带起一阵阵波纹,可随着剑锋临近不良帅,这一剑就好似是划开了水坝的闸门,惊天骇浪瞬间倾泻而出,每一簇炸开的水花,都是姜云卿剑锋的延申,滔天的剑势瞬间将不良帅淹没。

若是阳叔子看见,必然会大声呵斥:“你这是使的渌波吗?怕是怒涛还差不多。”

“哈哈哈哈哈~”

不良帅放肆的笑声突然从那滔天剑势之中传出,声音十分的刺耳,好似耳膜都要被震破一般,惊涛骇浪般的剑势都给人一种马上就要溃散的感觉。

“没想到,你的青莲剑歌,竟是有几分当年李太白的风采!”

话音落下。

“嗡!”

彷佛天地都要倒悬,不良帅的身体中瞬间冒出无数漆黑的气体,就好似一个巨大的黑影慢慢从不良帅的身体里爬了出来,一下子就冲破了姜云卿那惊涛骇浪般的剑势,姜云卿只感觉整个视野的变得黑暗起来,真可谓是遮天蔽日。

面具下,漆黑的空洞里亮起猩红光芒,而那巨大的黑影也是同时睁开的如同红灯笼般的眼睛。

在那黑影注视下,姜云卿的剑势瞬间溃败,一股无与伦比的劲力也随之传导到了姜云卿的剑上。

“嘭嘭嘭~”

姜云卿凌空虚踏,在空中退了近十丈才稳下身形,手中的树枝已然化作了飞灰,只剩下握在手中的短短一截。

等他看向不良帅的时候,那从不良帅身体里爬出来的巨大黑影已经不见了踪影。

而不良帅依然站在之前那棵树的树梢上,静静的看着他。

才不是鸽子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