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奏一曲

请君奏一曲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短暂相思难忍耐

次日一早,姜澜被洛知忱轻轻吻着,只觉得脸上痒痒的,然后听见洛知忱低语着“夫人,我出门了,乖乖等我回来。”,然后继续睡着。

洛知忱出门吩咐着:“银桦,照看好夫人。”

“可是…”银桦有些犹豫,不太放心洛知忱离开自己的视线。

“无妨,你只有照顾好夫人,我才能相安无事。”洛知忱坚定道。

“是啊,况且还有我呢。”唐秋附和着,拍了拍胸腹保证道:“有什么危险,我会保护好三爷的。”

“是!”银桦看着唐秋想了想,最终妥协了:“那属下等爷回来!”

“嗯,夫人有什么吩咐照做就是了。”说完,洛知忱和唐秋就下楼去了,银桦对着他们行了个礼。

等姜澜彻底醒来时,洛知忱早已不知去向何处了。

因为出发前洛知忱说少点人会比较安全,所以姜澜并没有带白芷,一切事情都要自己动手。

姜澜简单梳了个发髻,然后带上一个桃木簪,一身雪白,踏门而出。

“绾绾,你在想什么呢?”昭昭刚从屋里出来出来后,便看见了一脸郁闷的姜澜,疑惑的问着。

“昭昭,你还在啊。”姜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许昭昭就是被洛知忱喊来陪她的。

许昭昭笑了笑,道:“傻姑娘,你在想什么呢,我自然还在啊。”

“走吧,吃点东西去,我好饿。”姜澜将许昭昭拉下楼,

简单的用过早餐,她们就开始了无聊的一天,先是相互博弈,乏了之后一起讨论洛知忱他们在干些什么,现在怎么样了,进展的顺不顺利。

两人本想出去玩的,又怕乱跑让洛知忱担心,只好乖乖的待在客栈,和许昭昭一起大眼瞪小眼的,从幼时的事开始讲起,到两人匆匆离别,一直讲到许昭昭如何回府的…

直到月亮高挂在夜空中,星星不停地眨着双眼,姜澜方悠悠的瞧见洛知忱的身影。

“夫君!!”

洛知忱前脚刚一踏入客栈,姜澜就将他紧紧抱住,却没料到还有外人在。

跟随洛知忱一同前来的知府大人郭青,有些尴尬的扭过头,而唐秋似乎见惯不惯了。

“夫人,想为夫了?”面对突如其来的拥抱,洛知忱也不恼,宠溺的揉揉姜澜的头发。

姜澜尴尬极了,整个人埋在洛知忱怀里,喃喃低语着:“唔,想…”

“乖,等为夫一会,先上楼去。”洛知忱温柔说着。

“好的。”姜澜答应完欣然转身,小跑离开。

“下官不知,小将军夫人也在,唐突了。”郭青抱歉着,眼神却一直萦绕在姜澜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洛知忱见此,冷冷道:“让知府大人见笑了。”

郭青行礼:“那既然夫人在等候将军,下官就先告辞了。”

洛知忱也不阻拦:“知府大人慢走,接下来的事,明日我们再详谈,唐秋去送送大人。”

郭青走后,洛知忱眼神低至冰冷,寒气逼人…

“唐秋,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唐秋刚进门,就听见了洛知忱冰冷的语气。

“好…”唐秋也不问,答应着。

屋内,姜澜抱着一把琵琶,静静等待着洛知忱回来,脸上一脸歉意,生怕刚刚惹他不高兴了,毕竟洛知忱是在忙正事…

正在姜澜心烦意乱之际,只听吱呀一声,房门被缓缓推开,洛知忱迎面而来,随手又将门关紧。

“夫君…”姜澜放下琵琶,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眼神灼灼的看着洛知忱,准备好被他批评,怎料投入了温暖的怀抱。

“傻瓜…”洛知忱看着她满脸歉意,弄的他并不是很开心,他不喜欢姜澜对他有愧疚之类的情感,还是那个大大方方,无所不惧的姜澜可爱一点。

“我下次会乖乖在房里等夫君的。”姜澜顺势搂住他,赶忙认错着。

洛知忱认真道:“夫人脑袋里想什么呢,为夫何时怪夫人了,夫人能在那等候为夫,为夫很是高兴。”

“真的吗?”姜澜抬头,半信半疑的看着他,心里放松了不少。

“当真…”洛知忱点点头。

“那就好!”姜澜欢喜的松开他,然后走到琵琶面前,将它拿起,轻轻拨动着,不安的心情一扫而光。

洛知忱笑了笑,桌子椅子上饶有趣味的看着她,这才是他的好夫人嘛。

“妾身琴艺粗糙,给夫君献丑了。”

语毕,姜澜十指缓缓弹奏着琴弦,琴弦跳动,如莺歌声声入耳,洛知忱认真倾听着。

这是一曲阳春白雪,姜澜学了很久才学会的,今天正好有空,就拖银桦去给自己买了一把琵琶,她知洛知忱认真劳累了一天,然后想哄洛知忱开心开心。

曲毕,洛知忱欲言又止:“夫人词曲不错,只可惜…”

姜澜有些失落:“我是不是弹错了一小段?”

“嗯…是一大段…”洛知忱似乎并不知道怎么哄女孩,直截了当的说着。

“啊,这么夸张?”姜澜惊讶的看着洛知忱。

“来,我教夫人。”

洛知忱走过去,双手抓着姜澜的手,一个音一个音的教姜澜弹奏着。

是啊,姜澜险些忘了,她夫君是谁啊,那可是擅通各种音律的洛三爷啊,怎会有他不会的曲子呢。

“如此,夫人可记住了?”

洛知忱停下手中的动作,低头望向姜澜。

他靠着自己这么近,姜澜哪里还有心思管琴怎么弹,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

尤其是洛知忱身上独特的味道,引得姜澜想入非非,耳根通红。

“夫人…”

洛知忱瞧见姜澜害羞的样子,内心一动,将她轻轻抱起,行之床榻上…

“唔!夫君不要过来!”姜澜一把捂住脸,害羞不已。

“为何?”洛知忱又凑前一点,心跳加速,一向能够掌控欲望的他,竟然控制不住对姜澜的欲望,此时已有些迫不及待。

“夫君还没有沐浴…”姜澜小声说道,不敢看洛知忱的脸色。

“无妨,与夫人的鱼水之欢自能将身心洗净。”

未了,洛知忱已经整个人压了上去,姜澜成功被逗笑了,洛知忱都是哪学的歪理。

一夜情深,沉沉睡去…

棠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