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皮时代

冷皮时代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章 流浪记

“所以我……已经死了?!”

一时之间,楚莫恩不知该如何处理脑内的这段回忆。

假设以前的我已经死亡,那么现在的我,又是谁?

一个可怕的脑洞突然迸发出来,难道自己和项小影、苏介桉一样,是拥有金属骨骼的“非人类”?!

但现在,楚莫恩缺乏尖利的器具来证实这个猜想,而且即便他拥有工具,也没有胆量切开自己的皮肤来一探究竟。

就在此刻,他的肚子适时发出一声哀嚎。自从逃亡开始后,楚莫恩就再也没有吃过一口食物。

“仿生人可不需要吃饭。”他以此安慰,自己仍可能是人类。

不过稍后,或许他更希望自己其实是一个机器人。

***

楚莫恩来到河边整理仪容,越是这种时候,他反倒越想表现出人样。

平日里几乎不看镜子的他,第一次如此细致地观察自己。水中的倒影于他而言,既陌生又熟悉。在不知不觉流逝的时间当中,原本带着少年稚气的脸庞,如今已是棱角分明。

如果艾玖没有说谎,那么他现在至少已经21岁。

楚莫恩有种说不上来的惆怅,他的身体已经成年,可他的大脑却一直徘徊在17岁那年的夏天。

他泄气般用手搅浑河水,那张成年人的脸在扭曲之后又重新聚拢起来,成为他永远无法摆脱的阴影。

“算了,至少可以确定一点,成年后的长相没有变残。”不知是否因为受到苏介桉潜移默化的影响,楚莫恩的性格也稍微乐观了一些。

但一想起那位曾经的朋友……楚莫恩又立刻摇了摇头。

楚莫恩重新穿上晾干的衣服,夕阳虽美,他却无暇欣赏。由于天色渐晚,楚莫恩即将面临两大困难,除了果腹的难题外,还有今晚睡哪里的问题。

他曾有过这样的推测,假如那段濒死的回忆乃真实记忆,再结合这段时间的经历,他怀疑自己正处于某个颠覆常理与人伦的大型实景实验当中,而他便是被当成实验对象的小白鼠。

此类实验势必会在远离人类社会的地方秘密进行,所以这里可能是一片荒漠,或者更糟糕的,是一座孤岛。

无论楚莫恩后悔出逃与否,他的“鲁宾逊漂流记”正式拉开序幕。

***

曾经,苏介桉不止一次在楚莫恩的耳边嚷嚷着“冒险”二字,对方认为那是属于男人的极致浪漫。

然而楚莫恩仅能接受在足不出户的网游世界里探险。

记不清是哪一回暑假,苏介桉经过锲而不舍的努力,终于软磨硬泡到楚莫恩点头,同意加入一场“像原始人一样通过狩猎获取自己食物的冒险活动”——钓鱼。

垂钓的地点就位于楚莫恩家门前的河畔,这是楚莫恩能迈出的最大让步。

60分钟后,又热又渴的楚莫恩感到非常后悔。暴晒还不是最大的问题,钓鱼这项活动连他都觉得无聊,楚莫恩不明白苏介桉为何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们放鱼饵了吗?”带楚楚外出散步的艾玖,不忘绕道过来嘲讽一番。

楚莫恩无语地拉起鱼竿,用事实回击艾玖的疑问。

“那就是你们的方法不对。”艾玖再次发表她的高见。

“你行你上。”楚莫恩借机将鱼竿转移到艾玖手里。

“小艾姐姐加油!你一定可以的!”楚楚在一旁兴高采烈地打call。

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小混蛋……楚莫恩腹诽一句后,本打算离开,但嘴里念念有词的艾玖又挽留住了他的好奇心。

“第一步,观察鱼群聚集的水域;第二步,向选定的区域抛洒鱼饵,吸引鱼群;第三步,抛竿至……”艾玖在操作的同时自言自语。

大约5分钟后,艾玖的浮标居然真的动了!

“鱼鱼鱼上钩了?!”楚莫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接下来该怎么办!!!”艾玖难得表现出不知所措的模样。

“我、我也不知道,是你钓的鱼!”

“不过是按照网上的钓鱼教程执行罢了,但里面没写上钩以后怎么做!”

“你们两个都淡定,不就是抓鱼嘛!”似乎对此拥有更多经验的苏介桉突然脱掉上衣,露出线条完美的腹肌。

“???”很显然,众人无法理解苏介桉的迷惑行为。

下一秒钟,苏介桉用实际行动给出解释。只见他纵身一跃跳进河里,随后以公主抱的姿势徒手把那条68厘米长、5.2公斤重的草鱼弄上岸来。

楚莫恩噗嗤一声笑出来,虽然他对这方面了解不多,但也能看出那并非钓鱼的正确打开方式。

忽然回忆起那啼笑皆非的一幕,楚莫恩快速放弃从河里获取食物的设想,因为现在仅剩下他自己,只有一个人是办不到的。

***

楚莫恩顺着河流一路向前,除了几棵野生苹果树外,别无他获。

野苹果的品相极差,不仅没什么果肉,还又酸又涩,难以下咽。不过比起苔藓和虫子,还是这个更令人容易接受。

不管三七二十一,楚莫恩一边皱眉嚎叫,一边把酸果子塞进嘴里。

忽然间,他又想起一件好笑的事。印象中,他的妈妈并不擅长做饭,所以在艾玖混入家中接替厨娘的位置以前,他总是尽可能避免在家吃饭。

之前某一回,他妈妈错把陈醋当成料酒使用,导致那天的晚饭又变成全家习以为常的黑暗料理。

而现在,手里的野苹果竟让他吃出了家的味道,楚莫恩笑着笑着就哭了。

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真正的家人,他想念妈妈,想念爸爸,即使是那个总与他争宠的小妹妹,他也十分想她。

一颗流星划过夜空,吸引了楚莫恩的注意。因为总是埋头赶路,竟忽视那片一直存在于头顶的璀璨星空。

从小生活在光污染严重的城市,这还是楚莫恩第一次看到满天繁星的壮丽景象。

曾经,他暗中嘲笑过别人向流星许愿的幼稚行为。如今,他的祈祷比任何人都要虔诚。

最后,楚莫恩擦干眼角的泪水。长夜漫漫,他仍需要继续前行。

荆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