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躺赢而已

第119章 带着枷锁跳舞

拎着一兜吃食,胡有德低声哼哼着歌曲走进警局大门。

如果仔细听的话,就会发现他唱的还是那首歌,“金色盾牌,热血铸就。为难之处显身手,显身手……”

大约,

他就会这么一首。

这个无趣的男人回头望去,

天是蓝的,太阳是红的,

就连树都是......

好吧,

眼瞅着马上新年了,

除了那几颗歪歪扭扭的松柏树,其他树的叶子早掉光了。

“胡科!”

“胡队!”

一路与众人点头打着招呼,胡有德快步穿过敞开区。

就在这时,

“胡队长,江寒署长刚刚来电话,请您现在去警署那边开会。”

回头看着一路小跑过来的张方,胡有德有些不确定地反问道:“现在?”

但很快胡有德就反应过来,这是终于要收网了啊。

“这个你拿着吧,分给大家吃”,把手里沉甸甸的塑料袋塞给张方,胡有德转身就准备走。

看到塑料袋里盛着满满的紫菜包饭,张方整个人都惊了。

他可是很清楚胡有德这个大龄单身男的厨艺水平,平时做个家常小菜,他夸奖一句‘能吃’,都已经算是昧着良心。

为了确定待会儿不会出现120来110急救的场面,张方朝已经走到门口的胡有德大声追问一句:“哥,这谁做的呀?”

胡有德随意摆摆手,“徐珠贤她妈!”

哦嚓!

听到胡有德的回答,别说张方,整个敞开区的人都不好了。

他们倒是清楚胡有德认识徐珠贤。

不过,那可是少女时代的徐贤啊!

您把13装的这么随意,它真的好吗?

浑然不觉这句话有什么问题的胡有德,紧接着又补了一句,“阿姨做饭的水平很高,不过包饭那玩意儿不好保存,所以你们赶紧吃了吧,就别给我留了。”

在座的诸位,那都是从细节里抠证据的刑侦老手。

更何况胡有德这句话中含义还如此的明显。

“水平很高”、“别给我留”,说明这厮明显还吃过徐妈妈做的其他料理。

明显看不上这紫菜包饭啊!

还不知道自己又成功装到的胡有德,把话说完,转身就出门扬长而去。

张方拿出一块儿包饭,塞在同事嘴里,“行了,别张那么大的嘴羡慕了,能让你尝尝徐贤从小吃过的饭就不错了。”

说着,又取出一块儿塞进自己嘴里。

“别说,味道还真不错。”

就在众人一边吃着包饭,一边拿出自己毕生所学,认真分析胡有德和徐贤两人之间,是不是真有什么事的同时,胡有德已经驾车一路飞驰奔向了州警署。

因为已过上班的早高峰,再加上常年练就的车技。

胡有德只用了半个小时,便已穿过麻浦大桥来到警署门前。

“报告!”

“进来。”

江寒看着推门而入的胡有德,抬手指了指房门,嘱咐一句:“把门锁好。”

两人起身分别在沙发落座,江寒把一叠资料递了过去。

接过资料,摆在最上面的就是胡有德自己呈送过来的抓捕方案。

胡有德有些不确定地试探道:“署长,您这是同意我抓人了?”

江寒摘下金丝边眼镜,轻轻呵着气。

把眼镜片擦拭干净,重新戴好,江寒手指虚点,“你再往后翻翻,有几条最新的进展。”

因为是按照时间线排列的缘故,胡有德很快翻到资料最后几页。

那明显是几张仓促间写就的情报,

甚至一张写在卫生纸上的情报,有些字已经模糊到让人很难辨别。

不多时,他猛地抬头看向江寒:“署长,这权志勇送来的情报属实吗?”

江寒抬手朝他比划一个来根烟的手势,“不是志勇,他现在已经被李子成带着一帮青社元老整的自身都难保,哪里还能关注到这些。”

胡有德抖落出一根烟递了过去,“您老人家有些不实诚啊,除了我知道的权志勇他们两个,竟然还埋着其他线人。”

刚刚抽了一口的江寒,被胡有德这句话呛的连连咳嗽,过了好一阵才缓过来。

“废话不是,怎么说我也是8级的署长。连你这个连6级主官都没混上的刑侦科长还有一个线人,就不兴我也狡兔三窟一把?”

弹弹烟灰,江寒说道:“这不是重点。现在金星里面人心浮动,但李子成和陈友祥两个想要假借争夺会长之位,跟辛家合作组织杀猪盘骗钱是一定的了。”

说着,他又伸手在两三个人名上点了点,“之前那则金泰妍被诈骗的新闻你听说过吧,这几个人就是之前那起房屋企划社诈骗案的犯罪嫌疑人。”

胡有德有些不解,“那为什么不直接实施抓捕?”

江寒指了指地板,有些自嘲地笑笑:“在这块儿地方,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辛家人?”

“对,这些人都是被辛家从小培养,专门负责捞偏门的所谓专家,我们动不得。”

“那现在?”

“在这里,能对付财阀的,也只能是财阀,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没有批准你那份方案的原因。”

江寒的声音也慢慢化作振奋,“但是现在,对于辛家这次捞过界的行为,李家人很恼火。

但他们又为了所谓的体面,不想等局面真到了一发不可收拾到地步才出面整理。

所以那位长公主通过董林市长传话,说要给那些同样打算趁李家虚弱之际,就觊觎着想要从他们身上捞些好处的家族打个样。

让他们明白一件事,鹿岛州这一亩三分地,到底谁才是主事人。

这几个辛家所谓的人才,这次可以动!”

毕竟是多年老江湖,胡有德对于这个消息也仅仅是愤怒片刻,便重新稳定好情绪。

沉默着也摸出一根烟,点着,胡有德轻声询问道:“那能动到什么程度?”

“什么程度……”

从江寒紧蹙的眉宇间,胡有德能感受到现在他的内心也很复杂。

毕竟,这种给人当刀的事,着实憋屈了些。

“辛家本家的人,不能动。”

睁开眼,江寒挥舞着拳头说道:“至于其他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他娘别让他们跑了。就算是带着枷锁跳舞,老子这次也一定要跳个华尔兹出来。”

“是!”

在申请上签署好自己的名字,江寒顿了顿说道:“其他方面我来沟通,你就抓紧时间准备。另外……”

深深地看了一眼胡有德,“你放心大胆的去做,有什么事情我会负责的。”

书接上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