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御主与魔魂龙心

第100章 毁灭之日已至

“呜嗷——!!”

魔物们爆发出震天的吼叫,全都冲着夏诺雅杀过去。

夏诺雅也是迎着最前面那个蜥蜴人战士冲刺,起跳,一脚踩住盾牌,顺势跃起。

“飞翼刻印!”

她后背上的鲜红刻印发光了,从里面钻出一对紫色的翅膀,呼扇着把她拉高。

左手向后一拉,身后出现几张弓箭,自动上弦,朝下面射击。

右手往前一推,放出连射光束,横扫魔物。

无遮无拦的魔物们只得四散逃窜,又够不到天上的夏诺雅,气得乱叫。

那些飞骑士趁机靠近,吐出一个个火球。

夏诺雅左手反转一下,身边马上出现等身大的盾牌,将火柱悉数挡下。

随即右手一托,掌心里飞出几个光球,飞向飞骑士们。

它们立刻躲闪,但这光球有跟踪功能,紧追不放。

呼——

最后全部命中,飞骑士们大头朝下坠落了。

“好,好厉害……”

立香和修玛竟然一时忘了战斗,眼看着空中的夏诺雅将飞骑士们消灭干净,便落下来。

已经气疯了的魔物们一拥而上,却完全抓不住她。那个在凶神恶煞的怪物中间灵动的丽影,不停地使出丰富的招式。

那双手简直是武器库,或者说魔法书。又是长剑又是投斧,又是火焰又是光柱。

她不停地切换武器和魔法,根据身边的魔物多少,种类,选择最优解。

结果便是,成群的魔物拿她毫无办法,唯有数量不断减少。

“居然还有这种战法。”

修玛不由得看了看手里的武器。

她有时候也在想,自己只能做出双剑吗?能不能做出别的武器呢?

感觉应该是能,这种投影魔术一般的能力,自己应该也有。

如果能善加利用,也会达到夏诺雅这种程度吧?

就在她这样想时,战斗已经结束了。夏诺雅从魔物的尸堆上走下,甩了甩手。

立香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真精彩,那是什么魔法?”

“是刻印,刻印啊御亲!!”

刑部姬激动得一个劲拍控制台,拍得啪啪响。

再加上那个迷妹的表情,立香大概能猜出来夏诺雅应该是某个游戏的主人公。

“所以刻印是啥啊小刑?”

“就是一种置换术式。”

夏诺雅淡淡地说,目光锁定了南面。

“我能将万物的力量置换成可以吸收的术式,也就是刻印。看来这次被召唤出来的我,已经拥有了生前曾拥有过的几十种刻印,所以才能这样战斗。”

“顺便一提,”刑部姬补充道,“夏诺雅是这个世界的人哦。生活于19世纪,隶属名为‘圣教’的民间退魔组织,也是讨伐了德拉古拉的英雄!”

怪不得有这等战力,立香看夏诺雅的眼神里有了些敬佩。

而且他很好奇,夏诺雅为什么要隐藏身份躲在这小教堂里。

“小心,又来了。”

夏诺雅平静的警告提醒了立香。南面,更多的魔物朝这里杀来。

地面以芬里尔,狼人,奇美拉组成先锋,后面还有几个骑着芬里尔,手执燃烧大剑,身披铠甲的狼骑士。

天上是一群像秃鹫一样的大鸟,每一只的爪子都抓着一个篮球大小,蠢蠢欲动的玩意。

离近了就能看到,那是个几乎蜷缩在一起,会蹦来蹦去的小人,名为“跳骚男”的魔物。

如果说之前那群玩武器的魔物是步步为营的钢铁洪流,那这一波就是猪突猛进的野兽大军。

估计尤里乌斯在山里遇到的魔物阵仗,也就是这样吧?立香忽然有如此想法。

得全力以赴了。

“夏诺雅,和我缔结临时契约吧!这样你更能放开手脚!”

虽说多一个从者就多一份身体负担,但有了契约便能更好地使用令咒。没错,这架势令咒看来保不住了。

但夏诺雅只回答。

“我没问题,你们多自保吧。”

就迎着敌人,冲了过去。

“这种程度,比恶魔城差得远了!”

*****

贝尔蒙多大宅里,已是一片火海。

逃出地下室,来到大厅的玛莎,遇到了闻声赶来的卡博雷和阿莱克斯。杏子和魔法师们不在,他们去村里消灭魔物了。

不多时,尤里乌斯也走了出来。

一手卷着圣鞭,一手提着银剑。

神情冷漠。

“哦,阿莱克斯,卡博雷,你们也在啊。”

“尤,尤里乌斯大人?”

阿莱克斯搞不懂是什么情况,一时愣住。卡博雷则是迅速拔剑。

“尤里乌斯,你干了什么!?”

“让结界石过载,烧毁了而已。”尤里乌斯轻描淡写,“这个村子已经没有受到保护的理由了。”

卡博雷脸色铁青。

“没想到啊……虽然我多少觉得你突然回来有些反常,但还是被喜悦的心情给冲昏了头脑。你这是中了什么邪!?魔物已经杀进来了!”

“是吗?挺快啊。”

尤里乌斯耸耸肩,不以为然地一笑。

“行吧,就当是来帮忙了。”

“帮忙?”卡博雷瞪大了眼睛,“你到底要干什么!?”

“毁灭,仅此而已。我要毁灭这个村子,自然也包括你们。正好军队教会的人都聚在一起。”

举剑,尤里乌斯面露凶光。

“你们就大手拉小手,快快乐乐地下地狱吧!”

“下地狱的是你,尤里乌斯!!”

卡博雷抢先冲过去,趁尤里乌斯还没挥剑,就把自己的剑砍下去。

两边的剑一对,开始角力。

“玛莎快走!”

“我……知道了!”

玛莎自知只会碍事,最后望了尤里乌斯一眼。

她的未婚夫,眼睛里已经没有她了,被蒙蔽了。究竟是仇恨还是魔法,她不知道。

能做的只有转身逃跑。

“阿莱克斯!”

力气不敌尤里乌斯的卡博雷很快被推开,他叫了一声,阿莱克斯才如梦初醒。

拿起剑,但显然没什么战意。

“我不信,尤里乌斯大人居然会……”

“哈,蠢货!”

嗖——

尤里乌斯的剑,毫不留情地从阿莱克斯身上快速挥过,就像老虎猎杀无法反抗的食草动物一样轻松。

阿莱克斯的脖子几乎被砍掉了一半,血如泉涌,带着不解和迷惑的表情倒地而死。

“阿莱克斯!可恶啊!!”

愤怒的卡博雷又冲上来,不过尤里乌斯已经不打算陪他玩了。

他将缠在手臂上的圣鞭放下长度合适的一段,甩了个花,就将卡博雷的剑打飞。

接着一个转身,顺势甩鞭。

啪——

正中卡博雷面门,鼻子直接打碎。待他仰面要倒时,尤里乌斯抢上一步。

一剑刺穿心脏。

“哦呀?”

杀掉卡博雷,尤里乌斯发现又有人来送命了。

那就是赶来查看的士兵们。他们正看到尤里乌斯拔出血淋淋的剑。

“尤里乌斯大人?这……”

“这里就是你们的坟墓!”

不等士兵们有反应,尤里乌斯已经杀进了人群。

从屋里到屋外,一路大杀特杀,见人就砍。

士兵们顾忌乱开枪会伤到同伴,尤里乌斯却是无所顾忌。鞭子和银剑并用,士兵们纷纷倒下。

“啊,在那儿!”

发现了熟悉的身影,尤里乌斯拔步冲过去。

“咿!”

一把抓住逃跑的哈维恩的脑袋,吓得胖上校一缩脖子。

“尤,尤,尤里乌斯?”

尤里乌斯露出邪魅的笑,摸了摸哈维恩的脑袋。

“你在这里啊,哈维恩。”

哈维恩那叫一个后悔。他只是在外面跟士兵们交代事情,忽然看到房子起火。想着出了什么事,就叫士兵们进去,自己离远点看着。

谁想罪魁祸首就是尤里乌斯,而且还杀出来了。

他十分麻溜地跪下。

“那,那个,尤里乌斯,我,我之前……”

他强按快要跳出嘴的心脏,但是呼吸却怎么也无法顺畅,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没关系,哈维恩。我是个很大度的人。”

尤里乌斯这样说,拍拍上校的肩膀。

“我感谢你,所以你走吧。”

“哦,哦……”

哈维恩傻乎乎地点着头,见尤里乌斯只是微笑,连忙爬起来就跑。

他不知道尤里乌斯怎么想的,但就算是心再大,也不可能放过自己。

这是个机会。

估计跑出了十来米,哈维恩偷偷摸出手枪,上膛。

突然转身。

“去死……啊!!”

就看到两把飞刀迎面而来,把他的双眼扎成了血窟窿。但是他没法喊,因为第三把飞刀扎进了他的喉咙。

他倒下去,痛苦地抓着脸,难看地挣扎两下,就死了。

“感谢你直到最后都在告诉我,人类是何等丑陋不堪的存在。”

叹了口气,尤里乌斯的目光转向村子。

是时候继续屠杀了。

*****

阿拉德和美辉静雄这一路很不顺。

没有结界,魔物们畅通无阻。已经冲进了村子的每一条街道,战斗完全变成了巷战。

到处都在着火,厮杀,村民们四处逃窜。运气好能碰到魔法师或者士兵,运气不好就会碰到魔物。

阿拉德几次想改道去救人,但他要忍住。

不把根源问题解决,这事没完。

“呀啊啊!!!”

尖叫声响起。不远处,几个孩子藏在汽车下面,被路过的骷髅兵发现了。

不行,这没法忍!

“让我来!”

正要掏鞭子的阿拉德,却被美辉推了一下。只见她几步冲过去,一个飞踢便将那几个骷髅踢成一堆碎骨头。

“谢谢你大姐姐!”孩子们连忙爬出来。

“看你好像心神不宁啊阿拉德,”美辉得意地蹭着鼻子,“交给我吧!”

阿拉德算是放心了。

“带他们去教堂!现在只有那里安全!”

“没问题!”

美辉打着包票,又叫孩子们别离自己太远。

因为刚才这一闹,惊动了路过的两个豹人。它们灵巧地从房顶跃下。

这种魔物和成人差不多高,有着人形豹子头,还有长尾巴。虽然没有米诺陶和蜥蜴人强壮高大,但非常灵活,擅长徒手格斗。

两个豹人左右分开,握了握拳头,跳着碎步,向美辉靠近。

“嘿,打架我可不会输!”

同样擅长格斗的美辉自然斗志旺盛,不过她没忘记身后还有孩子,所以得主动上去。

她选择左边的豹人,冲上去就是一记飞踢。那豹人抬腿就把美辉的腿踢歪。

另一条腿凌空横扫!

“疼!”

美辉及时后退,虽然没被踢个正着,也被豹人的脚爪给划伤了脸。

另一个豹人趁机绕后,要抓美辉的脖子。

察觉了敌人的意图,美辉原地后空翻。躲过偷袭的同时,落在那豹人肩上。

膝盖夹住脑袋,一拧!

“走你!”

咔的一声,把豹人的脖子拧断了。美辉一落地,那豹人就直挺挺地趴下去。

“啊!”

剩下的豹人显然愤怒了,冲上来连续出拳,气势汹汹。

美辉丝毫不惧,因为她发现这两个家伙根本是外强中干,至少比自己差多了。

躲过所有拳头的美辉,突然一拳打中豹人的下巴,打得它晕头转向。

“鬼丸流葬兵术!”

接着自己不停地旋转,转得像龙卷风。

“涡龙旋风脚!”

一脚踢出,正中豹人的肚子,把它踢得啊啊啊飞了出去。

战斗结束,美辉松了口气。回头看孩子们,安然无恙。

“喂!你们还好吧!?”

恰好来了两个魔法师。他们正以教堂为中心,不停地清理魔物,顺便搜寻活着的人。

美辉把孩子们交给魔法师,这样算是彻底放心了。

接下来嘛,虽然应该去找阿拉德,不过那边有静雄在,不需要担心。

“好,我再去别的地方帮忙吧!”

“不好意思,行侠仗义的游戏到此为止。”

有个冰冷的声音在美辉背后出现。非常冷,钻进耳朵就像隆冬的寒风,心里一瞬间拔凉,连身体都颤了一下。

“什……呃!”

美辉的反应慢了,弯刀捅穿了脖子。她艰难地回过头。

“你……那个……”

“呵呵,艾尔莎·古兰希尔提,为您效劳,送您上路。”

艾尔莎笑得很和善,踢了美辉一脚,拔出刀来。

“即使是搞笑角色,也会死得很难看。毕竟这里对你我而言是异世界,可不能因为自己是搞笑角色,就觉得能无视世间的残忍哦。”

这话美辉听不到了,因为她的灵基刚刚消灭。

“啊,果然呢……”

甩了甩刀上的血,艾尔莎有点失望地望向教堂那边。

蒙西的计划奏效了。

他意识到,既然迪奥说让尤里乌斯回家一趟,又说要摧毁贝尔蒙多,那么尤里乌斯一定会搞破坏。说不定能有机会干掉迦勒底。

没想到尤里乌斯直接把结界搞没了,现在这乱糟糟的情况简直好到不能再好。

那么是时候。

“去拜访一下迦勒底吧。”

精确制导板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