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亦静好

岁月亦静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少年心意(一)

一年级刚开始教的内容都比较简单,语文教拼音,数学教数数,比大小等等。

拼音亦琳在暑假已经学过了,而且学的还不错,上课积极举手回答问题,因此没少被老师表扬。

数学可能是遗传了父母的基因,也可能是对于幼儿园那件事情的不服气,亦琳对数学有了极大的兴趣,数学老师姓沈,对她们都特别好,出于对她的喜欢,亦琳上课特别认真听讲。

开学后的第一次单元考,亦琳,安依,硕清,三个人都考了双百,亦琳和安依还因为字写的好看加了5分的附加分,发到考卷的时候开心的互相庆祝,硕清无奈的看着,一脸“我不认识她们”的表情。

亦琳和安依庆祝的时候,注意到那个和她隔着过道的男生一直看着她们,用无奈和不屑的眼神。

那时亦琳怎么会从一个眼神看出那么多,只是单纯的认为他嫉妒她们才会那样子看着她们,因为刚才发考卷的时候,亦琳偶然看到了他的考卷上写着两个大红的数字88。

全班62个人,只有15个同学没上95分,可以想象那张考卷的难易度。亦琳和那位男生从开学到现在都没说过一句话,当然就把他想成是嫉妒的,才会那样子看着她们。

那时候会觉得考了满分,卷子上都是大大的钩,还能在课堂上从老师口中得到表扬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这种想法使得亦琳和安依更认真学习,一点儿也不敢放松,就怕下一次考不到100分。

亦琳知道,安依的父母都是大学毕业的,她们家是家里有楼梯的大房子,硕清的父母同样也是大学毕业的,是初中老师,他们家同安依家一样,是大房子,班上的同学有不少家里的某某某是老师,是主任,是在教育局的工作的,不然就是家里特别富有的。

而亦琳的父母都是农村出身,初中毕业,家是五十几平米的小房子。

每每想起这些,亦琳的心底立刻就会充满深深的自卑,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没有什么比得上别人的。她没有的东西别人都有,她有的东西别人有更好的。

亦琳常常会自己在内心对自己提问,我是不是不适合和她们做朋友,做同学,她们似乎根本就不是一类人。

因为知道自己与其他同学的差距,从出生就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所以亦琳更加努力读书,就是不想在学习上也输给别人。

练琴的时候认真练,跳舞的时候认真学,只为了一切能够做到最好,不让别人看低。

接下来的几次单元考亦琳都考了双百,安依和硕清都有了一两次些许的失误,在别人眼里亦琳是一个学习很好的很聪明认真的女孩子,只有亦琳知道自己心里的那一点倔强与自卑。

亦琳和安依因为互相去了对方家里玩,加深了友情,成为了实实在在的好闺蜜,隔一两星期就要去对方家里玩一次。

她是和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妈妈住在一起的,一家五口,第一次去她家的时候,亦琳不知道应该怎么叫她的爷爷奶奶,他们就让亦琳跟着安依叫就好了,最终亦琳也叫他们爷爷奶奶了。

到现在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个男同学,有一个男同学叫沈家乐,他们家非常富有,有一次他迟到了,班里已经上课了,一进来大家就被他的头发吸引,黑的发亮,不知道是抹了多少摩丝,全班都哄堂大笑。

老师也生气了,他却是很委屈的说:“我姐非要把我弄成这样的。”全班再一次大笑。

亦琳清楚的听到旁边那个跟她隔着过道,亦琳依然还是没记住名字的男生“切”了一声。

还有一次,沈家乐偷亲了一下班里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生的脸颊,那个女生家里也很富有,被他亲了一口后哭着去找了老师,老师要批评他的时候,他倒是有理由的说:“我喜欢她,她长得很漂亮,所以我就亲她了。”说得老师无言以对。

不巧,亦琳又听到了旁边那个男生的唏嘘声。

快进入07年冬天的时候,早上本来是妈妈送亦琳去上学变成了爸爸,爸爸已经不用连续几天不回来了,每天都回家,虽是早出晚归,但正好可以送她去学校再去上班,放学则还是妈妈接。

冬天到了,尽管是在中国的南方,但气温突然的变化还是会让人觉得不舒服,不少同学都感冒了,亦琳也不幸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每天上学都裹得像个粽子一样,就怕再加重。因为从小就拒绝打针,能吃药好的病绝不打针,所以亦琳也是天天吃药,好的自然也是慢了一点。

有一天到学校的时候,刚坐下来就发现课桌的桌肚里有一盒药,是999感冒灵,亦琳马上抬头看看周围,安依和硕清都还没来,周围的同学也还没来几个。

往左看,看到那位隔着走道的男生还是一如既往的趴在桌子上睡觉,应该不会是他放的吧?亦琳有一瞬间怀疑是他放的,但下一秒就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他们一共说过的话就是,他有一次问亦琳:“能借我橡皮吗?”亦琳没说话,把橡皮递给他,他擦完拿给亦琳说:“谢谢!”

“不用。”,亦琳觉得跟他就说过“不用”这两个字,所以绝对不可能是他放的。

后来实在是没有人来失物招领,亦琳就只好把那盒感冒灵带回家了,放进药箱里,因为当时已经在吃药的她并不需要喝感冒冲剂。

一年级上册,亦琳的成绩在班里的上游保持着,没有什么大波动,还被老师任命为组长,负责检查作业,收发作业和管理纪律。

那时候能被老师选为组长,有个官做会觉得是无比荣耀的事情,却不知道那其实就是为人民服务还容易得罪人民的事,但那时确实是很开心。

有时候检查同学们的作业和背诵到了很晚的时候,妈妈在外面等的都快发脾气了,亦琳才慢悠悠的走出校门,总是免不了被妈妈说几句。

有时候收作业因为某一个同学晚交了就会晚一点拿到办公室,不免会被老师说:“以后要早点拿来。”

那时候对这一切只是觉得不去想就过去了,对这一切亦琳都甘之如饴。

嘉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