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哑妻要逆袭

第29章 找麻烦

许凤飞坐在一间豪华的厢房内,表面上不动声色,可那充满火气的双眼,怎么也遮掩不住她内心的愤怒。

“真是阴魂不散,那贱人怎么跟到这里来了?!”

眼看大部分人的花都投进了艳姬的篓子里,许凤飞心里不由得担心艳姬会盖过自己的风头。

“二小姐,奴婢把你的琴抱来了。”

看着丫鬟如画怀里抱着的琴,琴身通体呈棕红色,无论是琴身还是琴弦,都是用了上成的材料制作而成。

许凤飞努力克制自己,爹爹说了今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她万万不能掉以轻心,何况才是区区一个供人把玩的戏子,有什么好怕的!

想到这里,许凤飞放肆上扬的嘴角怎么也掩饰不住她内心的不屑。

如画将木牌放在许凤飞地手里:“小姐,下一个上台的便是你了,许相大人吩咐奴婢转告您,说让您务必一定要顺利出演,不可心急而乱了岔子。”

许凤飞不耐烦,向丫鬟如画投去一个狠厉的眼色:“本小姐做事还用得着你来教?!”

如画惶恐,连忙跪下:“奴婢不敢。”

“下面由拿到二十号牌的小姐为大家带来才艺。”

“哼!”许凤飞冷哼一声,随后拂袖而去。

与艳姬不同的是,许凤飞表演的既不是跳舞也不是唱曲,而是弹琴。

许凤飞一双眼直愣愣的看着长孙宫玉坐落的厢房的方向,握着琴的手,越发紧了。

不知是不是太过紧张的原因,她的身子不太自然一举一动显得有些僵硬和生疏,额上还隐隐的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最后她还是稳定住了心态,将琴摆放好,缓缓奏起。

传言许相膝下有一儿两女,大女儿许倾倾,当今皇上最受宠的妃子,进宫不到两年就便从秀女晋升成了皇贵妃,从此荣华富贵,得以传佳话。二女儿许凤飞,自小便识四书五经,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尤善琴艺,琴技高超无人能及,被誉为东湘国之最!

众人期待地看着许凤飞,他们倒要看看这位传说中的古琴第一人,究竟有多大的琴技。

“噔噔~~”

就在许梦灵已经吃饱喝足,打算去净房为自己的膀胱减轻一下负担的时候,耳边突然有一阵悦耳的琴音传来。

冷碧而透明的流水缓缓远去,铮铮淙淙的瀑布逶迤而来,凝情回眸,千折百回,高山巍峨峻拔。

恍如隔世,对岸你衣袂如风,仙姿如水,泠泠玉指,苦道“前路无知己”。悠悠然抚一曲妙音,谈世间佳人伯牙子期,善琴善听。

好一曲高山流水遇知音!

本来古琴的琴音是偏向于低沉的,可这首曲子浑厚中多了一份灵动之感,就连许梦灵这种不懂赏琴音的人都不由得听愣了。

小腹猛的传来一阵酸急,许梦灵皱眉:‘要死了要死了,怎么把解手这事儿给忘了!’

急匆匆地一脚踹开厢房门,就朝着走廊的尽头奔了过去。

……

“这女子的琴艺甚是高超,就是不知是哪个府邸的小姐。”镇北王妃小酌香茶,打量着底下的许凤飞。

“母妃若是喜欢琴音,孩儿日后便天天给您弹。”

镇北王妃将茶盏放下,拉过长孙宫玉的手,轻轻握住:“你有这心意母妃很欣慰,不过你身子要紧,等你日后痊愈了,你不说,母妃也定会让你奏几曲的。”

长孙宫玉嘴角露出苦笑:“好。”

“今日来了很多名府上的小姐,个个都是才貌双全,玉儿可有相中的?”

长孙宫玉微微摇头:“这些小姐虽好,却不是玉儿心中喜欢。”

“不是母妃说你,你看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考虑让母妃抱孙子了?”

“母妃,缘分这事儿是说不定的,不是玉儿不愿,实在是因为玉儿没有遇到那个自己想执手一生的人。”

“哎,你这孩子就是倔。依母妃看,就哪怕你真遇上自己喜欢的,恐怕也不敢向人家姑娘表明自己的心意,你这一点就随你父王,一模脱壳!”

长孙宫玉握在手里的茶杯一顿,不知为何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抹粉红的倩影,和那双一见难忘的眼睛,想着想着就不由得脸红起来。

镇北王妃眼尖地注意到了自家儿子的这点小动作,立即明了:“真被母妃说中了?其实玉儿并非没有心上人,而是不敢向人家姑娘表白?”

长孙宫玉沉默,羞于开口。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快,快跟母妃说说,那姑娘姓氏名谁?府邸何处?年龄及笄了没有?”

“我……”

“你这孩子可把母妃急坏了,倒是说与母妃听啊,咱们镇北王府要娶什么样的女子不可以?你说,母妃回头就给你把这事儿办妥了!”

长孙宫玉无奈地沉下一口气:“我与那位姑娘只见过一面,未曾来得及问其姓名。”

“那她长的什么模样?”

“她带着面纱,孩儿也不曾见过。”

镇北王妃:“……”

这傻儿子,人长什么样都没见着就喜欢上人家了,一点儿参考性都没有,让这神秘女子当自己儿媳妇能靠谱吗?

“也罢也罢,若是日后有缘你将她领来见母妃与你父王便可,若是日后无缘,玉儿你也无须担心,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母妃给你找一个更好的!”

长孙宫玉顺从地点点头:“孩儿谢过母妃。”

……

另一边,许梦灵已解好手,系好裤腰带后一脸快乐地边走边蹦。

她正想着这会儿天色已经擦黑了,也吃得差不多了,是时候该回去了。就在这时,自己面前的不远处凭空出现了一个人。

许梦灵定睛一看,那位不是刚刚大放异彩的艳姬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并不打算理会她,而是选择自己走自己的。

“铮!”

艳姬手指微动,一声铮铮的琵琶音响起。

许梦灵只觉这琵琶音带着有一股劲力,这股力量直往她脑门儿冲过来。她迅敏的一个侧身,那股力量便与她擦身而过,直直打在了身后的盆栽——

“啪!”

盆栽顿时四分五裂。

寂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