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团宠剧本后我只想搞事业

第31章 好戏开始

“欺负他人?”

徐长顺玩味一笑。

“便是欺负了又如何?”

“你……”温韶正欲说话时听见脚步声往这边袭来。

她不愿暴露踪迹,便闭上嘴巴,狠狠瞪了徐长顺一眼,而后一边注意徐长顺的动作,以预防他又想干什么事,一边则细细倾听下面的动静。

“他们人呢?”

温韶轻手轻脚扒开一小簇叶子,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是尤夫人!

徐长顺自然不会错过观察周边的机会,他薄唇一启:“今夜还真是热闹。”

温韶眉头一皱,向徐长顺小声喝道:“安静点!”

“奴不清楚,许是、许是他们没来。”

“废物!”

尤夫人一脚踢在报话人的身上,把那人踢得往后踉跄几步,差点扑倒在地。

“不是说在刑氏的寝殿里找到了和男人联络的信件么?还说今晚会私会于此?”

“难道是下套?”

“该死!”

尤夫人白来一趟,气得咒骂了一顿邢夫人,转身离开这里。

温韶往假山望了望,里面的邢夫人早就走了。

她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回徐长顺的身上:“徐少府兴致不错,还有闲心来跟踪我。”

温韶回想了一下来此地的途中感受到的那几股风,现在看来是徐长顺在跟踪她时所扬起的。

拥有敛息技术的徐长顺让她心里暗暗警惕。

“我若不跟着你来,怎会知道这般有趣的事情?”

周围无外人在,温韶冷哼了一声,运起浑身之气劲,携带起重拳飞快的往徐长顺的脸上揍。

徐长顺让桑兰受了苦楚,她不给桑兰找回场子她就不是温韶!

徐长顺立马旋身再后退几步。

啪!

在场的三人闻这一声后,几十年的树干竟然裂开一小块,说明温韶力道之大!

她想置他于死地!

徐长顺眉目一动,杀心渐起。

“怎么?很惊讶?认为你是少府我就不敢杀你?”

温韶吹了吹拳头上的灰。

“那你掐住她脖子的时候,可在意过她的想法?”

温韶话里的她意指桑兰。

桑兰热眶盈泪。

她第一次感受到被人保护的感觉!

桑兰悄悄发誓,此后她定会奉郎君如生命!

徐长顺听完温韶的一番话后仰天大笑。

这人有毛病?

温韶摆好架势再次冲了过去,这次她的速度比上次还要快!还要狠!

她的拳头如同流星一般砸到徐长顺的身上,徐长顺知道拼力量他无法敌过温韶,便腾空而起,运内力使树上大部分的叶子飞于空中,形成了一个圆盘,抵挡住温韶的攻击。

她也会用徐长顺的法子。

温韶瞬间就换了个功法,她跨出一大步,把树上剩下的叶子都唤于徐长顺的四周,然后心念一定,那些叶子竖起尖锐的一头,仿佛一把利剑一样冲向徐长顺!

徐长顺挥手一招,使刚才形成圆盘的树叶分散开,一片一片的分庭对抗温韶叶子。

他手指一掐,算了算时间,宴会现在已经快结尾了,他得回去了,不然楚王问起他不好交代。

他压下杀气:“小虫,来日再与你纠缠。”

徐长顺趁机闪出了温韶的视野。

温韶把功法一撤,抱起藏在暗处的桑兰。

她也得回宴会上。

却没想到刚回去,屁股还没坐热乎就发生了一件事。

“啊!”上首一声惨叫传来:“妾身的孩、孩子……”

“来人!传医者!”

楚王听到孩子二字,愣过后慌乱的把一名美姬楼在怀里,红色的液体从美姬身体的下部分流出,地板上淌着打湿了的裙摆。

场面一片议论纷纷。

待医者来后,楚王脸上的慌乱色彩稍转安定。

医者先是诊了一会美姬的脉搏,他不敢说美姬落胎,颤颤巍巍道:“环夫人已有三月喜脉。”

环夫人是楚王新封的宠妾,不仅姿色动人,性情也讨人怜爱。

她的泪珠似断了线的手串一颗一颗从脸颊上滚下来:“可怜妾身和大王的孩子……”

楚王的后宫已经很久没传来喜讯了,所以他非常珍视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

“能否保住?”

楚王问道。

“这……”

医者迟疑着不敢回答。

楚王顿时明白了医者的答案,他冰着语气道:“是谁干的?”

宴会上的人顿时安静下来,没人敢发出一点声音。

“王后。”

楚王扭头对着一旁坐着的女人道:“你身为一国之后,连个后宫都管理不来?”

屈王后噗通一声跪下来:“妾身失德。”

“愿大王给妾身一个机会,让妾身找出真凶。”

“汝?”

楚王轻蔑道:“寡人这些年不知掉了多少个孩子,汝每次都说找出真凶,结果呢?”

“寡人有时候都怀疑是汝做的!”

屈王后咬牙。

没错,环夫人的小产确实是她做的,但她不能承认。

凭什么这些女人都能怀孕?而她不能怀孕?

屈王后很不甘心。

她知道她不能怀孕的原因楚王给她下了绝子嗣的药。

熊骞好狠毒的心!

她不能生,其他女人也不能生!

“行了。”

楚王对屈王后做了亏心事,就算不喜欢屈王后也不好发作得太狠。

“汝手里的管理六宫之权就让给邢氏和尤氏。”

屈王后差点没把牙咬碎。

没了管理六宫之权的王后还能称之为王后?

想到太后的磋磨、屈家人的指责,她这个有名无实的王后更难以应付。

“大王,妾身是王后,怎能夺了王后的管理六宫……”

楚王知道屈王后接下来要说的话,“好了!寡人的话在汝眼里如儿戏?说收回就收回?”

他就是故意的。

屈家势头强劲,他迫不得已娶了屈家女儿,如果屈家女儿再生下儿子,那他死后楚国岂不是会外戚专权?

甚至——

屈家架空王族而后取而代之。

他不是没做过夺位的事情,所以对这些非常敏感。

“她想离开这里!”

有仆从叫了出来。

众人定睛一看,一丫鬟打扮的女子正低着头向外挤。

丫鬟见众人都盯着她,她便明白了她的未来。

她咬开藏在后槽牙里的毒药。

看着丫鬟嘴角流出的鲜血,一人惊道:“她中毒了!”

医者连忙上前察看,但还是无济于事。

“毒性太重,没救了。”

楚王扫视一圈,今天的事,不单单是后宫争风吃醋了,恐怕没那么简单。

【宿主,你信不信火要烧到你身上?】

系统一副看好戏的语气。

上旬中旬下旬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