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御主与魔魂龙心

第11章 玛修Alter

医疗室里,达·芬奇,立香和刑部姬看到的,是几个医务人员,围着玛修。

她光脚站在地上,举着拳头,满是敌意的眼神,很明显在警戒周围的人。

事实上她已经揍了几个人了。

“玛修!”

而立香的第一个反应是玛修好精神啊,比什么都强,这就要过去。

被达·芬奇一把拽住。

“等一下藤丸君。你不觉得玛修的样子有些奇怪吗?”

立香重新打量了一下玛修,确实,有点怪。那个谨慎,甚至可以说紧张的样子,不像是对同事的表情。

要知道玛修在迦勒底可是最懂礼貌,甚至说情商最高也不为过,跟任何人都能友好相处。

估计是伤得太重,加上重伤时进行灵子转移,从而导致一时的神志不清了吧?玛修毕竟是人造人,说不定想起了刚诞生时那些经历。

要是“医生”在就好了。但这都不是事。

“不管怎样,我得去跟玛修说说话。”

重新迈出脚步的立香,这次却被刑部姬死死拉住。

“冷静点啊御亲。”

“刑部姬?又怎么了?”

“你可不要以为这是记忆混乱之类的问题,看那里。”

立香疑惑地望过去,哦,是芙芙,在离玛修有点远的地方。

这不对啊。平时玛修要是受伤了,有事了,芙芙肯定是24小时全天待在她身边。哪怕玛修在战斗中,芙芙都会跑出来。

但看芙芙现在那个样子,四条腿支开,竖着尾巴,发出低鸣。简直是在警惕一个陌生人。

这可让立香搞不懂了,他打消了靠近玛修的念头。

“怎么回事?”

“我猜,那个人恐怕不是玛修亲。”刑部姬抱着胳膊。

“啊?别开玩笑。”

“真的,你看她的头发和眼睛,仔细看。”

于是立香的目光集中在玛修脸上,认真观察。

“头发……好像颜色变深了?”

“不只如此,”刑部姬认真地说,“玛修亲平时的头发是遮住右眼的,但现在遮住了左眼。这说不定……说不定是玛修Alter亲啊!”

“什么鬼?去了趟二次元就变Alter了?而且头发遮哪只眼睛能说明什么啊?”

立香一口气吐了个大槽。就算他接受能力再怎么好,也没法接受玛修突然变Alter的事。何况,即使变成Alter,也应该能保持记忆才对。

还是达·芬奇冷静。

见玛修的样子没有缓和,医务人员也都不知所措,她下了命令。

“还是直接问问吧。立香跟我留下,其他人都出去,人太多会刺激到玛修。刑部姬,你把芙芙也抱出去。”

“知道了。”

所有人陆陆续续出去,在外面的操作台集合。他们可以利用这里的仪器,监视里面的数据。

达·芬奇也让机械手上的通讯器和外面的人保持联系,她需要随时知道面前这个人的数据。

先试着打个招呼。

“玛修,是你吗?”

玛修好像不如刚才那么紧张了,也放下了拳头,只是没有松开。

看她的眼神,也没有一丝信任的意思。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捂着头。

“那我换个问法。你认识我们吗?我是莱昂纳多·达·芬奇,旁边这位是你的前辈,藤丸立香。”

“不认识。而且,这是什么地方?”

回答得也太干脆了吧?立香最初听到玛修苏醒时的好心情全没影了。难道真如刑部姬所说,不是简简单单的失忆?

达·芬奇举了举机械手。

“怎么样?”

“各方面数据都正常。”外面的医务人员说,“她说话的时候毫无情绪变化和波动,也就是说,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看来不是撒谎啊,那灵基反应呢?”

“仍然可以检测到玛修·基列莱特作为亚从者的灵基,不过还无法确定是不是完全相同。想要确认的话……”

“就得让她像玛修那样武装起来才行吧?拜托,我可不想再跟可怕的家伙打架了。”

放下机械手的达·芬奇一脸苦相。刚才的对话,立香也听得清楚。

他比达·芬奇还着急。

“达·芬奇亲,这意思是,至少她的身体还是玛修的?”

“差不多吧。身体没变,但是里面,或者说灵魂,整个都变样了。说不定是受了那个灵魂石的影……”

“等等!你说灵魂石!?”

没等达·芬奇说完,玛修突然叫出声来。

她大踏步走向达·芬奇,立香本能地挡在了达·芬奇身前。

“冷静点,玛修!”

“石头!灵魂石!在哪!?”

玛修的目光越过立香,直逼达·芬奇的双眼。达·芬奇淡定地指了指玛修身后。

“床旁边那台大机器,就在里面。”

玛修转头跑过去,跑到机器旁边。果然,最上方有个透明的容器,灵魂石就在里面。

“快打开!”她吼起来,边吼边敲。

“听到了吗?”达·芬奇对外面的人命令道,“快打开。”

“可是代理所长,这……”

“没关系,出事我兜着。不如说,不打开才会出事呢。”

“知道了。”

容器的透明外壳左右分开,逐渐下沉。还没完全沉下去,玛修就迫不及待地把灵魂石抠出来。

抓在手里。

“啊!啊——!”

紫色的强光,瞬间从灵魂石里迸发。玛修痛苦地跪下去。

“玛修!”

立香要过去扶,这回是他被达·芬奇挡住了。

“藤丸君退后!外面,有什么变化吗?”

“是,代理所长!能观测到灵魂石的魔力和玛修的魔力共鸣了!”

“果然是这样啊。”

达·芬奇自言自语,这回她可以百分之百确定。

玛修身体的灵魂,不是玛修。

“呃!唔!”

灵魂石的光芒慢慢平息,玛修的折磨也结束了。

手一松,灵魂石掉在地上。当她也要倒下去的时候,立香扶住了她。

“玛修,你还好吧?”

“唔……”

玛修全身发烫,根本不是高烧那么简单,是发烫。扶着她的立香感觉像抱着开水壶一样,他忍住了。

“先站稳……”

“我,我……”

扶着立香的胳膊,玛修好不容易能站稳了。

她连呼吸都还没平稳下来,就紧盯着立香。

“你,你……是御主?”

“先不说这些,玛修,你需要休息……”

“那,这里是……迦勒底?”

达·芬奇皱了下眉头,问外面的人有没有告诉过玛修迦勒底这个词,得到的全是否定回答。

所以这个占着玛修身体的家伙,是怎么知道迦勒底的?

“没错,是迦勒底。”立香答道。

“迦勒底,御主……呃……头疼……”

“玛修!”

立香感到玛修的身体又开始颤抖,呼吸也是越发紊乱。

“我……你,对,就是你!”

然后忽然推开立香,指着他。

“你,和我,缔结契约!”

“什么?”

“只有,迦勒底,才能……解决一切……所以,我,必须……”

扑通——

话没说完,玛修又一次倒下去。

达·芬奇叫来所有人。这下得让玛修好好休息,再顺一顺她说的话了。

*****

经过和医务人员的讨论,又跟立香和刑部姬聊了聊,达·芬奇断言,现在占用玛修身体的灵魂,来自于灵魂石。

通过对灵魂石的最新一次解析,这一点已经基本得到了佐证。至于这个灵魂原本是什么样,那就无从得知了。

考虑到她的性格,还有不知为什么会变化的相貌,方方面面都跟玛修正好相反,于是有人提议叫她“玛修Alter”。但达·芬奇觉得这个名字有些麻烦,而且严格来说,这人跟玛修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么就叫她【修玛】好了。

话说回来,当初瑟拉娜说灵魂石能救玛修,所谓的“救”是不是现在这种状况呢?还是说,这状况也超乎瑟拉娜的意料?

由于灵魂石仍有未解明的部分,这些事达·芬奇也得不到答案。但可以确定,瑟拉娜将修玛当成了解决这次灾难的关键。修玛昏迷前的只言片语能证明这一点。

哎等等,我怎么开始跟福尔摩斯一样了?

叹了口气,达·芬奇走进玛修的房间。

“好些了吗?”

房间里,刚醒没多久的修玛,目光有点呆滞地坐在床上。

她旁边自然是立香,几乎是寸步不离地照看。

“嗯,能说话了。”他说。

“那就好。”

达·芬奇也拉过椅子,跟修玛面对面。修玛平静地望着她。

这么细瞧,她还真是跟玛修完全相反,简直是照镜子一样的对称。

达·芬奇按捺住想进一步探究修玛秘密的好奇心。

“咳咳,那么修玛,呃,这么叫你没关系吧?”

“随便,反正我原本也没有名字。”

修玛冷冷地说,听不出有信任的意思,更像是破罐子破摔。要让她融入这个环境还需要时间吧。

“那就好。我想问几个问题,可以吗?”

“尽管问。”

达·芬奇想了想。

“首先,你能说一下,为什么要和藤丸君缔结契约吗?”

“我不是说过了么?只有迦勒底能解决这次灾难。”

“这又是谁告诉你的?依我看,你的精神状态应该和刚出生的婴儿一样,但你显然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知识。你在变成灵魂状态前,是什么样的人?”

修玛沉默片刻。

“我不知道,想不起来。我能记住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触摸灵魂石。我必须这么做。”

“之后呢?”

“之后,我就会知道更多,原本是这样。但好像,我没有完全回忆起来。”

“原来如此,我大致明白了。”

达·芬奇的头脑飞快转起来,结合立香在奈恩星的遭遇,嗯,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立香还是有些不解。

“明白什么?”

“我猜奈恩星有人,或者直接说是瑟拉娜的丈夫,认为修玛能够协助迦勒底,所以把她通过灵魂石送到这里。虽然他是怎么了解迦勒底的,仍然是个谜。但想必灵魂石里还会有更多能帮助到我们的东西。”

达·芬奇不由得搓了搓手,露出喜悦的神色。

“哎呀,真让人期待。”

“所以,你相信我说的话了?”

修玛注视着达·芬奇,达·芬奇马上收起了夸张的笑。

“啊哈哈,当然。你背后的人想和迦勒底联手,而我们也渴望找到突破口。这是双赢的买卖,我怎么会反对呢?”

“那么……”

“嗯,我同意你和藤丸君缔结契约。”

“太好了!玛,呃,修玛!”

立香友好地伸出手。修玛瞟了一眼,不情愿地握了一下,就马上抽出手来。

“好了,什么时候行动?”

“别着急嘛。”达·芬奇笑着说,“准备工作还需要时间。修玛,你能详细说一下,你被赋予的知识和目的吗?”

修玛又琢磨了一会儿。

“我只知道,我要协助你们打倒蛇影。”

“敌人是蛇影,这我们已经确认了。他们的总部应该就在奈恩星,你知道如何前往那里吗?”

“这……我不知道。”

看来修玛得到的知识还挺残缺,也不知道这是正常现象还是搞砸了。毕竟迦勒底这边的魔术基盘和技术体系,跟奈恩星着有巨大差别。能否完全解析灵魂石也是个未知数。

这大概就相当于,你用一种解压软件做了个压缩包。然后用另一种解压软件解压,得到了不完整的文件。

行吧,眼下知道这些,就算是收获了。

“OK,先这样。”

“现在可以缔结契约了?”修玛问。

“嗯。不过,还有最后一个小要求。”

修玛眯了眯眼,不满的眼神在达·芬奇身上扫来扫去。达·芬奇只当没看见。

“从者必须保护御主的安全,成为御主的利刃。所以战斗力是个硬指标。”

她站起来。

“就让我们看看,你的力量吧。”

精确制导板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