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反派把我带歪了

穿书后反派把我带歪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姐姐,我们该怎么办?

赵荟蔚松开捂小胖子的手,自个儿坐去了一边。

现在她身上除了给沈明南买的药是一样东西也没有了。

早知道她就应该带把小刀防身的,郁闷一阵以后,她又想着,要是沈明南发现她晚上了都没回家,会不会来找她?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就被她否决了,他怎么会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赵荟蔚心情突然有些许低落,然后就感觉有团毛茸茸的东西往自己怀里钻。

赵荟蔚侧头看去,是不知何时自己坐起来的小胖子,他眼里噙着泪水,一头就往赵荟蔚怀里拱去,像似想找一个安全的避风港似的。

赵荟蔚推了他一下,大有莫挨老子的意思,她心里很烦,好好的出趟门还意外的趟了这滩浑水。

小胖子不动了,一双通红的眼睛就望着赵荟蔚,眼里的泪水啪塔啪塔往下掉,憋着声哭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唉,赵荟蔚心下叹了一口气。

算了,给他点安慰吧。

于是拉着小胖子就搂在怀里,说起来这小胖子也是受害者,她也没必要迁怒于一个孩子。

马车摇摇晃晃,不知道行了多远,直到天黑前才停了下来。

赵荟蔚和小胖子被他们提溜到一个破旧茅草房里面。

“三哥,为什么大哥要把人送去庐州啊,在这儿直接让那大少爷拿银子来赎,我们何必跑那么远?”说话的汉子在四人中行四,大家都称他老四。

老四有些郁闷,这儿离庐州可远着呢。

老三立刻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别说了,大哥自有大哥的考量,我们跟着做就是了。”

直到他们给茅草房落了锁,赵荟蔚才是真正的心如死灰。

这趟车是去庐州的。

庐州离这儿可谓是十万八千里,驾车都要一个多月呢。

他们为什么要千里迢迢的把人往那儿送?

赵荟蔚这才看向小胖子,他此刻也是惊魂未定的坐在地上。

“你什么身份?引得这群人要把你送往那么远的地方?”

小胖子懵了一瞬,随后哭丧着脸,“我,我……我不知道。”

赵荟蔚也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这个问题暂且跳过。

“你家是镇远的?”

小胖子摇摇头,白嫩的小胖脸上满是委屈,“不是,我家在京城。”

京城的……你特么京城的怎么被拐到这儿来了……

“我是跟哥哥出门来到这儿的,有个人骗我说外面有好多好吃的,我就去了,然后我再醒的时候就在马车里,呜呜呜。”小胖子哭得小声,似乎也怕引来外面那四个坏人。

赵荟蔚看着这吃得白胖的一团,看得出来这是个吃货……

“你叫什么名字?”

小胖子哭着打了个嗝,“徐……嗝,徐子谦。”

赵荟蔚看他一副可怜的样,从怀里掏出一块手绢,轻柔的擦了擦他的脸颊,把他脸上的泪水抹去,“别哭了。”

然后又给他松了松身上的绳子,绳子才松开,他就扑了上来,“姐姐,我们该怎么办。”

她啷个晓得……

赵荟蔚沉下心安抚他,“别怕,我会想办法的。”

她话音才落,门锁就打开了。

来人是刀疤男,他手里拿了两个馒头丢在地上。

他看着赵荟蔚和她怀里的一团,脸上笑容狰狞,他对着赵荟蔚说:“快吃,吃饱了好做事。”

赵荟蔚一颗心瞬间沉入了谷底。

他们现在可能还不会动徐子谦,可她一个没什么身份的小村姑,赵荟蔚可不会心善的想他们会放过她。

刀疤男似乎很满意看着这小娘子脸色苍白的模样,虽然瘦了点,但模样还是标志的。

赵荟蔚捡起冰冷的馒头,没有动作。

她掩下眼眸里的冷光,再抬头的时候眼眶微红,柔柔弱弱的令人心生怜惜,“壮士,不知能否给我们一碗水喝?”

慕听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