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人之神农不死

第2章 后事

山中不知岁月,只是粗浅的晓得过去了八次春去秋来,剑庐的竹楼已不复当初青翠,处处泛着枯黄,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依旧是那座堂屋之中,阳叔子坐在那里安详的喝着茶,虽然脊背依旧如苍松一般挺拔,但皱纹不可或缺的渐渐从脸庞上支愣了起来,八年的岁月同样也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痕迹。

旁边站着奉茶的姜云卿,也是摆脱了曾经的那一副稚嫩的身姿,乌黑长发轻束,风神俊朗的五官立体深刻,一袭青衫飘飘然如仙人遗世独立。

“云卿,你那神农诀修炼的如何了?”

“徒儿也不清楚,只是感觉离那草木筑基之境还甚是遥远!”

姜云卿摇了摇头,《神农诀》乃是当年他上山采药时,不慎跌落悬崖后侥幸所得。

区别于现今一般武学功法,更像是上古炼气之法,没有明确的境界划分,只提到了一个最终境界。

草木筑基,神农不死!

不过好在,这《神农诀》颇为契合他,不仅中正平和,还可以将自己体内四方鼎炼化出来的内力再次转化为神农诀内力,这是之前的太玄经所不能比拟的。

姜云卿也不清楚这《神农诀》为何如此契合他,只能归咎于上古炼气法皆是如此。

“《神农诀》乃古法,自是与现有功法有所不同。来,且让为师帮你看看你如今的修为如何了!”

阳叔子轻轻捋着胡须,指了指自己对面的蒲团,示意姜云卿坐下。

自从姜云卿修炼了《神农诀》,解决了身体缺陷之后,他便没再过问姜云卿的内功修行了。

姜云卿不似李星云,心心念念的要学武,反倒在医术上面更为上心一些,这是阳叔子最为欣慰的一点,师徒俩凑在一起大都是在讨论医术上的问题,如今姜云卿在医术的造诣,客气点说,已不在他之下了。

姜云卿不清楚阳叔子为什么突然要检验自己的修为,不过还是老实的坐下,伸出左手,撩起衣袖。

阳叔子捏指搭在姜云卿的脉门上,一缕内力悄然而出,进入了姜云卿的筋脉之中。

感受着姜云卿那温和的内力,已然不似曾经那般至刚至阳的暴躁,阳叔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姜云卿的问题是彻底解决了。

操控着内力顺着筋脉而上,寻找窍穴和气门。

当今习武炼气,气分二等六品,要想进入这二等六品之中,便需要开窍。

然而,令阳叔子十分意外的是,姜云卿体内的窍穴和气门竟全部都是通畅的,全然是已经开窍了的状态。

“云卿,你何时开的窍?”阳叔子突然睁眼问道。

看到阳叔子眼里的震惊,姜云卿努力的回忆了一下。

“差不多是修炼《神农诀》之后的半年多吧!那一天早上醒来,腰酸背疼,稍一舒展筋骨之后,却又感觉浑身通畅无比。”

也亏得是姜云卿记忆力好,不然还真想不起来这番事情,据阳叔子当初所说,开窍是件十分凶险的事情,他似乎也没经历什么凶险的事情,除了摔下悬崖那次,他还以为他还没开窍,一直是不入流的水平呢!

“古法果然神异!”

阳叔子捋着胡须感叹,他还想着这次帮姜云卿开窍,今后也好有些自保的手段。

在这乱世,绝大多数人都很艰难,医者同样如此。

无伤人之力与有伤人之力而无伤人之心,是两回事。

半响的时间过去,阳叔子操控着内力在姜云卿的体内筋脉之中游走了一圈。

“嗯,不错,云卿的修为已不弱于为师,为师也就放心了。”

解决了一桩心事,阳叔子严肃的脸庞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青出于蓝嘛!”

姜云卿笑着收回手,甩了甩胳膊,内力流淌过手臂上的经脉,丝丝缕缕的麻痹感瞬间消散。

“嗯”

阳叔子脸上的笑意更甚,显然很受用姜云卿的恭维。

姜云卿是他从小带到大的,性格自是清楚,外表谦谦君子温文尔雅,实则城府远超同龄人,可又不似李星云那般油腔滑调,是个稳重的人。

能有这样一个衣钵传人,当是他阳叔子一生之幸,只可惜他没多少时间了。

“云卿,为师这有一事须你去办!”阳叔子的神色重新转为严肃。

“师父请讲,徒儿定会全力办妥!”

姜云卿挺直了身子,自从医术有所小成之后,阳叔子便再没给他布置过“作业”了,都是放任他自行钻研。

“为师有一老友,在岐国凤翔开有医馆、药房数间,颇有名号,其医术犹在为师之上,更是收录有诸多医家孤本古典,当是你第二处学习之地。”

“你此行北上,可义诊布医而去,也算是一次历练,借此将一身医术融会贯通,想来当你抵达凤翔之际,吾那老友之医馆,定然也会有你一席之地。到时,你只需展露本事,便可放心向其借阅抄录那些孤本古典,那老头惜才,定然不会拒绝。”

说着,阳叔子又从怀里拿出两封书信来,先是将其中一封递给姜云卿。

“此是给为师那老友之信,见信如见人,他到时可能会考教与你,你无需谦虚,一身本事可放心施展,可得让那老头开开眼见,好生羡慕为师一番。”

阳叔子微眯着眼睛,轻轻捋着胡须,眉眼间舒展着难以演示的欣慰与自豪,随即便又将另外那封信也递给姜云卿。

“此乃大唐疆域地图,无甚细节之处,具体路线当以眼见为实,其中还有为师那老友医馆的一些信息与具体位置,到凤翔之后,可对照寻找。”

姜云卿接过这两封信,眉头微微皱起,怎么感觉跟交代后事似的?

脑海中匆匆闪过几个模糊的画面,是前世的记忆中,那部与这个世界息息相关的动漫里的片段。

“谨遵师父教诲,徒儿这就去准备!”

没有多言,姜云卿得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整理一下思绪,虽然他的记忆力向来不错,但终究时间过去久远,得好好回忆一下才能有所决断。

阳叔子捋着胡须轻轻点了点头,重新端起茶杯,看样子是要继续喝茶。

姜云卿起身后退数步,再重新跪下,恭敬的行跪拜礼。

阳叔子轻轻挥了挥手:“去吧!”

随即,姜云卿用上了内力,悄然退出了堂屋,不再打扰阳叔子的雅兴。

——————————

才不是鸽子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