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魂恒在

祖魂恒在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飞鹰大陆(十三)

独孤月她们正忙着,见文灯匆匆忙忙而来,便问:

“小灯在睡觉,出什么事了吗?”

“哪个房间?还有心情睡?张叔来消息了。”

“在医馆,你自己去吧。”

来到医馆,文灯一阵摆晃,洪灯醒来,迷迷糊糊的,道:

“小子,不在总店待着,跑这儿来干嘛?”

“张叔来消息了,情况估计不是太好。”

洪灯拿过玉简,抬手往额头一按,片刻后开口:

“慌什么慌,不是一切正常吗?”

“小子,张叔话语不多,报喜不报忧,匆匆而过,难道你没有看出来?”

“那也管不了,不是还有万灵宗吗?”

“万灵宗有用的话就好了,估计超出了万灵宗掌控的范围。”

“只要人还在就行,别担心,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洪灯摸出一枚玉简,刻印好后,道:

“如果没有别的事,往空一抛后,就先回总店吧。”

闻言文灯召出青铜棺椁,道:

“这是置有生命之光的,你让甜儿试试,看看怎么样?”

“甜儿就在那打坐,有清儿陪着,代办一下总可以吧,去去去,再睡会儿,马上开诊了。”

文灯不满地嘟哝了句,起身外走,青铜棺椁往地上一放:

“甜儿,这是加持有生命之光的青铜棺椁,在这里边打坐运功,定会事半功倍,来,试试。”

“谢大哥哥。”

甜儿进了青铜棺椁,盘膝坐好,一呼一吸间,果然比外边强了不知多少倍,心里开心的不得了,运功也舒畅了不少。

“甜儿再见。”

文灯摆摆手,径直推门而去。

经文灯这么一闹,洪灯睡意全无,起来一看,餐馆里并没多少食客,想来总店今天有养生美容粥,人都跑总店去了。

忖度再三,便踱回医馆,往那一坐,怔怔发起呆来。

坐了一刻钟不到,有人推门看了一眼,又把头缩了回去。

清儿连忙出去,片刻工夫,门外抬进一壮汉,看样子有二十五六岁年纪,浓眉大眼,相貌不俗,洪灯问:

“怎么回事?”

一神态甚是威猛的中年人道:

“左腿断了,能治吗?”

“可以,不开刀不动手术,就是诊费高些。”

中年人道:

“2万美元,包痊愈,敢吗?”

“可以,不过在治疗期间,一切得听我吩咐,否则,概不负责。”

中年人道:

“行,没问题。”

“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中年人一抱拳:

“不敢,姓赵,单名一个通字。”

“这青年的腿是怎么断的?”

赵通道:

“舞老虎与人对决,被器械所伤。”

“哦,且请放下,这便开始了。”

赵通眨眼睛示意,抬担架的两人只是大蹲马步,担架往下落了落,并未放下。

见状洪灯也不在意,小椅子挪到担架跟前,挽起袖子,撸起青年左腿的裤子,染血的绷带便露了出来。

找到绷带头,轻轻解开,一圈圈抖开揭下,由始至终,直至掲完,躺着的青年并没有发出一声痛音。

独孤月拿来酒精,洪灯给青年清洗后,双手便抚着断处轻轻揉搓。

“疼吗?”

“不疼!”

“真不疼还是假不疼?”

“废话,哎呦!”

青年一声大喊,险些从担架上坐了起来。

洪灯道:

“别动别动,待会看看怎么样?”

言毕,涂些药膏在断骨处,用绷带重新缠了,吩咐赵通:

“去弄根结实的木棍来。”

闻言赵通出门,片刻后回来,手里拿了一截竹板子。

洪灯吩咐独孤月做了一个垫子,轻轻放在青年的断骨处,竹板子紧靠垫子,用绷带缠好,道:

“不要轻易乱动,不到时间万万不能下地,三天后再来换药。”

言毕,又开了一张方子,交于赵通:

“按上面的地址去抓药,不要嫌贵,更不能换地方。”

此时,担架上的青年嚷道:

“赵大哥赵大哥,我感觉腿好多了,似乎能动了。”

赵通道:

“先生刚讲过的话忘了吗?不要乱动,腿治好了再继续比,一定要把那帮混蛋的气焰打下去,夺得那百万奖金。”

“先生,今天没带多少现金,这是七千,先收下吧,告辞!”

赵通一帮人走后,洪灯令独孤月将美金收起,道:

“冬天已到,看来咱们也该做做准备,那百万奖金谁也不能抢走,那是咱们的。”

而此时的甜儿,出了青铜棺椁,来到洪灯面前道:

“大哥哥师父,甜儿能活动了吗?”

洪灯看了一眼甜儿,见极阴极阳已完美融合,互不排斥,道:

“可以了,不过那块本源石要带好,至关重要,可别弄丟了。”

甜儿道:

“大哥哥师父放心,那块本源石甜儿已融进了体内,再怎么也不会弄丟的,放心好了。”

闻言清儿道:

“小鬼头,憋坏了吧这两天?你还得压制境界准备与婵儿秀子樱子三位一战,夯实你这次晋阶的道果。”

“师父,怎么压制境界?甜儿不会,师父教甜儿。”

“走,到师父房间去,大哥哥累了,让休息一会儿。”

洪灯独孤月相视一笑,独孤月便要了两碗面,二人开吃,刚吃没几口,还不到半碗,清儿甜儿便又返了回来。

“这么快,就学会自降境界了吗?”

闻言甜儿一噘嘴:

“有道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学会了也不过是如此简单!”

独孤月道:

“甜儿你自降境界看看,到底是真是假?”

闻言甜儿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再到独孤月跟前时,道:

“大姐姐你看,甜儿现在是不是凝气期?”

独孤月一看,货真价实的凝气期修者,来不得半点虚假,不由感慨:

“了不起!了不起!等大哥哥安排好了,就和婵儿秀子樱子三位姐姐交手,以一对三,怯不怯啊?”

甜儿道:

“不怯!三位姐姐又不是天劫,何来怯字一说?即便是天劫,甜儿依旧不怯!”

闻言清儿道:

“甜儿,应战时要想着自己是元婴境,毕竟,你现在的真实境界是元婴期而非凝气期,你是为元婴期而战,而非为凝气期而战。元婴期才有道果,凝气期是没有的,记住了吗?”

“是!师父!弟子记住了!”

就在此时,房门被推开,一个身材高大,脸部表情十分傲慢的加国男子走了进来。

“请问,这里能治骨折吗?”

耳闻男子一口流利的华语,洪灯道:

“可以,阁下怎么称呼?”

那人道:

“在下艾曼,有位朋友腿断了,不知费用得多少?”

清儿道:

“那得先看看病人的状况。”

“艾丽丝!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哪里,也轮不到你来管,对吧艾曼?”

“是,稍等。”

艾曼出去片刻,一副担架抬着一个加国男子哼唧哼唧走了进来。

洪灯问:

“哪条腿?”

艾曼道:

“右腿。”

闻言洪灯挽起袖子,伸手将担架上男子右腿的裤子往上慢慢撸,男子发出痛苦的呻吟,只见整个小腿肿得如发面一般,血液并非鲜红,而是淤青中带着黑紫,比赵通带来的那位严重多了。

洪灯道:

“有点棘手,不过还能治,就是费用最少得5万,不开刀不动手术,先消肿止痛后,才能接骨。”

艾曼道:

“5万就5万,赶紧治吧。”

闻言洪灯便去揭绷带,甫一动手,担架上的加国男子便杀猪般嚎叫起来,洪灯双手不停,嘴里道:

“忍一会儿就好了。”

担架上的男子兀自疼痛难忍,呼喊不停,见状艾曼摸出一块毛巾往男子口上一捂道:

“速度快点,别理他。”

随着“唔唔唔”声音的响起,洪灯左手抬起男子的腿,右手以极快的手法瞬息就揭下了黏稠沾血的绷带,拿过沾了酒精的药棉,反复擦了几下后,便拿起酒精瓶子对着伤腿一挤,将整个小腿喷洒了一遍。

接过独孤月递来的那一大团药棉,在伤腿上擦拭干净后,涂上药膏,复缠上绷带,往那一放,如释重负般长吁了一口气。

又开了张方子交给艾曼道:

“按这个地址去抓药,别嫌贵,一天两剂服用,不得换地方。”

艾曼接过方子,对担架上的男子道:

“忍着点,别大呼小叫的,我抓了药回来接你。”

不到半个时辰,艾曼回来,问担架上的男子:

“感觉怎么样?”

担架上的男子伸出大拇指比了比,表示一切良好,艾曼便道:

“谢先生了,这是一万美金,什么时候再来?”

洪灯道:

“三天,三天后再来,肿消痛止就可以接骨了。”

艾曼告辞走后,洪灯喃喃道:

“赵通的人和艾曼的人是不是腿腿相撞导致互相骨折的呢?”

独孤月道:

“你亲手给他俩医治的,你心里明白,神叨叨个啥?”

洪灯道:

“这艾曼的人不是还没续骨吗。”

清儿道:

“管他呢,反正这百万奖金咱们是志在必得,不管是赵通还是艾曼,两败俱伤也好,死伤殆尽也罢,咱们现在正好坐山观虎斗。甜儿,走!拉面去!”

言毕,清儿领着甜儿,去餐馆拉面了。

见一大一小离去,独孤月一笑开口:

“清儿现在就像甜儿的娘亲一样,走到哪里都形影不离,自己还是个孩子,反倒挂了个拖油瓶,也不嫌累赘。”

洪灯道:

“将来你生了孩子,待孩子有清儿待甜儿这么好就行了,现在居然说甜儿是拖油瓶,清儿知道了会怎么想?也不害臊。”

独独月闻言娇嗔道:

“谁给你生孩子,让清儿去给你生去,最好生十二个,一年一个,一个孩子一个属相,占齐了。累死你!”

“此话是玩笑还是当真,清儿不仅愿意,而且保证还很喜欢!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滚犊子吧,谁是男子汉大丈夫?还驷马难追?也才三匹,你给老娘再弄一匹来,算你厉害,咱就权且给你生一个。”

说着话,独孤月伸手按住洪灯的脑袋,往怀里一带,腿一抬,便跨坐到了洪灯背上。

“敢对领导不敬,看怎么惩罚你?”

洪灯双臂一展,两只大手一抓,握住独孤月的左右双腿,并拢起来,屁股朝上,往自己腿上一放,抓住半片屁股晃晃:

“挺结实,挺好挺好!能生个小子。”

就在此时,医馆的门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一颗小脑袋往里探了探,受惊吓般猛然缩了回去。

“师父师父,大哥哥将大姐姐按在腿上,正打屁股呢!”

甜儿一溜小跑,回到清儿跟前,仰起小脸,神秘兮兮地说道。

声音虽然极低,但还是被秀子捕捉到了,哈哈一笑道:

“这是生孩子的前奏,甜儿,你将有个小弟弟或小妹妹咯!”

粟杰道:

“这么多人,别信口开河,影响不好。”

秀子见甜儿在跟着清儿在学拉面,由于人小胳膊短,面总是拉不长,便把目光转向了艾米尔带来的一中等个头的女子身上:

“安然姐,你今年多大了,有男朋友没有啊?”

安然道:

“秀子,姐今年22了,过了这年,就23了,男朋友?还没有遇到合适的,哎--!”

“妹妹介绍一个给姐,怎么样?”

“好啊,如果是这餐馆里的就好了。”

“分店没有,总店里倒有一个,不知姐姐中意不?”

“哦,讲来听听。”

“那位啊,名叫朱华,已26了,个子不是太高,但为人憨厚,是个实在人。”

另两位女子一听,立马围了过来:

“秀子,还有没有?给咱姐妹也每人来一个。”

“两位姐姐,就这一个,实在没有了,不好意思啊。”

“嗨,真没劲,如果给俺姐妹每人一个那该多好,安然,你要是犹豫不决,那就换人。”

安然腼腆一笑:

“都是好姐妹,人就一个,总不能抢吧。”

闻言秀子赶紧开口:

“说的有理,待会给领导反映一下,把安然姐调去总店,二人先处处看。”

耳闻此语,另两女知道没了希望,也不争了。

此时,甜儿把拉好的面随着清儿的面往锅里一丟,气恼地将头一扭,正要离开,清儿刚好揉成一大块面,见状喝道:

“过来,准备去哪,来,继续练习。”

闻言甜儿噘着嘴,不情不愿地走到清儿跟前,踮起脚尖伸手就去拿那块揉好的面。

“起开,看你能的,待会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见甜儿点头,清儿道:

“明白了吗?”

“明白。”

清儿把手里那块面往案板上一甩,拍了两下后,两手一分再往下一甩。

耳闻“啪啪”声响的同时,手里的那块面被拉开,不知长了多少。

“拿住。”

清儿左手一递,甜儿右手一抓,便拿到了另一头。

“随着节奏慢慢后退,不急不躁,慢慢来,关键在于咱俩的默契配合度。”

秀子趁机换了一个矮点的凳子,免得甜儿臂短够不到而吃力。

就这样,随着面条击打案板“啪啪”声的不停响起,甜儿慢慢向远处移动,面条越长,双手承受的力道就越大,甜儿觉得好玩,越发注意力集中,一丝不苟地配合着向远处移动。

终于,快接近墙根,随着面条上下摆动幅度的增大,已无地方可去了。

“注意,开始收了。”

随着清儿声音的响起,甜儿但觉面条一紧之际,赶紧撒手。

又细又长的面条似抖动的匹练般,没有一根落地,悉数到了清儿的手里。

“来一碗!”

“来一碗!”

……

清儿将面条下到锅里,最后捞了12碗,除了需要的客人外,还有8碗。

田玉端了两碗,粟杰端了两碗,洪灯独孤月各一碗,清儿甜儿各一碗。

众人齐聚医馆里,围坐在桌子旁,清儿道:

“大哥哥,姐姐,尝尝怎么样?咱们的比试过两天再开始。”

洪灯吃了几口,道:

“单以面条而论,已臻上乘,但若论顶级,尚差点火候。”

清儿道:

“甜儿不是初学吗?哪能要求那么高?”

独孤月讶道:

“这是你和甜儿两个拉的?”

“那可不是,姐姐以为呢。”

洪灯道:

“了不起,了不起,后生可畏。”

“甜儿,这是你跨进元婴期的奖金,再接再厉吧。”

洪灯摸出一沓美元,估计有一万之数,往甜儿跟前一放。

“大哥哥,甜儿什么也不缺,这钱就不要了。”

耳闻此浯,乐善田玉目光直直地盯着那沓美元,舍不得移开。

“不是还有爹娘吗?孝敬他们吧。”

闻言乐善赶紧开口:

“洪兄弟,乐善无功不受禄,不能要这个钱,还是收起来吧。”

闻言独孤月收起美元,但还是抽了几张塞到田玉手里:

“天也冷了,去买几件好的衣服去。”

田玉接过美元,感谢不尽:

“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

甜儿道:

“拿着吧娘,口是心非,老财迷,财迷一个。”

清儿道:

“这小鬼头,怎么没大没小的。”

田火

作家的话
求票求评论支持,继续继续!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