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魂恒在

祖魂恒在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战天庭

六道身影皆是道家打扮,居中一人,鹤发苍颜,三辔长髯飘于胸前,颇有仙风道骨,出尘之姿,掌中一枚牒片,散发出蒙蒙气机,洪灯看着眼熟,可是……

老者单掌一立,道:

“无量天尊,老夫创鸿。”

旁边一人,身材高大威猛,掌中一柄三宝玉如意,单掌一立,道:

“无量天尊,老夫元尊。”

右边一人,满头白发,掌中一紫金葫芦,手腕上套了一镯子似的圈子,单掌一立,道:

“无量天尊,老夫李耳。”

左边一人,满头苍发,慈眉善目中,却是目光凌厉,掌中一柄青色长剑,单掌一立,道:

“无量天尊,老夫通天。”

再往后右边一人,半僧半道,掌中一十二品莲台,单掌一立,道:

“无量天尊,老夫接引。”

左边一人,同样半僧半道,掌中一棵七宝妙树,熠熠生辉,道:

“无量天尊,老夫菩提。”

整整六人,个个不凡,且威风凛凛,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之感。

对面七电宗的人见了,小莲喝问:

“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

那名唤接引的半僧半道的人呵呵一笑道:

“我等乃是天庭之人,这个么……老夫今日专为你手里的两品黑色莲台而来。”

言毕,手里的十二品莲台一举,顿时大莲小莲身前的黑色莲台不受控制,但见黑光一闪,已融入接引的十二品莲台里,成了十四品莲台。

清儿甜儿见接引收了对方的黑色莲台,心里顿时一慌,操控白色莲台飞回了龙的传人这边。

果然,那接引收了黑色莲台后,目光便转向了清儿甜儿这边,不见二人踪影,自然而然地就搜寻到了龙的传人这里。

洪灯见那接引委实厉害,十二品莲台又神秘莫测,恐己方无人是其对手,万一收了清儿甜儿的白色莲台,可是不好,于是略一忖度,便默念:

“八荒大旗,出!”

话音甫落,但见红光一闪,八荒大旗已自体内飞出,迎风一晃,剎那化作三丈高低,自行插于身前,旗面展开,笼罩了所有龙的传人,包括那两品白色莲台。

创鸿包括龙宗陆始陆吾,还有七电宗宗主罗殇,及凤初凤明均大吃一惊,几人也是识货,创鸿不由喃喃:

“先天混沌至宝排名第一的八荒大旗,敢问小友可是火云童子一脉?”

闻言洪灯正色道:

“不错,我等龙的传人俱是洪祖一脉之后。”

闻言,创鸿陆始陆吾等均面露恭敞,创鸿不由开口:

“火云童子一代大贤,实可钦可敬之辈,不知今在何方?”

洪灯意欲吓诸人一吓,闻言回应:

“洪祖为求证一件事情的真相,已去往洪荒大界,不知现今到未到达?或许途中有事耽搁也未可知。”

闻言创鸿一怔,忖度,火云童子前辈高人,断不会揷手此间之事,这小子看来心怀鬼胎,定是吓唬我等。

但又一忖度,吓唬不吓唬自当另说,但此今荒大界与洪荒大界相距如此之近,此地又在今荒大界的最上游,待会动起手来要速战速决,法力的波动最是容易辨别,可别让火云童子察觉了,连师尊都承受不起,脸上也挂不住。

闻言通天掌中青萍剑自行飘起,散发出强大的气机,似要崩塌虚空,毁天灭地一般,隐隐有向龙的传人飘来之势。

见状洪灯忖度,这是要动手吗?最近刚刚突破圣境,虽未达初期巅峰,但操控十大荒兵应该绰绰有余,既然对方意欲动手,何不召出十大荒兵,与之一战,顺便见识见识十大荒兵的威力。

一念至此,右手打出一道法诀的同时,雄浑沉壮之音响起,荒角出现,接着,黑白光芒一闪,一条泛着黑白红黄蓝五色光芒的鞭子剎那腾空,龙宗门前立刻弥漫一股苍凉的混沌气息,澎湃四散,蔓延开来。

洪灯伸手一招,那鞭飞来,落入掌中,顺手挥出,天空挽出一个鞭花,连同脚下的大地都动了动,那正欲向龙的传人飞来的青萍剑,似是不堪此威压,晃了一晃,立刻停止了飞行。

只是在空中摇摆嘶鸣,似是在等主人的命令。

见状通天长叹一声,不是一个层次的,硬杠肯定不行,于是伸手一招,那剑便掉头飞了回去,落入通天掌里,兀自嘶鸣不已,似是受了很大的惊吓,非常的委屈。

洪灯见荒鞭一出,立刻吓退了通天的青萍剑,不由信心大增,嘴里跟着便喃喃了几句。

下一瞬,金光突然大盛,漫天漫地皆是的金光中,一方大印出现,其上金光闪闪,光芒四射,洪灯伸手一招,那印化作碗口大小,摇头晃脑,像个淘气的孩子似的,金光一闪之际,便落在了洪灯的右掌之上。

洪灯左鞭右印,站在那里,睥睨创鸿等人,等其一战。

通天在创鸿的示意下,祭起四柄飞剑,布成一个剑阵,其内嘶鸣声声,喊杀震天,给人一种阴森恐怖凶杀之感。

见状洪灯忖度,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要见个胜负高低的前奏啊,有了荒鞭镇压青萍剑的经验,洪灯也不着忙,右掌轻轻前送,面对荒石山河大印默念一声:

“去!”

山河大印不知停征了多少岁月,今日又听主人熟悉的“去”字声音,似是阔别了多年的老朋友又见面般兴奋不已,唰的一声腾空飞起有数百丈之高。

对面通天见山河大印腾空而起,犹豫片刻,都说重兵之王如何如何,今日刚一见面,不来迎战,怎么跑了呢?看来传闻并不可信,老夫这诛仙四杀阵今日要大展神威,好好显摆一番,如果能压下这重兵之王的名头,那可就给师门长脸了。

一念至此,便催动剑阵扩大,那剑阵甫一扩大,剑阵周围的虚空便滋滋作响,似冷水倒进了沸油后发出巨大的声音,非常的刺耳,同时荡起涟漪,一波波的杀气滚滚散开,疯狂地蔓延,涟漪所过之处,绞杀一切,轰灭所有,势不可挡。

而此时天空中的山河大印陡然似陨石流星般倏地下降至十丈之高,蓦然静止,悬在四大杀剑布成的剑阵上方。

金光闪闪中,威压如汪如洋,下方所有人的衣衫,无风自动,猎猎作响,尘土都被卷起了一大片,呈圆形向外扩散。

洪灯怕波及到龙的传人,指挥八荒大旗形成一个圆圏,笼罩住了龙的传人包括陆始陆吾凤初凤明在内的龙宗所有人。

山河大印猛然胀大一圈,威压澎湃中,再次一胀,直至扩大到完全覆盖了下方的剑阵后,骤然一沉,倏地下降了五尺。

下方的剑阵似是不堪承受此威,被一挤之下,缩小了施展的空间,顿时发出阵阵哀鸣,似在向主人发出求救。

对面通天见状,不忍心前功毁于一旦,一狠心,复祭出一柄紫色的大锤。

紫电锤一出,其上蓝光缭绕不停,且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似闪电一般窜行不停,声势惊人。

紫电锤飞入剑阵中心,剑阵顿时压力大减,居然又大了小小的一圈。

山河大印突然升起一丈之高,复猛烈下降至原来高度。

下方的剑阵立刻发出咔咔之声,有即将崩溃的迹象。

龙的传人中修为低的不禁后退开来,有的甚至瑟瑟发抖,大印猛然下沉的压力太大,致使空间都扭曲变了形。

反观天庭那边,六人神情自若,好像没事人一样。

见状通天大惊,双手连忙打了几个法诀,四把杀剑连同那柄紫电锤一闪,飞回了掌中。

洪灯伸手一招,山河大印落入掌中,一闪没了踪影。

“还有谁?”

听洪灯发问,创鸿不由摸了摸掌中的造化玉牒,沉吟不语。

李耳摸了摸掌中的紫金葫芦与金刚啄,犹豫不决。

接引与菩提摸了摸掌中的十四品莲台与七宝妙树,忖度根本就不是对手,所以也就不语。

唯有元尊摸了摸自己掌中的三宝玉如意后,忖度,看来唯有盘古幡和太极图勉强能与之一战了,不仅跃跃欲试。

对面七电宗的宗主罗殇却是幸灾乐祸,巴不得双方赶紧斗起来,最好斗个两败俱伤,自己便好施行胸中的大计,于是喝道:

“小子,仗恃自己有几件混沌至宝吗?那有什么了不起的!”

闻言洪灯一笑开口:

“咱就是有啊!怎么?不服来战!”

言毕,右掌一送,随着去字声的出口,金光一闪,山河大印流星般向七电宗射去。左手同时一抖,荒鞭陡然延伸,在罗殇头顶挽了一个鞭花,“啪”的一声脆响,虚空立刻扭曲,罗殇心神一惊,元神险些把控不住,几乎出窍而去,身体的下半部分瞬间化作了蛇的样子。

龙宗与天庭的人均是一惊,同时忖度道,这是什么怪物,貌似是罗殇的本体,可惜上半身没有现出原形,如果再来一鞭,亦或鞭子抽在身上,那定会原形毕露。

原来这罗殇原名罗睺,是西方的神,游荡到东方,得悉洪荒大界尚未开发,便收服了七电宗作为打手,意欲洪荒一行,挑拨东方内乱,趁内斗之际,自己好从中行事,谋得洪荒大界的一丝主导权后,借机互解东方阵营,达到一定程度,西方众神将率众大举入侵,谋那战争侵略之事。

龙宗与天庭尚且不知,懵懵然似蒙在鼓里一般。

当下罗殇下半身现了原形,顿时大吃一惊,忖度此鞭果然不凡的同时,拿定主意再不多事开口,免得坏了自己的大计,得不偿失。

其时山河大印卷起地上尘土,宛若一道旋风,呼啸而来,大印未到,带起的气浪仿若山崩海啸般狂猛卷到,七电宗所有人被这道气浪橫推出百丈开外,立刻便“扑通”“扑通”“哎呦”“嗨嗨”声一片狼藉,狼狈不堪,乱作一团。

洪灯抬手召回山河大印,收起荒鞭,双眼有意无意地瞄了元尊一眼,道:

“凡愿出手者,尽可一试,洪某奉陪到底!”

其声不卑不亢,暗中隐有浩然正气外放。

闻言元尊不仅心情复杂,本欲一战的豪情瞬间从万丈之高跌落尘埃,最后熄灭。

创鸿苦涩之色从脸上泛起,无奈一抱拳:

“佩服佩服!天庭与万灵道本是一家,今天多有误会,某等告辞!”

洪灯一抱拳:

“不送!”

创鸿等天庭之人身子原地消失,波纹荡漾之际,已不知远去了多少万里。

剩下龙宗和七电宗的人,面面相觑,一时安静了下来。

见状洪灯交代了文灯一下,自己的分身留下,八荒大旗留下,本尊左手持鞭,右手山河大印,一步迈出,波纹荡开之时,整个身体已原地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已在七电宗罗殇等人身后不远,洪灯摸出一块影石悄悄望空一抛,空中骤然出现一口漩涡,一转之下,影石没入其内消失。

洪灯估摸着距离还是有点远,扬起荒鞭一甩,狠狠朝罗殇身上抽去的同时,前迈一步,波纹再现,洪灯身子走出的瞬间,张开嘴巴,狠狠催动体内道晶的力量。

下丹田一股热流猛然上窜,过中宮直达喉咙的刹那,那股力量轰然爆发。

“吼--!”

霹雳似的一声大吼,宛若平地起惊雷,罗殇等七电宗人猝不及防,大莲小莲吓得蹦起老高,罗殇元神出窍,上半身长着四条臂膊,下半身完全是蛇躯,不伦不类的怪物一个。

此时,空中那口漩涡一转,露出那块影石,将这一幕完整地记录了下来。

洪灯伸手一召,影石飞回,顺手扔进了空间戒指。

“哈哈哈哈!一群鼠辈,黄口孺儿,怎闻霹雳之声?罗殇老儿!敢战否?”

洪灯伸手抛出山河大印,迎风一晃,化作磨盘大小,纵身一跃而上,荒鞭挥得“啪啪”乱响,缓缓飞回了龙的传人这边。

七电宗罗殇等人兀自惊悸不已,大莲小莲死猪一样倒在地上还没起来,罗殇捂着心口,兀自后怕不已,还在那声大喝的余威下没有反应过来,吴忧萧遥申悠等人自觉耳膜嗡嗡作响,惊慌失措,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

罗殇先前被洪灯嘲讽了一下,现今又被戏弄了下,想找洪灯决战,可又没有十分把握,加上又暴露了自己的本体,忖度这小子诡计多端,手里又有混沌至宝,打未必打得过,见洪灯也不搭理自己,自觉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颇感无趣,便领着七电宗的人灰溜溜地走了。

田火

作家的话
求票求评论支持,继续继续!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