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让你监国,你竟然造反了!

第107章 怼死人不偿命

章邯迷迷糊糊听到这话,知道自己的没死全乎呢,很是庆幸。

于是他咧嘴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侧着头对青年说道:“恩人,你放心,我暂时死不了,多谢你的相助。”

青年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回答:“行你还有救,这样吧,你先给我说你姓什么叫什么,你别一会死了,家里人没人给你收尸啊。”

章邯此时心中一万匹马奔腾而过。

“章邯……”

“什么?你就是前几天大秦最强排行中的武将最强第六的章邯吗?”

那个青年睁大眼睛斜着看着旁边传说中上榜的英雄人物。

此时章邯将食指轻轻抬到了嘴唇上做出“嘘”的手势。

后面他并没有说话,其实他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自己的身份,毕竟他的工作性质要求他选择隐藏自己的身份,始终要保持自己的神秘感。

而且自己大秦排行最强武将只排在第6位,也不是第1第2名,这有什么好炫耀的。

所以必须要低调才行

但是接下来那位青年所说的话,差点没让章邯当场吐血。

“不会吧,你要真是大秦最强武将排行第6位,竟然就被打了口吐鲜血如丧家之犬?你也太菜了吧!”

青年苦笑着看着章邯,眼神中多有不屑和质疑。

章邯脸上几乎全是黑线,一句话也说不出。

毕竟结果代表了一切,自己确实被项羽打得满地找牙,肋骨现在估计都已经骨折。

章邯正生无可恋的望着你眼前这个青年,一开始他以为这个青年是自己的一个崇拜者,在得知身份之后很可能会大吃一惊,但是却没怎么想,这个青年竟然来鄙视自己。

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但是章邯也非常不服气,他作为大秦排名第六真的不菜。

如果把韩信叫到战场上去看看情况,或许韩信仰着头进去趴着出来。

因为树林中不只是有项羽,在项羽身边还有其他三位前20名榜单中的高手而作为他们的对手。

章邯这边呢?就他自己一人上班而且只是排名打进第六。

最关键的便是项羽此人太过强大,不止武将排行第2位,他手握地天龙戟更是大秦排名第三的神兵利器。

章邯确实是有实力在线的,如果真的是没实力,估计此时已经变成尸体躺在地上了。

不过再怎么说吧,眼前这个年轻人也是自己救命的人。

即便是心里有太多想要喷这位恩人的话,但无奈碍于心里愧疚,章邯终究也说不出那些伤人的话。

章邯现在就想赶紧找个地方疗伤,要不然自己或许真的会死在这里。

“哎,你没事吧,是不是已经死了呀?不会吧,果然这么弱……”

如果现在能动弹,章邯真的不想跟这位恩人在一起了。

这青年又开喷了。

而此次开喷原因竟然是章邯不说话了。

章邯心想被他救了还不如不救,而且自己也没有死,只是不想跟他说话罢了。

但是这位青年傻笑起来继续讽刺:“你这家伙命还挺硬的。”

章邯现在真的一句话也不想跟他说了,之后装作自己奄奄一息的样子,他的闲言碎语就是坐耳朵进右耳朵出。

这二人来到了江铃城下,他们被城门守卫搜身并让他们出示传验。

传验文书实际上跟户口簿差和身份证的集合差不多,是商鞅变法之后大秦所专有的认定身份的证件。

上面所记录着是哪里人,所属管辖地在哪、是什么身份总之就是含你所有的信息都被记录在传验中。

当然在大秦也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么落后,因为这种传验并不是一生只有一个。

它也是随着人员流动的变化以及自己年龄的增长而不断更新的。

在那个年代大秦就做到这一点,实属不易,可以说这种传验在那个时代的制度层面简直就是黑科技。

最具体的一个例子便是商鞅变法之后对于军功的重视使得秦国能成为第一强国,跟他的军功与户籍制度不关系。

比如你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如果杀掉一个敌人,而且在重要战役中立功,那么普通士兵便可以获得相应的爵位。

军队把军功上报给朝廷,然后再由朝廷做统计制定出新的传验,然后下发到立功之人所在户籍。

如果担心自己的功劳被埋没也没关系,因为亭长和村里比较威旺三位老乡绅,都会核实是否是本人之后最后才会将晋升消息传到他们的家中。

而且在那个年代家里有军功的人允许在原有基础上翻盖面积更大的住所。

自己的身份也会在经过一系列部门之后最终兑现国家对你的承诺。

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更他们的传验也有相应的变化,

所以只要你立下功劳是不必担心会杳无音信的。

他们两个在江陵城门外被守城的卫士拦在外面并不冤枉,因为他们两个浑身是血。

本身相互搀扶的人就需要多问两句,更何况他们这种情况特殊案例。

不过青年倒是不紧不慢地给守城之人递上了自己手中的传验。

守城的士兵接到传验之后便在青年周围绕了一圈,然后又从脚到头,打量了一遍,接着又回到原地。

现在他对此青年的身份确信不已,应该是江铃之人。

上不过麻烦的事儿来了,章邯现在满身是血,浑身虚弱,所以这些守城的士兵便拿章邯开刀。

他们对刚才那位青年严厉呵斥道:“你是有的传验,他的在哪儿呢?而且你们这样是不是私下参与械斗了?”

听到守城官兵这个说法,青年头立刻变成了波浪鼓说到:“私斗是不可能啊,我们怎么可能是斗呢?这都是我们作茧自缚去后山采野蜂蜜不小心从山崖下摔下来的,我倒是没什么事儿,就是我这位朋友摔得比较重。”

他们选择撒谎也不说实话,完全是力求自保的行为。

因为按照大秦律令解释,私斗行为虽然不严重可是惩罚却很重,在大秦律令中规定,私斗是绝对被禁止的。

除非是你在战场上,打死人也不管,但在秦律民法认定如果私斗一律被发配修补城墙一月。

所以那位青年也选择了沉默。

可是城门口的士兵依然不依不饶,问道:“传验呢?问了你第二遍了。”

这些守城士兵仔细点也没错,因为大秦讲求律例和规矩,这是法家所规定的。

做决定任何事情都要与法相容,比如传验就是一种证据,如果没有证据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

那就说明这个人铁定有问题,但是如果怀疑别人作奸犯科,那也不能轻易的把人抓去审问,必须有相应的依据作为支撑。

李伤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