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弃女的锦绣田园生活

第18章 救赎

水灵长得十分灵秀,只是年纪小,没有长开,笑起来的时候不似牡丹那样绝美,却像茉莉一样清丽。

“呵。”秦观言抿嘴笑,这小丫头还真当气不死秦管家,不过还真不气不死,这秦管家什么人物,大风大浪里趟过来的人,还能被一个小丫头的三言两语给气背过去,那还真是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秦忠的眼神变得深不可测,阴森森的警告道:“小丫头,你可别得寸进尺。”

郑水灵摆摆手说道:“我不得寸进尺,我是得尺进寸,我不要你们家钱,我就要秦公子做我的相公,回去告诉你家老爷,他休想把秦妄言带回娶二房。如果你把他带回去,我就去衙门告他抛妻弃子,到时候丢的可是你们秦家的大门脸。”

“你。”话说到这份上,那就无话可说了,秦管家只好转移目标:“少爷,你确定要留下。”

“当然,这话还用我说第二遍么?”秦观言淡淡地答道。

“老爷说过,你若留下以后就不是秦家子弟。”

“你刚说了一遍。”

“那你就不能再住在宅子里了。”秦管家咬牙使出杀手锏:“老爷说,你要么跟我回秦府,要么今天离开这宅子。”

这么严重,水灵担忧地望了一眼秦妄言,这寒冬腊月的天气,北风呼啸雪花飞舞,秦大夫身子骨这样差。这样恶劣的天气要是无家可归,这可怎么是好?

秦观言倒是很淡定:“这代价倒是来得轻易,今安,替我收拾东西。”

“少爷。”秦管家作了揖继续说道:“老爷说,这屋子里的任何东西你都不可带走。”

“哦。”秦观言缓缓地坐起身,眼如寒冰地望着眼前的老管家。他跟了父亲的大半辈子,他就等同是父亲的影子,他相信这话父亲说得出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一向是父亲成功的利器。哪怕是在用自己亲生儿女身上他也在所不惜。

心里掠过一丝悲凉,但终究被冰冷冲得一干二净:“既然如此,要不要我把这身衣裳脱下来还给他。”

说着,真的作势要脱,郑水灵一见脸立即红了,赶紧过去阻止。

“秦,秦大夫,你可千万别冲动。”

管家忙说道:“老奴没有这个意思。”

秦观言瞥了她一眼,回望着秦管家冷冷地说道:“这才是他最终的目的吧,把我逼上绝路让我屈服,就像当年我的娘亲一样,你回去告诉他,那个家我是再也不会回去了,你让他死了这条心吧。”说到这儿他微翘了嘴角道:“实在不成,让他哪房小妾再生一个,十六年后说不准还能娶一个公主做驸马,到那时候秦家就真的光宗耀祖光耀门楣了。”

这话也亏他说得出口,还好,站在他面前是秦管家,若是秦老家:要不自己气得吐血身亡,要不打死他这个不肖子孙。

“二少爷,请你不要为难老奴。”老管家眉目不动地说道,他已经心知肚明自己是劝不了这倔脾气的二少爷,现在只想本本分分完成老爷交代的事情。

“秦忠,千万别心软,让那孩子在外面吃点苦,他就会回心转意的。”那人逆着光对他说道。

“不为难。”秦观言利落地站地站起身,速度快得让水灵都差点儿没有扶住他。正在厨房煮饺子的今安跑了出来:“少爷。”

秦观言没有看他,只是低低地咳嗽一声:“跟着我,你可是要吃苦的。”

今安双膝跪地眼眶红红的说道:“我不怕。”这是个忠仆,总算没有白疼他一场。

秦观言望着秦管家说道:“这孩子是我娘拨过来照顾我的,他不算是秦家的人,我可以带他走吧。”

“可以。”

“还有,屋子里那些书和草药是我多年收集所得,管家不会想放把火烧掉吧。”

“二少爷可以带走。”

“好,今安你去收拾,现在我们就跟水灵回家。”他的声音顿了一下:“锅里饺子不要忘记带走。”

“水灵,你不会介意我去叨扰吧。”

“我……。”水灵想了一下,反正家里空屋多,多个人多份热闹,摇摇头说道:“不介意。”

只是怎么跟父亲解释呢?她有点头疼。

其实也不必解释,父亲看到他身后跟着两个人态度十分和蔼,让郑水灵去上茶。趁着上茶的功夫,秦观言已经跟郑老爹说明了情况。然后水灵又被委派去打扫房间。

毕竟是救命恩人不是,哪能让人住得太寒酸。

今安前来帮忙,这孩子是整理家务的一把好手,铺床叠被整理家务干脆利落,看得水灵目瞪口呆。她的一张桌子刚刚擦完,那孩子已经把行李整整齐齐地放进了柜子里。

回头不忘吐槽她:“姑娘,你这活儿干得也忒慢了。”那气势全然忘记自己寄人篱下,不过也好,放在哪里就在哪里自在活,这样的人才好养活。

爹爹说:“家里多了两个人,从明日起就多炒两道菜。”

郑水灵有点愁眉不展,家里米可是要撑到年后的,这现在多了两张嘴要吃饭,看来她得想着点别的活路。

这些烦心愁事很快被过年的氛围冲淡了一些,家里还有一些余粮。而且秦先生也没有想过在他们家白吃白喝。今安不知从哪里拿出二两银子,二两银子啊!别说过年有着落了,年后也不用愁了。

郑水灵也没有跟他客气,家里现在的境况,所有的客气都是虚的,又不能当饭吃。

她让得闲的封缜把她拉到镇上去,柴米油盐酱醋每一样都得置办一些回家。灵水村什么都好,唯有一样,穷得叮当响,今年地里又欠收,家家户户的日子都过得紧紧巴巴的。擅长钻营的人也只是勉强填饱肚子而已。

像水灵家这种境况,屋漏偏逢连夜雨,破船又遇顶头风。家里那点家底已经被掏空了,这二两银子简直是雪中送炭,临了想要付二百文钱给封缜做牛车费。

封缜死活不要,瞪着她说:“郑水灵,你这是侮辱我。”

“哪有。”水灵讨好地笑:“你用这牛车来回拉我这么多趟,这钱又不是给你的,这些是给这牛买饲料的钱,大家都付,凭什么我不付,这说不过去。”

“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封缜一边赶牛车一边说:“我们是一个村子里长大的,而且现在我手里也有余钱,以前家里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你和郑老爹给我家还少了。这样算起来,我是不是应该把那些还给你。”

苏维安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