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城几年夏

第6章

坐在出宫的马车上,徐令依还在回想着刚刚晚宴上的事,林景言见她出神,伸手握住了她放在膝上的手,“在想什么?”

徐令依回神,摇了摇头,又转头看向林景言,“你有没有觉得,齐妃娘娘过得好像没有看起来那么好?”

林景言惊讶挑眉,“你怎么会这么想?”

“宫外人总说齐妃娘娘容颜姣好,性情温和,可我见她却不像开心的样子。”

林景言轻笑出声,“那依你看,齐妃娘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徐令依看着林景言认真道,“虽然如传闻中一般孱弱,但大方得体,仪态万千,是个秀外慧中的女子。”

林景言掀起马车上的帘子,指着一旁酒楼二楼的窗口,“你看到那个窗口了吗?”

徐令依虽不解,却还是点了点头。

林景言含笑继续道,“从前的齐静姝,即使是从那里翻下来,也不会伤到分毫。”说罢,他看向马车外,像是回忆起了什么。

“当年静姝不过十四岁,正是勇敢无畏的年纪,穿了男装,束了头发,便敢同我们一起出来饮茶打猎,见到有恶霸欺辱百姓,便连门都不走,直接从窗口越出去,”他顿了顿,脸上温和的表情略带了点遗憾,“每当那个时候,孟和都会跟在她身后不远处,不会上前打扰她逞英雄,也不会让她独自面对危险。那时我们都以为,他们青梅竹马,自小定亲,以后也会是一对行侠仗义,驰骋江湖的神仙眷侣。”

林景言收回了视线,“直到陛下登基后不久,孟和在边境受伤,回京后御医断言其伤及肺腑,怕是活不到三十岁,孟和不想拖累静姝,绝望退婚,静姝却在当月受召入宫。”

徐令依诧异,“竟如此巧合?可是她怎会变的如此孱弱……”

“听说是入宫时被高位嫔妃下了药,伤了底子。”林景言摇着手中的折扇,淡淡说道。

徐令依皱眉,齐妃入宫那年,正是徐家没落的时候,那时她正陪林景言再嵩山书院读书,待她回京,徐家早已没落,令仪也已入宫为奴。

“陛下与令仪相恋多年,他担心令仪入宫后受到六宫针对,便选了静姝入宫,为其分宠,”林景言轻笑,“还真是用心良苦。”

徐令依收紧了拳头,“陛下是为了令仪,将齐妃娘娘做了挡箭牌?”

林景言点点头。

马车内瞬时静了下来。

林芳仪早产的消息传来时,静姝正抱着二皇子陪静好在亭子里纳凉。

“怎么突然就生了?不是才不到九个多月?”静姝起身,任由绿鬓给她穿上了外袍。

“说是端午晚宴回去后便不得劲,当天夜里就见了红,请了御医和产婆,灌了好几碗的催产药,折腾到今天早上才产下一个皇子,只是十分瘦小。”绿鬓手上的动作不停,说完后又看向一旁,“娘娘,这是咱们给林芳仪的贺礼,是按照您一早定下的份例来的,您看看还需要添点什么吗?”

“前几日本宫封妃时陛下赏了个长命锁,你给拿上。”静姝穿戴完毕看向静好,“我去看看她,红芙留在宫里陪你,无理论是谁来也不要见。”

静好扶着肚子起身,“都说七活八不活,姐姐远远看看便好,千万别上前。”

“我知道。”

在琼华夫人的偏殿外,静姝撞见了匆匆赶来的婉淑仪,“你怎么来了?”

婉淑仪见四周没人,便上前走到静姝身旁,“婉淑仪的消息一早就传开了,宫里人人都来,我躲不过去。”

静姝皱眉,“你平日里最会撒泼,怎么这种时候偏偏开始懂事了?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你这孩子还没坐稳,怎么偏什么热闹都看。”

婉淑仪还未说话,倒是贤妃走了过来,见状以为二人又生了口舌纠纷,“今儿里面人多事杂,连皇后娘娘都在,你们可别在这吵起来,省的挨罚。”

静姝一面低头应是,一面示意婉淑仪跟在她身后。

刚一进内室,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扑面而来,婉淑仪连忙掩住了口鼻,咽下了想要呕吐的感觉,静姝皱了皱眉头,悄悄将随身带着的泡过薄荷叶的手帕塞给了她。

皇后娘娘正和琼华夫人坐在一旁的软榻上,面前的小床上是林芳仪刚生下的小皇子,襁褓中的婴儿尚未睁开眼睛,小脸看起来不如一个巴掌大,身上的皮肤又红又皱,看起来好不可怜。

“这孩子……”不知是谁开了口,皇后娘娘抬眼轻叹,“早产加难产,这孩子来的凶险,御医说便是养大,也总有些不足。”

淑妃闻言面露不忍,开口问道,“林芳仪一向身子康健,也未有小产之兆,为何会突然早产?”

一旁的医女解释道,“端午晚宴过后,芳仪小主突然见红,情况十分凶险,御医便开了催产的汤药,但小皇子迟迟不下来,芳仪小主的情况也越来越不好,御医无奈便又灌了些,芳仪小主才艰难产下了皇子,御医诊脉时发现,芳仪小主曾接触过对孕妇不利的东西,才会引发早产,以至于现在还醒不过来。”

听完医女的解释,众人一阵无言,皇后娘娘皱眉看向一旁的女官,“陛下怎么还没来”

被问到的女官连忙跪下回道“何老将军今日入宫拜见,陛下召了华昭夫人前去一同用膳,还吩咐说不许人打扰。”

听到女官回话,皇后娘娘依旧眉头紧锁,琼华夫人见状对女官道,“你再去一次,先不要提林芳仪的事,只恭喜陛下又得一子便好。”

作家墨羽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