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北南屿

第9章 平息(下)

海面不停翻滚,其间夹杂着数不清的异物,离海岸稍远一些的地方喧嚣嘈杂,仔细听便会发现大多是救命的呼喊声。

一座座房屋轰然倒塌,取而代之的是一波又一波的汹涌海水。水面上漂浮着些许杂物,还有被困的百姓,他们挣扎着,呼喊着。

南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自己明白两件事。首先,师傅一定会来救自己,再加上有法力支撑,暂时自己不会有性命危险;其次,她得想办法找到小北,尽管刚刚认识他,但那个男孩子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只好试试师傅教的引灵法术了,但是没有小北的物件,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南桔张开自己的法术屏障,喃喃道。

在南桔的手心里,生出了些微弱的光亮,且正在渐渐变得明亮。

……

……

正当我在漫无目的的游荡之时,我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和窒息感向我袭来。

猝不及防地,我的胸脯受到了重重的打击。

不对劲,之前窒息的感觉只出现过短短几秒,我原以为是错觉,可我的本体是条鲤鱼,怎么会在海中出现窒息的感觉呢?

这种感觉,还真是不舒服。

我催动体内为数不多的妖力来抵挡这种压力,只是不知能抵挡多久,我还想再见她一面。

我的眼皮缓缓的合上了。

当我再睁开眼时,便看到了南桔在不停叫着一个名字——小北。

小北是谁?我明明是北冥。

我笑了笑。

我看到她也笑了,嘴中不停地嘟喃着:“太好了,太好了,我成功了……”

“小北,我带你离开。”

我渐渐恢复了神智,点了点头。

看到南桔能够在水中畅通无阻的游走,我才发现,原来她也不是普通人。

“重新介绍一下好了。”许是发现我一直在凝视着她,她的脸微微有些红了。

“我是南橘,来自……天上。”

“仙?”我问,并没有注意到她说的是“南橘”。

“嗯。”她点了点头,“不过,因为调皮犯了点儿错,被罚来人间历练了。”

我听着她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口吻,点了点头。

“对了,我是用了易容术的呢,你没有发现吧,我给你看看我真实的样子哦。”说着,她召唤了法术。

当她的容颜改变的那一刻,我却惊住了。

“你说你叫什么?”我大声问道,这一声真是用了我不少力气。

“南橘啊。”她眨了眨眼睛。

“那你可知北冥。”我低声问道。

“北冥……”她注视着我。

“你是北冥……哥哥吗?”她有些不肯定的问道,手足无措。

我狠狠地点了点头。

“南橘,你怎么不认识哥哥了?”我柔声问道,摸了摸她的头。

“怎么会,可是,北冥哥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变得这样……”她没有再说下去。

我替她接道:“落魄吗?”

我看到她微微红了的眼眶,用一种我自认为爽朗的声音来回答她:“不过是与那只畜生大战三百回合而已,不碍事。”

这话当然是我瞎说的。

谁知我的怀中忽然一热,南橘揪着我的衣袂,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你就知道哄我,你就知道骗我,我明明已经长大了……”

我不说话,只是看着她,满心欢喜。

南橘被我看得羞红了脸,放开了我。

之后我们都没有再说话,但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心情。

我喜欢这样的静谧,尽管是在深海中。

忽然我感觉周身一震,我立马提高了警惕。

南橘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我沉声道:“这水竟然在倒流。”

南橘仔细观察了一下,也有些惊讶。

我暗想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师傅来救我们啦?”只见南橘嘴角弯弯,眼中有溢满的欢喜,甚是明亮,好像星星。

我有些不舒服,比刚才那种窒息感还要不舒服。

但危险下一秒却降临了。

急流快速经过,速度之快,以至于所造成的威力也巨大,南橘这小小的法力屏障根本撑不了多久。

果然,屏障已经开始在渐渐破裂了。

当屏障完全碎裂的那一瞬,激流涌进威力不容小觑。

南橘此刻在我身前,我迅速把她护在身后。

这一冲击,真是堪比那头粗鲁的巨蟒。

……

……

而在我不知道的北方。

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内,装修陈设尽显富贵之气,与那海神宫殿的感觉完全不同。大殿内,许多衣着相同的人都俯首跪在地上。

皇上龙颜大怒:“这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水灾呢!”

今日举国上下,燕南郡水灾一事人尽皆知,尤其朝堂之上,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启禀父皇,儿臣愿前往燕南郡救济百姓,平定水患,望父皇恩准。”

在这大殿之内,说话之人是除了皇上及皇上身边的太监之外唯一一位没有跪着的人。

“好,准了!”

“启禀皇上,平韵公主求见。”

皇上略微思索,沉声道:“准。”

“拜见父皇,儿臣有一事相求。”来人举止端庄,优雅大方,从容行事。

“何事?”

“儿臣想去燕南郡。”

旁边那位站着的人问道:“皇妹去燕南郡干什么?你可知那里刚刚发生水患?”

“我知道,我此去便是为了此事,我想去救济百姓。”

皇上此时怒颜不再,连连称好。

不久,二皇子殿下与平韵公主殿下启程,去往燕南。

秦儿格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