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让你监国,你竟然造反了!

第8章 初显锋芒,朝野震惊

秦始皇简单几个字,代表着什么?

能引得朝野震惊,大臣们几乎眼球都在转悠着。

就连一向淡定右丞相李斯都将投笔挺起来,瞅了一眼站在台阶之下的赢宇。

军队这方,通武侯王贲、左丞相冯去疾、上将军蒙毅都将瞩目眼前这位从前稳当如钟的五皇子,内心无不震撼。

因为,近十年来,嬴政还是第一次当这文武大臣的面第一次夸赞一位公子。

就算是张子扶苏,和现在最为宠爱十八子胡亥都没这待遇。

赢宇此役算一炮而红,声名如此靠后的五皇子怎么就突然窜出来。

李斯开始暗中盘算,心里已然已经开始一盘大棋。

韬光养晦的五皇子,莫非是这几年都在装鹌鹑?

始皇帝寿元增90载,所以这位五皇子才不选择继续装下去了,也有了多嫡的想法。

其实跟李斯有同样想法现在已经不满朝野。

而在嬴政侧面的赵高眼神中划过一丝阴郁,旋即又恢复了往日模样。

胡亥这边,看着赢宇出尽风头,心中升腾起一阵恨意。

可是现在正是议政之时,所以此时阴赢宇无异于给自己找难受。

因此他只能咬牙跺脚了。

而此刻的赢宇倒是一脸淡定,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假如不是胡亥继承皇位,那他和普通人几乎没有人区别,甚至还不如普通人。

十年不飞一飞冲天,十年不鸣一鸣惊人。

如果这皇册以后还要冒出什么阿猫阿狗的排行版。

自己这十几年的布局恐怕是藏不住了。

与其到那时候被秦始皇发现,定个欺君之罪,不如现在就开始显露锋芒,索性摊牌一面之久出什么乱子。

通过这几年细心观察,便宜爹也并非是什么寡恩刻薄的帝王。

李信当年给秦国带来了奇耻大辱,并没有被执行军法,充其量被发配到西部边陲,命是保住了。

所以在对待人才上,嬴政胸襟包藏宇宙。

此外,还有一个能解释通的理由。

秦始皇此人极度自负。

他始终认为他在一日,就是永世的帝王。

嬴政不归天,对内谁敢去撼动这位雄才伟略的皇帝呢?

因此,赢宇终于想通了,一直演下去终究不是个办法,所以干脆跳出来,争个你一无二。

若嬴政真的获得了90年的寿命,那不出意料,将来的大秦一定是一个繁荣盛世。

而按照秦始皇个性,必然要征战西方诸国,此时不争等待何时?

“赵高,宣朕旨意。”

赵高向右侧迈一步,作揖,等候传令秦始皇口谕。

“赐皇五子,宇儿,龙渊剑一柄!”

赵高愣了两秒,他怎么也没想到秦始皇竟然当这么多人的面钦赐佩剑,内心五味杂陈。

但始皇帝口谕,赵高不敢不从。

他面露凝色,极不情愿但又铿锵有力地喊出:“吾皇口谕!赐皇五子,宇儿,龙渊剑一柄!”

“这……”

现在诧异的人不只赵高了,就连所有的文武大臣都加入了“惊愕”党。

龙渊剑有深意。

因为龙渊剑春秋神兵榜位列第五,是春秋顶级铸剑大师干将与欧冶子耗时3年才打造成的。

深渊藏蛟龙,也暗合与赢宇皇子序列相同。

秦始皇说话一般都有很强的政治倾向,不是随口说说。

莫非是始皇帝想说五皇子深藏功与名?还是真龙窝藏与深渊?

胡亥虽不聪慧,但是在秦始皇身边多少对父亲有所了解,他现在也努力揣测秦始皇刚才的懿旨。

“替代我?还是给我树立敌对,让我强大?”

所以此时的胡亥心里五味杂陈,愤怒、极度、羡慕一并涌上心头。

但是赢宇接下来的话又再次让朝野震惊。

“父皇,儿臣多谢父皇抬爱,赐予此剑乃是吴无上荣光,但是我大秦一向严循法令,以军功立身,现在儿臣未力寸功,亦无爵位,如此得剑,难以服众。”

“所以,儿臣以为,得此剑要军功加身,方能心安理得,此次大悦氏距我西隅,请准许儿臣为父皇平了大悦氏,献上大悦氏王的人头,再那此剑也不迟。”

此时的赢宇已经不是之前的卧龙,而是一飞冲天的麒麟。

麒麟一鸣,响彻寰宇,在东海琅琊,赢宇宣告着:“我来了,我看到,我征服!”

与赢宇相比,胡亥刚才在殿外狗吠的举动真是愚蠢至极,承影算什么?

最多速度快,秦始皇赐予之时,也没当众宣布,而龙渊是皇帝当着所有人的面亲赐,这待遇能一样吗?

嬴政也正了正冠冕,似乎刚才自己儿子的宣言也震撼到了自己。

此时他不由挂了一抹微笑。

“宇儿,最似朕!”

此时,李斯期待,蒙毅则有些忧愁,而赵高则是惶恐。

……

东海之浪无情拍打着岸头,一波又一波。

此地,本是齐国故地。

齐国三面环海,自古以来便有晒盐的先天条件,食盐多处于齐。

因此,齐国富庶从诞生之日起就比其他六国富庶,其中齐国最为富庶地区当属秦始皇所在琅琊郡和与之相邻的胶东郡。

而富庶之地爱财之人多,不发贪得无厌之人。

比如秦灭六国为了不想让富庶的齐国援助提出了贿赂齐国宰相后胜的计谋。

什么叫不叮无缝蛋,这后胜就是发臭的鸡蛋之一。

齐王建宠信后胜,听信了谣言,认为秦国会和他们共享天下,互不干扰。

可结果呢?坐视不管等待他们的就是唇亡齿寒。

最后齐王建还幻想着嬴政能给他保住诸侯爵位,可偏偏屈辱饿死在距离齐王宫不远的两棵树下。

后胜呢?除了客死他乡,曾经贿赂他的金银珠宝也重新流回大秦国库。

齐王投降宣告着齐国没有抵抗就束手就擒了,几十万只有两种结局:充军、回家种田。

但是齐王,虽然都投降了,可是齐国实际控制人田氏并没有几次罢休。

他们带着部分家臣逃到了东海之外大大小小的岛屿,以海岛为堡垒,成了职业海盗。

意图等待时机反秦复齐。

就在昨天,他们接到了秦始皇获得九十年寿命消息,这无疑如晴天霹雳。

今天,他们聚在名曰复齐的岛屿上,岛外舰船无法计数,如骤雨般密集。

貌似一个惊天阴谋正在悄悄酝酿……

李伤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