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审判者

空间审判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宏物观

世界有多大?

一个国家,一个星球,一个恒星组,一个星云系,

一个宇宙?

宇宙之外呢?还有无数个宇宙,所有宇宙存在的空间,称为混元宇宙,至于混元宇宙之外,没有生物涉足过,据说依旧是一片虚无。

在茫茫多的漂浮在混元之海中沉沉浮浮的宇宙中,有一个在宇宙中正当幼年的宇宙,其名为荒宇,荒宇之种来自于混元生命法庭的一位执行官,执行官名为余。

在荒宇诞生前,混元曾经出现过一起黑洞之祸,黑洞,宇宙膨胀中常有的一种现象,可是有极少数的黑洞在机缘巧合之下会接触到其所在宇宙的本源之力,这个黑洞最后就会置身于混元之海中,这对混元之海中的其他宇宙来说,是致命的灾祸。

虽然一开始只不过是一个宇宙内的某颗或者数颗星辰引起的现象,小小的黑洞,犹如硕大宇宙上面的小小伤口一般,可在微乎其微的可能下,接触到了本源之力,这个伤口发生了异变,进而感染了整个宇宙的本源之力;从而变成了整个宇宙般大小的黑洞,这种非现象级灾祸很少发生,然而在混元生物漫长到近乎无尽的生命中,还是见过数次的,他们称之为:堕落的黑色宇宙,还有一个简称,反宇宙,因为混元宇宙的存在就像一个不断创造的过程,而反宇宙的存在,就像是在终结这个过程。

由于一开始的始料未及,导致了这个黑洞在短时间内吞噬了临近成百上千的宇宙,除了极少数强大的宇宙掌控者逃出生天,多数的整个宇宙生命消失不见,进入反宇宙的生物,不会存在,因为反宇宙的规则就是,把物质复原为虚无。

伟大的混元旅行者——特,曾经说过:当一件事情与你无关时,那他的好处和坏处对你来说是相等的。

很显然,混元生物们都信奉这一点,反宇宙固然是一场灾祸,可那只是相对而言罢了,混元生物们超高的智慧也会在瞬间领悟其他宇宙的交流方式,所以哪怕相隔再远,也不影响他们围观。

存活下来的宇宙掌控者们,其中的少部分联名向离这个灾祸发生点最近的法庭——混元生命法庭求救,当支付完了足够多的星辰之种时,早就围观已久的生命法庭的领主——秀,指派了执行官——余,去解决这次灾祸。

说是执行官,听起来好听,其实不过就是生命法庭的员工罢了,他们的前身也都是一些失去了自己所辖宇宙的掌控者,在生命法庭打工,也是为了获得新的宇宙之种,重新拥有自己的领地。

余坦然接受了这次指派,因为完成后,他大概就能攒齐了支付一枚宇宙之种的本钱了。

宇宙之种需要跟这些法庭之主兑换,混元之海中有很多这种法庭,生命法庭,秩序法庭,言律法庭,圣裁法庭,等等,根据他们法庭之主所拥有的宇宙之种数量来决定势力范围的大小。

至于怎么兑换宇宙之种,多数情况下是需要用到星辰之种,星辰之种是在宇宙膨胀过程中生成的星辰,当他拥有生命时,这颗星辰就会拥有一颗星辰之种,一般有宇宙掌控者的手里都会有很多星辰之种。

用星辰之种兑换宇宙之种的比率是不确定的,基本上所有的兑换规则都是看法庭之主的心情,毕竟伟大的混元旅行者—特,曾经说过:我做事情的理由就是我想做。

极少数的法庭之主会制定兑换规则,而生命法庭之主——秀,就是其中一个,他写了大概有有几万条可以获取宇宙之种的条件,当然其中有好多是恶趣味,比如其中一条,用混元旅行者特的亲笔签名可以兑换一个宇宙之种,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但是,余可是清清楚楚记得这么一条,第2222条:发现反宇宙并且跳进去,可以获得一个宇宙之种,这一条貌似在现在这个状况挺好完成的,在场的有些年轻的才活了几十亿年的执行官已经跃跃欲试了,

虽然在漫长的生命中,混元生物们研究出了几万种可以复活的办法,但是目前还没有一种被证实能适用于反宇宙的,也就是说,你跳进去,人都没了,还给你宇宙之种又有何用,这也是虽然这群人跃跃欲试但并没有人真正靠近反宇宙的原因。

无尽的生命和无穷的力量,除了时间很难掌控以外,混元生物们几乎拥有了一切,无论各种各样修炼的方式,攀爬到了最顶峰,从自己的宇宙脱颖而出,成为混元生物的一员,但,这就是尽头了吗?

余已经考虑了几亿年了,活的太久了,似乎已经忘记了,传承,这两个字了,是时候该传承下去了,

身上的星子之光闪烁,向生命法庭之主传达了自己的意念,秀也向余传达了自己的意念:我会帮助你的族人传承下去。

余身上的星子之光聚集在一起,只有其中一粒比较暗淡的星光飘向了秀,剩余的诸多星光聚集在一起,耀眼的光甚至映射在了临近的宇宙外壁上。

伟大的混元旅行者——特,曾经说过:我尊重每个人的选择,只要和我无关即可。

刺眼的星光逐渐飘向巨大的反宇宙入口,一面静的犹如虚无般的洞口,这里不存在死亡,死亡即是回归,耀眼的光投入洞口几乎连时间都没有惊动,外部的围观者看到的仅仅是光点在慢慢远去,就像一本厚厚的书,终于翻到了尽头。

反宇宙没有消失,只不过是被余拉入了时间静止,时间静止可以解决一切灾祸,也会解决解决灾祸的人,他和反宇宙还在原地,只不过时间在走,他们没动,理论上还会出现,等时间慢慢消磨掉余的全部力量,大概就会重现反宇宙了,这个时间漫长的和永恒无异。

秀按照约定,在反宇宙消失的地方投下了一枚宇宙之种,宇宙之种携带着一枚暗淡的星光,在原地生根,开始慢慢扩张,这应该是一段漫长的历程,然而对这群特殊的围观群众来说,他们甚至可以围观到这个宇宙灭亡。

余的传承者——荒

荒宇经过几亿年的扩张,已经出现了诸多生命,统治者便是荒,他传承着余的记忆,和宇宙一起诞生,就是想弱都难,几亿年来,荒也没闲着,除了和宇宙一起变强以外,还会持续从记忆传承里获得的统治方式,设立荒宇殿堂,手下设立十旗,十二旗掌管所有星系内的奖惩罚灭,设立种星,由各星系内设立的巡守使在各个恒星组投下星辰之种,以万年为一期,树立种星考核,通过则奖励,失败则抹除全部生命,重新开始。

这种规规矩矩的筛选强者方式是一个初生宇宙常用的方式,可以达到一石一窝鸟的效果,至于考核的方式,没错,就是看各大旗主的心情,十二旗主掌控的范围也是不明确的,不过一般是互不干涉,他们都是宇宙初生不久便诞生的生命,掌握几条甚至多达几十条该宇宙的规则,强大实力,是拥有地位的奠石,不可或缺。

无数的宇宙,有着无数的修炼方式,大道同归,最后依然是要掌控空间和时间的,这也是宇宙的根本,而能否掌握时间,就是一个宇宙掌控者的门槛,荒虽然是这个宇宙的统治者,也仅仅是因为他拥有更多的荒宇比较强大的规则,距离掌控荒宇的时间,或者说接触到时间流,还很遥远。

传承与余的记忆,是好处也是坏处,好处是早早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坏处是,很难得到这个宇宙的掌控权,宇宙也是有生命的,他会亲和自己的本土生物,而荒,很明显不是,这一点,旗主们都心知肚明。

荒的修炼方式来自于他和余曾经的故乡宇宙,耀宇,曾经的耀宇之主,静,天纵奇才,发明了一种修炼方式,名为一物生三物,又被称为三神法,灵感来源于精神分裂,是的,就是别人无法理解的精神病,参透了宇宙的真理。

这种修炼法的核心理论,就是来源于脑子的妄想,把自己变成三个生物,名为,力,智,捷,这三项专修,提升面板属性,就像打游戏一样,打着打着,就超神了,没错,就是真正的打着打着,不停的杀戮,毁灭和战斗,完全没必要担心,会把宇宙杀到灭亡,因为你杀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宇宙自身诞生生命的速度,杀的生物多了,力智捷三样属性足以提升到巅峰,然后,就是关键一步,智的作用来了,智慧的最高时,足以轻松看透宇宙的本源,就像读书一样,轻松读懂时间规则,掌控本宇宙时间的力量。

这也是,为什么荒宇会建立考核的原因,因为需要抹除,和创造,一个宇宙的生命是漫长的,空间会随着膨胀变得越来越大,哪怕是掌握了时间力量的

掌控者,也不敢说自己知道过宇宙的每一处,这也就是,巡守使出现的原因。

非常简单的套路,从种星考核,选拔出合格者,成为巡守使,或者外出自行历练,实力强大,收集星辰之种,撒下种子,生成种星,继续循环往复,似乎一切都是为了强大,实力越强的生物,是越不具备感情的,因为感情会束缚太多东西,这也和优胜略汰差不多,有感情的,早就被淘汰了,哪有变强的机会呢。

至于巡守使的数量,更是数不胜数,因为等级关系是由实力确认的,所以事情就简单了很多,实力强的巡守使会巡守更大的区域,例如几千上百个星系,而实力低的,最小甚至只掌管一个恒星组,或者一颗拥有生命的星辰。

巡守使会协助辖地内种星诞生合格者,方法大同小异,抹杀亦或者是创造,这也是变强的一种方式,只要时间不停下脚步,那么总有生命会诞生,也总有生命会逝去。

混元之海中的生物,是没有外在形体的,但是宇宙之中的生物,还是存在形体的,而荒宇内就多数为人形,或是类人型,倒不是因为喜欢人类形体什么的,也不是因为人类形体修炼快,在宇宙膨胀漫长的扩张和演化中,有无数形形色色的生物形体,并不是大家都不想保持原样,而是,十二旗主和荒都是人形体,万一其中一个看你不顺眼顺手灭了,那多憋屈,所以荒宇内的巡守使多数都是人形或者类人型的。

荒宇内的一个小角落,一颗小小的恒星,在这里静静地旋转着,恒星呈现罕见的天蓝色,幽幽的蓝光映射到边上围着他旋转的一颗小星球,试想一下,蓝色的太阳挂在空中是什么场景,再加上这颗星球长满了蓝色的不知名植物,这里简直就是一片蓝色的世界,在其中一株巨大的蓝色植物的枝干上,矗立着一座宫殿,宫殿依旧是蓝色,完全由本土植物造就,只不过颜色较为淡些,宫殿的木柱子上刻着几个字:荒宇殿堂,非请勿入,字刻的歪歪扭扭,每个看到的人都会感受到刻字者多么地不在意。

然而,此时此刻,在这个木柱子前,悬浮着一个生物,人形,一头长发披散到腰头上有三道金色光环环绕着,刚好遮住了脸,身上披着宽大的遮脚黑袍,双手拢袖,腰间系着一根很粗很长的黑色腰带,随着悬浮垂落在地。

犹如鬼魂一般地黑袍人在木柱子前飘着,好像是在观察着这根木刻柱子,不过只一会儿,似乎就失去了兴趣,飘向了宫殿的大门口。

静静悬浮着的腰带如同蛇一般高高扬起,像是人手一样轻轻的叩门。

严丝合缝的蓝色大门,就好像长时间没打开过结果长在了一起一样,门上没有任何图案,有的,只是和树皮一样的纹路,平平无奇,在腰带头叩过一下之后,门上慢慢显现出一个巨大的眼睛图案,图案慢慢变得真实,逐渐变成有血有肉的一只狭长的眼睛,眼睛似乎刚刚睡醒的人眼一般,困意十足,半睁半闭着。

“你是?秀?”声音清脆的和一个孩童一样,带着惊讶和些许惊恐,巨大的眼睛也突然睁大了,感觉眼皮都能把黑袍人夹死。

腰带头人性化的摆了摆头,示意不用激动,“我投下宇宙之种时顺便进来的一点星念,顺便也是为了能护余的传承者一路,”黑袍人的声音听起来像个女孩子,但是荒在余的记忆里知道,秀的家乡宇宙人都这样,喜欢变成自己喜欢的人的样子,模仿其外表,内在,声音,甚至性格,所以这声音下必定是个猥琐汉子的心。

“可你现在这么弱?怎么护我?连个旗主都比你强,嗯?巡守使秀?”回过神的大眼睛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少女”,大眼珠子转来转去。

“你不会从宇宙开初就在找我,然后现在才赶到这里吧?”声音里已经带着笑了。

“如果我把你吃掉的话。。。。。。。。。”

“闭嘴,你要是敢动我,我就是用宇宙之种炸,也要把荒宇炸开,”金色光环散开,涨红脸的少女气急败坏的打断了大眼睛的话,拢在袖里的手也抽了出来,愤怒的给了这个大眼珠子一记粉拳。

小拳拳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甚至能看见手指头都红了,虽然她很快把手缩进了袖子里,大眼珠子看的一清二楚,但是并没有再说话。三道光环有一道已经变成了血红色,看来秀是生气了。

伟大的混元旅行者——特,曾经说过:眼光,要放的长远,才能做对眼前的选择。

荒毕竟是活了几亿年的生物,眼前的秀,也就是混元生物秀的一点星念,秀所在的宇宙的修炼法,余也略有耳闻,再加上余自己的推测,秀的所在宇宙,修的应该是念,所以能分出一点星念进入荒宇倒也说得通,说要吃掉她,也只能是开开玩笑,已经成为混元宇宙中一方霸主的秀是绝对有能力联系到眼前这位的,但眼前这个很可能因为荒宇的天然隔离,已经产生了另外的心智,忘了自己原本糙汉子的心了吗?

大眼珠子动了一下,宫殿上空伸下来一根小树枝,这个小树枝是青色的,很明显是蓝色大树上比较核心的枝干,树枝上结着一颗果子,形状也类似于一颗眼珠子,一个大瞳孔,眼珠子上面的血丝,连接着树枝。

树枝径直探到悬浮着的少女的面前,小姑娘刚才锤了眼珠子一拳,哪想这眼珠子那么硬,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此刻看着眼前的小眼珠子树果,腰带头一探,扯住树枝子,轻轻一折,连枝带果一起收入袖中,这才深深呼出一口气,平复下心情。这树是耀宇特产,名叫蓝月的凝望,树果就是一颗眼珠子,用处非常广泛,血丝连着树枝,要是直接摘果子,这眼就瞎了,用处也会大大降低。顿了一会,平复了一下心情,腰带头轻轻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三道光环再次盖在了额头上,红的那道已经恢复了金色,少女抻了抻嗓子,开口说道。

“我为什么会变的那么弱,原因自然是有的,余想探索反宇宙的秘密,我不过是做到曾经答应他的事情罢了,用我身上的时间之力,在荒宇内逆转余对反宇宙的时间静止,你猜会怎么着?”

耀月之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