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之清平游记

第141章 空侯引

南部与余三深皆摇了摇头,他们与清平子接触不算少,那年轻人看起来有些嚣张,也不大给人面子,但要说分寸,肯定是有的。

与他有怨的人不少,也就对付了一个鹰犬帮,而且还是利用工捕出手,这小子胆子看起来,没有表面表现出的那般大,要说他敢出手杀何长老,却是不大信。

但是,清平子敢不敢杀何长老是一回事,定不定是清平子所杀,又是另一回事。

那小子看起来不是一般的讨厌,现在跟在那个更加讨厌的韩箐后面转,正好借此机会对付他,也不是不可以。

余三深道:“敢不敢杀不好说,我们对清平子也不是很了解。但这个小子,怎么说呢,不是个好东西,最近魏郡发生之事,多少与他脱不了干系,空长老来的正好,我看……”

空侯平静的听着余三深之言,心里却并非表面那般平静,兼或有叹息之意,打断道:“余长老,不是我说你,听你话意,这是入了歧途!解门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六大门派之首,不是那些三两口之家的小门小户,死了人一心只想着惩治凶手,发泄怨气。大门大派,要有大门大派的格调,首先要问一个为什么,这比捉拿凶手更重要!为什么?解门立足王朝、立足天下多年,仇人和对头皆不少,指不定什么时候有人起了心思,想在背后下黑手。这胡大人之事也好,小何长老之事也罢,惩治凶手不是我过来的目的,查清楚背后之人为什么动手才是重点。背后的动机,比是谁杀的更重要,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南部也规矩了起来,空侯这话,明着是对余三深说,里面怕也有敲打自己的意思,一切要以大局为重,个人利益与诉求,那都是小节,上不得台面。

余三深一时更不敢再言,他本来还打算提说何长老去烧房子的事,以加重清平子的嫌疑,现在根本不敢提。要是让空侯知道堂堂长老,居然干出这种堪比蝼蟒之辈的下三滥之事,指不定一个耳光过来。

现在的二人,也终于明白了自己与空侯的差距。

说句实话,虽然传的厉害,他们其实对空侯的修为并不是很清楚,心里始终觉得,空侯能成为长老之首,乃是黑衣宰相的面子,现在看来,先不说修为,就这见识,那也是让人服气的。

“当然,既然这个清平子不让人省心,看一看他,也是必要的,但要注意分寸。京机阁虎翼将军司臣,前两日给门主他老人家发了消息,问起来你们之前出手围杀清平子之事。

“说清平子是景门将来的希望,是景门的荣誉长老。信息虽没道质问,却字字打着门主的脸,都是你们做的好事!

“你们明知道那清平子已是景门的高层,连宗柱的昭武将军都要给景门几分面子,你们竟然还出手欲置他于死地,是谁给了你们自信?

“景门这些年发展的好,不仅高手众多,在王朝尤其是京机阁里,更是有了不小的势力,别把人家还看做可轻易拿捏的小派门。

“众所周知,三十年一决的门派大比之期就要来到,你们应该明白,年纪轻轻的清平子意味着什么,那是景门前进一步的希望。若清平子无缘无故出了事,你们应该能猜测到会发生什么!

“按现在景门的势头,三十年之决,也不排除景门一步跃为六大门派之一,一旦上头认可,那就是与我们解门平起平坐的存在,将来少不得有更多交集,共掌王朝,无凭无据得罪景门,不智也!”

“多谢空长老教诲,小的明白了!若是要些凭据,那卫星乃第一首选。不说胡长老,至少何长老之事,可以看个清楚明白。若门主他老人家出面,是否有开启‘八柱共议’表决的可能?”

空侯教训着二人,南部的身份与修为,毕竟与余三深不同,要认错悔过,自然是余三深更加合适。看来这余三深也深得其中三昧,空侯话一完,立马接上,不留尴尬之间。

空侯摇了摇头,道:“我们之前也想过此事,但放弃了!小何长老、胡长老虽是解门的长老,身份地位毕竟不够,若为他开启‘八柱共议’,此例一开,以后就是天大的麻烦,不仅乱了秩序,解门还要为此留下话柄,得不偿失。再者,一旦为小何长老他们开启‘八柱共议’真成功了,景门也要开启‘八柱共议’,看一看荣誉长老清平子被袭击的真相,到时如何收场?解门脸上无光,要成天下笑柄!所以,现在不要去考虑卫星之用,老老实实的凭本事查案吧。余长老,之前让你整理的关于与胡家有牵扯之人事,怎么样了?先是胡海,后是胡长老,那小丑,八成以上与胡家背后做下的丑事脱不了干系!”

“已经整理的差不多,我和南长老正在梳理,待分出了主次轻重,再呈交给空长老过目!但是,我们有一点担心,那小丑是修仙者,他若选择离开魏郡,躲入老林,就算查了出来,怕是永远也拿他无法!”

空侯摇了摇头,道:“南长老、余长老,这点不必太过担心。看那小丑,是一个喜欢张扬之人,无论是杀胡海,还是杀胡长老,皆是众目睽睽之下杀来,当着众人之面行凶。他是一个自负且表现欲极强之人,定不会随随便便躲一辈子!你们把我来魏郡坐镇调查之事,通过媒体传出去,我正要会一会他,看看到底是什么来头!”

南部点了点头,自己果然老了,不如小辈啊!

“空长老,我动身到魏郡之后,景门的震山河联系了我,想拜会一下空长老,不知空长老是否见他一面,我这边好给他回个话!”

空侯道:“震山河身份地位已不低,来到人家的地盘,既然开口,不见一见,说不过去。不出意外,怕也是为了清平子之事,到时候二位长老一起,咱们把事理清楚吧。对了,我记得北宫家的北宫煌,是不是八十大寿快到了?北宫家这些年为解门贡献不少,既然出来,顺便去看看,代门主为他祝个寿!”

“北宫煌是五月二十二,现在已经发了请柬出来,并州云中郡有得热闹了!”

西乡二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