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是真酒

第31章 黑泽熏的秘密

送别了诸星大之后的第三天,黑泽熏都没有收到琴酒的任务通知。

“嗯,果然组织有了人手就轮不到我了。”

黑泽熏也乐得一个清净,不用出任务的日子实在是太爽了,就连宫野志保明面上都不能和自己唱反调。

今天也是如此。

“志保,给我敲敲背。”

黑泽熏使唤着休息时间的宫野志保。

“为什么要我做这种事情?”

宫野志保不情不愿的抬起手慢慢的给黑泽熏敲了起来。

“要知道我养了你这么久,花了我这么多钱,给我敲个背都不行了?”

黑泽熏则是吹鼻子瞪眼,越往上面爬。

“力气这么小?是不是没吃饭啊。”

听到黑泽熏略有嫌弃的声音,宫野志保只好忍着想打黑泽熏的冲动逐渐加大力度。

【不对。】

宫野志保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但是自己又说不出来哪里的问题,直到她的眼珠子看见了黑泽熏右胸上的绷带。

【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宫野志保立马脸就黑了下去,原来是这样。

“你怎么不动了,志保?”

黑泽熏正享受的舒服,突然间宫野志保的力就突然撤走了。

“大叔,好玩吗?”

只见宫野志保将她的手移到了黑泽熏的右胸上方,感受着宫野志保黑化的气息,不由得让黑泽熏一惊。

“你,你在说什么?”

黑泽熏额头上立马冒出了许多的汗珠,显然是有些心虚。

接下来,宫野志保的拳头用力的敲在了黑泽熏的伤口位置,顺带着绑着黑泽熏伤口的绷带也是掉落了下来。

“你说呢?”

宫野志保冷着眼,这一刻她仿佛出现了和琴酒一样冰冷残酷的眼神。

“啊哈哈哈哈,伤怎么就好了呢?”

黑泽熏摸着头一脸心虚的说道,那一刻的感觉如同坠入了冰窖一般,他都没有想到宫野志保这么敏锐。

原本应该是伤口的皮肤处竟然长回了原本的肉,但是伤疤却永久的留在了上面。

“大叔,你的身体好像和平常人不一样啊。”

明明只过了几天的时间,贯穿黑泽熏胸口的伤怎么会突然长好了呢?一般人起码半个月要修养的吧?

“其实那天是个魔术……”

黑泽熏尝试做着解释,但是得到了宫野志保一个白眼,谁都知道黑泽熏是不会魔术的。

“好吧,其实这是机密来着的,既然被你知道了,那我告诉你也没事。”

黑泽熏也是明白自己这个样子恐怕是骗不了宫野志保了,随着年龄的长大可是越来越精明了呢。

“你应该知道你父母当时所研究的“银色子弹”吧。”

黑泽熏缓慢的语气中逐渐透露了一个惊天的秘密,显然宫野志保是看过那个研究报告的。

“知道,按照我的权限能够知道当时是有许多人接受了银色子弹药剂,但是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也就是组织吐真剂有着类似成分存活体。”

宫野志保很容易根据黑泽熏说出的话语猜到他就是当时那个唯一的存活体。

“结果就是我活了下来,身体细胞比常人活跃许多倍。”

黑泽熏点了点头,按照宫野志保的脑子,推断出自己的毛病恐怕也是时间问题。

“那后遗症呢?”

世间没有完美的药物,这是宫野志保一直坚持信念的理念,而得到比普通人细胞活跃数倍的能力,就一定有特别大的后遗症。

“后遗症就在这里。”

黑泽熏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自己无神无光泽的瞳孔就是最好的证明。

看到黑泽熏的眼睛,宫野志保也是不由得想起了之前接受组织“吐真剂”后的表现。

“没有那么简单。”

根据研究过程报告,接受那种介质的试验后,所有的实验个体都会陷入精神奔溃,乃是疯癫的状态,处决的麦卡伦就是十分鲜明的例子。

当时见到宫野志保露出了类似野兽般的血性就是后遗症,就剩下了本能,丧失了语言,思考等能力……

“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其实那个状态也是附带的啦。”

黑泽熏笑着对宫野志保吐了吐舌头,表示十分的轻松。

而宫野志保是知道的那是多么惨绝人寰的试验,能够活下来的都是极为特殊的个体。

“那贝尔摩德呢?她难道也是注射了“银色子弹”吗?”

宫野志保的眼中浮现出了一张不老且熟悉的脸庞,在过去的年月里她最讨厌的就是那张面容了。

“她可不一样,她可是那位先生的……呢,怎么会给她这么危险的药剂呢?”

黑泽熏不经意间也是将贝尔摩德的关系告诉了宫野志保,后者则是长大了嘴,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们的关系竟然是……”

其实这也是黑泽熏故意透露出来的,让雪莉多了解一点组织的机密,也就让她有了更大的筹码。

“嘿嘿,想不到吧,这事情只有不到十个人知道哦,你可不能乱说,不然我们两个就会凉凉了。”

黑泽熏也是特意告诫道宫野志保,这些消息自己知道就好了,没必要四处传播。

“我注射药剂的事情你也不能说哦,这可是我的秘密呢。”

宫野志保点了点,她会好好保住这些秘密的,今天一天让她收到的惊讶简直是最近几年来最多的一天。

“还有一个秘密哦,是关于Gin的。”

黑泽熏觉得反正说了这么多了,让宫野志保再了解一些也无妨。

“Gin可是也接受过药剂的,但是是什么药剂,有什么特点就要靠你自己去找了,十分的明显呢。”

对于琴酒的消息,他对于宫野志保也是特意卖了个关子。

而宫野志保也是和黑泽熏预料的一样,呆滞在原地一动不动。

【真的有人能在这些残酷的实验中活下来吗?而且还就在自己的身边。】

而琴酒具体接受的是什么样的药剂她就不知道了,黑泽熏也没有直接点明琴酒的秘密。

“好了,小志保,既然被你发现我伤好了,那我也该出门了,不要告诉别人我的伤哦~”

说吧,黑泽熏捡起地上的绷带,重新缠绕了上去,披上外套准备出门了。

“大人还真是敬业,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坚持出任务,乃是我们的榜样啊!”

许多组织成员看见黑泽熏骑上了他的机车,都纷纷以为他带着伤去出任务。

而只有他自己内心知道。

【我的咖啡厅,我来了!】

鲁烨

作家的话
谢谢荷依小可爱的打赏~欢迎荷依小可爱加书友群!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