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魂恒在

祖魂恒在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闲话古今

到了嘉玉关,为了致敬守关人员,叶如歌示意降落,守关人见是大战神,一语未问,便即放行。

再东行至游人较多之处,七人下地步行,边谈边走,很快就到了帝都。

来到传扬武馆,众弟子见是馆主回来,登时又叽叽喳喳一片。

见了洪灯文灯,已是样子大变,无了往日的稚嫩,成长为帅气的少年。

待亮出孤红血红,众人更是惊奇,纷纷上前,竟无一人能够撼动丝毫。

来到客厅坐定,有弟子奉上香茗与水果,叶如歌也不客气,抿了两口茶,拿起水果后迫不及待开口:

“两位小友先讲讲对枪的研究,到了何等程度?”

闻言洪灯开始讲述:

“比方一下,这颗子弹再粗再大一些,这枪的口径与之配套,那么,子弹爆发的威力相应就会更大。”

“由此引发的设想很多,比如移动的改为固定的,弹头改为复杂的多样的,攻击范围会更大更广。”

“至于生活方面的那就多了,以星空之舟为例,制成一些器具,隔绝外界,保持一定的温度,可以贮存食物,甚至用到房子里,对人有益。”

“还有很多很多,都在脑子里,就不再一一赘述了。”

听了洪灯这一番言语,叶如歌眼睛一亮:

“不错不错,此事可曾上报万灵宗?”

闻言东方武开口:

“已上报过了。”

闻言叶如歌长吁一口气:

“那就好,待八荒合时,有此等利器,万族之中,我大华民族将会立于不败之地。”

耳闻此语,文灯开口:

“战神叔叔,那传言会成真吗?”

闻言叶如歌眉毛一扬:

“会,昔年沸沸扬扬的‘天笑地唱时,三水掌乾坤’后来不就变成事实了吗?”

“大凡传言,并非空穴来风,有一定的天机契合,抑或超级强者的先知先觉。”

闻言文灯继续追问:

“那漩涡门开又是怎么回事?”

耳闻此语,叶如歌眼神忽然一阵迷茫,似有部分记忆陷入沉睡,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而后开口:

“此事暂且不提,观翡红帝红二马,其未来必有异变,现在并非是最佳状态。”

闻言文灯继续追问:

“现在它俩就已经很厉害了,最佳状态那将是什么样子呢?”

闻言叶如歌继续:

“观你俩的状况,必定是渡过劫了,第二次天劫,翡红帝红也逃不掉。”

耳闻此语,文灯犹心有余悸:

“天劫再次降临,俺俩也不怕,因为有那口棺材,可以疗伤,且速度也快。”

话刚讲完,意念动时,那口青铜棺椁便从空间戒指里飞了出来。

叶如歌伸手去拿,居然没有撼动,不由吃了一惊:

“怎会如此沉重?”

见状文灯一笑:

“应该是认主后的体现。”

在文灯意念的波动间,叶如歌再次伸手,轻而易举就将青铜棺椁拿了起来。

“哈哈,这青铜棺椁即便丟了,恐怕就是绝代强者也拿不走,何况根本就不会丟!”

耳闻此语,文灯开口:

“战神叔叔现今达到了何等层次?”

闻言叶如歌哈哈一笑的同时,但见臂影突闪,前方陡然一口漩涡翻滚,再收回时,掌里已是抓了一把碎石:

“这是不是你俩得孤红血红之地,白金战靴踢碎的那两块巨石?”

闻言东方武张廷四人瞪大了眼睛,这可不正是洪灯文灯踢碎的那两块巨石的残渣吗?

通臂无限使到这等程度,无影无踪,挥洒之间来回无数万里,试问又有几人做到?!

“以现今的极圣巅峰境,井真大陆万灵宗十大战神与四小战神,人人皆能。”

“放眼井真大陆,如在囊中般可任意纵横。”

耳闻叶如歌此语,文灯不由开口:

“既然如此,那战神叔叔为何又出现在大漠呢?”

闻言叶如歌一笑:

“未来的大漠,将是我井真大陆的大后方,事必亲躬,定期巡视,万灵宗已养成了习惯。”

“大漠原居民,与井真大陆风俗不同,作为大华民族的一员,不容轻视。”

洪灯文灯似懂非懂,均点了点头。

文灯继续追问:

“战神叔叔可见过蒙面少女的真容?”

叶如歌摇头:

“没有。”

“蒙面少女有多厉害,万灵宗强者如云,难道就没有一人胜得了她吗?”

“蒙面少女的五色神光,尚未大成,小一辈人物中,无人能撄其锋,并非无敌。”

“况南太大比,是促进后辈的成长,顶级强者,没有必要参与。”

“五色神光大成会是什么样子,以战神叔叔的修为,也对付不了吗?”

叶如歌一笑:

“是什么样子不知道,反正潜力无限,或许那时无人可解。”

耳闻此语,文灯倒抽一口冷气,但还是不死心:

“此番南太大比,俺俩与之相比,怎样?”

叶如歌一笑:

“大比还未开始,如何能知?”

文灯继续:

“她一直空手对敌,难道就没有兵器吗?”

“没有。”

耳闻此语,洪灯文灯孤红血红在手,不由沉思起来。

见状叶如歌开口:

“孤红血红各重三万六千斤,正好是银雪枪的两倍。”

文灯伸手拿过,见上边一行小字--此枪银雪,重一万八千斤。

文灯开口:

“战神叔叔,兵器的轻重有区别吗?

叶如歌一笑:

”当然有区别了,昔年的重兵之王山河大印,重十万八千斤,罕有对手。”

闻言洪灯文灯脸露向往,那是何等的风采,可惜从未见过!

见状叶如歌一笑:

“未来的某一天,或许你俩可以见到。”

“修真不独有刀光血影,残酷厮杀,还要有诗情画意,儿女情长,这样的人生才是不枉,这样的生活才会更加丰富多彩,这样的天空才会瑰丽绚烂。”

“咱们修行是为了什么,修行修行,不仅修身,还要修心,更要修情,情是什么,亲情,爱情,友情,最重要的是心系众生,胸怀天下。”

“后边这两段话,是开创井真大陆新世界我万灵宗至强者所言,你俩好好体会下,有什么感想?”

耳闻叶如歌一番话语,洪灯文灯默默品味了一会儿,俱获益匪浅,宛若自红尘中历练归来,明悟了许多人生的真谛。

文灯召出那口雷池,然后一指洪灯:

“从这小子手里讹来的,算不算是对友情的亵渎呢?”

叶如歌听了事情经过,一笑开口:

“这是友情的见证,也是象征,没有必要往心里去。”

闻言文灯继续:

“从蒙面少女衣服上割了一块布,又还了回去,是对还是错?”

叶如歌回应:

“割女孩子的衣服,错在先,但又还了回去,已两相抵消了,以后不再犯就是了。”

就在此时,预言石突然蹦出来大声嚷嚷:

“主人主人!造化已经得了!俺的赏赐呢?”

耳闻此语,洪灯一笑:

“从今天起,预言石更名为‘先知石’,这总可以了吧?”

闻言先知石喜滋滋正要隐去,叶如歌一伸手:

“拿来我看看,这是得自何地?”

“赤河。”

洪灯说着话,将先知石递了过去。

叶如歌审视片刻:

“这先知石与翡红帝红一样,未来还会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具体到何等程度,只有你俩知道了。”

想起晶石奇异融入先知石那一幕画面,洪灯文灯充满了期待。

文灯依旧忧忧念念:

“得翡红帝红那座大湖,据当地人讲,里面还有一匹红马,不知是真是假?”

叶如歌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瞑目片刻后睁眼:

“大湖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了。”

文灯觉得奇怪,不由喃喃自语:

“怎么会就没了呢,这才过了多长时间?”

见状叶如歌一笑:

“月有三位,灯才两盏,是不是尚未出现的那盏得了去呢?”

耳闻此语,文灯一拍后脑勺:

“极有可能,第三盏灯,俺俩咋就没有想到呢?”

话语至此,仿佛心底的疑问有了答案,可新的谜团又涌现了出来,神秘的第三盏灯,他是谁,又身在何方?

见文灯苦苦思索,叶如歌一笑:

“该出现时自然会出现,何必强求,徒增烦恼。”

文灯一想也是,复开口询问:

“红尘擂是怎么回事,修者擂又是怎么回事?”

叶如歌一笑:

“红尘擂是南太大比绕不过去的第一关,所有参赛者,务必降自身修为,等同凡人,于擂台上肉身搏杀,选至强者为擂主,㳟候他人挑战,不败者依旧称尊。”

“至于修者擂,在不伤人性命的前提下,神通战肉身战法兵战不限,各尽所能,胜者为尊。”

耳闻此语,文灯不由瞪大了眼睛:

“蒙面少女没有兵器,单凭一双肉掌就独霸红尘擂与修者擂这么多年,她究竟到了何等程度,另外两位呢?”

叶如歌一笑:

“单五色神光一门神通,遇者披靡,无坚不摧,法兵有没有又有何干?”

“至于另外两位,一有紫电青龙两柄利剑,一有蝴蝶刀剑成双,加上自身修为,同样无敌。”

耳闻此语,文灯已打定了主意,红尘擂中,一定要揭下蒙面少女的面罩,使其真容大白于世,不再神秘。

见状叶如歌一笑:

“现今的南太大比,与昔年又有不同,除了原来的万仙门、万灵宗、九天门、日月星宗、大小月寺、柏顶峰、红土道宗外,新增了万月宗、玄阳宗、正云门、血胆盟、维阴宗五大门派,囊括了井真大陆所有宗门,相比昔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耳闻此语,文灯开口:

“这么多啊,九天门、玄阳宗、正云门、万灵宗、万月宗这都知道,其他的倒很是陌生。”

闻言叶如歌便开始介绍:

“日月星宗位置在井真大陆南部一座名唤日月山,其上一峰名唤寻生峰,其宗门开创者是日月大帝,著名的神通是日月双眸,杨如风杨大侠便是出自此宗。”

一提杨如风,文灯脑海里登时浮现出在极北之地时,粟放影石所展现的那幕画面,更有‘此生不愧井缺人,来世还流鼎家血’的铮铮誓言自耳畔轰然响起。

“血胆盟位置在井真大陆东南向的立地山惊尘峰上,其开派祖师是昔年赫赫有名的王九,曾与我万灵宗至强者在王屋之巅交过手,不敌。其宗门于井缺时代,奉行以杀止杀的宗旨,后欲归我万灵宗时,遭奸人出卖,王九被杀,宗门轰然瓦解。”

“维阴宗是大漠原居民所创,井真大陆新世界成立后,望风来归,成为我大华民族的一员,至今稳定如斯。”

“至于大小月寺、红土道宗、柏顶峰,本来就属于南太一脉,到时自知。”

听完叶如歌一席话,洪灯文灯自我感觉对井真大陆的历史了解还是太少,以后还需努力,继续开阔视野,增加这方面的知识。

“大漠距南太如此之远,维阴宗是怎么来的?”

耳闻文灯此语,叶如歌一笑:

“咱们有传送大阵,九天门加上日月星宗,都是乘传送大阵来赴会的。”

“那么,请战神叔叔讲一下王屋之巅大战的情况。”

耳闻文灯此语,叶如歌一笑:

“昔年的王屋之巅大战,战神之上周隐周大哥与战神之首朱心朱大哥在场,叶某事后也知晓了此事,今日闲着,便讲于你俩听听。”

“南太大比后,至强者偕其伴侣及师兄游历于界城,相遇血胆盟王九及周隐与朱心,应王九之邀,相约于王屋之巅切磋。”

“一番大战,王九不敌,适逢至强者渡劫,其伴侣因看到自己是别人的一道分身,失魂落魄之下,极速飞奔。”

“不想途遇帝宗伏杀,又有内奸谢大英出手,幸亏五色花及时出现,方保了一丝真魂不灭。”

“即便如此,也于生命之液中涅槃了许多年后,才最终醒来。”

“那一战,至强者分身得以大成,万灵血阳印同时也大成,可谓是有得有失。”

“叛徒谢大英被追杀,连累其师门被从井缺大陆抹去,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后来呢?”

“后来万灵宗反了帝宗,连续打退其四次进攻,不曾想井皇请来布阵高手,偷偷封了入世峰。”

“迫不得已,至强者手托金刚、葬天两山,突出重围,两渡赤河,夺金刚杵,沿赤河北岸一路向西,折而向北,最终在秦州安置下来,正式拉开了与帝宗斗争的帷幕。”

“再后来呢?”

耳闻文灯此语,叶如歌不由苦笑:

“南太大比不日即到,待到了入世峰,那里专门有典籍可查,那时你俩自行参阅,万灵宗的历史,也可以说是大华民族历史的浓缩,到时什么都知道了。”

“其实,你俩没有去过的地方很多,比如星空邪魔雾,天湾小岛,即便大漠,依旧还有没到达之地,像火焰山,魔鬼城,甚至都没有听过。”

“你俩空间戒指里的那两条晶脉,是我井真大陆的无上至宝,是研制枪械的必需品,是战略物资,切记不要盲目乱用,不可浪费了。”

耳闻此语,洪灯文灯俱郑重点头。

就在此时,东方武开口:

“是不是该出发了?”

“耽搁了些时日,是该出发了。”

耳闻叶如歌此语,东方武传讯玉简望空一抛,短短两天过后,宁有义带领玄阳宗正云门两派弟子赶到。

加上传扬武馆张廷张扬刘传洪灯文灯,乘了星空之舟,向南太入世峰飞去。

田火

作家的话
求票求支持评论,继续继续!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