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被献祭只好把神吃掉

第6章 疯狂刷福源

门分左右,喜伯一脸担忧的走进了房间之中。

“阿仁?阿仁你怎么样了?”

“喜伯,我没事。”张成仁从床上翻身下来:“只是昨天有些累了,所以睡过了。”

“哦哦……看来你休息的不错啊。”

喜伯看到出来,今天的张成仁昂首挺胸面露红光,双眼更是炯炯有神,看起来就有一股子精气神,跟昨天死而复生时那股子灰败气息截然不同。

恍惚之间,就好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喜伯揉了揉眼睛,真心的为张成仁的状态开心:“你昨天让喜伯准备的东西,都弄好了。

消息我已经撒出人去打听,义诊那边刘大夫说还要等两天。不过米面布匹什么都准备好了,就放在张家米铺。

我在那边搭了个棚子,你看你要不要亲自过去看看?”

张成仁连连点头:“去去去,这种事我肯定要在场啊!”

张家的伙计,他不是很信得过。万一中饱私囊或者从中作梗,结果好事变坏事。到时候福源没收上来,反要影响自己的名声。

“去……也行,不过你要先换一身衣服。”喜伯微微皱眉:“还有你身上似乎有些异味,我看你还是先洗个澡吧。”

“这……”张成仁看着自己的衣着,破旧不堪还是张家下人的粗布裤卦,确实不像个舍米舍布的人:“好好好,我听喜伯的!”

张成仁在下人的帮助下洗了澡,换了一身公子哥的衣物,这才坐上马车朝着闹市街的张家米铺而去。

车还未到,张成仁已经远远的看到排队的长龙跟布施用的简易棚子。

“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

“什么?”喜伯一脸的疑惑。

“来领米领布的人。”张成仁看向同乘马车的喜伯:“只半天的功夫,您怎么宣传的?”

喜伯神秘一笑:“今天是十天一次的北江城大集,周边村庄的人都会带东西来城内摆摊赶集。

住在城外村落里的人大不但度日艰难,还经常被山精野怪袭扰。

我一想阿仁你既然有这颗善心,索性就在四大城门口派人轮班喊话,把你要周济贫苦百姓的事宣传了出去。

不然光北江城内的穷孤,估计连这四分之一都没有。”

张成仁当即给了喜伯一个大大的拥抱:“喜伯!您真是太厉害了!嘿呀!解决我的大麻烦啊!

不过,咱们准备的物资够吗?”

“张府……比你知道的要富有的多。”喜伯笑着拍打着张成仁:“好小子,力气怎么变得这么大了?快撒开,老头子这幅骨头架子都快散了。”

马车停靠在张氏米铺门前,在众人的期盼下,张成仁带着喜伯下了车。高高的米袋子已经装好,张成仁却微微皱眉。

“怎么了?”喜伯最好察言观色:“阿仁,有什么问题。”

“喜伯,这些米袋子能有多重?”

“袋子比较小,大都是五十斤的,怎么了?”

张成仁围着大米转了又转:“喜伯,米店后面可有什么重物?”

“重物?有!”喜伯指着店铺后面的庭院:“有用来称重压秤的石锁,一个足有三百斤重,要用吊绳才能提起来。”

“太好了!”张成仁找来几个伙计大手一挥:“诸位,现在张记米铺正是开始舍米舍布!大家排好队按顺序来!不守规矩可是要被乱棍打出的!

劳烦喜伯您在这里主持大局……你们几个,跟我去后院!”

前面一直干等着的贫苦百姓终于喜笑颜开,张记米铺也随即热闹了起来。

张成仁带着几个壮小伙子到后面,将那几个石墩子一个个的都运了出来,摆在了领米队伍的旁边。

他跳上石墩子,气运丹田朗声喝道。

“诸位乡亲,诸位家乡父老!今天我张成仁在这里舍米舍布,周济北江城以及周边村里的贫苦孤寡!

大家尽可将这件事宣扬出去!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能够领到救济!

另外,后天我请了正源医馆的刘大夫开设义诊。不但问诊费不收钱,药钱我张成仁也掏了!”

“好!”

人群之中顿时响起叫好声,周遭的民众纷纷响应。张成仁顿时感觉一股热流在身体之中荡漾开来,十分的舒泰。

【主人,好多福源!真的有好多福源!一直在增长,这个办法真的行得通啊!主人您真是太英明神武了!】

听到瑶姬的反馈,张成仁很有成就感,同时也送了一口气。

只要有足够多的福源,他就能不断的增加自己的实力。等到北江城大祭的时候,面对强大恐怖称霸一方的妖王北江王,他的生机就多了一分。

清了清嗓子,张成仁再次开口言道:“诸位!我张成仁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诸位乡亲父老,还请看向我的脚下!

我在这里准备了六个石墩子,每一个石墩子都是三百斤的重量。

若是哪位壮士,能够举起一块石墩子,我张成仁就赠送这位壮士十两纹银!举起两个就送二十两!以此类推!”

周遭的民众一片哗然,十两纹银在有钱人看起来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这些穷苦百姓来说,几乎是一家人十年的生活费。

举起一块石墩子,就能少奋斗十年,在场不少自认为有些力气的壮汉们眼睛都绿了。

他们排队领完了米布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跑到石墩子面前想要试一把。

结果可惜,一个成功的都没有。

那石墩子说是三百斤的重量,但个头比较大,上面又湿又滑没有抓头。就算是有膀子力气,没有技巧的话也是白搭。

张成仁在米铺舍米舍面,从上午一直到了黄昏,结果一个成功的都没有。他望着逐渐稀少的队伍,思考明天要不要降低一些标准……

咣当~

刚刚一个长得黝黑的庄稼汉子竟然真的搬起了石墩子,但只是离地几寸就滑了手。石墩重重的砸在地上,引得众人来看。

“这位兄弟好力气。”

张成仁从棚子下走出来,摸出了五两银子:“虽然你没有成功的举起来,但确实是今天最成功的的一个。

这五两银子,算是我额外赠你的。”

那汉子一脸惊讶的接过了银子,随后警惕的看着张成仁:“你……你真给啊?”

“可不是真给吗?”

“你……这位小老爷,俺还以为,你是在拿我们穷人找乐呢……”

“我张成仁一片诚心可照日月!”张成仁拍着胸膛:“你尽管放心。另外,你叫什么名字?”

那庄稼汉子挠了挠头:“俺叫高德柱,大家都叫俺柱子。”

张成仁拍打着他的肩膀:“柱子兄弟,我看你人挺不错的,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干?”

高德柱很是开心,他刚想点头之际,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连连摇头:“不行,俺得跟着俺大哥。”

“你大哥是谁啊?”

高德柱捏着手里的银子一脸纠结,忽然他抬起头看着张成仁的双眼:“小老爷,您这个摊子,摆到什么时候啊?”

“日落则息。”

“哦哦!那你等等!俺去叫俺大哥!他比俺力气大多了,可有本事了!”

休止符的彼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