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少侠

龙门少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阴险狡诈设死局

话说龙天泽打跑了抓他的萧捕快,也得罪了官府。镇子上的老百姓在为龙天泽英勇无畏的精神叫好的同时,也在为他的生命安全担忧,害怕官府再来报复。

很快,有群众来买包子时,小声告诉郑大爷,最近“刀疤脸”和县衙捕快来往密切,那几个街痞混混也整天在包子铺周围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这帮家伙又要干什么坏事,当心点。

此时的镇子上,安静的有些出奇,甚至令人感到了压抑,仿佛一场暴风雨即将降临。

镇子上的百姓,自发地组织起来,约定好一旦龙天泽和包子铺出事,就敲锣集合,共同来保护龙天泽和包子铺。他们知道靠龙天泽一个人的力量,再怎么斗也斗不过官府,只有镇子上的人们组织起来,靠着人多势众,才能让官府感到压力,不敢乱来。

这几天来,翠云也陆陆续续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她颇为担心地说:“天泽哥,好像官府和那帮子街痞混混又在暗地里打你的主意了,我看你和小铃铛还是出去躲一躲吧,他们的势力太大了,靠你一个人根本对付不了他们。”

“翠云,放心吧。自古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们。我就不信这天下没有公理可讲,就不信他们敢光天化日之下胡作非为。”龙天泽安慰着翠云,内心也在盘算着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局面。

果不其然,这几天来,萧捕快和“刀疤脸”这些人都没闲着,频繁勾连,图谋搞事。

那天,萧捕快带着残兵败将回到了衙门,马捕头一看人没抓来,反而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就把萧捕快臭骂了一顿,说他无能,丢尽了衙门的脸面。

马捕头盛怒之下,戴帽提剑准备亲自带人赶往洪门镇,灭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龙天泽。

萧捕头连忙拦住说:“不可,不可。马捕头请息怒,容我说两句。这一来,那个臭小子确实有两下子,武功了得,就是带上咱们全部人马也未必打得过他。这二来,镇子上的老百姓都向着他、护着他,咱们没根没据去抓人,老百姓肯定和咱们对着干,到时候事情闹大了就不好收场了。”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你咽得下这口气?这个仇不报,今后咱们在这方圆百十里地内还有啥威严?老子的脸往哪搁?”马捕头气得在屋里直转圈圈。

“对了,县衙府上的朱师爷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的,鬼主意不少,何不找他请教请教如何对付这个自称‘龙门少侠’的臭小子?说不定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这小子解决掉。”萧捕快提出了建议。

“嗯,这个主意不错。这朱师爷的确是个人才,阴阳八卦什么的样样精通,此时不用何时用?走,现在就去见朱师爷。”马捕头说完,和萧捕快一起去拜访了朱师爷。

这个朱师爷个头不高,50来岁,精瘦精瘦的。在坊间,民众称这个朱师爷,其貌不扬,阴险狡诈,一肚子坏水。

朱师爷听了马捕头的来意后,对马捕头说:“你刚才说的这个小子是个外乡人,本身就来路不明,特别是他已经坏了镇子上的规矩,让‘刀疤脸’他们收不到钱了,如若不除掉,将后患无穷,以后镇子上也没人再听咱们的了。”

“是啊,我本来就是想把这个臭小子抓到大牢里去,关上几年,让他不死也脱层皮。可是,这小子武功太强了,我派去抓他的十个弟兄们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恳请朱师爷拿个主意。”马捕头显得非常虚心。

“我说马捕头,这些年你也办了不少的案子,脑瓜子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朱师爷抽着烟袋锅斜眼看着马捕头。

“朱师爷,别卖关子啦,我要是有办法,还求你干嘛,你老人家快说,事成之后,我在春风楼给你摆一桌,再叫上几个漂亮的姑娘陪你喝个痛快。”马捕头点头哈腰地说道。

“其实,这事说好办也好办,现在不是拿他没办法吗?给他找点事,证据确凿,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光明正大抓人了。先把包子铺的老头和他的孙女抓了,这个臭小子肯定不会见死不救。只要他求你放了郑老头和她孙女,他来承担责任,就会乖乖地跟你们回衙门。到时候,把这小子往大牢里一扔,上天无门,下地无路,怎么对付他,还不是你们说了算!”这朱师爷的确阴险狡诈,一设局就是一个死局。

“那,怎么个找点事?找什么事才能让这个臭小子就范?哎呀,师爷,你就别磨叽了,快说有什么法子能让这哥臭小子从洪门镇消失?或者关进衙门的大牢里?”马捕头急不可耐地问道。

这个朱师爷看了看周围,然后附在马捕头的耳边,悄声告诉他,如此这般这般就好。

马捕头一听,眼睛一亮,用手一拍大腿说:“好主意,就这么办!我马上找人去安排,多谢师爷点拨。这是二百两银子,孝敬您的,请收好。”

朱师爷到底给马捕头出的什么主意,让马捕头连连叫好?各位看官,不妨继续往下看。

马捕头离开朱师爷的家后,立刻命人把“刀疤脸”叫来,当面交代了一些细节,还给了他50两银子,让“刀疤脸”速去速回。

这“刀疤脸”领命后,连夜奔波一百多里地,从外乡找了两个陌生面孔的叫花子。

这次“刀疤脸”很大方,带着两个叫花子在县城洗了澡,理了发,换了身新衣服,还告诉他们,准备带他俩去洪家镇,吃老字号的“郑经香”包子。

这俩叫花子都是逃难过来的外地人,以为遇到了大善人,屁颠屁颠跟着“刀疤脸”来到了洪家镇。

“刀疤脸”带着俩叫花子来到包子铺附近,指着包子铺说:“这里的包子很有名,一会你们自个去吃吧。对了,这里还有一壶好酒,也拿去喝吧,吃个痛快,喝个痛快。”

“刀疤脸”给了俩叫花子一些碎银子和一壶酒,让他俩去吃包子,自己和其他街痞混混躲在暗处,眼睛盯着包子铺,等待包子铺出“人命”。

俩叫花子从没吃过这么香的包子,一闻到包子味,肚子早就咕噜咕噜叫了。俩人在院子里的一张小桌前坐下后,叫了两屉包子,打开酒壶的盖子,你一口我一口地开吃开喝起来。

不一会儿,俩叫花子突然发出“啊”的叫声,然后直翻白眼,口吐白沫倒在桌子旁。这一场景,可把郑大爷和翠云给吓坏了,赶紧上前查看情况。

“刀疤脸”见时机已到,带着弟兄冲了过来,大喊:“有人吃包子中毒啦!”“吃包子吃出人命啦,快报官,快报官。”说完,“刀疤脸”故意碰撞小桌子,让桌子上的酒壶歪倒滚落地上,摔了个粉碎。

这时,马捕头早就按照计划带人来到镇子边的树林里等待,当听到“刀疤脸”撕裂嗓音的喊声时,立刻带人冲出了树林,直奔包子铺,将在场的人团团围住。

“郑老头,我们刚刚接到报案,说你图财害命,在包子里下毒,吃包子吃死人了。对不起,你惹上人命官司了。来人,给我立刻拿下,还有那个女的,押回县衙大牢。”马捕头一挥手,萧捕快带人上前把郑大爷和翠云捆绑起来。

“住手,你们不能随便抓人!”龙天泽上前一伸手,拦住了几个捕快。

“你想干什么?想包庇杀人犯吗?看来,你就是那个爱管闲事的‘龙门少侠’了!告诉你吧,我们现在是在办差,这家包子铺吃死人了,人证物证俱在,识相的,你是外乡人,这事跟你没关系,乖乖让开,别管闲事。否则,我连你一起抓。”这个马捕头上来就给龙天泽一个下马威。

“既然你们是在办差、查案,你都没有调查,为何上来就抓人?我们在这里正当经营,又没犯王法。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也想知道,你们调查清楚了再定罪也不迟。”龙天泽理直气壮地回应道。

“他们犯没犯王法,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告诉你小子,这两个人现在就死在了包子铺,看见没有,那个人的嘴里还有半拉包子,都证据确凿了,你还想抵赖。要我说,这家包子铺就是一家黑店,自古杀人偿命,这郑老头和这位小姑娘就等着问斩吧!哈哈……”马捕头得意地大笑起来……

海唐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