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星祭

第12章 心悸

繁星镇,星星街,古思咖啡厅,门口。

一男一女在咖啡厅前停了下来。

“君,我们进去喝杯咖啡如何?”女孩望向身侧的男孩,娇美的样子引得过路的男生看得痴迷。

“嗯。”男孩温和地答应着,望着女孩一脸惯有的温柔。

仔细一看——赫然是冰紫韵和昭玄君两人!

他们相视一笑,并肩步入咖啡厅……

星星街,游戏厅。

同是两人,他们正坐在一个小型水池边,各持一根鱼竿,鱼竿上的线一直沿伸至水面。

“真无聊啊……”玄夜懒洋洋地看着水池里不断游动的机械鱼。

身旁的蔺影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可以选其它游戏。”

玄夜回瞥了他一眼,说道:“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像个老头一样。”她已经玩了十几种游戏,而他却从始至终都坐在这儿!

蔺影淡褐色的眸中多了几分温柔,唇角也不自觉地扬了扬。

玄夜的眸子一亮,像发现新大陆般,盯着蔺影的脸,说道:“姓麒的,你笑了!你笑起很好看啊!”

蔺影一愣,脸上浮现不自然的粉红。

手中鱼杆突然晃动,让玄夜转移了视线,快速收起鱼线。

“红鲤鱼!”玄夜看到浮出水面的机械鱼儿,更是兴奋——钓到红鲤鱼可是有一次抽奖机会的!

“姓麒的,我们抽奖去!”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她拉着他的领子就往柜台走去……(某麒:呼吸困难……)

(镜头转至咖啡厅)

在靠窗位置的昭玄君和冰紫韵两人,边听着乐师弹奏着钢琴,边细品着香浓的咖啡。

冰紫韵用小勺勺了一块蜜糖,放入昭玄君的杯中,尔后微笑道:“一直皱着眉头,很苦吧?”

玄君微笑地摇头,说道:“我在想,夜会不会在生我的气呢?”在医院找不到他,她一定很生气吧?也一定不会很快回家,会在哪儿呢?

“君,你可是在和我约会哦!”冰紫韵有些不满他在“约会”时也想着昭玄夜,却也只是皱了皱好看的眉宇。

“嗯……对不起。”玄君把视线转移到咖啡杯上,杯中的咖啡映出一张熟悉的清秀的脸,只是多了一副眼镜。

“哎……”冰紫韵若有似无地一声幽叹,使玄君回过神。

“怎么了?”玄君关心地问道。

冰紫韵没有回答,而是把视线移至窗外,看着窗外悠闲交错的身影,声音轻得有些缥缈:“什么时候,你才会只看着我……”

声音虽然轻得几乎难以听见,但玄君还是听得清楚。他也叹了口气,无从回答……

“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玄君站起身,对冰紫韵礼貌地微笑道,随后向洗手间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冰紫韵的脸上闪过一抹忧愁,又是一声叹息……

洗手间内。

镜子里映出一张清秀的脸,黑色的双眸在黑框眼镜后,却掩不住的忧郁之色……脱下眼镜,玄君掬了一把清水,在脸上清理一番,很快又是一派清朗。

拭干脸上的水,再戴回眼镜,惯有的笑容扬起……他要以最好的状态面对冰紫韵——她可是幸苦照顾了他两天呢!

正当他要打开洗手间的门时,门后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响!他反射性地收手捂紧双耳,耳膜被震得发痛!

“啊——失火了!!”伴随着巨响后,是一阵阵尖叫和喊声。

玄君松开了双耳,急忙伸手扭开门把,却被上面的炽热烫到,反射地收了回来——门后的火势肯定很大,这门恐怕维持不了多久……怎么会突然失火呢??

外面的火肯定很大,这扇门也不能维持多久,该怎么办……紫韵那边不知道如何,逃脱了吗?没看到自己出来,肯定会很担心……怎么办呢……

大厅内,所有的人都慌张地往外涌着,只有一个纤弱的身影不顾一切地向里冲去!

“君!昭玄君!!”冰紫韵再无顾忌淑女形象,疯狂地往洗手间方向跑去,脑海里只有那张熟悉的温柔的脸——君!你一定要没事!

火势渐烈,并四处蔓延,映红了她美丽的脸和散乱的发丝,却让她更是迫切地靠近——

就在大火要吞食了她时,一只大手及时拦截了她!

“小姐!你疯了吗?!”耳边传来一个男中音——是咖啡厅的服务员。

她愣了愣神,随即用力挣脱起来,更是气愤地叫道:“放开我!放开!!”

“小姐,你要冷静啊!”服务员费力地把她抓住,并把不断挣扎的她抱离咖啡厅……

另一头,昭麒二人正在星星街并肩行走着。昭玄夜两手各拿着一个挂饰,左右比对着——仔细一看,是一对情侣指针!

昭玄夜把玩许久,终于有些腻味了——一个是指南针,一个是指北针,是钓到红鲤鱼的奖品。虽是新颖,却也无奇,乏味!转手递给麒蔺影,说道:“送你。”

蔺影接过指针,感觉到上面残留的余温,心里一阵悸动——这算是回礼吗?(傻乐中……)

“姓麒的!前面的人是不是冰紫韵?”玄夜突然伸手拉回了他的魂,紧张地问道。

蔺影闻言望向前方——前方一间咖啡厅内正不停地冒出浓烟,门前有众多围观者议论纷纷;在人群中,有一个身影正不停地挣脱着众人的拦截,并叫喊着什么——这人正是冰紫韵没错!

玄夜没等他答复,立即就向前跑去!蔺影回神,也快速追了上去。

被几个人阻拦的冰紫韵仍是不停挣扎,边摆脱众人的钳制,边叫道:“放开!君还在里面啊!!”

“你不能进去,里面太危险了!而且消防车就要到了!”拦截的人也不忘劝导。

“走开!!”冰紫韵完全不允理会,更是用力推开阻拦的人。等到消防车来,她的君就……

突然,她的后颈一痛,紧接的视线一黑,昏了过去……

出现在她身后的昭玄夜收起手刀,及时伸手接住了她欲倒的身子,又转手把她丢给了追上来的麒蔺影,随即转身冲入了火海!

众人因形势的突然转变而有些呆滞,待反应过来,昭玄夜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蔺影看着怀里的冰紫韵,淡褐色的眸子颜色也深了几分——若是以前,他一定无法理解冷静如她,竟会有如此一面;而现在,似乎懂了……

“帮我照顾她。”又转手把冰紫韵交给其中一个呆愣的女人,蔺影也继玄夜之后,闯入了火海!

“喂!快回来啊!”众人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突发事件”,纷纷叫唤道。但也只是寄一丝希望他能回来,倒没人敢“英勇就义”。

咖啡厅内一片火红,浓烟四处弥漫,使玄夜难以判断方向,只能四处乱闯。每一个呼吸都会吸入许多浓烟,呼吸困难不说,还无比呛人!

左边没有!右边也没有!这边……也没有!那边……也没有!没有!

“昭玄君!昭玄君你在哪?!君……咳咳……”她边是止不住地咳,边是用渐渐沙哑的声音叫唤着。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被熏得泪眼朦胧的眸子也越来越失去焦距……

呼吸好困难……胸口好闷……眼皮也变得重起来了……真丢脸啊,要死在这里了吗……

一只纤细却有力的手接住了她倾倒的身子,并顺势抱了起来。

感觉身子一轻,她挣扎地睁开双眼,朦胧中,是一个熟悉的身影——呵呵,竟然是那个总靠别人保护的家伙……奇怪的,她竟觉得无比安心……

蔺影抱着玄夜,有些吃力地缓步走出了咖啡厅。人们都围了上来,看到两人平安无事,都安下了心。

不远处传来鸣笛的声音,且越来越近——消防车终于抵达了现场,并立即开始了灭火工作!

冰紫韵被消防车的鸣笛声惊醒,从照看她的女人怀中挣脱,然后冲到其中一个消防员面前,抓着他的衣襟就急切地说道:“还有人、还有一个人在里面!在洗手间!快去救他!!”

被她抓着的消防员明显有些受惊,但还是保持冷静地应承了下来,随即通知其他消防员组织救援工作。

交通也因火灾影响而堵塞,整个火灾现场一片轰乱……

一片白茫……

昭玄夜独自一人,在白茫的雾中穿梭着,虽然没有呼吸障碍,但却如何都找不到出路。

“有人在吗?”她忍不住喊了一声,可回应的却是一片空无的白茫。

眼前突然一阵白光闪耀,她反射性闭上了双眼。待再次睁开时,眼前的景象焕然一新!

几片花瓣从眼前飘过,然后又是更多的花瓣飘散——这里是花的海洋,此刻的她正站在花海中,被百花簇拥着。

刚才明明没有的……她疑惑地四处探望,并不忘继续前行。

在她行走不久后,前方一棵大树映入眼帘,而且树下还站着一个人——麒蔺影!

她立刻跑了过去,在他的面前停下,想要开口询问他这里是什么地方,却只是张了张唇,嗓子干哑难受!

“渴吗?”蔺影温柔地问道,唇畔上擒起一抹笑,使得周围的百花瞬间失色!

她怔怔地看着他的笑,这也是她第一次正视他——不可否认,他真的很美,是她迄今为止见过的最美的男生。不过具备超强免疫力的她,也只会是欣赏罢了。

未待她回答,他扬手轻捻住一片飘落的花瓣,动作优雅无比!然后他把花瓣递到她唇边,未待她反应过来,就有一股清凉流入喉间,让她干哑的嗓子得到了滋润。

她刚想道谢,却对上一双淡褐色的忧郁的眸子,心弦突然被触动了一下!

麒蔺影……他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

忽然一阵风拂过,眼前的一切又再次陷入了黑暗!再睁眼,又换了场景——白色的墙,白色的床单,还有吊瓶……这里——是医院?

玄夜从床上翻起,空旷的病房只有她一人,不见了蔺影的身影。

“是梦吗?”她只手撑着额头,自言自语。

她又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针头,伸手一触,竟是毫不犹豫地拔去!

随后,她爬下床,走出了病房——她要去找他!不知为何,梦中他的那双忧郁的眸子,一直在她脑中回荡……让她心烦意乱!

也许只有看见现实中“正常”的他,才能让她心境平复!

在她经过一间病房时,那间病房也突然打开,然后走出一个和她长相身材几乎一模一样的男生——赫然是昭玄君!他因运用水管喷水使洗手间的门得以降温保全,成功阻止了火势蔓延,而他也只不过是被烟熏至昏迷,不久后终于在消防员的救援下脱险。

“夜!”玄君看到没走多远的玄夜立即唤道。玄夜却没听见般继续向前走。

他愣了愣,欲言又止。这还是她第一次忽略他的存在呢……

玄夜沿着走廊寻找,终于在拐角后看到了蔺影的身影——他正站在走廊的一扇窗前,像平常一样,总爱看着某物发呆。

正想走近他,只见他从兜里掏出了什么,又让她退了回去。

他看着手中的东西,美眸有几分明灭不定,似是明亮,又似黯然。

玄夜疑惑地凝神望向他手中拿着的东西——竟然是她用红鲤鱼换来的奖品——那对情侣指针!

蔺影左右手各持一个指针,温柔地抚摩着,唇角也不自觉地轻扬。

他今天很反常啊……玄夜看着他,心里暗想着,左胸处却不由自主地悸动了起来!

蔺影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存在,侧身望了过来——她醒了?什么时候来的?

他有些慌张地把手上的东西塞回兜中,像秘密被发现了一样,绝美的脸上也染上了几分淡红,更显美伦美奂!

玄夜也因自己的偷窥被发现而有些慌张,不知如何应对。平常的她会说什么?怎么会想不起来了呢?那该怎么和他解释才好啊……

蔺影则是想要开口,却不知道怎么唤她的名字——他现在才发觉,相处这么久,他竟然都没有叫过她的名字!现在该怎么叫好呢?昭玄夜?玄夜?小夜?夜……?

夜……这是昭玄君才能叫的吧?

“姓麒的,你怎么了?”玄夜疑惑地问道。似乎不需要解释了?可是他又在闷什么?

我也可以……叫你夜吗?这话他也只是在心里问。犹豫了几秒,他转换了话题,说道:“玄君就在你的病房隔壁。”随后又回过身去。对,她该是去找昭玄君的,反正……她在乎的人,也只有昭玄君吧?

蔺影落寂的身影再次触动了玄夜的心弦,竟让她感到几许心疼——这是怎么了?只有君才会让她有这种感觉……

什么时候姓麒的在她心中的位置那么重要了?会比君重要?——不可能!

她竟然在醒来后第一个要找的人是他而不是君,真是疯了——都是那梦搞的鬼!

其实姓麒的什么事都没有不是吗?他没有在乎的事情,又怎么会忧郁?一定是她被烟呛昏头了!现在的他也只不过是看风景罢了!

玄夜转身往病房的方向回走。她的君不知道有没有事,她都没有先找他,真是该死!

她越走越快,心里却越感到不安,脑海中那落寂的身影越是清晰……

君的病房就在几步之遥,很快就能看见君了……看着前方的病房,她停住了身,咬了咬唇,又再次回过身去……

仍立在窗前的麒蔺影带着几许惆怅的看着手中的情侣指针,幽幽地轻叹了一声——喜欢上了吗?可是……不是说喜欢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吗?

回忆起火灾过后,他与冰紫韵的对话——

“昭玄君也喜欢你吗?”蔺影问冰紫韵道。

“不,他喜欢的是昭玄夜。”冰紫韵微笑地说道,但那笑容,又仿佛是自嘲一般。

听到这回答,惊讶之余,他不禁有些心痛,尽管自己也是很清楚的知道!

“很乱来吧?”冰紫韵又继续道:“两兄妹……竟然会互相喜欢对方……”

蔺影沉默,继续听她说着。

“在9年前,也是我第一次遇到君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他……虽然说‘小孩子’不懂爱,但是这份感情,我一直都没有淡却过……9年来,这份爱有增无减……”

震惊之余,蔺影不禁开口问道:“难道你没想过放弃吗?”

原本是感伤中的她闻言,立即抬起了微垂的头,美丽的脸上也扬起一个自信的笑:“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属于我——虽然有些天真,但是我愿意去赌!”美眸里是毅然的坚定!

他怔了怔,再次陷入沉默。

最后,冰紫韵微笑地说道:“喜欢是件美好的事,会令人感到快乐……当一切都有了回报,所有的痛也会变得美好……”

从回忆中出来,他再次叹息——没有把握的事情,冒然去做……真的好吗?

“姓麒的,别发呆了!”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繁乱的思绪,淡褐色的眸子也不住轻颤了颤——昭玄夜??她怎么会回来?昭玄君呢?她不去找他吗?

“怕你又被某些色狼盯上,只好回来捎上你,反正你是发呆,在哪里都无所谓吧?”玄夜不由分说就拉起他的手往回走,也不给他反抗的机会,十足霸道!

但这霸道,却让某麒的心花再次绽放,方才繁乱的思绪也云开雾散,豁然开朗!

果然是在身边比较安心!

玄夜不自觉地一笑,心口也似响应她的心情,愉悦地欢跳着……

……

在玄夜住院的当天,白云高中开始流传起一件让全校震惊的事情——冷酷如昭玄夜,竟然会有异装癖!

全校都开始议论纷纷,连祁茗晨初到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轰动过!

每一个人都难以想象,总是一脸酷酷的昭玄夜穿着女装,会是什么样子——可爱?NO!——没人敢这么想!

至于消息的可靠性,众人也是不停地猜测着,始终是难以相信,却又不敢肯定……

休息了一天,二昭终于出院了。

昭玄夜一行一来到学校,立即就有一群学生围了上来,询问事实真相——

“夜少,你真的是异装癖吗?”直接发问的A男。

“夜少你不会有那种怪癖的,对吧?”婉转发问的B女。

“夜少……”

异装癖?——好像的确……玄夜郁闷地想着。不用猜,肯定是冷言搞的鬼!她仍是想不起他的身份(压根就没想),不过,应该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玄君想要帮她辩解,却被玄夜伸手阻止。而蔺影则是静观其变。

而此时的冷言一行人,也正好来到校门,安离晴同他一齐,而冷墨则是尾随其后。

看着人群里被众人追问的昭玄夜,冷言是说不出的得意——昭玄夜,看你能怎么解释!

围着玄夜的人群忽然安静下来,随后传出了玄夜的声音:“如果你们觉得是,那就是了。”语气是满不在乎的淡漠。

众人闻言,都开始认为“异装癖”只是假传,也自觉地让出了道。

“夜少才不会是‘异装癖’,我们不会相信的,放心吧!”某女代表了所有人的想法说道,众人也纷纷点头——他们的夜少,又怎么可能是异装癖呢?肯定是有人嫉妒夜少的人气,才这么讹传!

不远处的冷言看着情势的转变,不禁有些气恼——想要这么混过去?没门!

“昭玄夜!”冷言出声叫道,并向前走去。

玄夜闻声,停下了脚步,望见来人,不由勾起一抹冷笑。围观的人群也开始骚动——谁呀?好帅啊!还有旁边的女生也好漂亮!——不过比起夜少和麒蔺影……众人汗——没得比!

安离晴跟着冷言一同来到了玄夜身边,漂亮的脸蛋上却是雷劈过般的表情——好帅!好帅啊!!

可就在她要大发花痴之时,身后突现的一只手立即就把她拉了开去。

“不要惹哥生气。”冷墨冷声警告道,完全不顾安离晴的一脸哀怨。

玄夜疑惑地望了安离晴和冷墨一眼,又重新对上冷言,不由眯了眯黑眸。

“你有事吗?”玄夜淡声问道。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冷言突然轻笑了声,微笑地开口说道:“我只是想给大家看一样东西而已。”

东西?

玄夜再次眯眼——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众人的好奇心也都被勾起,目不转睛地盯着冷言,想看他会拿出什么。

冷言也不负众望地从兜里拿出了他所说的“东西”——竟然是一张照片!

玄夜看着照片上的人,唇角一阵抽搐——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10岁前女装的自己!!

昭玄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