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旋风

精神旋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逃单

两人来到一家日本料理店,店面很干净,包间里是榻榻米,进出是推拉门,两人坐下后,穿着和服的服务员进来跪坐着请他们点餐,肖颜说:“你不是能吃吗?你来点吧”

杨木仓很饿了,也不客气,拿过餐单就开始点。因为他以前也没吃过,所以就按餐单挨个点,而且都要双份。让服务员和肖颜都惊掉了下巴。

本来日式料理讲究的是“色、香、味、器”四者的和谐统一,还很重视视觉的享受,他点的多不说,还点了双份,桌子都摆不开了,还讲究个锤子。杨木仓还点了好多的酒,让肖颜直皱眉头,心道:这是饿了几天了?还是故意让她多花钱?是不是有点小心眼了。

不一会,酒菜饭陆续上桌,杨木仓跟肖颜客气了一下,然后甩开腮帮子开吃了,结果,吃完了桌上的饭菜,竟然还不够,日式料理量少,所以又挨着点了双份,经过二十几分钟的猛吃,杨木仓才有点缓过来的劲,慢慢拿起酒杯品着清酒。再看肖颜,她已经麻木了,都忘了自己吃东西。

杨木仓长出一口气,然后端起酒杯,说:“谢谢啊,吃的真舒服!来,干一杯”

肖颜说:“我开着车呢”

“叫代驾嘛”

“我不想别人动我的东西”

“哦,那好吧,我自己喝”

“我可以走回去,车先放这儿,这里离我家很近了”

“不早说,来来来倒上,干杯”

清酒度数低,杨木仓喝起来跟喝水似的,弄的肖颜也觉得这酒跟水一样了,两人你来我往,喝了不少,杨木仓也没压制酒精。没想到这酒后劲挺大,两人都喝晕乎了。说起话来也没了遮掩,还都含混着说话,杨木仓问肖颜:“你都这么大了,为什么还不结婚?”

肖颜说:“我跟谁结婚?跟你吗?”

杨木仓说:“我不信就没人追你,难道你都没看上?这要求也太高了吧”

肖颜说:“不是我要求高,是我总觉得他们脏,他们都说我是神经病!哈哈哈”

杨木仓看她哈哈大笑,自己也笑了,说:“我觉得你缺乏安全感,而且心理和生理双重洁癖,可不就是神经病嘛,呵呵呵”

肖颜笑了会儿,忽然又开始哭,她哭着说:“我也没办法啊,就是觉得他们脏嘛,碰我一下就让我恶心半天!这病你会治啊”

杨木仓说:“我不会治病,我又不是医生,你得去看医生”

肖颜歪着头想了一会,突然说:“你刚才喝酒用我的杯子了,你还用你的筷子给我夹菜了!”

杨木仓想了想说:“很正常啊,你也给我夹菜了,也用我的杯子了”

“可是..可是..”肖颜也不知道可是什么了。怎么想也没想起哪里不对。只能说:“我喝多了,我要回家,再见”说完站起来就走,杨木仓见她晃晃荡荡的,就说:“我送送你吧,看你那样也走不到家”

肖颜说:“你送我就更走不到家了,还是靠自己吧,拜拜”说完就走,晃荡着出了酒店门口。

杨木仓也站起来,往外走,这时服务员过来说:“先生,请您这边结账”

“哦?好的,多少钱?”杨木仓掏出手机把帐结了,然后摸着肚子,舒坦地走出了门口。

杨木仓回到家,洗了个澡,多少清醒了点,就坐在地上,倚着沙发,看挂在墙上的篆字画,是自己描下来的。晕晕乎乎的感觉篆字就像活过来一样,弯弯曲曲的伸胳膊蹬腿,一会儿又蹦蹦跳跳的,几个字一齐跳舞一样。杨木仓也跟着伸胳膊蹬腿,然后蹦蹦跳跳开了,脑海中也渐渐起了气旋,缓慢的转动着。也不知道这样玩了多长时间,最后杨木仓浑然睡过去了。

第二天,杨木仓在地板上醒过来,感觉浑身酸痛,头脑却十分清醒,这身体好像跟打了十几遍太乙拳似的?而且浑身脏乎乎的,回想昨晚的情景,却怎么也想不起看画时发生的事情。既然想不起来,干脆不想了,赶紧去洗澡。然后拳也不打了,出去吃点早餐,上班了。

来到公司安保部,其他人已经都到了,老张看到杨木仓进来,赶紧凑过来说:“老大,你怎么看起来像瘦了?”杨木仓也感觉今天有些奇奇怪怪的,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说:“昨天晚上喝酒喝多了,让我在地板上睡了一宿,今天还浑身酸痛呢”

两人说着话,在自己的位置坐下,三个人谈天说地,聊开了,那个被杨木仓用杯子砸伤脸的保安,已经调到别的分公司了,所以这屋里只剩他们三个了。正说的高兴呢,忽然那个正对着门坐的保安站起来了,然后笑着说:“肖科长好!”老张回头一看,也站起来笑着打招呼。

杨木仓扭头看到肖颜进来了,就笑着说:“早上好,肖科长”

肖颜冷着脸说:“庄经理,你出来一下,我找你有事”

杨木仓知道这个女人在别人面前永远是冷着脸的,也没在意,就站起来跟着出去了。

来到走廊上,肖颜站住,转过身来说:“不好意思啊,昨晚喝多了,忘了买单了,多少钱?我转给你”

杨木仓故作惊讶:“我说今天怎么就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劲呢,刚才老张还说我瘦了,原来我少了好多钱啊”

肖颜噗嗤一下笑了,嗔道:“别闹!快点拿手机收钱,我还有事呢”

杨木仓就笑着说:“去忙吧,这点钱也值当的跑一趟,改天你再请回来好了,我先工作了啊”说完转身回办公室了。身后肖颜“哎哎”两声,跺了跺脚,只好转身回去了。

回到屋里,老张朝他挤眉弄眼的,还伸了伸大拇指。杨木仓就当没看见说:走了,巡逻去了啊。

这时王经理从办公室出来,跟杨木仓说:“庄经理,今天中午咱公司刘总请吃饭,你跟我一起去吧。”

杨木仓说:“王经理,我就不去了,昨晚喝的太多,现在还头昏脑涨的,这去了再说错什么话,就不好了”

王大全也没坚持,知道这小子是个谁也不惧的性子,还真怕把事弄砸了。

自从跟杨木仓一起喝多了酒,说了些心里话后,肖颜感觉跟他的关系亲近起来,都当做是知己了,有什么心里话就想跟对方诉说。肖颜这会儿趁工余时间,把在走廊里逛荡的杨木仓喊进办公室,给他泡上一杯茶,然后想跟他说会儿话。

在杨木仓面前她就不装高冷了,恢复自己本来的面目。问昨天晚上她有没有失态,杨木仓说有啊,可是失大了态了。肖颜就说跟你说正经话呢,杨木仓也说自己说的很正经啊,肖颜就想踹他两脚。两人打打闹闹很是愉快,这个办公室很少有别人进来,两人聊的很开心,也放的很开。

肖颜说起自己的洁癖,看谁都脏,可是自从认识杨木仓后,这种感觉就没有了,给杨木仓喝茶的杯子还是她自己的呢,你说奇怪不。

杨木仓就给她分析说是因为自己太干净了,就像个初生的婴儿一样纯洁,肖颜说你是干净,但是也挡不住是个渣男!杨木仓就直喊冤,说这么纯洁的我如何被你认定是渣男的?肖颜就不希理他。就这样聊聊说说很快就到了中午,该吃饭了,肖颜自己带的饭,杨木仓得自己出去吃,餐厅的饭不够他吃啊。所以两人分开,各自吃饭去了。

下午上班,杨木仓打卡后,在办公室遇到了回来办事的张满石,杨木仓笑着打招呼:“张经理,忙着呢”

张满石是挺佩服这个庄重的,觉得是个性情中人,想干就干,不委屈自己。所以也对他略有好感,随笑了笑说:“可不是,天生就是劳碌命,没有你庄经理舒服喽”

“能者多劳嘛,就看张经理这体格,干这行有点屈才了”杨木仓上下打量着张满石那近一米九的个子和二百多斤的体重,真是膀大腰圆,虎背熊腰,还不显胖。

“就这身膘了,别的还真干不了。哎!庄经理听说你身手很好啊,什么时候咱俩过两招啊?”张满石忽然想起来就说。练过武的人都有这个毛病,就是听说谁身手不错,就想跟人家试试。

杨木仓点点头:“这没问题,只要你有时间,我随时恭候”

张满石兴奋了,本来说这话就觉得有点欺负人,就自己这体格,谁见了不先怵三分啊,比试的话就当是随便说说的,可人家庄重就没当回事。

“好啊,好啊,也别找时间了,改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咱们的顶楼有健身室,咱俩去那里过两招,过过瘾就好”张满石高兴的道。

屋里的保安也都兴奋了,这家伙,好久没见张经理跟人家动手了,应该是好久没有见他虐人了,就这体格跟庄经理比,还不是个完虐啊!

张满石冲老张说道:“老张,你去拾掇拾掇,顶楼健身室好久没人去了吧,待会我弄完这资料就跟庄经理过去”

老张担心地看了杨木仓一眼,嘴里答应着,慢慢走出去了,那个年轻的保安也说:我也去帮忙,说着就跑出去了。

张满石加快速度弄他的资料。杨木仓真没当回事,慢悠悠的喝着茶水,看着手里的报纸。他不知道的是,这会满楼上都知道了他要跟张满石比武的事情,

当他和张满石来了到顶楼的时候,健身室里已经来了好多人,他俩走进去,杨木仓首先看到了肖颜和她那担心的目光,再就是她弟弟肖华岩,也是一只手掐着腰,满脸的忧郁。还有其他科室的员工,但是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兴奋。杨木仓拿眼睛扫了一圈,竟然看到了余小鱼,在一个犄角旮旯里,从人群缝隙里露出她清秀的脸,银丝眼镜后面透出了紧张和焦虑。

两人来到铺了棉垫的健身室中间,杨木仓脱了保安服,里面是短袖衬衣,活动了一下手脚,跟脱的只穿了背心的张满石相对而立。

这张满石浑身爆炸式的肌肉,就赢了个满堂彩,大家都倒吸着凉气,惊讶的看着他,心道:这都是怎么练出来的?再低头看看自己肥硕的肚子,基本上都下意识的往里收了收。

相对立的两个人都没说话,眼睛盯着对方,杨木仓用意识引导精神力围着张满石里外扫了一圈,没发现有气功什么的,就是整个身体都是粗壮兴奋的肌肉。嗯,是个外练筋骨皮的对手,这样的对手就是纯凭身体的力量,是练武的初级阶段。

杨木仓的太乙拳就是后发制人,防守反击,所以张满石不动,他也不动,这会拼的就是耐心。张满石等了会儿,见杨木仓还是在那不动如山,心想本来是给你个先手的机会,既然你不用,那我就不客气了。

随即,张满石全身储力,然后爆发,大吼一声,冲向杨木仓,现在的杨木仓跟一年前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不光是精神力的增长,身体的力量也是暴涨了一大截,像张满石这样的对手,一年前他就可以轻松拿下,更不用说现在了。见张满石暴力冲来,他还是没有动,在别人看起来就像吓傻了一样。可在张满石眼里,他就像一座山一样稳重!张满石在军队练的是擒拿格斗,他见杨木仓不动,就想用蛮力直接冲撞过去,如果撞不到,他也做好了后手,眼见自己的肩膀就要撞到杨木仓的胸部了,眼前却忽然没了人影,他赶紧收力,脚下也用力踩紧地面,身体保持平衡,想回身防御。可是已经晚了,就觉得自己已经收不住力量了,而且还拐了个弯,上半身往自己的右侧摔去,带动下半身,打着横飞了出去。

大家也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只见张满石冲过去,然后杨木仓动了动,张满石就横着飞向右面的人群,人群轰然散开,张满石噗通一声沉重的砸在地板上,还带倒了两个来不及躲闪的观众。

好大一会儿,健身室里都没有声音,包括趴在地上的张满石,也是一头的雾水,自己怎么就摔倒了呢?是中了妖法邪术了吧!过了一会儿,身体的疼痛感才突袭上来,他直呲牙吸气!却不敢动弹,想慢慢试试骨头有没有伤到。

杨木仓还是站在那里没挪窝,只是眼睛看向老张,冲他歪歪头,示意他赶紧去看看趴在地上的张满石啊。

老张回过神来,明白了杨木仓的意思,赶紧跑向还趴在地上没动弹的张满石,嘴里叫着:“张经理,张经理,你怎么样?”伸手去扶,另一个年轻保安也是跑过去帮着往起扶,张满石嘴里赶紧喊着:“别动我,别动我,我看看骨头有事没”

杨木仓也用意识扫视了一下张满石的身体,确实没怎么伤着,就这身肌肉垫着,应该不会有事的。所以他也没怎么担心,就抬脚往健身室外走去,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伸手把杨木仓外套递了过来,杨木仓接过来道了声“谢谢”就走出来门口,没有一丝停顿。围观的人群这才小声的议论着刚才的神奇。

不单有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