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她活成了团宠

第35章 果然有点不对劲啊

只可惜秦绯浅没有亲眼看到薄酩吃瘪的滑稽德行,不过心情依然很不错,吃过午饭后,等来了她的苏骊小宝贝。

可怜苏骊昨天受了不小的惊吓,生怕被薄家人泄愤,瑟缩了一整晚都没敢睡着,好不容易被夫人接来,立马梨花带雨地扑了过去,“夫人,奴家还以为您不管我了,奴家好害怕啊……”

秦绯浅默默咋舌,这要是换个男人,谁顶得住啊。

她让初九备上瓜子点心,三人坐在一起,让苏骊好好说说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骊说得绘声绘色,从百来号士兵排队扇薄老太的巴掌,到薄老太爷被按着剃头,“你们没见到老头子抖成什么样了,刑将军特地抽了他腰间的佩刀,让人用那明晃晃的刀刃来剃头,还说什么‘下手可悠着点,我这刀砍过无数人的脑袋,很利的。’老爷子差点都尿裤子了。”

她学着刑衍的模样摆谱,惹得初九前仰后附,秦绯浅却笑不出来。

武将的兵器何其贵重,刑将军居然拿来闹着玩儿?话说他为什么要出力帮忙?不止这回,就连那次救她也很可以,真的是搜捕结党营私,顺带才帮她的么……

“苏骊,我问你啊,刑将军身边,有没有一个和他长相气度都很相似的人?”

虽然不明白夫人的表情为何如此凝重,但苏骊失笑说:“刑将军那样的人世间难得,哪有那么容易再来一个?”

秦绯浅的指尖霎时就冷了下来,意识到自己有多愚蠢,因为人家救过自己几次,就连他的来历都没有问清楚,如此轻易地把一个陌生男人当成了自己人,而他的真实身份可能……

就在她越想越后怕时,有丫鬟突然来通报,薄大人来了。

秦绯浅不由咋舌,那狗男人跑来干嘛,拍拍身上的瓜子壳,不情愿地前去见他。

只见薄酩那张脸黑得如同被酱油染了色,颓废中透着些许倔强,似乎比她还要心不甘情不愿。

但只要他不高兴,秦绯浅就是开心的,扬着笑脸走过去,“哟夫君,这个时间怎么不去陪陪你那即将启程回老家的双亲呢?”

薄酩扭头看到她,怒火熊熊而起,刚准备发难,就听到身后不远处的一声清嗓。

一个侍从打扮的年轻人,正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看来薄酩果然是被逼迫来的。

话还要从刚刚下早朝那会儿说起。

被一众同僚排挤嘲讽之后,薄酩正准备离开,皇帝却单独召见他。毕竟闹出这么大动静,让百姓看了官员的笑话,实在不太体面,因此对薄酩训斥一番,再让他亲自去给秦绯浅赔礼道歉,他这才硬着头皮过来的。

虽然不能对秦绯浅动粗,但薄酩少不得要尖酸几句,背着身后的侍从,恨不得用眼刀子剜死她,“秦绯浅,你好心机啊。”

“可别冤枉我。”秦绯浅叉着胳膊似笑非笑,“是我把你爹娘叫来的?是我主动要求罚跪的?是我扇了我自己一耳光?明明都是你们自作孽,我又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你——”薄酩就没有一回能争得过她,再次听到身后的咳嗽声,似在催促什么。他额角爆出青筋,一脸的视死如归,眼神又那么锐利,让秦绯浅一脸莫名。

下一刻,薄酩竟猛地掀起袍子,屈膝就是一跪!

“求您原谅为夫,为夫错了!”

易劳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