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躺赢而已

我只是想躺赢而已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9章 唠叨

卧在玄关角落的胡椒听到房门锁芯响动,警惕地睁开双眼,细长的眼眸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

公寓门被轻轻拉开,顾澄贴着门缝溜了进来。

看到进屋的那个克扣自己食量,该挨千刀的铲屎官,胡椒尖利的爪子也慢慢从肉垫中弹出。

“喵~”

“嘘,嘘,嘘!”

顾澄赶忙将食指抵在唇边,向它不停示意着。

没有看到预想中李纯揆的身影,顾澄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只不过,此刻他的心情稍显复杂。

开心的是不必在最难堪的时候,第一时间面对李纯揆,

有些丧的是回到家,却发现没有人等待着自己。

贱人就是矫情。

“你回来了?”

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打算赤脚走进书房对付一晚上的顾澄停留在了原地。

有些僵硬的回过身,看着从沙发里爬起来的那道小小的身影,一时间顾澄也只能轻声应答着:“啊,是啊,我回来了。”

李纯揆虽然看不清顾澄现在脸上的表情,但已经从马东锡跟郑秀妍那里了解到事情原委的她,心里十分清楚,面前的这个男人此时心里一定尴尬极了。

于是,她决定留一手面子给顾澄。

“厨房给你留了饭,自己去热热吃了吧,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

把自己从沙发里拔出来的李纯揆,用力锤了锤近来因为阴雨天有些酸软发胀的老腿,才慢慢踱着步子走回卧室。

“啊,啊,好的。”

一夜无话。

满心欢喜感觉自己萌混过关的顾澄,天刚蒙蒙亮,就被生生憋醒。

“昨晚懒得理你。”

穿着丝薄睡衣的李纯揆盘着两条小短腿,带着伪善的笑容看向顾澄问道:“说说呗,好端端的脸上是怎么回事?”

“没啥,碰的。”

残留的那一点儿自尊心,让顾澄下意识地回避了这个问题。

“真的?”

伸出手指,李纯揆戳了戳顾澄还带着淤青的脸颊和腹部,“你这是在地上打滚来着,还是准备去武行出道?”

“咝~”

“有本事跟人家打拳你就忍着啊,现在喊什么疼,躺过来点。”

把跌打药水倒在手心,李纯揆在顾澄伤处开始不停揉搓。

此刻的她,嘴里倒也没闲着,只不过眼神中的关心却怎么也隐藏不了。

“不就是被人强制休息了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还至于跑到健身房找人家东锡大叔去练拳击?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不是那块儿料,这下算是见过沙包般大的拳头了吧。”

“嗯.....”

感受着从李纯揆手心传来的热度,顾澄不免有些讪讪。

原来人家啥都明白,昨晚只是给自己留了面子,没有当场揭破罢了。

“要我说,你还不如趁这机会在家多休息几天......把肚子露出来。”

李纯揆一边说着,一边又将药水倒在自己手心,双手叠在一起在顾澄淤青的腹部用力揉着,“自打你去了这破公司,一天天不是加班就是应酬,你自己说说,周末的时间有多少能留给我?”

“这不是志勇哥那边项目刚起步,事情又多,所以.....”

看着李纯揆那双明亮的眼眸,顾澄话到嘴边,却难以出口。

“对不起,是我忽略你的感受了。”

感受着那双游弋在小腹的手,顾澄突然感觉嗓子有些发干。

感觉到变化的李纯揆,双手也慢慢停了下来,眼眸中也满含水雾显得很是朦胧。

俯下身,在顾澄耳边轻声问道:“还有哪里感觉不舒服吗?”

感受着耳廓处传来的温润,顾澄用力地吞咽着口水:“我又不是大内密探,身上也没画着棋盘,就算我告诉你,你也不知道啊。”

“那你.....”

如一条美人蛇般,李纯揆缓缓盘着顾澄,“拉着我的手,指给我看,我不就明白了?”

李纯揆趿拉着拖鞋‘啪塔啪塔’地小跑回卧室,只是行走间略有些踉跄。

‘pia’的一声,把自己丢进软软的床垫上,又努力往中间拱了拱,旋即在回味余韵的顾澄胸膛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躺下来。

阖眸小憩片刻,李纯揆忽然轻声对顾澄言道:“西卡搬回宿舍住了。”

抚在光滑肩头的手停了下来,顾澄低头看向李纯揆,有些好奇地询问着:“怎么回事?”

“你知道的嘛,她那家公司草创初期的那段时间,店面生意其实还是不错的,所以她和泰勒就决定开始在联盟各地扩张店面。

但后来整个鹿岛州的演艺行业遭到了资本的正面阻击,后来一段时间里只有极少数艺人可以在内陆进行活动,但很明显西卡并不在被允许的行列中。”

说着,李纯揆撅起自己性感的红唇,表情显得十分无奈。

“一方面店面扩张,这又牵扯到增加供货量、请人工这些成本,但她自己又没办法直接出面为产品站台,一来二去的就造成当时的C.E公司现金流极度短缺。

然后泰勒是公司会长嘛,也没有通知西卡,直接以公司法人的名义向财务公司借了一笔款。

他原本打算到期归还来着,结果又遇到被内陆经纪公司起诉的破事,虽然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但因为没有实证,官司输了就是输了。

这么一来,原本就捉襟见肘的资金流更是雪上加霜。”

李纯揆努力回想着郑秀妍昨晚跟自己说的事情,忽然间感觉到一条毛茸茸的粗腿搭了过来。

无语地瞪了顾澄一眼,李纯揆嗔怪道:“就你能是吧?跟你说正经的呢,就不能老实会儿?”

靠着皮质床挡头,顾澄舒服地叹息一声,接过话茬儿说道:“再加上越滚越高的借款利息,C.E的财务窟窿也就越来越大。

但泰勒又为了保持自己在西卡心目中的形象,所以他就挪用了集团资金归还借款,是这样吧?”

“嗯。”

“所以他被李子成抓到了把柄之后,为了不让自己的事情败露,好能保住自己竞选者的资格,就默认把我牺牲掉了。

然后,他还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西卡,是这样吧。”

“唔~”

“咝,还真是个喜欢感动自己的家伙啊。”

这时,李纯揆媚眼如丝地抬头望向顾澄,有些调皮地问道:“那被我抓到把柄的你,是不是也是一个喜欢感动自己的人呢?”

“我觉得,啊,这个可以有。”

书接上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