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御主与魔魂龙心

最后御主与魔魂龙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8章 终结的使命

在板车快要进村的时候,黑枪的牢笼消失了。

这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懂。

“那个混蛋!”

静雄说着就要跳车,达·芬奇赶忙叫住他。

“你去了也只是送命,还是先想想对策吧。”

“哈?能有什么对策?你们应该也知道,剩下的这些人根本不会什么时间停止的把戏啊!”

“不,那不对,办法会有的。”

说话的刑部姬,说得声音不大,但带着自信。

“胜算可能就在你身上,平和岛静雄。”

*****

板车平安进了村子,众人总算无需担心迪奥的追杀了。

修玛一口气把车拉去了教堂。克罗瓦恩牧师也是二话不说,把自己的卧室让给了他们。

大家将立香放在床上。还好,他只是因为身体过于疲惫而暂时昏迷,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不过这对达·芬奇来说也是个警告,她已经不打算长时间使用手环的时空协调增幅。

“先来整理情报吧。”她说。

美辉和修玛坐在床边,不时去看立香。静雄叼着牙签,靠门坐着,虽然看起来闷闷不乐,但眼睛没离开达·芬奇和刑部姬。

他很好奇刑部姬说的是什么意思。

“首先是迪奥·布兰度。”刑部姬先开口道,“吸血鬼,也是替身使者。他的替身叫The World(世界),应该也是他的宝具,就是总不离开他身边的那个怪人。”

“是使魔吗?”修玛问道。

“不,替身是一种高密度的精神能量,与魔力的概念还不尽相同。按照设定,替身只能被替身使者看到。公主猜这是迪奥从者化之后追加的一种束缚,使得替身可以被从者和御主看到。”

“很强吗?”

“JOJO系列的大BOSS,当然强得离谱咯。”

“怪不得,那会使用太阳之力也不稀奇了。”

“不,迪奥即使在原作里,也没有太阳之力这种设定,不如说他很怕太阳。所以……”

刑部姬与达·芬奇默契地对视,达·芬奇点点头。

“我们推测,他极有可能是混合灵基,混入了我们三次元的从者,【奥斯曼迪斯】的灵基。”

修玛皱起眉头。

“奥斯曼迪斯?那个埃及的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自比为太阳的家伙?”

“修玛这都知道?”

“我也没少看你们过去的从者资料。但为什么是他?”

“因为声纹重合啊。”刑部姬接着说道,“根本不需要检测,光听公主就知道,这俩人的重合率一定非常高。”

达·芬奇马上帮腔:“确实,检测结果,至少达到150%。”

“这玩意还能突破100%?”修玛不能理解。

“二次元的声音就是灵魂啊修玛亲,”刑部姬说,“这个结果的意思就是,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同一个人都没错。”

“那么离谱吗?”

“性格有相似之处,都是人上人,都喜欢哈哈哈,都与埃及有关。简直天衣无缝啊。”

“这都无所谓!”

静雄听不下去了,一捶墙,站起来。

“那个混蛋爱谁谁!所以结论呢?怎样才能揍扁他?”

屋里静了一会儿。修玛用埋怨的眼神瞅了静雄一眼,又去看立香。

刑部姬不敢看静雄的眼睛,犹犹豫豫,还是开口道。

“常规手段,恐怕行不通。迪奥的替身能力很强,再加上世界可以随便时停,法老的灵基又屏蔽了太阳这个弱点……”

“那你为什么说胜算在我身上!?”

“咿!”

“静雄!”

修玛忍不住喝了一声。她不在乎刑部姬被吓得快说不出话,只是不想让那个大嗓门吵到立香。

“嘁。”

静雄干脆扭过头去,重新坐下,也是让自己能冷静冷静。

刑部姬这才重新开口。

“能打败迪奥的,大概只有他的宿敌,也是在原作里最终杀死他的【空条承太郎】。”

“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召唤那个空条承太郎?”修玛一拍额头,“拜托,魔力箱都用光了,而且就算有魔力,也没法指定召唤吧?”

“的确不能指定,但咱们应该能做一个空条承太郎出来。”

“做一个?”

“对,以静雄为基底。”

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静雄回过头来。

“怎么弄?”

“你和承太郎的声纹重合率非常高,不比迪奥那边差,这是公主的耳朵告诉公主的。”

刑部姬两手一拍,搓了两下。

“所以公主觉得,制造出承太郎击杀迪奥的名场面,利用这个名场面将静雄套上承太郎的概念,完成名场面,达到击杀迪奥的结局。这个思路应该可以。”

“也就是需要我去揍那混蛋是吧?没问题!”

静雄一拍大腿又站起来了。刑部姬啊了几声没说出话,求助地看向达·芬奇。

“今天先这样吧,”达·芬奇说,“起码要等藤丸君恢复过来。咱们还有时间,这个计划也需要好好雕琢。”

“对对对,再雕琢一下。”刑部姬连忙跟着说道,“公主只是提个想法,不一定真按这个来。”

都到这个份上了,静雄也不好再说什么。

今晚先好好休息,明天继续吧。

*****

天亮时分。

要不是看表,很多人都难以相信现在是早上7点多。从恶魔城延伸出的结界已经来到了村子这边,正在遮蔽头顶的天空,把清晨弄得像傍晚一样。

估计再过几个小时,这里就会跟城市那边一样,变成暗红色了吧。

就在大家都不安地望着天空时,阿拉德从旅店里冲出来,飞快地朝家跑去,满脸兴奋。

他昨晚在旅店对付了一宿,早上家里有人来找他,送来了好消息。

尤里乌斯回来了!

“兄长——!!”

他大喊着冲进屋子,几个人笑着指了指书房那边,他谢过人家就跑过去。

书房里,熟悉的身影旁边,围着很多人。

喜出望外的卡博雷和阿莱克斯,安慰流泪玛莎的杏子,还有已经泣不成声的老管家。

大家注意到闯进来的阿拉德,都笑着看向他。

阿拉德已经要哭出来了。

“兄长……真的回来了……”

“嗯,阿拉德。”

尤里乌斯走过来,抚摸着他的头。

“我回来了,让大家担心了啊。”

“嗯……”

靠在尤里乌斯怀里,阿拉德真想就这样哭出来。如果不是闻到了烟味的话。

他狠狠地盯着那个不合时宜的人。哈维恩,正笑呵呵地看着他们。

这就很奇怪。

“兄长,那家伙……”

“啊,没关系,阿拉德。”

尤里乌斯摆摆手,不以为然。

“刚才我也跟大家解释过了。其实那个时候总要有人打掩护,这是必要的牺牲。”

“必要的牺牲?”阿拉德不敢相信,“那死去的猎人……”

“他们都是为了大义而死,死得其所。如果我的死能换来胜利,我也会这么做的。”

“这……”

这话,是那个道理,但阿拉德怎么听都觉得别扭。

他看向其他人,大家的喜悦之色也变淡了。看得出来,他们并不完全同意尤里乌斯的态度。

不过既然人活着,也就不能奢求太多了吧?

“呵呵呵呵,不愧是贝尔蒙多的族长。之前我可能多有冒犯,今后还请多多指教啊。”

哈维恩不失时机地说出和解一样的台词。阿拉德对这头肥猪的恨意差点又被点燃。

但连尤里乌斯都不在意,那自己又能说什么呢?

还是把这些先消化掉,说正事吧。

阿拉德抹了下眼角。

“兄长,我按你的吩咐,已经接受神圣祝福了。我们什么时候攻城?”

“自然是越快越好。”

尤里乌斯坐在书桌后面,他那张椅子上。其他人也各自落座,期待地看着他。

“现在已经集结了一部分人手,特别是军方的主力,教会的主力都在村里。我决定让大家吃饱喝足,然后马上出发。那些陆续赶来集合的人,就在这里统一由卡伯博雷叔叔调度。”

“嗯,交给我吧。”卡博雷说。

“还有阿拉德,你现在去一趟教堂,教会魔法师正在那里做九星计划的最后准备。原本该我去处理,但既然你接受了祝福,就你去吧,我好专心这边的事。顺便,我听说迦勒底回来了,也通知他们去教堂吧。”

“明白!我很快就回来!”

跟尤里乌斯打了包票,阿拉德一溜烟跑出去,跑向教堂。

他现在浑身是劲,即将开战的兴奋和尤里乌斯回来的狂喜混在一起,产生的化学反应能让他忘记疲劳。

希望,终于看到希望了。

*****

讨论了大约半个小时,随着扎森特带队进入村子,攻城计划正式确定。

只等出发了。

老管家凯尔伯带着仆人们,给大家做了一大顿早餐。众人是大吃大喝,好像这就是最后一顿饭似的。

不过尤里乌斯没去吃,他独自走在通往地下的楼梯上。

贝尔蒙多大宅的地下有两个区域。其一是贝尔蒙多的资料室,一间非常宽敞,有三层楼高的大厅。陈列着自里昂时代以来,贝尔蒙多家族一代代收集的关于魔物的资料,标本,以及其他许多物品。

尤里乌斯去的是另一个区域。

这里比那边小了不少,但仍有篮球场那么大。正中间是一座石台,有四根刻着符文的石柱。

每根石柱上都立着一块发出纯净光芒的水晶,足有一米高,一个人都抱不住。光芒辐射到符文里,让它们也跟着发光,继而使地面都铺满了神圣的光辉。

尤里乌斯注视着那些水晶,慢慢走过去。

伸出手。

“你在干什么,尤里乌斯?”

被一个声音叫住。他回过身。

“玛莎,你怎么来了?”

玛莎两手互相攥着,靠在胸前。

“我,想问你些事……”

“哦?怎么了?”

“你好像,好像有些不对劲。”

玛莎的表情,就像是在自我否定。她也不想说这话,但是……

“刚看到你回来的时候,我很激动。但是逐渐冷静下来以后,我觉得,你的身体……是不是……”

她甩了甩头,下定决心。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我总是给你治疗,你的身体有变化,我觉得我能发现!”

“嗯,有理,呵呵。”

尤里乌斯笑了笑,又继续走向水晶。

站在它们中间。

“所以玛莎,你是察觉到有问题才跟上来的吧?”

“是这个意思……话说尤里乌斯,你在结界石中间做什么?”

“我啊,我只是在想……”

银剑拔出,尤里乌斯把它插在脚下,仰起头。

“……我们是不是过于相信一些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忘记了背后的原因呢?”

神圣光芒照亮的,是一张阴险的脸。

看得玛莎心底发凉。

“尤,尤里乌斯?”

“我们太看重世俗的观念了,被死死束缚,这会让我们错判很多事情。”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就是……”

咔——

结界石出现了裂痕,越来越大,越来越密。

“……这种无聊的使命,该结束了。”

然后爆碎!

唰——

村子的结界,瞬间消失!

精确制导板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