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棠血衣侯

大棠血衣侯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8章 番外53

一旁的白十三一听,立马问道:“有人成功过?”

聆冉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这时阿寻开口说道:“有,十多年前有人做到过,他是一个魔族大魔,与人类换血,最后变成了人类。”

“那这么说,这个方法可行?”白十三有些高兴的问道。

再看聆冉和阿寻却一同陷入了沉默。

白十三询问的目光的看了看两位,没人说话他就没吱声。这般尴尬的气氛持续许久。

聆冉叹息一声说到:“等他醒了再说吧。”

…………

无话,沉寂。

长宁倒在幽静的死海之中。

很压抑,天地之间没有一点声响。

死亡一般的安静。

广阔无垠的大海没有一丝光明。

很难受,无法挣脱。

他只能安静的躺在海面上,或许……是在等待死亡的来临?

“光明,谁能给我一起光明……”

长宁不停喃语,却无人回应。一直到口干舌燥,声嘶力竭……

“谁能救救我……”

突然黑暗中传来一道温柔得声音:“孩子,能救你的,从来都只有你自己呀……”

长宁一阵激灵,在这个幽暗寂静的环境里听到有人的声音,就仿佛抓住了那黎明破晓的天光。

他知道那东西,叫做希望。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过了许久,那道温柔的女子声音才又响起:“你感觉不到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我不知道,我只感觉到自己仿佛在水上,因为……很冷。”长宁轻轻说着。

“你在害怕?”

“……可以帮帮我么……”

“我说了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女子说道这儿停顿了一下。

寂静之中长宁略微失望的叹息了一声

女子开口接着说道:“这里叫做冥海,你自己体内的冥海……”

长宁心中一惊,呼吸开始急促起来:“那……为何?我自己感受不到。”

“因为你在害怕呀……你是在恐惧什么呢?”

“我……”

“是冥海底下的那一滴快要枯死的血?亦或者是那轮你噩梦般的紫色明月?”女子很平淡的说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何在我体内?还知道我的……”长宁有些慌乱的说着,他很惊讶这个女子怎么会这么了解自己。

黑暗中女子沉默了一会,轻轻叹息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还是不是一个人呢?孩子。”

“你……你为何叫我孩子。”长宁的声音渐渐变得有些小声,他情绪变得越发复杂。心中有了一点猜测。

“因为,在我眼中。你就是一个孩子呀。。”

长宁被这句话惊住。心中的预感更加强烈。呼吸变得紊乱,开口问道:“难到你……”

但话未说完却是被女子的声音打断。

“我不是你的母亲。”

长宁一愣,心里的火焰被扑灭。没有再说话。情绪一下子变得有些低落。

沉默,许久的沉默。

女子的声音变得有些仓促起来:“孩子,我没时间了。我只是一道封印在你体内的灵魂。我的魂力这些也在逐渐减弱,看来我只能帮你最后一次了。”

长宁听不明白,灵魂?魂力?

不待长宁仔细去想。

冥海突然变得有些躁动,冥海的深海之处那一滴眼看快要枯萎的血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

仿佛突然活了过来,本来色泽暗淡,看起来已然接近黑色的血液开始变得殷红,活力无限。

它如同重获新生一般,激动的在冥海之中游荡。穿插。

忽然它又仿佛脱笼之鸟,渴望自由自在翱翔天空,一瞬之间冲出冥海,飞到冥海上空停了下来,满足的停在空中盘旋。

这是女子的声音已经变得很虚弱:“我能帮你的不多,孩子,以后只能你自己走了。

记着学会勇敢,别去害怕,别去回避你的恐惧…在你体内的本就是属于你自己的,你该去接受它们。”

长宁微微颤抖,

慌乱之下在冥海之中站了起来,他想去找到那个声音的主人,因为,那道声音让他感受到了梦寐以求的温柔。

“你……你在哪里?”长宁喊到。

“别找了,我快消失了。你醒来之后切记赶紧离开京城,你好不容易活了下来,绝对不能轻易去死。明白么?孩子。”

“我……我不明白,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我的母亲。”长宁嘶吼了起来。

女子终于没有再去回应长宁。

略带悲伤的说着:“这次,我算真正的死了吧……”

冥海天地之间回荡着女子凄凉的话,久久不曾散去。

长宁瘫软在冥海之上。

不甘心……

为什么每次……

快要知道的时候,都会抓不住。

你……是她么……

长宁一直这般坐着,天地之间又只有他一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长宁才从那种情绪里恢复过来。

却依旧呆滞的坐在那里。

仿佛天地塌陷也不愿再动分毫。

过了许久长宁依旧木讷的坐在冥海之上,只是这次他是抬头看着天空中悬浮的那一滴血。突然有些好奇。

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莫名的感觉有些亲切。

他伸出手去触碰它。

或许他已经不在恐惧它。

就在接触到的一瞬间,那些血变得躁动起来,好似在欢呼雀跃。

他突然发现,原来它一点也不可怕。

“你是饿了么?”长宁喃喃道。

那滴血仿佛听得懂长宁的话,漂浮在空中不停的轮转。

长宁轻轻一抬手,冥海升起万千股水流飞向那滴血。

冥海的海水本就是天地灵气所化,如今变作了它最好的养分。

那滴血足足吸收了半个时辰才停下,他已经不再是一滴血的模样。而是化作了一颗血红色的珠子,悬浮在冥海上空,不停的转动。

还不断的散发出红色的光芒,照亮了正片冥海。

长宁这才发现,自己的冥海竟是被这颗珠子吸收了大部分,如今只剩下荷塘一般的水在那里。

不过他到也不担心,冥海的灵息消耗之后身体可以不断的从天地之间汲取补充。

纵然如此,心里暗暗惊讶着这滴血的威力。

在长宁发呆之时,突然血珠的光芒变得异常耀眼,仿若见到自己喜爱的食物一般。疯了似的冲向冥海中央。

它停留在海面,望海底放射着妖异的红芒。

没多久,一团雪白色的精纯能量渐渐浮出海面。

长宁仔细上前观看发现那团能量的形态看起来如同一片白色的花瓣。

好似,有那么一些熟悉的感觉……

说不出来的感觉,但实在又想不起。

那种干净,圣洁的感觉

就在长宁苦苦思索不解时。

血珠却有些按耐不住了,一头飞向能量中央,开始疯狂的吸收起来。

没过多久,白色能量消失殆尽,只剩下血珠悬浮在空中,仿佛此刚才更加大了一圈。

长宁上前将血珠握在掌心,突然发现血珠里面仿佛一条黑色的丝线。闭上眼仔细端详。影影约约感觉到血脉相连的意境。

那一瞬间长宁觉得,如果体内有着这颗血珠,自己恐怕再也不会担心破境带来的痛苦。

那种奇异的感觉就如同,自己被人一群人围着打的时候,自己的兄弟站在自己身边那种感觉,仿佛天塌下来也不再害怕。

那种感觉很美好,记得上次有这样的感觉是和白十三在一起。想起白十三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是否安全的将郡主送回去。

他只是不知道,白十三已经在他的水墨斋住了三天了也不曾等到他醒来。

白十三陪同小冉一直照顾长宁,他想等长宁醒来了解情况,毕竟他姐姐什么也不肯告诉他。

不过就在他来到的第三天,水墨阁又来了一位客人。

一个温婉可人的小姑娘推开店门,那一身水蓝碧衣映入白十三眼中。。

“小白兔?”她微笑着说道。

白十三一头黑线。冷着个脸小声说道:“可不可以别叫我小白兔。”

来者便是张可儿,自从回到京城后白涂便离开说去找朋友,但一直没去找她。

她有些生气,几番打听才找到了他。

“你不是就叫白涂么?要不下次我不叫小白兔,叫白兔。”张可儿轻轻笑了起来,露出两颗洁白的虎牙,尽是狡黠之意。

白十三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世间他只服气两个女人,一个是姐姐,一个便是张可儿了。

张可儿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少年,想起了他在京发生的事,问道:“他伤怎么样?”

白十三摇了摇头,叹息道:“很严重,一切还得等他醒来再说。”

张可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床上神情憔悴苍白的少年。

有些入神……

我爱向小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