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仙界求长生

第18章 被出门了

按理来说,练气四层和练气五层算是一种质的飞跃,练气四层以下的修真者,虽然也会一些比如火球术之类的法术,但在和武林高手交战的时候,并没有绝对的胜算。

而一旦进阶练气五层,修真者就可以驾驭法器,从此,修真者和普通武道高手之间就是天壤之别。

首先,修真者可以驾驭法器飞行,这是不管什么轻功都做不到的。其次,法器的威力远非世俗的宝物可比,就算是最垃圾的法器,也能一下子打碎武林高手的武器。

可惜刘若时运不济,那天奇堡禁地十分狭窄,法器施展不开,那群低阶修真者虽然无法使用法器,但却有些悍不畏死的冲劲。

最后,刘若耗尽了储物袋内所有的符箓,就连法器也都自爆在那了,才成功逃了出来,但法器自爆的余波也让他重伤垂危。

强行回到仙霞山的山门附近,刘若的伤势再度爆发,他无奈之下只得停下来疗伤。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走了天奇堡宗祠一趟,自己体内的修炼瓶颈居然有所松动!而且自己的灵根就像是被强化了似的,修炼的速度也有所提升!

他尚未来得及开心,就察觉到了身体的不对劲,在他的丹田处,一股灰色气流伴随着他不断的修炼,居然在逐渐变大!

这股气流一被他发现,忽然窜进了他的脑海中,旋即,一股充满了各种欲望的负面能量就充斥了他的神魂。

他很快意识到,自己恐怕是被妖邪入体了!而且那股充斥着邪恶欲望的能量,居然不断在和自己的神魂融合!

很快,这种融合就完成了,新的刘若诞生之后,马上就有了一个邪恶的计划。

因为刘若之前的躯体已经濒临死亡,他的神魂要想活下去,只有夺舍这一种方法。

而夺舍施展的条件其实很复杂,被施法者必须也是身怀灵根的人,同时被施法者修为又不能超过施法者。

而且夺舍虽然算不上什么邪术,但显然不可能对同门的师兄弟使用。

于是刘若马上就想到了孟凡,他被测出灵根不过一年,就算激活灵根修炼了,最多也只是一两层的修为罢了。

以防万一,他还把开启储物袋的要求设置为碧水功四层以上,在他想来,如果孟凡耗费了这么多心思去修炼碧水功,那么修为肯定不可能太高的。

可惜,这个黑化后的刘若千算万算,都没算到孟凡居然身怀小镜子这样的宝贝。

至于眼前的这封信,则是刘若短暂恢复理智的时候给他留下的,至于孟凡能不能看到这封信,那就和他没关系了。

如果黑化后的刘若夺舍成功,其实他也算是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活了下去。

正所谓蝼蚁尚且偷生,刘若如果真的知道孟凡消灭了他的神魂,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写下这封信的同时,心里又是什么感情,是期待,还是惧怕?

无奈地叹了口气,孟凡将信纸翻到了最后一页,看着看着,他不由得苦笑起来。

原来,刘若认为,如果孟凡能够活下来看到这封信,就说明他的修为至少也达到了练气四层以上,否则就算他的神魂比较虚弱,也不是孟凡可以抵抗的。

这样的话,孟凡就是真正的天纵奇才!短短一年就有如此修为!

显然,他不知道黑化后的自己给储物袋设置了什么条件,否则能够同时修炼武道和仙道都速度飞快的话,那就不是天纵奇才,而是妖孽了。

刘若在信中交代,孟凡如果灭杀妖魂活下来,可以去天奇堡一趟,他相信那个地方肯定有什么宝物,居然可以帮助人突破瓶颈,甚至有强化灵根的效果。

那个地方镇守的低阶修真者已经被他杀得差不多了,他去不过是捡便宜,还能为自己报仇。

当然了,孟凡捡便宜有个前提,那就是修为在炼气四层以上,这是刘若预设的,可惜是错误的。

如果那宝贝没有强化灵根这一条,孟凡是绝对不打算去的,但眼下他并不是什么天纵奇才,反而是灵根都没有的凡人,这可就让他有些动心了。

强化之后,说不定自己也能够出现灵根,从而修仙?

关于这一点他也不确定,唯一确定的是,如果自己不去的话,那这辈子几乎都没有修真的可能了。

当晚,孟凡就在不断的纠结之中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孟凡刚醒,就听到有人在门口喊自己。

出门一看,居然是石月来找他了。

“月儿你今天怎么这么有空?不用学习女红了?”孟凡笑呵呵地问道。

自从上次去仙门没检测出灵根,石月回家之后就开始为嫁人做准备了,平日里学学女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虽然只是个前任村长的孙女,还是摆出了一副大家闺秀的排场。

对这一点孟凡其实是嗤之以鼻的,但没办法,这个世界的规矩就是这样,虽然算不上特别封建,没什么裹小脚的习俗,但女子出嫁之前一般都不能出门的。

石月听到孟凡调侃自己,娇嗔道:“哼!孟凡哥哥真坏,都要出门了,居然不告诉我!”

“出门?谁要出门?”孟凡闻言一怔,不解地问道。

“当然是你呀,我都听婶子说了,你要出门游历,这样才能尽快激活灵根,以后就是咱们孟家村几百年来的第一个仙师了!”石月笑嘻嘻地说道,“到时候孟凡哥哥可别忘了带我飞呀!可好玩了!”

听到这里,孟凡算是大概明白了,自己要出门的消息,居然是母亲周兰散播出去的,可这是怎么回事?之前最反对他出门的,不就是她么?

“孟凡哥哥?”石月看着发呆的孟凡,推了他一下。

孟凡回过神来,无奈地苦笑了下,说道:“月儿放心吧!等我能飞的那一天,到时候肯定来带你玩!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你丈夫会不会和我拼命啊?”

“你!”石月顿时闹了个大红脸,用力掐了孟凡一下道,“人家不和你玩了!就会取笑人家!”

说完,石月气哼哼地走了。

孟凡见状也没去追,而是无奈地摸了摸下巴,开始思索周兰这次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山河酒

作家的话
昨天有事没更新,实在抱歉!有时候我也纠结,到底是码存稿,还是当天码的全都发出来呢?纠结……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