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旋风

第3章 装病

杨木仓开车回市区,在路上堵了两个多小时才到,打电话约了安静在一家饭店见面。杨木仓的优点就是不管什么点,都能把饭吃的很香。

安静如约而至,两个人找了个包间,杨木仓边吃边把情况汇报给安静。安静听完后不安静了,气得浑身哆嗦!

杨木仓见安静气成这样就说:“事情既然发生了,生气只能是气自己,气出病来还得自己买单,还是平静一下,想想下步怎么办吧”

安静鼓嘟着嘴,厚厚嘴唇显得尤其可爱,大眼睛瞪着杨木仓说:“还有什么下步?人你也放走了,让我上哪追去,美国吗?”

杨木仓摊开两手说:“留下他也没有用,你们的钱已经被美国人都弄走了,估计他去美国也不好过”

安静这时已经平静下来,两行泪水像连线的珠子,不断从脸上滴落到胸前的衣衫上。边哭边说:“我爸爸真可怜!”

杨木仓见不得女人的眼泪,心里烦躁,他抽出几张纸巾,站起来走到安静面前,递给她说:“你先别哭啊,钱乃身外之物,没了再赚嘛,只要人没事就什么都会有的,是吧”

安静接过纸巾,哭着说:“多少钱啊,我不心疼,我只是心疼我爸爸,呜呜呜”这会是放开哭了,这还不算,她一把抱住杨木仓的腰,把脸埋进他的身上,使劲的把头扭来扭去,边哭边把眼泪和鼻涕全擦他衣服上了。

杨木仓站着没敢动弹,只能苦笑着任由安静发泄。

安静痛哭了半天,把情绪发泄的差不多了,渐渐停下了哭声,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把杨木仓推开,说:“对不起木仓,我有点失控了”

杨木仓连说没事没事,哭出来就好了,一边看着自己的衣服,他今天穿了件白色体恤短袖衫,藏青色长裤,本来短袖衫是扎在腰里的,被安静这一哭,肚子这块湿了一大片,就连裤子前门那块也湿了一大块,只好把衣服下摆拽出来挡住前门。

经过这一番发泄,安静恢复了以往的安静,想了想说:“这事我怎么跟爸爸说啊?愁死我了!”

杨木仓斟酌着说:“让我来跟你爸爸谈谈应该比较好,你认为怎么样?”

“你来说?”安静疑惑的问,“我爸爸能接受这现实吗?”

杨木仓很有信心的说:“我会给你爸爸两个选择,第一,这次损失很大,但是只损失了钱,只要人没事,重新振作起来,把钱赚回来;第二,想办法把钱追回来,这会比较难,但是也有成功的可能。作为男人,尤其是成年男人,他会很理性的考虑这两个选择,就不会只是伤心且伤身了。”

安静说:“怎么会有能把钱追回来的可能呢?作为成年男人,说出这样的话,我也会当他还没成年。”

杨木仓尴尬的抓抓头皮,说:“你还小,你不懂我们成年男人之间的对话,可能效果会比较好”

“切!我哪里小?”安静翻了个大白眼给他。

这话杨木仓接不下了,只好转移话题说:“你还吃点东西吗?我是吃饱了”

“我吃不下,咱还是去见我爸爸吧,你跟他好好说说哈,别让他生气难过了”安静对杨木仓乞求道,并且瞪着纯真的大眼睛看着他。

杨木仓直接败下阵来,拱手挡脸说道:“安静,你饶了我吧,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去还不成嘛”

两人各开一辆车,来到人民医院,就是抢救杨木仓的那家医院。停好车,两人一起走进心外科病房,安静爸爸住的是豪华单间,有面积大,装修好,家具全,医护勤等优点,看到安静来了,一个中年女士迎过来,看模样就是安静妈妈,揽着女儿走进病房,一边说话一边还不时偷偷看杨木仓。安静爸爸半躺在病床上看报纸,见女儿来了就放下报纸问:“下课了?吃饭了没?”很是慈祥。

安静点点头说:“嗯嗯,爸爸妈妈,这是我的同学,叫杨木仓,听说你病了,来看看你”

安静妈妈赶紧表示欢迎,还热情的让杨木仓到沙发上坐下,安静爸爸就不一样了,心道:我信你个鬼,看病人还有空着俩爪子的!?

不管他们怎么想,杨木仓叫了声:叔叔好阿姨好后就坐在沙发上不说话了。

安静看了杨木仓一眼,就跟妈妈说:“妈妈,杨木仓找爸爸有点事要谈,我们俩出去散散步吧?”

安静妈妈也是个聪明的,连忙说:“好啊,好啊,这一天老呆在病房里,可把我闷的够呛,走吧走吧”

她们俩出去了,病房里一时安静下来,杨木仓斟酌着说:“叔叔,是这样,昨天安静把你们家发生的事跟我说了,并托我去调查了一下事情的始末,我这次过来呢,是想把事情跟您说说,听听您的意见”

安静爸爸沉思了一会说:“其实这件事情我也知道了个大概,我躲到这里来一来是给他们看的,二来是感觉太累了,心也痛,想来休息休息。”

杨木仓点点头说:“这下知道了您没事就放心了,安静是怕您气坏了身体,才让我来跟您谈的”

安静爸爸哈哈一笑说:“这丫头还是不太了解她爸爸呀,我哪里有那么脆弱!”

“既然您没事,那这事您还要听听吗?”杨木仓问。

安静爸爸看着杨木仓说:“这事听不听都不重要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说,”

“那您说”

安静爸爸继续道:“小伙子,我很佩服你啊,最了解安静的人非我莫属了,这丫头从小要强,我就从来没有看到过哪个男生能让她这么低眉顺眼过!小伙子,说句心里话,如果你觉得这丫头还行,那么你就得好好待她。如果你没有那个意思,就果断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安静爸爸的表情十分严肃。

杨木仓楞了会,心道:怎么说到这上面来了,赶紧道:“我明白叔叔您的意思,我不会让别人伤害到安静的,也不会让她伤心!您可能不知道,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没等安静爸爸说话,杨木仓继续道:“既然叔叔您觉得这件国际贸易事件不再重要,也就不用我再啰嗦了吧,那我还得赶回学校去,有点事,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叔叔再见哈”

杨木仓不等安静爸爸发声,就站起来逃也似的出去了。

跑出医院上了车,然后给安静打电话,告诉安静,你老爸一点事都没有,承受能力比你强了好几条街呢,放心吧,我回学校了,过后你找人把车开回去吧,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弄得安静一愣一愣的,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还没有后续了,还把车还回来不开了,就跟再不联系了差不多意思啊。老爸跟人家说了些啥啊!?

带着疑问,安静赶紧拽着妈妈回病房,也不散步了,回到病房,看到爸爸还在病床上看报纸,就问:“爸,木仓走了?你们都说了啥?”

安静爸爸放下报纸,抬眼看着女儿:“都木仓了!?你还粮仓呢!没事瞎跟别人说什么,这是家里的事,能不能不往外说?”

安静给爸爸翻了个白眼:“看来还真就没什么事,别人也就是瞎操心!跟谁愿意管似的”说完转身就走。

安静妈妈赶紧喊:“哎,静啊,你去哪儿?”

安静边走边说:“去学校,还有作业没写完呢。”忽然又回身跑到她爸爸病床前,俯身在他耳朵边小声说:“木仓说他有办法把钱追回来!”说完就转身跑出了病房。

安静爸爸“切”了一声,嘟囔着:当过家家呢。

不单有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