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年

第52章 江湖再见

在课本里学到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后,在生活中也遭遇过选择玫瑰还是选择面包的问题,每次遇到这类问题我都会听从自己的内心,选择自己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就像刚开始选择到图书馆做书籍管理员时那样,我本来是打算借此机会多接触一些书籍,但我没想到同时还能赚取一些生活费。但是这份工作我们坚持了三个多月之后,图书馆馆长将整理图书馆书籍这项任务,交到了我们学校不收劳务报酬的读书协会手中。

有一天晚上宿舍熄灯之后,当我握着手机正在安静地看金庸小说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提示学校图书馆给我的银行卡里汇入了一笔资金,那时一股兴奋突然从心底迸发并迅速地流遍了全身,我想大声呼喊,但宿舍的其他同学已经睡下,于是我激动地给方方发了一条消息,“方方,我们在图书馆做兼职的报酬到账了。”

方方立马回我了一条消息,“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吗?”紧接着他又回我了一句,“嗯,我刚才也收到短信了。”

其实在给方方发消息之前,我已经略微起身看了一下方方,当时他正在聚精会神地看手机。即使他收到短信通知后,他仍在默默无声地看手机。

于是我又给方方发了一条消息,“有这笔钱后,你打算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不是还像以往一样平凡度日吗?”这时方方在床上转了一下身,“你别再给我发消息了,我要睡觉了。”方方说完后,便将手机放到了枕头一边,闭上了眼睛。

有了这笔钱之后,我可那能暂时不用为我接下来一段时间的生活费发愁了,但我的生活可能就像方方所说的那样,还像以往那样平凡度日。

自从我和洋洋的关系开启冷战之后,洋洋就开始与我们班家庭条件充裕的同学走得越来越近。刚开始我特别讨厌洋洋那副阿谀奉承的嘴脸,当他主动靠近一些同学,我便主动疏远洋洋靠近的那批同学,最后,我渐渐地发现我被洋洋孤立了。为了打破被动的局面,后来当别的同学主动找我闲聊时,我也积极主动与他们攀谈,随着我对这些家境殷实的同学的了解,我才发现他并不像之前我脑海里存留的那些纨绔子弟的呆板印象,甚至我们在某些方面有着近乎相似的兴趣爱好。那时我决定为了对付洋洋在人际关系方面带给我的被动局面,我要比他更圆滑地处理自己与同班同学的关系。

我还清晰地记得之前洋洋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万万是我们班最有钱的同学的时候的样子,后来一直让别人保密这个消息的洋洋,结果自己亲自将这个消息传遍了全班的每一个人。当万万亲眼目睹了洋洋造成的后果后,开始渐渐地疏远洋洋了,也就那时,我和万万的关系越走越近了。

在我们大二的时候,有一天万万突然冲进我们宿舍,满脸兴奋地问我了一句:“敏镐,周杰伦要来西安开演唱会了,一块去看演唱会吧?”

我和万万的第一次谈话便是因为周杰伦,那时我才知道万万也是周杰伦的粉丝,所以我们第一次谈话时交流了许多。

我非常明确地拒绝了万万,“不,不去。”

万万一脸惊愕地又问了一遍,“你整天说你喜欢周杰伦,现在你的偶像要来西安看演唱会你都不去看一下吗?”

我一脸为难地说道:“身无长物的我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去看演唱会啊!”

万万听完我的叙述后,灰心丧气地离开了。

在上大学之前我就一直渴望去看一场自己偶像的演唱会,等我考上大学之后,虽然我对自己偶像的崇拜之情一直没有减退,但经济受限的我每次只能通过音乐来与自己的偶像在精神层面进行交流。当我错过了周杰伦西安的演唱会之后,我才知道偶像到自己上大学的城市开演唱的机会是多么难得,特别是当我知道演唱会的门票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贵时,我才开始陷入了深深地懊悔之中。

当我拿到在学校图书馆做书籍管理员的劳务报酬后,我本打算将这笔钱用做我之后几个月的生活费,谁知刚过了半个月,当我正在宿舍看电影的时候,万万又一次满脸兴奋地冲了进来,“敏镐,周杰伦要到洛阳开演唱会了,你要去看一下吗?”

我还记得几年之前的相似情景,当时当我拒绝万万之后,就一直因为自己的一时错误决定懊悔不已,现在如果我再次错过这个机会的话,这将成为我整个大学最美好的时光里最遗憾的一件事,“你们去吗?如果我一个人的话,我就不去了。”

这时万万立马回复我了一句:“你去我就去,只要某些人别像上次做个胆小鬼就行。”

面对万万言语相激,我岂能退缩,但是经济并不充裕的我,只能委婉地问了一句,“我们能不能选个便宜的座位?”

结果我没想到经济阔绰的万万,会为了朋友主动降低自己的标准。“行啊!只要能看到周杰伦,只要能在现场听到他唱歌,我在哪看都无所谓的。”

“那既然确定了,我就赶紧回去买周杰伦演唱会的门票了。”万万说完后便激动地冲出了教室,大概过了一分钟他又跑了回来,“敏镐,要不我问一下我们班旭旭去不去看演唱会,人多的话也挺热闹的。”

我立马同意了。“行啊!到时候我们一块去洛阳看演唱会的话,也可以去参观一下洛阳的龙门石窟,品尝一下洛阳的特色美食。”

之前在与万万接触的过程中也与旭旭有过一些接触,了解旭旭除了家庭条件相对比较优越外,他同时也是一个性格比较温和的人,所以他和我们班的大多数的同学关系相处的都挺不错。

当我要和万万、旭旭要去洛阳看周杰伦的演唱会的消息在我们班级不胫而走后,我的这个“奢侈”的举动引起了全班大多数同学的议论,他们实在不理解家庭条件并不优越、并且曾申请过学校助学金的我,为什么会花费巨额的生活费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我的好朋友松松和凯凯也分别在第一时间对我做出的“荒唐决定”进行了轮番劝阻,但是那时我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做出了一个永远都不会后悔的抉择。

一个风轻云淡的周六上午,我、万万、旭旭我们仨在学校吃过早饭后便慢悠悠地向洛阳出发了。由于这是我的同学第一次到我的家乡做客,所以我主动帮他俩买了车票。刚坐上车时,我们每个人的心情如同飘荡在天上的白云一样悠闲自在,透过窗户照进到我们身上的阳光,就像长了千万只柔软的触角似的,温柔地抚摸着我们身体的每一处穴位。我掏出了手机打算在安静的旅途中欣赏一会儿音乐,不一会儿的功夫我便睡着了。等我睡醒的时候,我们的车也已经抵达洛阳车站了。

我们刚刚下车,旭旭便问我了一个奇怪的问题,“敏镐,这次回洛阳你还回家吗?”

我一下子被旭旭这个问题搞蒙了,因为在我看来,我既然已经决定和他们一块去看演唱会了,那我肯定是不会撇下他们独自回家的。内心敏感的我突然意识到旭旭可能是在委婉地向我打听我家庭的住址,以此来间接了解我的家庭经济状况。于是我脸上露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我不回家了。”

作为东道主的我,本来应该提前做好这次出行规划。但是从一个偏僻小山村走出来了的我,对LY市区的交通、住宿、吃饭、游玩等信息并不熟悉,所以当我们走出车站后,对于眼前这个陌生的城市,我们的脸上几乎都是一样的表情。我只知道周杰伦的演唱会在洛阳体育馆举行,但我并不知道洛阳体育馆的位置所在。当万万和旭旭发现我并不了解洛阳体育馆的具体位置以及周边信息后,一个拿出了手机开始在网上预定体育馆周边的酒店,另一个人开始在网上搜索前往体育馆的路线。

在去体育馆的路上,开出租车的司机开始主动和我们攀谈,当他得知我们也是晚上去观看周杰伦的演唱会,并且没有提前订好入住的宾馆后,便赶紧劝我们在离体育馆偏远的位置找一家宾馆入住,晚上再打车专门去看演唱会,因为体育馆附近的宾馆早在一周之前都已经被人预定完了。最后,我们按照出租车司机的建议,在离体育馆十分钟车程的位置,成功地预约到了一家宾馆。等我们入住宾馆后,随着临近演唱会的时间越来越接近,我们也愈发激动了。

等夜幕刚刚降临,我们便开始下楼寻找吃饭的地方。这次作为东道主的我又一次没有尽到我应尽的责任。虽然我向旭旭和万万推荐了几款洛阳特色小吃,但是我在我们入住的宾馆附近并没有找到这样的饭店。经过差不多十分钟的寻找,我们三个最后走进了一家快餐店。大家到洛阳的第一顿饭本来应该由我这个东道主买单,但是乘车已经花去了我钱包里的一半储蓄,就在我犹豫应该以怎样的方式来欢迎我的同学到洛阳做客时,旭旭和万万好像看出了我的难言之隐,已经主动提前买好了自己的饭菜。这种感觉让我很舒服也很惭愧,他们好像并没有在意作为东道主的我,是否应该在他们刚刚到来时请他们吃一顿大餐。

当我们到达体育馆门口的主干道入口时,主干道的道路两旁挤满了售卖荧光棒与周杰伦海报的摊位。看着正向体育馆涌去的川流不息的人群,我不由自主地感叹了一句,“没想到人竟然这么多。”

旭旭满脸兴奋地回了我一句:“那肯定了,毕竟周杰伦算是陪着我们这一代人长大的偶像,他的歌迷应该很多的。”

这时万万指着路边摊位上的荧光棒,饶有兴趣地说了一句,“要不我们也买两根荧光棒吧!”

我一脸吃惊地回了一句,“大哥,这是粉色的啊!你确定要买吗?”其实那一刻有着大男子主义的我,一直觉得一个男生拿着一个粉色的荧光棒会被人看做是很娘的一件事。

万万立马回了我一句,“你不知道周杰伦被歌迷们称为‘小公举’吗?他最喜欢的颜色就是粉色,作为周杰伦忠实歌迷的你,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没等我开口讲话,旭旭突然说了一句,“这也不贵,我们就买几根荧光棒吧!”旭旭说完后,便直接走到摊位前买了六根粉色的荧光棒。

等我们检过票按照门票上的座位依次坐好,我才发现整个体育馆里面坐满了前来观看周杰伦演唱会的观众,即使是离舞台中央十万八千里的“山坡座”,也几乎是座无虚席。其中大多数都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他们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舞台上发生的一切,那一刻我们好像都是为了共同的‘信仰’聚集到了一块。

在众人的焦急的等待下,体育馆上空的大灯突然熄灭了,这时令人心血澎湃的音乐突然响起,舞台上的灯光散发出了五颜六色的光芒,熟悉的声音从旋律中间传了出来,那一刻时间好像静止了,一切都是那么的梦幻却又那么真实,随着曾经在我们青春的记忆里留下深深烙印的那个熟悉背影突然降临到舞台,全场瞬间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体育馆从那一刻起,就像一直在炉火上沸腾的烧水壶。一曲熟悉的《七里香》开始了,我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十八岁那年的夏天……

大家在音乐的感召下,都激动地挥舞着手里的荧光棒,粉的荧光棒瞬间将体育馆变成了一个粉色的海洋,就在这时坐在我们前面的一位女生突然回过头看着万万,“哥哥,你能不能把你的荧光棒分我一个。”

万万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毫不犹豫地将手中一个的荧光棒递了上去。

在看演唱会之前我一直觉得我会一直冷静地看完整个演出,即使我再激动也不会像一个幼稚的小孩去挥舞荧光棒。结果当我看到写着“周青春”的荧光板时,我不得不承认周杰伦的歌陪着我度过了我的青春岁月。当我看到坐在我旁边的万万左手一直举着手机录视频,右手不断地挥舞着荧光棒,嘴里一直跟着旋律大声哼唱歌曲时,虽然他的声音早已经被周围的歌唱声淹没,但他并没有在意,他的双眼一直死死地盯着舞台中央。当我侧着身子去看旭旭时,发现他也不断地挥舞着荧光棒,双目一动不动地盯着舞台,等到熟悉的旋律他也会不由自主地跟着哼唱几句。在这之前从不是周杰伦歌迷的旭旭,那一副认真听歌的模样,俨然就像一个认真听课的小学生。

那一刻我也不再顾忌我的行为在别人看来是否幼稚或者奇怪了,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青春就是用力放纵的。早已将歌词与旋律深深刻入脑海的我,双手挥舞着荧光棒,大声地跟着大家的节奏一块唱了起来。我随着现场的音乐又重温了一遍自己的青葱岁月,特别是当周杰伦站在舞台中间和我们煽情互动时,气氛一波接着一波推向了高潮。就在这时,万万突然转头看向了我,“我刚才还一直想着现场听一下曾经高中最喜欢的《白色风车》,没想到最后周杰伦竟然唱这首之前根本就不在计划中的这首歌了。”激动的万万竟然流泪了,没等我说话,他又将视线转移到了舞台上。

之前我一直以为在演唱会听歌与听录音带没什么区别,但是当我在现场感受到大伙合唱的氛围,我的心跳似乎都已经开始跟着音乐的节奏在跳动,我的血管也跟着歌词的节奏一张一缩,特别听到陪伴自己走过青春里那些迷茫与困惑的那些歌时,我的眼眶也湿润了。

等到最后演唱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全场所有的人都在欢呼周杰伦再多唱一首,情绪高昂的周杰伦也被大伙的热情感动到了,于是在音乐结束之后,熟悉的旋律又再次响起,一首接着一首熟悉的歌曲不断地献给我们,举办演唱会的时间已经严重超时,但是大家挽留周杰伦的热情却一直没有减退。最后周杰伦再三嘱托大家返回时注意安全的话语之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演唱会结束了,体育馆上方的大灯已经打开,而我们大多数还停留在原地不舍离去。

演唱会结束后,我们每个人的身体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嗓子也因为从头至尾一直在跟着旋律哼唱变得有几份沙哑。在我们回去的途中路过了一家正在营业的火锅店,旭旭看到门口张贴的打折信息后,突然提议:“晚上我没吃饱,要不我们进去吃点东西吧!”

当时已经晚上十点了,从不吃宵夜的我更不习惯快要睡觉的时候再吃一份盛大的宵夜。但是还没等我开口拒绝,万万便立马答应了。等我们走进火锅店坐下之后,旭旭点了很多火锅食材。之前自己一直担心自己因为吃宵夜而变胖,但是在学校求学那几年的我,好像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无论吃什么都长不胖。直到后来随着我经常熬夜,随着我的体重不受控制地往上涨,我也更加注意自己的饮食份量了。

我本来打算坚持我之前的习惯,等美味的食物端上来之后,自己一点儿也不品尝。但是后来当我看到鲜美的牛肉在火锅的汤汁里沸腾,闻到诱人的香味在鼻间徘徊,旭旭和万万在我面前狼吞虎咽地咀嚼食物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那是我第一次临近深夜的时候吃宵夜,当滚烫的食物从肠胃滚过后,我身上所有的困意都消失了。就在我们尽情地享受美味的食物的时候,万万突然提议道:“我们等会去看电影吧!最近有一部不错的电影上映了。”

旭旭立马便同意了,“行啊!我们刚吃完火锅回去也肯定睡不着。”那时我都怀疑他俩已经忘记了时间,竟会选择在午夜时分去电影院看电影。当我们买过票进入放映厅后,才发现偌大的放映厅就我们三个人,我们选择了一个中间的位置坐了下来,那一刻我们就好像是承包了整个电影院似的,在静谧的午夜安静地欣赏电影,竟也有一种非凡的体验。

从我们一块到洛阳看完演唱会之后,我和万万、旭旭的关系更加亲近了许多,平时周末他们去市区逛街时总是喜欢邀请我一块。我不得不承认我在和他们一块外出游玩时增加了许多见识,但我也不得不承认我们之间存在的巨大的经济鸿沟。

记得有一次万万和我外出逛街时路过了一家品牌著名的咖啡店,那时我并不知道在喝咖啡这件小事上还存在三六九等。当时有点奔波劳累的万万突然提议要请我喝咖啡,当时我以为一杯咖啡并不值多少钱,便欣然应允了。之前从未喝过咖啡的我,当我跟在万万身后走进那家装修优雅的咖啡店后,我一时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口味各异的咖啡以及昂贵的价格使我有了想退缩的念头,万万点好自己选择口味的咖啡后,回头看着我一直静静地等待我的选择。因为是万万请客,我最终选择了一杯价格最便宜的咖啡,可即使这样,那杯咖啡价格已经是我两天的生活费了。

在与万万的相处过程中,即使万万的家庭富裕,有时他也主动提出过要帮我买单,但每次我都主动拒绝了,虽然这件事在万万看来并不算什么,但一直都不喜欢占人便宜的我每次都主动拒绝了。因为关系再好,也不要拖欠别人的人情。

在大学的最后一年,我们班同学之间的关系突然变得融洽了许多。之前从不会聚在一块玩游戏的我们,当那年冬天学校被白茫茫的大学覆盖后,都开始约着一块到操场打雪仗。即使最后我们每个人的衣服都因为冰雪而湿透,大家的热情却丝毫没有消减。

那年的冬至,我们班的班委组织了我们班级在大学期间的第二次的聚餐活动,为了迎接冬季的到来,我们包下了雅苑餐厅的一个窗口,打算自己包饺子、煮饺子,以这种方式度过我们在大学的最后一个冬天。可能大家都感受到了美好的大学时光即将结束,所以全班所有同学都参加了那次聚餐。聚餐从早上八点便开始有人进厨房忙碌,每当有的同学在班级群里求助需要帮手时,经常赖床的同学也果断地爬出被窝。十二点十分,两大桌各种口味的水饺已经煮好上桌了。那天中午大家的话明显比以往了多了许多,一顿简单的便饭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多钟才结束。

当同学们纷纷离开餐厅已经回宿舍后,我和松松、凯凯又借着这次聚会说了一些关于友情的煽情话语。最后当饺子早已经凉透,所以的同学都已经离开后,我们三个也离开了雅苑餐厅。

就在我们回宿舍的路上,我们刚好碰见玲玲与她的男朋友走在我们的前面。这时松松开始了他对我的习惯性嘲讽:“看到没,人家玲玲现在都有男朋友了,而你现在却还是单身。当时我还劝谏过你让你追玲玲,你看看她现在的男朋友哪里比得上你,但你这小子的脑子当时不知道是不是被驴踢了,最后你看到了吧!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每次松松对我展开一顿冷嘲热讽之后,凯凯也总会及时地补上几句,“当时只要是咱班眼睛不瞎的同学,都能看出来玲玲是对你有好感的,结果你却落了个‘无花空折枝’的下场。”

就在这时我发现玲玲和她男朋友发生了一些争执,玲玲的男朋友突然冲到了玲玲的面前挡住了玲玲的去路,伸出拳头在玲玲的肩膀上锤了一拳。我立马冲了上去,“你,你干嘛?为什么突然打人?”

玲玲的男朋友嚣张地回我了一句:“她是我女朋友我打她怎么了?再说,你是她什么人,这事轮得到你管?”

还没等我开口说话,玲玲便回应了他,“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两个早就分手了。他现在来找我对我死缠烂打,就是为了找我复合。”

我看了一眼已经沦落为玲玲前男友的那名男子,他除了身高和我相仿外,他的气质与外貌都显得格外猥琐。“既然已经分手了就别死缠烂打了,再说即使你求人家复合,也不应该对一个女孩动手啊!”

“你是谁?这事轮不到你来打抱不平吧!”玲玲的前男友挽起了袖子,气势汹汹的走到了我的面前。这时松松急忙走到了我的身边,“怎么,想打架啊?小子,你信不信我们班每个男生的一口唾沫都能将你淹死。”松松的气势明显压到了玲玲的男朋友。

“行,小子,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回去叫人。”等玲玲的前男友转身离开后,我急忙走到了玲玲面前,满脸关心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没,没事!”这时玲玲突然叹了一口气,“哎!我和这个男生是老乡,当时在他一连几天不断地向我献殷勤之后,我草率地答应做他女朋友了,结果当我们刚才一块没几天我便发现他人品不行,于是我立马向他提出了分手,结果没想到他还一直纠缠不清,就在刚才我们因为一个问题产生了分歧,没想到他突然……”

这时松松突然大声呵斥了一句:“反了天了,咱班一共就你们这几个女生,我们平时对你们还爱惜不已,又怎么舍得让你受其他班级的男生欺负?”

凯凯紧接着补充了一句:“对,如果以后你的前男友再来骚扰你,你就在我们班级群里说一下,无论你在我们学校的哪个位置,我们一定会火速前往支援的。”

“哈哈。”玲玲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放心吧!我一定会处理好自己的问题的,如果到时候需要各位帮忙的话,我一定会开口求助的。”

当我们与玲玲分别之后,松松突然一脸奸笑地看着我:“敏镐,你到底喜不喜欢人家玲玲?”

我听到松松对我的质疑后,脸蛋立马变得通红,还未等我开口反驳松松便继续说了下去,“如果你不喜欢人家,为什么刚才会表现得那么紧张。”

“不是的,她是咱们一块上了四年大学的同班同学,我相信你们遇见这种事也会挺身而出的。”这次凯凯直接打断了我,“是吗?那也用不着那么紧张吧!”

其实当松松问我那个问题时,我的内心也一直在诘问我自己对玲玲的感觉。从刚上大学时我就非常明确自己内心对玲玲的感受,虽然她频繁向我示好,但我一直都对她没有感觉。后来当她带着她的男朋友到我们教室一块上课时,我竟然有点吃醋了,直到后来我看到玲玲与她的男朋友一块到餐厅吃饭,或是两个人手牵手在校园散步,一股浓烈的悔恨在我的心里油然而生了。直到刚才我得知玲玲与她男朋友已经分手的这个事实后,我的内心竟然沁出了一丝窃喜。但是我知道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我和玲玲在一块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了,此时玲玲在我的心里更像一个家人一样。我每次总是这样,每当有一份真正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好好珍惜,直到我失去后才后悔莫及。

自从上大学之后,每年春季的三四月份与秋季的九十月份,我们在学校的餐厅门口都看到了各个企业到我们学校招聘的盛况,当时感觉就业是一件离我们十分遥远的事情,直到我们升入大四,就业这件事就完全落在了我们自己身上。当时不会普通话、内向且比较自卑的我,在面临一次次签约失败,看到其他同学拿到录用信后,我的内心充满了忐忑与不安。直到后来我又一次在一家白酒的企业招聘会上,刚开始以方言做完自我介绍的第一句话后,一名偏胖的中年妇女模样的面试官突然打断了我,“麻烦你用普通话做一下自我介绍。”

那一段时间,每次当我去面试这个工作,面试官都会打断我让我用普通话做自我介绍,然后我只能满脸羞愧地陈述我不会讲普通话的这个事实。最后当我像一个小丑拙劣地展示完自己的表演后,面试官们往往都关闭了我第二次面试的大门。

等这种尴尬的场面见多了之后,我也就慢慢习惯了,“很抱歉,我不会讲普通话。”虽然我不得不面对我不会讲普通话的这个事实,但我已经努力使自己讲的每一句话都能使对方听懂。

这时坐在打断我讲话的那名面试官旁边的另一个老重持成的男面试官缓缓说了一句,“他讲的是河南普通话,大家都能听懂。”当他的这句话说完后,其他面试官的脸上都露出了充满善意的笑容。

没想到那一次我虽然在面试的时候出了很多纰漏,但我最终最算拿到了我的第一个录用信。同时由于那家白酒企业也是我一直想入职工作的企业,从那以后我也就再也没参加过其他企业的招聘会。

大学毕业的钟声如期敲响了,就在我们筹划该以怎么的方式告别自己学校时,一场意想不到的意外降临到了我的身上。

每年端午节之后的第二天是父亲的生日,每年父亲过生日的时候,我都会尽可能地回家陪着父亲一块度过。那时由于我已经拿到了自己理想企业的录用信,自己的理想企业是在离家比较远的一座城市,这就意味着下一年的父亲的生日我可能要缺席了,所以二零一七端午节放假的时候,我又一次返回到了家中。当时为了陪父亲度过一个完美的生日,小弟也请假返回到了家中。

端午节的那天晚上,当我们全家人吃过午饭正坐在房顶乘凉时,晶晶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拿着手机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后才接通了这个“罕见”来访电话,电话刚接通里面便传来了晶晶火急火燎的声音,“敏镐,听说你回家了,你啥时候回学校?”

我慢悠悠地回了一句:“打算后天回去。”

“你如果在家没事的话,就早点回来吧!我们在外面预定了几套毕业季的衣服,打算这两天请专业的摄影师来给我们拍毕业照。”最后晶晶又小声补充了一个我无法拒绝的理由,“现在咱班同学都在学校,所以我想让你也赶紧返回学校。”

我最不想让别人为了迁就我,而在自己心里存下满腹牢骚,于是满口应承了下来,“行,我明天就买返程车票。”

等晶晶挂了电话后,我便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处境,这次我回家的主要目的便是陪父亲过生日,但现在因为学校的事情我又不得不提前离开。

我心事重重地坐回到了父亲旁边的椅子上,父亲仍在饶有兴趣地讲述之前的话题,但我一句话也听不进去。父亲幽默的话语已经将刚才的故事讲述完毕,全家人紧接着都发出了响亮的笑声,只有我一个人愁眉苦脸地坐在一旁默不吭声。

父亲很自然地将脸转向了我,“镐镐你怎么了?刚才是谁给你打的电话?”

“我大学同学。”这时我的内心充满了突然愧疚,声音也开始有点颤抖了,“爸,我们学校有点事,想让我早点回去。”

母亲急忙问了一句:“你这不是刚回来吗?怎么现在又着急叫你回去?”

我吞吞吐吐地回来一句:“临时通知的。因为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所以这个时候学校的事会有点多。”

“既然学校有事,那你就赶紧回去吧!别耽误了正事。”父亲温柔的话语就像三月的春风,吹走了我心头的焦虑。

“但是这次我回来主要是为了陪你过生日……”我的话还没说完,父亲便立马打断了我,“你这次能回来陪我过个端午节我就非常满意了,生日无非就是一个日子,你今天在家陪我度过的端午节就算是陪我提前庆生了。”

父母永远都在默默无声地牺牲自己,处处都在为自己的儿女考虑。

从父亲那里得到他的谅解后,我的内心才稍微好受了一些。

等我在端午节之后的第一天返回学校后,我才发现有的同学还在家中没有返回学校,不过他们也在晶晶同样的谎言欺骗下,在端午节之后的第一天晚上返回了学校。既然全班同学都已经返回了学校,我们便决定在端午节的第二天拍摄毕业照。

全班拍摄毕业照的那一天,天气格外的晴朗。湛蓝的天空找不到一朵白云的影子,只有微微的清风一直在吹拂着大地。我们班委为了拍摄毕业照,在外面为全班同学预定了好几套衣服,有象征古典文雅的汉服、也有代表学业有成的学士服、有专门为男生预订的青春洋溢的西装与白衬衫,也有专门为女生准备的洁白的婚纱,最后晶晶为了使这次毕业照的拍摄更加完美,还为我们专门在外面请了两位专业的摄影师。大家那一天为了能拍摄更加完美的毕业照,为了能给自己的青春留下一个完美的句号,大家不知疲倦地拎着衣服,从操场到教室,从教室到图书馆,校园里的小河旁、石桥上、柳树下,曾经大家驻足的地方此时大家都再次停留,以最好的姿态在自己即将离别的时候,为自己即将结束的青春涂抹上浓重的色彩。关系亲近的朋友会不自觉的聚到一块,趁着这个机会到曾经承载着他们以往回忆的地方拍照,关系略微疏远的同学也开始相互邀约合影,那颗代表着友情与青春的鲜花在那一天盛开绽放了,但也很快就要衰败了。

那一天,我没想到为了拍摄毕业照竟忙碌了一天,但即使这样我也仍乐在其中。等到晚上吃过晚饭回到宿舍后,我才想起那一天是父亲的生日。于是我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简单问候了几句后,由于奔波了一天有点劳累,我便直接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等我睁开眼睛拿起手机看时间的时候,一条触目惊心的消息映入了我的眼帘,“敏绍昨晚出去喝酒不小心出车祸了,现在正躺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这条消息是在我们亲戚群里发出的,当时有点迷糊的我在内心不停地反问自己,“我昨晚不是还给父亲打电话的吗?那时我也没听到他说我弟出车祸这件事啊!这一定是某个人无聊的恶作剧。”

当我睁大眼睛看到那条消息是我大娘发出的后,我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三丈怒火。之前由于父亲与大伯产生了一些矛盾,我们俩家的关系一直处于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当我看到大娘以这样的方式‘造谣’时,我已不再顾忌她的长辈身份,正组织语言准备在群里反击她时,突然觉得应该先向父亲核实情况,然后等我确认大娘在造谣滋事后,再回来反击她也不迟。

于是我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了父亲熟悉的哭声,“镐镐,你弟昨晚出车祸了,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昏迷不醒呢!”曾听过父亲崩溃之后的哭声的我,当我再次听到父亲哽咽的声音后,我的心也被他的哭声给震碎了。我的后脑勺好像突然被木棒重击了一下,整个人僵化在了原地。

父亲的哭声仍在继续,电话那头传来了母亲的抱怨声,“我们昨晚不是商量好不将这件事告诉敏镐的吗?以防耽误他学习,现在你怎么……”母亲夺走了父亲手中的电话后,急匆匆地挂了电话。

我整个人就像被雷击中了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整个海洋的悲伤都灌进了我的心里,但我没有办法抗拒这股悲伤,脸上却始终做不出一丝难过的表情。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天灾人祸是离我很遥远的一件事,等这种事情降临到我身边的亲人身上时,却又那么地无助与猝不及防。

等我认清这是一个我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后,由于我的室友还在睡觉,穿着睡衣的我急忙溜下床跑到了阳台,这次我拨通了母亲的电话。母亲刚开始一直没有接听我的电话,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当手机铃声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后,母亲最终还是接通了我的电话。“敏镐,你弟出事了,昨晚他出去喝酒的时候你爸就一直拦他,结果还是没拦住,最后他朋友骑着摩托车载着你弟,将你弟甩倒在了路上。”这时我爸突然夺过我妈的电话,“你知道吗?昨晚你弟刚出事的时候,她一直不让他朋友给我打电话,最后大家看瞒不住了才给我打电话的。当我到达事发现场时,你弟的脸和衣服上全是血,身上的衣服也全都已经破了,当时你弟见我到的时候还担心我责怪他,一直说自己没事,

”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校园里阳光下的黄色的雏菊、绿色的树木、青色的泊油路、蓝色的网球场……这一切好像都失去了本来的颜色与生存的意义。父亲仍声音颤抖地继续描述着,“最后我急忙拨打了救护车电话,当我们将你弟送到县医院时,县医院因为你弟伤情太严重而拒绝接受,万般无奈下我们又赶紧将你第送到了市区医院。你弟现在已经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一晚上了,到现在他还没有醒来,我和你妈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都没合眼,一直在医院楼上楼下来回跑……”

“爸,你等我,我马上过去找你。”我挂了电话后,急忙在网上定了一张返回洛阳的车票。

等我到医院见到我父亲的时候,他正追着一个医生询问我弟情况。他看见我第一眼就哭了,“你弟出事了,本来不想打扰你学习的,但最后还是没瞒住。”父亲在用一股内疚的语气说着重复的话。

“爸,我在学校不忙,这么大的事你们不应该瞒着我的,我弟现在怎么样了?我妈呢?”

“你弟现在还在ICU,他已经在里面躺了一天一夜了,也不知道现在啥情况。你妈从昨晚折腾到现在都没合眼,她刚在走廊上打了一个地铺睡着了。”

到医院后接送亲友、跑腿送客的事都交给了我,最后,父亲和母亲累得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由于我弟这次事故需要很大一笔钱,我大伯也主动提出要借给我父亲五万元给我弟看病,但是由于父亲没有带银行卡,所以大伯将这笔钱打到了我表哥的银行卡里。等最后我弟出院后,从我大伯处借的五万块只花了两万块钱,仍存在表哥卡里的三万块钱,表哥以父亲欠我姑姑家三万块钱,便一直没有归还给父亲。

第二天下午我弟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从我弟醒来后我爸妈就一直守在他身边。看着我弟身上包扎的密密麻麻的伤口,母亲一直在窗边默默地抹眼泪。到了晚上我爸妈也把地铺铺到了病房里,铺到了我弟的床位旁边,我则在走廊的长椅上守了一夜。

当接近凌晨一点的时候,小弟的手机突然响了,原来是他的同事在另一个城市开车来看他了。他们分别给小弟带来一些礼物,看着躺在床上面目全非的小弟,他们关心地询问了一下情况,留下了一些鼓励的话语,与一个代表着他们心意的红包后,便又星夜兼程开车离开了。那一晚我虽然几乎没怎么睡觉,但我的心一直感受到了一股暖暖的洋流在流动。

我本来打算将我家遭遇变故的这件事告诉我所有的好友,希望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安慰的话语,或者获得一些帮助,但是最后我还是选择了沉默,毕竟我不喜欢自己像落难的王子那样,不断向别人讲述自己悲惨的经历来博得别人的同情。这时我突然响起周国平《落难的王子》里面的一句话:“凡是人间的灾难,无论落到谁头上,谁都得受着,而且都受得了——只要他不死。至于死,那更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就在我打理好医院的一切准备回学校的时候,我的好朋友祥祥突然给我发了一条消息:“在干嘛呢?”就在那时我内心用坚强筑起的防线一下子崩溃了:“祥祥,我弟出事了,现在在医院呢!”

祥祥了解了情况后,说了很多安慰我的话,我也知道已经长大成人的我,无论我是否做好准备,都必须挺着自己还略显稚嫩的肩膀,扛起这个处在风雨飘摇中的家庭重担。

从医院走出来后,天空下起了雨,我把我来时带的伞留给了我爸妈,我要走个十几分钟去公交站,不过庆幸的是夏日这样的雨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下,我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祥祥打来的电话,“你弟现在怎么样了?你现在在哪?”我和他大致说了一下情况。他听完后突然说道“我手里现在钱不多,我先给你转了一千块。你先用着,不着急还我。”

以我对祥祥经济状况的了解,祥祥是不可能有这么多钱借我的。“祥祥,你一个月生活费也才几百块,每个月都过的紧巴巴的,你哪来这么多钱?”

“这个你不用管,你先拿着用,有啥需要和我说。”祥祥的话刚讲完便匆匆挂了电话。

就在这时我收到了祥祥给我转账的消息,我这几天在父母面前伪装的坚强一下子倒塌了。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站在雨中的我不自觉地呜呜痛哭了起来,我都忘了我上次流泪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摘下眼镜后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张纸想拭去眼角的泪水,可眼泪越擦越多视野也越来越模糊,耳后催促的汽车鸣笛声我也懒得顾及,反正他们也不认识我,他们看到我的这副脆弱与狼狈的模样也没有关系。雨越下越大,我只希望雨水能掩盖住我流出的泪水,洗去我身上的悲哀。

后来我才知道祥祥是从网上贷了一千块钱借给我的。

以前听过一句话觉得很有道理。说的是在我们成长的路上,有两扇门会无怨无悔地挡在我们前面为我们遮风挡雨。挡在最外面的那扇门是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组成的,而挡在里面的那扇门是由父母组成的。突然有一天,当挡在最外面的那扇大门会因为久经风霜突然倒塌半扇,剩余的那半扇老门和父母组成的年轻的那扇门仍会为我们抵挡风雪。再后来的某一天最外面的那扇门都倒了,这时父母的那扇门就要直面风雨,毅然决然地屹立在我们面前为我们抵挡酷暑寒冬。但是随着风吹日晒,挡在我们前面的那扇门最终也会慢慢腐蚀倒塌。

马尔克斯曾说过:“父母是隔在我们和死亡之间的帘子,由于父母挡在我们和死亡之间,所以我们才不会直面这些东西。”正是由于父母的那扇门为我们抵挡住了死亡、寒冷、酷暑、辛劳与煎熬,我们才能幸福地航行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突然感受到了父母的年迈,她们正在渐渐地老去。也从那时起我切身感受到了生命和友谊的重要。

离开学校的最后一天晚上,我、松松、凯凯我们三个打算以一种特别的仪式告别我们在大学的最后一次晚餐,但我们一时又不知道具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才算得上给我们在学校的最后一天晚上划上了一个完美句号。最后我们在犹豫不决之中,还是像往常一样走到了莘莘餐厅三楼经常光顾的那家麻辣香锅的窗口。在大学最后一天的晚上,一切好像都变得不一样,但是一切好像又和以前一样。吃过晚饭后,为了庆祝在大学的最后一个晚上的狂欢,那晚我们三个去网吧呆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返回学校收拾完东西后,便各自回家了。

在离开之前,本以为回家还会像之前放假回家那样,等过一段时间就会再次回到学校见面。结果当我们拖着行李奔走四方,就再也没有回过那里。

Freelo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