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之清平游记

第25章 太上无极意

身为三清殿主,清平子住在道山三清殿西侧,那里有一个院子,正房与三清殿一般坐北朝南,另有十来间厢房位于东西两侧,是为他及所收徒儿准备。

目前为止,清平子只收了三个徒儿,道号:明微、少微、兵微!

三个徒儿皆是天资非凡之人,由二位太师伯与师父、师叔们众决交给他抚育。明微今年十岁,少微、兵微九岁。

临江子众人常年跟着清平子,清平子本身在他们面前极有威严,又是大师兄,他们见劝不了,自不敢强求,随后告辞离去。

清平子静静回到三清殿,明微、兵微正在殿前练武,满头大汗,看来已练了多时。少微被清平子发现时双脚已冻废,筋脉全部坏死,除非换腿,否则一辈子只能坐轮椅。

不过,少微当年雪地濒死,清平子能护着他捡回一条命已是天幸,自不过多奢求。少微坐在一旁的轮椅上静静看书,不时抬头看几眼对练的师兄、师弟,面露微笑。

清平子摇了摇头,负手走了进去。

就在此时,对练的明微、兵微剑锋陡然一转,随之剑气如涛,疾如电闪,双剑瞬间杀向清平子,直取华盖、紫宫、水分、气海诸穴。

清平子暗骂了一声“小兔崽子”,功劲一起,双剑顿时颤如风摆,剑啸道音,前进不得。

清平子嘿嘿一笑,伸手往剑尖点去,突然一道剑气直向膻中穴而来,一愣时,明微、兵微已运功弃剑而退,一左一右架起少微的轮椅,拔腿就逃。

清平子哈哈大笑,身形一晃,已挡在了三人身前:“哪里走呢?”

明微一愣,轻咳了一声,扑通跪在地上:“师父,你老人家是何时出关?真想煞了徒儿!”

听了咳声,兵微忙也随之跪拜下去,学了明微一般:“师父,你老人家出关正及时,刚才有一个贼子擅闯三清殿,不把我等三人放在眼里,我与二位师兄与之战了九日九夜,眼看便要落败,最后终于感应到了师父你老人家的王八之气,瞬间犹如神助,一剑送了那贼子……那贼子……”

少微接道:“送了那贼子屁滚尿流,逃之夭夭!”

明微双掌一击:“对,就是这样!师父文成武德,寿与天齐,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王八之气,王八之气,好个王八之气!”清平子转身,伸手抓起少微坐的轮椅提了起来,抬步往三清殿里走去,“都跟为师过来!”

斜躺在椅子上的清平子,望了一眼老老实实跪在三清殿里的明微、兵微,以及在旁边低着脑袋眼珠子乱转的少微,火气腾一下就上来了,冷哼一声,道:“练武呢?我说你们才几岁,啊,整天只知道练武,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哪有半点为师当年的风范!为师就奇怪了,那些老老实实的臭道士教出来的弟子,一个个无法无天,整天上蹿下跳。老子从小就调皮捣蛋的,啊,怎么就教出了你们这几个闷葫芦,几棒子下去也打不出一个屁来,整天只知道练武,你们这是想丢尽为师的脸吗?”

明微见兵微略微扭头瞟了他一眼,这老道闭关把脑袋弄傻了?顿时来了精神:“师父教诲,殷殷耳畔,弟子们不敢或忘,必勤修苦读,以增己功,光大道门,护我神州,安保黎民,不负道祖真传!”

“为师真……教过你们这些?”清平子使劲揉了揉额头,只觉得头疼,不自信的问道,见三位弟子同时确信的点头,“为师……真是这般说的?”

三位弟子又是一致点头,清平子气得一拍椅子,吓得三人一颤,随后起身走到三人面前,一一点指过去:“你!你!还有你!真是岂有此理!好的不好好学,平常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倒记得清楚,诚心与为师唱反调是不是?跪好了,别动,把手伸出来,你们真是要气死我!”

三位弟子伸出手去,清平子也伸出手来,好像有什么不对,还是明微提醒了一下:“师父,你老人家忘了拿戒尺!”

“等着,都给老道等着!”清平子点了点头,随后四处翻找起来,“老子的戒尺呢?”

兵微看了明微一眼,见他轻轻点头,立马高声道:“回禀师父,前几日,破阵子师叔捉了只兔子,就在这殿外烤着吃,柴火不够,一股脑儿全烧了。我和二位师兄一直劝阻,最后打了起来,我们不是对手,失了戒尺,愧对师父,请你老人家责罚!”

清平子四处翻找的手停了下来,这么巧?转身抬手一指:“少微,你说,是这么回事吗?”

少微恭恭敬敬回道:“回师父,争斗中,三师叔大吼道:‘你们几个小兔崽子,不烧戒尺,老子就拆了三清殿当柴火!’就这闻言一愣神的功夫,戒尺已被抢去折断,丢入火中!弟子们想,断也断了,它就不再是戒尺,只是柴火,自然也没有了争斗的必要,毕竟那时候,喝酒吃兔子已经是第一要紧的大事!”

“好像有些道理!”清平子点了点头,随后竟见明微、兵微吐了口气,起身拍打起道袍下摆来,“诶,跪好、跪好、跪好,我说有道理,没叫你们起身啊!”

明微二人又老老实实跪了下去:“师父,我们吃兔子是有道理的,师叔毁戒尺是没道理的,你和师叔打架是有道理的,罚我们跪是没道理的,所以该起身啊!”

清平子过去捏住明微的鼻子扭了扭:“小兔崽子,小兔崽子,这是一回事吗?都跪好!”

清平子伸手一拍额头,大是头疼,这是要翻天的节奏啊,转身往殿外走去,不想再看到这几个混蛋:“听说你们跟着破阵子在江湖上闯出了莫大名声,恭喜你们,为师也与有荣焉,幸甚至哉!”吓得明微三人脖子一缩,把头埋的更低。

清平子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背对三人道:“起来吧,等为师扶你们吗?我告诉你们,从今儿开始,不许念书,不许练武,连经藏也不许去,给老子上房揭瓦去,若你们敢拆了这三清殿,就算你们出师了!”

话语出口,清平子再不停留,负手而行。

想起老祖他们离开那日,一样骂了自己,一样骂自己不知上蹿下跳,一点不像他,所以自己次日就到三清殿顶当着众道的面洒了泡尿,后来被师祖好好教训了一顿,师父是不敢教训的,道选之子嘛!

那日一别,再也没有见到老祖。

转过身去的背影决然,不是清平子决然,是因他不敢再回头。言语虽厉,终究是疼爱,终究是不舍,或许此别,终至师徒再无相见之日。又思及这三名弟子即将挑起的重担,心又有不忍,也不知这天下,几时才能有老祖口中的清平之日。

清平子走远后,明微与兵微才敢起身,自然没察觉出异样。

兵微与明微一同推着少微的轮椅往三清殿外去,道:“大师兄,多时不见,我看这老牛鼻子脾气见长啊,我琢磨着,怕是闭关太过清闲,已经忘了马王爷有几只眼,需得好好拾掇拾掇!”

明微摇头叹道:“唉,这样是不是不大好啊?有所谓‘弟子事师,敬同於父’,又曰‘一日为师,终日为父’,孝道是不是多少也该讲究一些?”

被明微二人推着往外去的少微也摇头晃脑道:“嘿嘿,真是罪过,天大的罪过啊!”三只小道士一时皆大笑起来。

夜深人静,道山上的道者或已睡下,或静坐修炼,三清界山门石碑处出现了两道身影,正是清平子与破阵子。

来到数丈高的山门石碑处,清平子对破阵子点了点头,破阵子手结道印,口诀一起,太极图旋出,随即消失,并将附近隐没天地间,只留下似仍矗立的山门石碑及四周景物,展示在夜空下,给人以亘古未变之感。

道法已成,混淆天地,清平子运起太公武经心法,印诀一起,一掌印在石碑上,石碑顶上石刻的两尺见方古朴太极图自碑上脱离,疾旋而起,清气冲霄,光芒耀天下,照亮了整个道山三清界夜空。

撼天威压自天地临身,道气自清平子二人由头至脚瞬间扫过,二气呼应,同出一源,石碑生出感应,轰隆之声不断,缓缓往地下沉去,入土约一半左右。

碑上上古金文“三清界”三字缓缓脱离,上漂至半空兀自旋转不息的太极图之上,圣气自天一照,石碑处缓缓裂开一约三丈宽、十二丈深的入地通道。内中火光通明,清圣之气充盈,正是归葬三清道门历代先贤的“道窟”。

清平子吩咐破阵子守在上面,自背起一篓香从石梯缓步入内,到了阶梯尽头,强大阻力出现,一时前进不得。清平子停下脚步,静静等待,只一息,道窟地室内一道道印飞来,自清平子身上扫过,清平子顿觉身前一松,脚步再起,已无阻碍,缓步步入道窟。

三清界规矩,凡三清道主与三清殿主,及为道门、天下立下功勋或福泽加乎民之道者,皆可葬入道窟。若为人、功盖称圣者,一旦三清界显圣,则必然葬入道窟第一殿。

道窟第一殿,正是陪侍创道道祖太公祖师的主殿。

道窟顶上悬空许多太极图印,照亮整个道窟,万万年不灭。道窟坐北朝南,入门为第二殿,分为三道六壁,每一壁已预先凿好了置放棺椁的洞窟。

清平子到了已放置有棺椁之处,放下竹篓,自篓里拿出香来,由最外面始,按六壁棺椁依次往内摆去,直到了第一殿,到了第一殿正壁的太公祖师挂像前。

道祖挂像两边各有五个大字,乃是:太上无极意、封神造天机!

清平子轻声念着:“封神!天机!”随之剑气一划,将香燃起,作揖上香后,跪下给道祖磕了几个头。

第一殿虽与第二殿一般宽,却短了不少,只一道两壁,中央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两边石壁有洞窟用于放置棺椁。

道祖挂像正前方约一丈处平放着一块不知何等质料的灰色石头,高约三尺,六尺见方,上下四边平磨,顶面为纯白色。清平子伸手放在石上,轻轻抚过。这是道祖得道前留下的无字天书,并有训诫:天书只能用于推演天地人间气运,不得私用,若有违者,逐出道门!

清平子抬头看了道祖挂像一眼,又一拜后,自一一去给第一殿陪侍的六位真人敬香,最后来到归思真人的棺椁前。

清平子上香磕头起身后,抬头看了看棺椁之上的洞壁留字:至圣三清道门三清殿主归思真人神柩!三教皆知,壁字乃道窟自显,非人力可为,“至圣”二字,正是三清界及道窟本身对归思真人的认同与评价。

清平子心中默念:“前辈,得罪!”随之抬掌运功,缓缓将归思真人棺椁引了出来,印诀再起,运出一太极图将棺椁托住,自伸手缓缓推开了棺盖。

入眼的归思真人遗体静静躺在棺椁里,面有润光,雪白发须依旧,仿似睡着了一般,右手握着的雪白拂尘静静躺在身侧,与雪白道袍融为一体,昭示着三清道者无瑕无垢之心。

清平子伸手轻轻抚过跟随归思真人征战天下近两百年、如今又陪伴在此百年的拂尘:“前辈,你知道老祖到底怎样了吗?”一百多年前,年轻的老祖曾跟随归思真人修行,深得教诲。

归思真人一生奔波,杀敌万千,忍创百年,最后尽散道功精元,以身殉道,终于为万里神州留下一线生机,恩泽天下,是老祖最敬重的前辈,也是一百多年来儒道释三教的精神支柱与象征,是他托起了道门、托起了神州的希望。

而今,老祖不负真人重托,三清道门道威重现,神州安宁百年,前辈泉下有知,当慰老慈。

老祖每入道窟,都会待在真人身边多时,向跟随身旁的后辈弟子们解说着真人当年的艰辛与伟业,以及对三教后辈弟子的惜爱之情。今日,不孝弟子清平代老祖他老人家来祭拜前辈,祈望前辈庇佑老祖安平。

片刻后,清平子将真人棺椁复位,礼拜离开,又到第二殿给三清道门历代道主、三清殿主及前辈先贤一一上香,又似归思真人般将师祖的棺椁引了出来,看了片刻,说了些话。

离开道窟时,清平子转身回望了一眼,若无意外,这里面也将有他的一个位置。

西乡二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