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让你监国,你竟然造反了!

大秦:让你监国,你竟然造反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0章 为兄弟插他两刀

大泽乡。

陈胜正抱着自己获得的强体丹,久久难以入睡,对于白捡的便宜,陈胜可谓爱不释手。

在陈胜的屋外黑影已经游来游去。

黑影时而向窗外望去,时而又将自己腰间的宝剑打开又合上。

此时,陈胜将强体丹放进嘴里,然后又拿出,现在的他似乎正在做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

陈胜在屋内躲来躲去,心事重重,烛光照地他时而皮肤发亮,时而消失于黑暗之中。

天气虽然闷热,但陈胜手中却时而冒着冷汗。

秦国统一六国之后便将天下的兵器收缴与冰库之中,以此来防止有人图谋暴动。

就算百姓家中有铁器的存在也要被当地官府登记在册。

所以陈胜虽为顾农但铁制锄头武器到晚上也要被东家收缴进库,并如数登记在上缴到官府。

但这名短剑陈胜却偷偷藏了起来,并没有报备,不过吴广也有一只一模一样的。

这是当年跟纽扣搏斗时缴获的武器,晚上的时候他在那偷偷拿出。剑柄已被汗液浸泡出了黑浆,黑不溜秋的很是古朴,但即便如此,陈胜也视若珍宝。

这间草屋,就是东家提供给这些雇农晚上休息的。

茅草屋一般都是几人一起睡,不过陈胜与吴广关系甚好,而且威望高,所以两人经常共同住在一间草屋之内。

顿时一阵尿意让陈胜不得不走出草屋,这时的屋内只有吴广一人。

白天天空出现天道皇册,看到天道皇册的人都不知道此为何物。

因此他才说了一句那句感激涕零的话语:“苟富贵无相忘。”

但让吴广没想到的是陈胜竟然上榜了。

两人顿时僵住,再也没有任何的话语。

因为陈胜出来当雇农用的名字并不是自己真实的名字。

因此身边的兄弟除吴广之外没有人知道陈胜到底是何人。

但吴广心里跟明镜似的。

天道皇册加持恩泽百倍,吴广心中也顿时生出一种五味杂陈的心理。

只要将强体丹吃下之后可强化自身素质达三倍之多。

也就是说只要吃下这一个强体丹便能成为大秦百强之一。

这样的诱惑不心动是假的。

一阵精神恍惚之后,吴广便把“羡慕”二字完全抛出引导后,在他心里现在只有嫉妒。

两人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但是吴广自认为自己要强过陈胜,无论是智谋还是武力。

为什么只有陈胜东呢?但自己却落榜了呢,吴广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儿。

不过他也想过也有可能是自己的排名胜过陈胜,他兴许可能排到八十名或九十名的位置。

不过天道皇册到底怎么排名?他却不知晓,因此他不敢轻易断定自己就一定在陈胜之前。

现在能超过陈胜的机会就摆在他的面前,如果错过了就要一辈子跟着陈胜混了。

陈胜在得到强体丹之后并没有迅速服下,而是问问旁边平时智谋多虑的吴广。

吴广经过复杂的思想斗争之后,才吞吞吐吐建议陈胜先不要吃,毕竟天道皇册的奖励太过突然,万一是秦始皇变出的戏法,要他们死那还了得?

陈胜向来看重吴广的意见,这一次他还是尊重了吴广的意见,将那颗金丹藏了起来。

不过吴广这一次的劝解跟以前完全不同,因为他饱含私心,说实话这颗强体丹他也想占为己有。

当天道皇册公布完之后吴广甚至幻想陈胜能够把强体丹让给他,如果自己能登榜之后,他们俩可以再做交换将陈胜的那颗还给他。

但是从公布之日起到晚上陈胜依然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现在已经到深夜陈胜依然没有吃下那颗强体丹,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陈胜不吃。

假如他吃了之后吴广便失去了最后的机会,所以陈胜出去小解就为他提供了一个契机。

陈胜出去有段时间他还在做思想斗争,但他现在已经明确一点,如果还在等待机会那么之后留给他能成功夺丹的时间便会越来越少。

此时他吐纳三番,然后面露凶光。

他迅速抄袭自己的短剑推开屋门,摸黑来到你缓步走向陈胜身边。

此时,陈胜已经小解归来。

回来之后,吴广假寐,侧着身子打着呼噜。

不一会,陈胜躺下正打着呼噜,憨憨入睡。

又过了一会,吴广轻轻躺到自己同伴的身边。

草屋内近的似乎只能听到陈胜的鼾声与吴广不规则的心跳。

虽然剑柄已变得光滑,但吴广却将短剑牢牢握在自己的手中。

吴广眼中的杀意越来越坚定。

这时的他已经说服自己要杀掉这位生死与共的好兄弟。

接着他单手握住短剑的剑柄使劲浑身力气朝着陈胜后背心脏的位置捅过去。

此时没有任何防备的陈胜忽然从睡梦中清醒,他感觉心口突然一阵绞痛。

惊恐万分的他想要发出呼救声,但是却有一只孔武有力的大手捂住了陈诚的嘴,他想发出声结果却被这只大手重重压下。

人遇险境,必爆发出易于常人的能量,这时的他手脚并用,拼命挣扎,大声朝自己的兄弟吴广呼叫祈求相助。

但是当陈胜猛然回头去瞬间僵住,这个眼神中充满杀意凶光毕现的人竟然就是自己这么多年最信任的好兄弟吴广。

陈胜眼神中除了疼痛便是对于自己好兄弟的不解。

他始终不清楚为什么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会将杀手伸向自己。

他拼命的挣扎。

不一会儿有一颗金光闪闪的丹药从陈胜怀中滚了出来。

当金丹滚落在地上的时候,吴广的目光已经不再盯着自己的好大哥,而是紧随金丹掉落的位置。

现在他的眼神中又多出了一种情感,那便是贪婪。

陈胜看到吴广扭头盯着金丹此刻的他才明白吴广为什么要刺杀自己。

面对诱惑,即便是亲如手足的异性兄弟又怎么样呢?诱惑面前人人平等。

其实陈胜并没有真的想把这颗金丹留给自己。

他只是想在一天劳作之后好好休息,他原本等第二天再讲丹药与吴广一人半份一起吃下,刚才想吃下不舍得就是想到了吴广。

可是现在他能说什么呢?一切都是徒劳的。

随着短剑的寒光从陈胜的胸口慢慢露出,这时的陈胜的身体也逐渐变得僵硬。

李伤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