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流民,我却比历史名将还强

第53章 奇袭

城墙上的战斗还在持续,皇甫嵩眼睛都不眨的,将军队一支支派了上去。

到后来,看着战友一批批死掉,甚至有些大汉军士卒,扛不住心里的恐惧,转头想要跑回阵中。

被皇甫嵩果断下令,让射声营射成了筛子。

并指挥凶神恶煞的督战队,怀抱一米长的大砍刀,守在了大汉军阵前。

有这种威慑摆在面前,大汉军纵使万般不愿,也得鼓起勇气猛冲了。

黄巾军同样不好过,守城守到这地步,两边虽远未到达极限,但已经步入了拼意志力的阶段。

张梁从城内又调拨了数千黄巾力士,以百人为一小队堵在垛口处。

仗着【秘法身躯】的防御力,与一扫一片的重型武器铜锤,大汉军几乎是来多少死多少。

直到皇甫嵩使大汉盾兵护着射声营,又往前推进了几百米距离,然后让大汉军士卒暂停攀爬。

火速命令射声营来了波齐射,一两根箭矢黄巾力士能无视,十几根箭矢黄巾力士也能勉强顶住。

但黄巾力士终究不是真正的刀枪不入,当成千上万根箭矢同时射来,目标大、反应慢,且行动迟缓的黄巾力士,根本来不及躲避。

堵在垛口处的黄巾力士胸口插满了箭矢,连一点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重重摔落在地。

与普通黄巾军不同,黄巾力士造价高昂,在一开始选拔时就要挑选身强力壮之人。

而且太平道符水并不稳定,一百个浸泡的黄巾军,差不多得死一半,最终活下来的才能炼成【秘法身躯】。

所以,在看到死状凄惨的众黄巾力士后,张梁心疼的眼睛里都冒出了血丝。

见皇甫嵩的新一轮齐射又要袭来,他赶忙从站着的高台上跳下,大声疾呼:“所有黄巾力士快往后撤!”

这命令虽然简单,可智商欠费的黄巾力士,依旧半天没搞明白张梁的意思。

傻乎乎的他们,根本不害怕射来的箭矢,就站在垛口直愣愣的硬挨。

“皇甫老贼!”

张梁眼睁睁看着又一批黄巾力士倒下,气得骂出的话,都是从牙缝里一个一个迸出来的。

他连拉带拽,扯着嗓子呼喊,终于在第三波箭雨到来前,让所有黄巾力士都退到了后面的位置。

“冲上城墙,击破黄巾贼,本将重重有赏!”

窥视到张梁吃瘪,皇甫嵩抽出昆吾剑,得意地指向广宗城墙。

刚喘口气的大汉军士卒,重新攀到云梯上面,又开始像蚂蚁般爬了起来。

皇甫嵩不计较损失的攻城方式,起到的效果当然也很显著,黄巾军的增援接连不断。

朱儁、孙坚和曹操攻打的城门也一样,东西南三门吸引到了大部分城内的黄巾军。

而董卓主管的北门,因为只是繁衍式攻城,所以黄巾军的防线相对也很薄弱。

“李榷、郭祀、樊稠听令!”

“你们三个现在带上昨晚挑出的军中勇士,从那段城墙处对给我攻入广宗!”

“此战,只许胜,不许败,你们三个在那皇甫老儿面前立下军令状,失手的后果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骑在马上的董卓浑身散发着骇人的煞气,他拔刀斜指一段黄巾军较少的城墙,对着身后的三位西凉猛将沉声说道。

“将军放心,此战定能大获全胜,让那皇甫老儿不敢再小觑将军!”

穿着普通士卒的衣服,李榷、郭祀、樊稠三将抱拳回道。

“去吧!朝廷一直看不起我们西凉人,将我们视作粗俗无礼的蛮夷!”

“用你们的手中的刀刃,杀出能震动朝野的功勋来,教那群自命不凡的世族瞧瞧,我西凉男儿的勇武与血性!”董卓满意地点了点头,吩咐道。

随后,李榷、郭祀、樊稠三将低着头,与挑选好的众多军中勇士,顶着大盾牌往城墙边行去。

抗过稀稀拉拉的箭矢,三将在城墙边顺着相邻的三个云梯,以半跳半爬的方式迅速抵达了垛口处。

守在这里的黄巾军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武力高强的李榷、郭祀、樊稠屠戮掉了。

喜欢杀戮且擅长杀戮的三名西凉猛将,舔舔溅射在嘴唇上的血珠,狞笑着挥动了刀锋。

他们身后紧跟着的军中勇士,也接二连三地登上了城墙。

董卓在挑选这些军中勇士时,拒绝了皇甫嵩贡献出北军五校的好意。

他从自己的嫡系,杀得羌人闻风丧胆,在西凉无人不知的飞熊军中,选拔了上千最强的士卒。

而这上千士卒在城墙上的表现,证明了董卓的决定是极为正确的。

虽然飞熊军没有北军五校的纪律性,并且还是一支标准的重骑兵,攻城的话只能放弃马匹。

但他们的个人实力,和藏在骨子里的凶悍,都要胜北军五校一筹,用来把黄巾军的防线撕开一个缺口,再合适不过了。

由状若疯虎的李榷、郭祀、樊稠三将带头,堵在城墙上的黄巾军直接被杀穿了。

随后,李榷带着一部分人,向城墙的左面杀去,郭祀带着一部分人,向城墙的右面杀去。

樊稠则带着一部分人,将台阶堵得结结实实,阻挡住了城内来支援的黄巾军。

远处的董卓见到这一幕,喜不自胜地用力拍了拍手,大吼道:“除弓兵与骑兵外,剩余的所有部队全部冲锋!”

说完后,董卓直接一夹马腹,向着城墙处疾驰了过去。

到达城墙边,他拿起一左一右,悬挂在马腹的两把短弓。

向着城墙上的黄巾军左右开弓,一连射死射伤了四五名黄巾军。

因为之前只是佯攻,董卓率领的大汉军损失不大,士气也一直保持得很高。

再加上李榷、郭祀、樊稠,已经在城墙上打开局面,作为主将的董卓又以身作则。

大汉军的热血一下子就被点燃了,他们也顾不上再结好阵型,高声呼喊嘶叫着发动冲锋,浩浩荡荡地向着城墙处杀了过去。

城墙上的黄巾军弓箭手,面对势如破竹李榷、郭祀,不敢再射箭阻拦大汉军,与附近的同伴乱成了一团。

见没有箭矢落下,大汉军便索性扔掉盾牌,只拿着武器就爬上了云梯。

临渊羡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