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将相

大国将相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9章 飞蚊

想要假扮秦军,口音自然是无法绕开的一大问题,但问题就在于秦国并非只有‘秦人’这一个民族。

秦人作为秦国的主体民族,最早主要由两支人融汇而成,一支是商奄之民,一听这名就知道是商人之后,这些后来被称之为‘秦夷’的商奄之民,被周人强迫西迁,远离中原,来到了秦国这片西陲定居;而另一支则是周人的驻军,称为‘戍秦人’。

数百年后,秦夷与戍秦人相互通婚,逐渐成为秦地的主体民族,秦人。

期间陆陆续续仍有大量人口从从晋、魏、赵、韩等国迁入秦国,更别说秦国从建国初期就与西戎纠缠不清。

西戎乃中原人对其的蔑称,就像河西国被称之为河戎一样,秦国作为替周王室镇守西疆的西陲之国,它的西方居住着上百支戎族。

这些西戎有的与秦国交好,相互混居,相互通婚,逐渐有融入秦人的趋势;而有的则与秦国交恶,历年来战争不断。

卫鞅颁布的《军功爵法》,变相缓解了秦国国内各民族、各氏族的紧张关系,给予了国内中下层晋升的通道,但也因此使得秦军内部充斥了大量口音不同的人。

不可否认,这些口音不同的秦人,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投军,在作战方面无可指摘,但彼此间的沟通却是一个问题,大多数情况甚至要通过手势在比划。

而少梁国,主体民族亦是商奄之民的后代,王室也同样出自嬴姓,再加上两国又同样接受周国文化,即使存在口音方面的差别,也不过大过秦国内部的口音差别。

正因为如此,尽管秦将缪琳很快就猜到了那支少梁鬼卒的意图,却也不禁为此感到头疼。

难道真的就没有任何办法么?

办法是有,只是比较笨罢了。

“缪琳。”

就在缪琳思忖之际,远处快步走来几位秦将,为首一人与缪琳抱拳行礼,正是秦国大氏族出身的甘兴。

甘兴问缪琳道:“你急着叫我等前来,莫非又出了什么事?”

缪琳点点头,将有秦卒被剥去甲胄的事告诉了几位将军,旋即压低声音说道:“若我所料不差,如今那些鬼卒就假扮成我秦军,混在这一带的巡逻队当中……”

几位将军一听,面露惊愕。

秦将荀夏皱着开口道:“那支鬼卒不是才二三百人么?怎么敢乔装改扮混到我二十万大军的驻地?”

此人乃荀氏族人,即三家分晋时,从晋国逃奔至秦国的那一支荀氏,如今这支荀氏也成为了秦国的大族。

缪琳摇摇头道:“可见这支鬼卒胆气非凡……我请诸位将军前来,是希望诸位将军唤出麾下负责巡逻的部将,令其带人出面审查这一片的巡逻队,尽快找出那支鬼卒……”

“好。”

诸将纷纷点头,各自去传唤负责巡夜的部将去了。

而与此同时,李郃正带着二十几名身穿秦军甲胄的奇兵,举着火把混在众多的巡逻队中,缓缓朝着东黄土塬那块而去。

实话实说,对于假扮秦军,鱼目混珠,其实他也没太大的把握,毕竟他对秦国也并无了解。

不过即使被拆穿了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撤退再找机会呗,只要防着秦军耍诈、袭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就成。

胆大心细,正是他对奇兵们的要求。

也正因为不怕暴露,李郃方才让奇兵们从那些秦卒尸体上剥去甲胄后,也懒得将尸体隐藏。

没必要,只要秦军不犯傻,他们假扮秦军的事肯定会被秦军发现的,早晚的事罢了。

走着走着,李郃一行人远远撞到了一支巡逻队。

他转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旁的奇兵丘纪,朝后者努了努嘴。

丘纪会意,举高火把率先朝对面喝道:“口令!”

对面那支巡逻队纷纷顿足,似乎有些发愣。

『这就暴露了?莫非秦军其实没有巡夜口令?』

微微皱了皱眉,李郃摸向自己腰间的佩剑。

就像他之前考虑的那般,暴露也没关系,直接强杀就是,强杀不了就撤退,长夜漫漫,他们总能找到使秦军减员的机会。

他丝毫不惧,跟在他身后的奇兵们也毫不畏惧,一个个暗中做好了暴起强杀对方的准备。

可就在这时,众人却听到对面的秦军队率犹豫着回答道:“王于兴师……你等是哪个军的?”

『果然有口令啊……』

李郃暗暗点头,与丘纪及其他奇兵不动声色地靠近对方,期间丘纪面色带笑地回答对方:“我等是缪将军麾下的。”

李郃等人怎么知道秦军中有缪姓的将军呢?

很简单,早在今日白昼秦军攻城的时候,李郃就将秦军的那些旗帜给记熟了,比如缪、甘、荀等等。

随便挑一个应付一下就行。

倘若暴露,那就直接开打,杀死几人后立即撤退。

“缪将军?”

对面那名队率轻应一声,也不知是否起了疑心,一边带着率下的秦卒走上前来,一边皱着眉头询问丘纪道:“你这口音……你是哪里人?”

丘纪乃少梁人,哪里知道秦国的城池?

但他丝毫不慌,在看了一眼身旁的李郃后,神色自若地回答道:“我?我西邑的啊。……你是哪里的啊?”

“我是丽邑人,你说的西邑,是哪个西邑?”那名队率显然是听懵了。

这也难怪,毕竟这天下重名的城邑太多了,什么新城、新邑、河阳、山阳,数不胜数,若不说个具体,谁知道说的是哪?

“就是那个西邑啊……”丘纪故意含糊地与对方掰扯着。

不需要他打讯号,李郃与其他二十几名奇兵就知道快暴露了。

那就强杀呗!

于是一群人不动声色地徐徐靠近对方。

忽然,有一名秦卒注意到了李郃等奇兵们握在左手的剑鞘,他忽然意识到,对面这支‘袍泽’虽然一个个握着长戈,但却居然人人都带着剑?

人人带剑?那不是……

面色在一瞬间变得苍白,那名秦卒指着李郃等人骇然惊呼:“鬼——”

还没等他喊出第二个字,李郃与他身后的奇兵当即暴起发难,而先前与那名秦军队率和颜悦色攀谈的丘纪,亦第一时间将手中的火把掷向对方,同时立即抽剑扑了上去。

“敌袭!敌袭!”

那名队率又惊又怒,大喊呼喊向附近的袍泽预警,然而才喊两声,就被李郃配合丘纪结果了性命。

叮叮当当一阵乱响,由二三十人组成秦军巡逻队,瞬间就被李郃等奇兵们干掉了一半。

剩下的秦卒们看到情况不对,赶紧转身就逃,口中大声惊呼:“鬼卒!有鬼卒假扮我军!”

李郃也不追赶,见远处的火把迅速朝这般而来,立刻就带着奇兵们撤退。

等到最近的两支巡逻队迅速赶到时,奇兵们早已逃之夭夭,只剩下一地的秦卒尸体。

“又是这群……可恨!”

两名队率见到彼此,愤愤怒骂那群袭击他们的鬼卒,其余秦卒私下亦议论纷纷。

“那些人……真的不是鬼卒?”

“嘘,将军说了,那些都是活人,并非鬼卒。”

“既是活人,怎么如此……”

事实上,秦军早已就‘少梁鬼卒’一事在军中辟谣,解释那所谓的鬼卒乃是少梁国一支精锐,但大部分的秦卒对此仍将信将疑,只因那群鬼卒杀人手法实在凌厉,且来去无踪,更重要的是,他秦军迄今为止还未杀死过一人。

这才是秦卒们真正惊恐的:至今无法证明那群鬼卒到底是人是鬼。

很快这件事就传到了嬴虔耳中,促使这位刚准备歇下的秦军主帅在帐内大发雷霆。

他朝前来禀告的将领荀夏怒道:“你说说,就这一晚,被袭击多少回了?我不是叫你们增派巡夜的人手么?”

荀夏苦笑道:“我等已将巡夜的人手提到八千人了……”

饶是嬴虔也被这话给噎了一下。

八千人巡夜,这数目着实不少了,倘若以三四十人为一队,那就是将近二百支巡逻队。

“那怎么还未逮到那支该死的少梁人?”嬴虔余怒未消地斥道。

荀夏苦笑解释道:“我军没有营垒,虽布下严密防守,却也挡不住那支无孔不入的鬼卒,他们假扮成我军士卒,趁机接近我军巡逻队,一旦靠近便暴起强杀,纵使我方士卒已有所防范,却也……”

嬴虔越听越窝火。

平心而论,其实秦军的损失并不严重,几个时辰过去了,迄今为止也不过就是损失了几百人罢了,对于二十万秦军的总量而言,这些损失微乎其微,可问题这伙人实在太烦了,就仿佛夏日里的飞蚊,围着人嗡嗡作响,时不时就悄无声息地叮上一口,可恨的是你还抓不住它、打不死它。

这如何不叫人心中窝火?

“再增派人手,设下埋伏,倘若他们还敢前来骚扰,定要除掉他们!”

嬴虔面色有些发青地斥道。

“是!”荀夏抱了抱拳,恭恭敬敬地退出了帅帐。

随即,他走到东黄土塬的高处,居高临下俯视这片他秦军的驻地,看着驻地四周那如繁星般的火把光亮。

这似大海捞针的,怎么找?

摇头嗟叹一声,荀夏带着卫士快步走向这片黄土塬。

他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一支巡逻队,走在队伍第二的一人微微低着头,瞥了一眼匆匆离去的荀夏,旋即将目光投向眼前那片黄土塬。

“站住!”

在黄土塬下方值岗的秦军中,有一名秦人百人将高举火把,朝着迎面而来的这支巡逻队喝道:“站住!你等巡逻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口令!”

“王于兴师。”巡逻队为首那人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唔?”那秦军百将露出几许疑惑,问道:“你出身何地啊?”

“我?我丽邑人啊……”

巡逻队为首那人满脸堆笑地抬起头来,正是李郃率下的奇兵丘纪。

“哦,丽邑啊……那与我故乡倒是不远。”

那名秦军百人将点点头,旋即挥挥手道:“去别处巡逻吧,这边不需要你等巡视。”

“哦哦。”

丘纪连连点头,顺从地带着队伍里的奇兵们转身离开,待走远之后,他这才对走在他身后的李郃低声说道:“五百将,应该是这里了……”

“唔。”

李郃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那片黄土塬。

正如他此前的判断,秦军的帅帐果然建在这片视野广阔的黄土塬上。

贱宗首席弟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