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被献祭只好把神吃掉

第17章 哎呀他打我

众人一手拿着火把一手举着钢刀,气势汹汹的顺着大路朝窝棚的方向去,高武阳跟张成仁则在后面压阵。

“都挺好了!尽量不要伤人!但也别让张家的那几个龟孙子跑了!”

“哎哎哎!”张成仁很不满高武阳的说法:“你礼貌吗?”

“又没算你。”

铁矿营地之中有很多矿工,这么一吵闹就全都醒了。他们急忙忙穿上衣服,扛着铁钳鹤嘴锄就涌出来,组成一堵人墙挡在了窝棚的前面。

借着月色,张成仁举目远眺,发现窝棚后面有一栋二层小楼,装修的淡雅别致,跟前面破败不堪的窝棚大通铺一比显得格格不入。

“好家伙,还真有碉楼?不知道他张寿当不当的了黄四郎?”

一边是百十来号的矿工,一边是二十个武装到牙齿的卫兵。双方都挺怯气,但还都硬撑着,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让开让开都让开!”

这个时候,一个留着狗油胡子的三角眼从一众矿工之中钻出,眯着眼睛张望。人群之中高武阳个头最大,自然是极好发现。

“好啊!原来是你啊高武阳!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会回来找事!怎么个意思……现在混整了?”

高武阳分开众兄弟,拍着自己的胸膛:“不错,老子现在是城主府齐大小姐亲卫队的大队长!张寿,你没想到吧?风水轮流转!”

“哈哈哈哈哈!”

张寿不由得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擦眼泪:“嘿呀,狗戴帽子硬充人,你才当几天狗腿子?就敢在这里扯虎皮当大旗?

亲卫队?队长又怎样?

这里,是张老爷的产业!那是在城里批了号的!还打着城主府的旗号跑来闹事?

你也不用你那猪脑子想想!北江城里对铁矿需求量最大的,到底是谁?

不怕告诉你!高武阳!

这铁矿,城主齐大人也是有份的!你这条狗,这是要咬自己主子不成?敢动这铁矿,别说你了,你们高家庄都要被直接抹去!”

高武阳心中大骇,怪不得当初自己养父不让他带着村民跟对方闹,看来除了忌惮张家,还忌惮城主齐家。

也是,一个城中富户怎么可能一手遮天,又怎么可能霸占铁矿这么重要的军用资源?

见高武阳哑火,张寿更是嚣张至极。他一捻狗油胡子,阴毒一笑:“傻了吧?哈哈,高武阳,还有你们在这群狗崽子,竟然打扰老子的美梦。

今天,你们谁都别想囫囵个出去!来呀!把这群捣乱的给我围了!”

哗啦啦,矿工们纷纷举起武器,气势汹汹的围了上来,高武阳众人被压得不断后退,但只有张成仁一脸坏笑的站在原地。

高武阳众人一退,就把他给让了出来。张寿见忽然冒出来个人,当即一抬手:“慢着!”

借着闪动的火光,张寿眯起眼睛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张小甲!你!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这身打扮?”

“好久不见啊,寿二管家?”

张寿眼珠子一转:“好啊!张小甲!你小子竟然跟这群叛军勾结在了一块!来呀!把他给我拿下!今天我要亲自打断他两条腿!”

矿工们刚想上前,高武阳当即前踏一步宝刀出鞘:“我看谁敢!”

阴煞气如同狂风一般席卷全场,所有的火把不断的摇曳,临近的几只还变成了绿炎。这一下,就直接镇住了在场所有人,包括自己这边的。

高武阳也纳闷,这不是他第一次出刀了,刚刚砍门的时候就没有这个效果。张成仁淡定一笑,因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其实是他脚下土里潜伏着的凶僵。

“诸位,重新介绍一下。”张成仁打了打袖口上的尘土:“在下张成仁,曾经是北江城张家的二公子,现在分家出来单过。

我呢,现在跟北江城城主的掌上明珠齐星彩小姐,已经私定终身了。我张成仁就是日后北江城城主的女婿!

而这一座铁矿!原本是老张家的产业,分家的时候分给了我!我现在要拿这座铁矿当彩礼去给城主府下聘!

不过你们放心,就算这铁矿全归了城主府,依旧还是会雇佣你们当矿工滴!

不但工钱要涨三成!住所也要翻新!伙食更要改善!还会给你们探亲假,受了伤也会有补偿!

干的好的,甚至还能像高武阳他们一样,被编入到北江城禁卫军之中去!到时候就是公鸡头上一块肉,大小也是个官了!

你们放心!只要我张成仁做了这铁矿的主管!我就带着大家一起发大财!”

张成仁一统慷慨激昂的画饼,搞得矿工们各个都兴奋了起来。关键是这个饼画的太美味了,一个个都戳在他们最敏感的问题上。

改善居住伙食,提高收入,提供伤补,还有探亲假!这跟现在猪狗不如的工作状况比起来,简直幸福的要死!

不仅如此,如果干得好还能进一步发展,去城里当兵!那样的话,不但自己实现了阶级跃升,还能把家人接到城里去生活!

在这个妖魔横行人命如草芥的世道,生活在城外乡村,连最基本的生命保障都没有,说不定哪天就死于非命了。

能进城!对乡下人来讲,那是无与伦比的诱惑!

“都别听他的!”张寿当即急的跳脚:“他是在骗你们!什么老张家的二公子!狗屁!他就是我们老爷收的一个义子。

明面上是少爷,实际上还不如个仆人!在张家大院谁都能踹他一脚!

还分家?还娶齐大小姐?我呸!

你这样的狗贱种!你也配!”

接连被言语侮辱的张成仁满脸愤恨:“我是义子,但你骂我狗贱种是不是过分了?乡下人怎么?我虽然是乡下来的,但齐小姐就看上我了!你能怎么样?你比我高贵!?”

“老子比你高贵一百倍!你这个乡下来的狗杂种!贱货!裤裆上的泥巴还没洗干净呢,你还想上天?我呸!”

张成仁忽然收起了愤怒,一脸玩味的看着张寿。后者一愣,当即感受到身后投来无数愤恨的目光。

“你!你阴我!”

张寿猛地扑了上来要抓住他脖领子,没想到张成仁顺势往后一跳撞在高武阳身上。还没等张寿反应过来,他怪叫一声。

“哎呀!他打我!太欺负人了!”

“揍他!”

矿工之中有人振臂高呼,众人一拥而上。这些日子他们吃了不少苦,张寿这个监工又刻薄又阴毒,大家早就想暴打他一顿了。

群情激愤,双方人马混在一起,争抢着暴打张寿。张成仁打了打衣袖,用手肘戳了一下高武阳。

“哎?傻啦?看着点,别真打死了,他的狗命我还有用呢。”

高武阳张这嘴看着他竖起大拇指,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以后打死我都不得罪你。”

休止符的彼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