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

南风知我意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逃之夭夭(二)

“最近可真是时运不济!中原那么大,又不敢回家乡,只好在附近徘徊,真想早日找到父亲和妹妹。”白暮秋口带面纱,与一江湖侠客寒暄,就这侠客是白暮秋父亲的故人苏离,年四旬有余,早年多亏白老爷的资助,积累了一笔不小的财产。

“现在的年头,风雨变化,谁也说不准百姓的生活会怎么样。”苏离唤小二斟酒。

小二勤快的应了一声,接道:“不过王小二在这店里这么多年,这凌幽国的漓王爷文武双全,来这的食客大多称赞不已,如今好像又在参政,真是前途无量啊!”

苏离却只管哼了一声,“当今皇帝儿女众多,皇上又健在,你这王小二只会满嘴胡话!”

白暮秋静静听他们说完,才道:“离叔可见了小女的养父和妹妹,现在可好?”抚了抚袖,压低声音,“暮秋是接了家父的病危书信,才匆匆逃出来的,父亲待我不薄啊。”

“这你离叔可不知道,我和白浔多少年未见,且不说他行踪飘忽不定,我只记得兄弟情义,记得你儿时玩耍的模样了。”

都说江湖险恶,白暮秋何尝不知,夜晚掌灯要睡觉前,留意了下门窗,见窗外人影晃动,白暮秋想:难道是采花贼,也太倒霉了吧!紧张兮兮刚要吹灯,外面的人影说话了,是个男的。

“姑娘在此请安心,漓王爷的部下会护姑娘周全。”说完便一闪而过,不见了人影。白暮秋心想,这夜晚,就像与木荣欣初相见的那晚一样,月色正浓,嘴角带着浅浅微笑入睡,梦境也是甜的,酣人心脾。

白暮秋的父亲白浔是个踪迹不定的人,游走山川,朋友们都称他白显踪。得知父亲在南越国,她便即刻动身去找她的父亲了。动身不久,便被南越国的眼线盯上,疑为不轨之徒。

离叔不禁嘲笑,“这南越国是大国,却像小蝼蚁一样防人,像是人人都要夺他的土地。

白暮秋掩面下马,想在路边小摊上饮些清水,一张绝美的脸显露出来。

天朗气清刚刚好,却有几个妇女慌忙往茶肆奔来,像是遇到了亡命的东西,一脸惊恐,没命的跑,离叔忙拉住其中一位姑娘的包裹,问:“发生了什么事,你们遇到了上面危险?”

姑娘急了,就差点甩掉包裹逃命了,“后面来了一群强盗,长得好的纳为压寨夫人,长得不好的直接杀掉,你们可快逃吧!”

白暮秋瞪大水汪汪的眼睛,双手拽住离叔,“离叔你可要保护暮秋,父亲可是有恩于你呀!”慌忙躲在苏离的身后,二人转到茶肆后藏了起来。

“你小丫头不是会武功?我们两人这样反倒成了缩头乌龟!”苏离不满的拿起刀剑。

“谁知道前面是不是很凶的人,能避开就避开嘛。”白暮秋知道漓王爷的人就在附近,所以如此说道,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会武功。

茶肆前吵吵嚷嚷一阵后,便没有了声音,一会又传出了姑娘的求救声。好像是刚才那位姑娘。

“求你们了,放过我吧!”姑娘眼睛噙满泪水,双手颤抖,紧紧抓住强盗的衣服,好像要把那一点点一衣角揉碎。

“看你姿色,高不成低不就,压寨夫人还不够格的。”

“我知道!我知道刚才有一个美女,身穿浅紫窄裙,头戴紫钗,应该还在附近。”

躲在茶肆后的两人一惊,这下糟了,这个姑娘居然出卖他们,如果真的被发现了,那就只好出去迎战!

几个黑衣蒙面人率先从草丛窜出,三下两下,转瞬就将十几名强盗撂倒,满地血腥。几个蒙面人又十分有秩序的分散离开。

“直接杀死了?”苏离惊讶极了,这些人为何如此决绝,连刚才那女子都杀了。白暮秋也见识了漓王爷手下人的力道。

此地离南越国不到百里,漓王爷的手下势力竟达到了这么远,甚至不知道南越国有没有他的武装和眼线。

一天之内,白暮秋收到了两封书信。一封是漓王爷的强制要求,让她回去王府,不然王爷就亲自来就“打死她”。一封是父亲在南越国玉昆庄等候的消息。

白暮秋心想:这可怎么办,父亲来信身患疾病,命不久了,身为女儿,怎么可能不去探望,还是去玉昆庄吧,况且木荣欣身为王爷,怎么会如此随意出来“打死她”呢。

想开之后,重新整装出发,前往玉昆庄。

漓王府

萧月园,傲雪院,林奕园最近都热闹非常,楚琳升做侧妃后心情大好,派人整修,乐怡的林奕园因为楚琳身边的婢女时不时挑衅,林奕园这个地方简直是闷了一肚子乌烟瘴气。

楚琳对下人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乐怡也无可奈何。

即使身为侧妃,享受了地位的荣耀。漓王爷对她却不是很在意。每每奉茶,王爷看都不看一眼,就叫她放下,就再无什么动听的话好说。楚琳心里不甘心,自己从前在清水镇,所有的男人都围着她,可她知道这是漓王爷,是人中之龙,嘴上带着甜腻了的笑,说:

“王爷可还记得那玉铃铛,那时还是王爷求了生母刘淑妃,亲自挑工匠出来雕上去的。”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这也是平常事。”漓王爷不温不火的说道,一手持金盏杯,另一只手有兴味的抚摸。

“惜儿被人带离的那天,王爷是否有过伤心?”楚琳一幅梨花带雨,娇羞不已的模样。见王爷既不冷漠又不热情,实在是难以猜透他的心思。

“怎么会有王爷这样的人?喜怒不形于色,妾身的话也回答,却感觉不到什么情义。”

“你要什么情义?”漓王爷搂过她来,在她耳边说。

楚琳拂摸漓王爷的胸膛,正要把嘴贴上去,漓王爷的隐士来了,隐士只有漓王爷自己看得到,复又一点都不怜惜的一把推开楚琳,说道:“出去,本王有事。”

楚琳转身走了,心里很委屈:王爷连一句话都不想与我多说,那白暮秋都不知所踪了,我就不信得不到这个男人。

哈吼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