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第16章 战绩创纪录

五日之后。

悬镜司,演武堂。

一大清早百十号大汉便翘首以盼等在门口,眼神死死盯住来路,大气都不敢出。

这架势颇有点大爷大妈守在超市门口准备抢特价鸡蛋的感觉。

几只麻雀停在枝头看着这一幕,刚想梳理下羽毛,却又被突然沸腾的大呼小叫声惊飞。

“来了来了!魏公子今天又来了!”

“总算来了!可吓死我了!”

“啊啊啊!魏大人!今天我一定要跟你打一场!”

“看看我!看看我!”

“快快快!快去抢签!”

“老天保佑!今天一定要中签啊!”

“……”

兴奋的人群一拥而上把魏长天和王二团团围在当中,放到前世简直就是再典型不过的追星场景。

“别挤!都别挤!”

王二一脸无奈的挡在魏长天身前,刚从布包里掏出一个类似寺庙里求签的木筒,其中竹签眨眼间就被一抢而空。

哀嚎声和笑声同时响起,几家欢喜几家愁。

“哈哈哈哈!红签!老天开眼啊!终于轮到我了!”

“草!又特么没中!”

“这位兄弟,我出五十两买你手中之签怎么样?”

“不卖!我只差一功便可升职,你找他人吧。”

“……”

抽到红签的人大喜过望,未抽中者捶胸顿足一阵后也只好接受现实,纷纷从口袋里摸出银子,挤到另一人身边。

“刘兄!盘口是如何开的?”

“诸位!今日依旧是开魏公子十场之中能否胜一场!”

被围在当中那人腰间别着一块秋蝉模样的令牌,代表着是在粘杆处当差。

他高举一块木牌,竭力大喊道:

“赌‘能’者一赔十!‘不能’者十二赔一!”

“前者不限注!后者总受二百两!先到先……”

“哗!”

还未等他喊完,人群立刻一拥而上,争相把手中银两往前递去。

“不能五两!”

“不能三两二钱!”

“不能十两!”

“不能……”

清一色的“不能”声响起,眨眼间便凑够了二百两之数。

虽然也有几个企图以小博大之人赌了“能”,不过加起来总共才二两八钱。

也不怪大家如此不看好魏长天。

毕竟过去五天他所创下的“五十连败”战绩着实有点“耀眼”。

之后有无来者尚且不知,但前无古人确实是做到了。

这种羊毛哪有不薅的道理?

而面对这一切,“提款机”魏长天本人倒是没啥反应。

又或者说已经习惯了。

他只是往那边看了一眼就径直走向甲二擂,跟在身边的王二也从怀里掏出十张五十两银票,随时做好了“给钱”的准备。

不过两人都没注意到,就在他们刚走远一些时,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子却突然找上了那开赌盘之人。

制式黑衣,长发间扎一束红绳,身段修长紧致。

虽然眉目很美,但一眼看去就知道绝不是陆静瑶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花瓶。

“徐总旗?您也想玩一手啊?”

开盘之人眼睛一亮,但又不太敢直视女子,只得低头遗憾道:“哎呀,您来晚了,现在只能赌魏公子能胜了。”

“我就是赌他今日能胜一场。”

女子轻抿薄唇,从怀中掏出一个钱囊丢过去:“全压上。”

“这、这是多少啊?”

“三十两。”

……

“砰!”

青石垒成的台面之上掀起一片尘土,魏长天又一次砸落在地,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对手并没有继续出招,抱拳说了一句“得罪”之后就跳下擂台,然后喜滋滋的从王二手中接过银票。

目视此人离开,王二拿起小刀,在擂台旁的木牌上又刻了一道记号。

“败”字之后已经有十一个“正”字外加三笔了。

“胜”字之后却依旧空空如也。

五十八连败,魏长天现在每多比一场就会多刷新一次由自己创下的记录。

……也不知道公子什么时候才能赢一场。

王二心里有些无奈,但其实又有些惊讶。

他是魏长天的侍从,同时也是魏家自幼培养的死士。

不仅境界不低,丰富的生死斗经验更是让他能一眼就看出一个人的身手如何。

别看魏长天现在一招一式依然稚嫩,但要是跟五天前相比,却已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反应速度,到出招的合理程度,再到内力的运用……这些变化虽然明显,但却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每日进步一些,日日不断。

这本来也正常,但问题是……进步幅度实在是太大了。

即便是王二见过的最有天赋的习武之才,恐怕也不及魏长天一半。

难不成自家公子是个百年一遇的天才?

毕竟老爷和夫人都是当今世上一等一的高手,儿子天赋异禀倒也说的过去。

就是可惜起步的有些晚了……

王二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上台把魏长天从地上扶起。

“公子,还有两场,要不要歇一会儿再打?”

“嗯。”

魏长天喘了几口粗气,从王二手里接过一红一白两颗丹药,跟吃糖丸一样“嘎嘣”嚼了两下便直接吞入腹中。

红的是恢复内力的结续丹,白的是恢复气力的回转丹。

光这两颗丹药拿到市面上就能卖五六十两,而魏长天每天怎么也要吃个七八颗。

不得不说,有钞能力就是任性。

药效散开,暖流散至周身。

闭眼调息半刻,魏长天再次站起身来:“喊下一个人吧。”

“是,公子。”

王二点点头,冲台下一个早已跃跃欲试的男子喊道:“到你了!”

“唰!”

男子立刻翻身上台,冲魏长天一抱拳:“魏公子,抱歉了!”

“……”

提前抱歉?

魏长天一阵无语,心说这群人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

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深吸一口气,一本一眼的自报家门。

“七品,魏长天。”

“花翎卫,八品,宋林明!”

男子似乎有点等不及了,话音刚落就欺步上前,一拳直奔魏长天胸口。

这拳很快,应该是练过某种拳法。

不过魏长天已不是五日前的水准,小退半步让过拳头,同时贴着对方的手臂出拳,直取对方喉咙。

“啪!”

手肘内侧被一掌摁住,拳头力道泄去,只是蹭倒了宋林明的衣领。

旋即两人分开。

第一招,六四开,魏长天略占上风。

“咦?魏公子这场好似有胜面啊!”

台下有人轻呼一声,不过旁边很快就有人反驳道:“宋兄只是吃了境界上的亏而已。”

“若此为第一场,魏公子倒确有几分胜算。”

“但如今已是第八场,纵使服过结续丹,内力最多也不过恢复到两三成,用不了多久就会耗尽。”

“到时魏公子败下阵来只是必然。”

“有道理……”

先前说话之人点了点头,看起来颇为认可。

其实魏长天自己也很清楚这个状况。

想要赢,就必须在内力耗尽之前找到一击决胜的机会。

脚下不停移动,脑海中浮现出曾在梦道中一遍遍经历过的场景。

突然,就在某一瞬,宋林明的动作恰恰好卡上了其中一幅画面。

!!!

魏长天心头猛地一阵狂喜。

就是这一招!

围城外的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