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之心”系列三部曲

第16章 异度空间

飞车掠过一根又一根天柱。突然间,它开始变形,从水滴状恢复成椭球体,而速度也急剧地降下来。

前方出现了天柱,在视野中急剧扩大。飞车并没有规避,而是直直地撞上去。缠绕着天柱的颗粒出现一些扰动,它们上下分开,让出通路。天柱上出现小小的洞口,缓慢张开,尽管飞车不断减速,但相形之下,窗口的打开显得过于缓慢,飞车几乎就要撞在柱上。一瞬间,飞车冲了过去,车体和窗口几乎完全吻合。紧接着,第二架飞车也进入到柱体中。

没有丝毫停顿,飞车从水平飞行开始转入上升。强大的惯性把人们紧紧地压在座椅上。十几秒钟后,超重感消失,飞车已经运行在竖直的管井中。

这就是天柱。李约素透过车体向外看,他们仿佛正在乘坐观光电梯,周围五彩缤纷,大大小小的团块上上下下。电梯居然是五颜六色的,李约素觉得有些离奇。距离不远的位置上,一个红色团块正和他们并行,突然之间,团块变得透明,李约素看到了青柏将军一行人。青柏将军正向他致意,他也挥手回应。

“李约素船长,我听说你对申秋有些意见。”他听见了青柏将军说话。“是的,他没有遵照你的命令。”李约素大大咧咧地回答,但猛然间,他意识到他和青柏之间隔着两重船体,而青柏的说话声却仿佛正和他面对面,这个细节让他的心咯噔一跳。

青柏看着李约素,眼神仿佛洞穿一切,“船长,我说过,我们已经在同一条船上。大家需要同心协力。雷电家族不会有什么保留,任何保留也没有用。”他看了看古力特,然后看着李约素继续说,“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建议,尽管说出来,只要合理,我们都会考虑纳入计划。”

青柏将军语气柔和,也很恳切,却让人自然地感到一种威严。李约素隐隐有些不快,但是理智告诉他任何抗拒言辞都不合时宜,他强行把这种不愉快的感觉压到心底,“好的,将军。我们会合作愉快。不过从一号空港开始,我们好像在兜一个很大的圈子。你是想向我们展示熊罴星雷电家族的强大和先进吗?”

青柏露出一丝微笑,“前方就是目的地,三分钟后见。你们还会有点小小的意外惊喜。”

说完,团块重新变成红色,再也看不见青柏将军。他没有留给李约素提问时间。

李约素看着古力特,“你说他会给我们什么惊喜?”古力特抿着嘴,没有说话。

……

飞车周围在刹那间变得一团漆黑,一切都消失不见,四周仿佛浓得化不开的墨。

“这是哪里?”李约素几乎本能地问出这个问题。

“对接通道。”飞车上有一个声音回答他,这声音从飞车的每个角落同时传来。

“什么对接通道?”李约素接着问,他意识到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说话。“你是谁?”他马上问,“它是谁?”李约素又转头问申秋。

没等申秋回复,声音回答了问题:“你好,李约素,我是沙达克。欢迎来到‘青云’号。”

沙达克话音刚落,飞车周围变成一片光明,仿佛正置身于一团光亮中。光亮很快消散,飞车正在船舱里,而且已经稳当地停下。李约素看了古力特一眼,“重装甲”号的船长仍旧很沉静,然而他的脸上有一丝惊异的表情,稍纵即逝,却没有逃过李约素的眼睛。他被这诡异的降落方式吓到了,李约素想。

飞车直接出现在“青云”号的船舱中,车上的人们没有感觉到任何加速度。整个过程中,惯性仿佛不存在。这就是青柏将军所说的意外惊喜?李约素有些狐疑,这一次,他看了看古力特,忍住没有问出口。

舱门打开,乘客们走出来。他们置身于一座高台之上,需要从梯子上走下去。

天狼七紧跟在李约素身后,突然间他紧走几步,站到高台边,紧盯着一个方向。李约素扭头看去,隔着七八米的距离,是巨大的浮雕,那画面中央,正是婆娑的舞者,模样和之前所见的黄金雕像分毫不差。

李约素走过去,“天狼七,你没事吧?”

天狼七缓缓摇头。

李约素望着雕像,“这看起来真大呢!他们怎么把雕像放到这里。这一个也很眼熟吗?”

天狼七缓缓点头。

他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雕像。

青柏将军的飞车落在另一座高台上,他们正缓步从高台上下来,听到这边的响动就朝这边看过来,青柏将军和巴达将军交换了一个眼神。

“李约素船长,请你和天狼七下来,沙达克在中央控制舱等着我们。天狼七,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这些疑团都会被解开。”

“走吧,天狼七。我们有大事要做了。”李约素招呼天狼七。天狼七充耳不闻,只是定定地看着雕像。棒头人是心思单纯的家伙,他们很难产生疑惑,一旦产生,却很难放下。

天狼七的个子不高,比李约素低半个头,李约素伸手拍在他的肩膀上,隔着衣物,能感觉到他坚硬的肌肉,“走吧,兄弟。”

天狼七默默地跟着李约素走下高台。所有人都聚齐了,一扇门打开,青柏走在最前头,人们三三两两依次跟着,李约素和天狼七走在最后。这一次,不是天狼七跟在李约素身后,而是李约素跟着他,不断地轻轻推他。天狼七并不情愿地被李约素推了几步,他最后还是服从了自己的庇护人,跟着人群走进通道。

在走进门之前,李约素回头看了一眼,婆娑的舞者雕像栩栩如生,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巨大的雕像,晶莹剔透,透着隐约的光。这样的雕像充满宗教气息,流露出高贵而自然的平静,然而李约素觉得有一丝说不出的诡异。

他最后看了一眼,转头走进门。诡异的感觉缠绕在心头,李约素忍不住再次回头看,却惊讶地发现雕像正在迅速消失,转眼间什么都不复存在,只剩下光滑的白色墙体。门迅速而悄无声息地关上,把一切都隔绝在那一边。

沙达克,只能是沙达克!李约素定了定心神,快步跟上天狼七。在中央控制室,他将见到沙达克,也许比天垂星沙达克更为古老。一切问题都会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青云”号的中央控制室是一个半球形空间,很大很空旷,然而除了屏幕还是屏幕。大屏幕彼此间相互交错,小屏幕镶嵌在大屏幕里边,更小的屏幕时不时跳出来,快速扩大,从一个点,变成小小的平面,最后是独立的一面,而原有的大屏幕却在翻滚中消失……众多的屏幕相互混杂,飞快转换,让人根本无法看清,它们杂合在一起,仿佛一个巨大的魔方,不断地翻转着每一个侧面,而它有数不清的侧面。不过,其实没有什么屏幕,只有无数的光影翻腾。十多个人靠着墙壁站立,静静地看着头顶的光影游戏。

“那是沙达克在思考。”李约素听见巴达将军说话,扭头望去,看见来自“上佳”号的年轻人站在巴达将军身边,将军微微低头,和他说些什么,声音不大,再也听不清后边还说了些什么。失去记忆的年轻人静静地听着巴达将军在他耳边细语,时而微微点头。

突然间魔方停止转动,强烈的光照射在控制室中央。

“沙达克,我们都在这里了。”巴达将军说。

“巴达,我可以开始了吗?”沙达克说。

“是的,请开始。”

图景蓦然出现在光柱中央,浅浅的红色之上布满稀疏的孔洞,就像被染了色的蓬松面包。星星点点的黑色球体镶嵌在浅红色的背景中。

“这是RH149的空间密度图。每一个黑点代表一个天体,中央最巨大的点是中心恒星。行星、卫星、彗星以及人造天体,所有天体都有唯一对应的黑点。所有黑点也唯一对应一个天体,但这三个位置是例外。”三个亮点在密度图中闪光,转眼间,正常的星图出现在屏幕上,在亮点的位置,什么都没有,图像切回密度图,在浅红色的背景上,那是分明的三个黑点。

“它们没有对应物质。这三个黑点绕着恒星旋转,它们并不是星体,在正常空间里,什么都不是,然而却拥有类似于星体的密度。飞船进入这个区域,会掉入引力陷阱,当然这里不存在实体,飞船并不会坠毁,只要有足够的动力,仍旧能够爬出来。佛德明特第三时空模型预言了这种区域的存在,这是另一空间的物质在我们世界里的投影,这个另一空间被假设为X空间。在RH149星系现象被记录在案并彻底研究之前,我们认为这只是理论上的可能,但RH149提供了一个真实模型。这些投影,我们把它命名为虚星体。”

星图开始运动,三个虚星体的轨迹被标示出来。它们绕着中心恒星旋转,就像行星。它们在同一条椭圆轨迹上运行,位置正好将轨迹三等分,而速度也完全一样。

“每一个虚星体的引力强度时刻都在变化,根据观测,三个虚星体具有完全相同的变化模式,通过轨道的不同部分时会产生相应的质量变化,并保持速度不变。从这样的迹象判断,这是一个天体在X空间围绕中心恒星运动,而X空间具有三轴向特性,从而导致这个物体在我们的空间内产生了三个等价投影。”

“什么叫三轴向?”李约素忍不住插嘴。

“轴向是衡量空间维数的计量单位,理论上,空间可以有无数种维度,我们的宇宙最高可以达到十一维。我们的三维空间是单轴向空间,只有三个维度展开,其他维度蜷曲;三轴向表示类似的空间在三个方向上具备三维性质,它至少有四个维度展开。四维度空间最多具有四个轴向,但是我们讨论的这个空间可能在某个轴向上缺失,导致虽然它是一个四维空间,却只有三轴向。这是盘古空间的一种。”

盘古空间?李约素听说过太多关于空间的名词,什么畸形空间、异型空间、卡特空间、印度空间、扭曲空间、弥诺陶洛斯空间、牛魔王空间……科学家总是会创造许多生僻的名词,甚至他们会使用不同的名词来表达同样的概念。他想问问盘古空间到底表示什么,但最后他没有问。一个问题总是会引出另一个问题,甚至更多问题,更何况,沙达克的这段解释已经让他感到如坠五里雾中,再多的解释也不顶用。他决定先听沙达克把整个故事讲完。

“熊罴星也在这条轨道上?”古力特问。

“是的。”沙达克回答,星图上显示出熊罴星的位置。它在两个黑点之间,随着轨道位置的变化,速度时快时慢,大体上和两个黑点保持等距,而和第三个黑点遥遥相对。

“这条轨道上是不是应该有一颗行星?”

“是的。熊罴星所在的位置,曾经有一颗行星,三类星球,RH149。但是这个星球不复存在了,初步判断,它被空间灾变吞噬。”

“什么叫被吞噬?一颗星球平白无故消失了?”李约素有些惊讶。

“这是复杂的宇宙空间学案例。最简单的解释是这个星球所在位置的宇宙膜破裂,星球脱离我们的时空。宇宙膜是一个复杂的宇宙模型,到目前为止,这是一个正确的模型。原有的星球消失了,它不是被摧毁,而是彻底消失,不复存在,从我们的宇宙膜里掉出去。掉在哪里,后来有什么命运,已经超出我们能够观察的范围,无从得知。”

一个网兜里放着动力服头盔,网兜破了,头盔掉落。李约素的脑子里出现这样的一幕,这显然不是现实的图景,然而是李约素能够想象得出的图景。宇宙是一层膜,这样的说法足够通俗,却对真实的物理毫无帮助。那不是李约素这样的人能够理解的物理图景。

中央控制舱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这是闻所未闻的理论和耸人听闻的事实,然而由沙达克叙述,确定无疑。

巴达将军开口:“沙达克,请继续。”

“‘上佳’号在RH149失事。最初的分析认为,飞船随着RH149行星被吞噬。但是,对事故现场的调查表明,飞船毁于蓄意攻击。侦察机器人找到了许多飞行器残骸。侦察机器人在‘上佳’号发生异常之后十五天赶到,因为无法知道事件发生的确切时间,只能根据飞行器残骸的状况进行推断。结论是,事件发生在探测器赶到之前二十天到二十三天之间。这些残骸毫无例外地显示出爆炸迹象,碎片边缘大多呈现熔化凝固状态,爆炸产生的高热至少在八千开尔文以上。某些部位有强酸腐蚀的痕迹,因为爆炸的缘故,痕迹并不是很明显,但是在某些残片上仍旧能够观察到。它们可能使用高浓度氢离子体作为攻击载体,使用这种物质作为武器很困难,因此我们并不能完全肯定这个结论。”

“少量飞行器并没有被毁坏。我们收集到散落在整个星系的十七个观察哨。这些观察哨在‘上佳’号进入星系之后发射,具有高解析度全息功能,然而因为距离过远,同时它们的观察目标和RH149星球并没有关系,这些观察哨无法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但是我们找到了第十八个飞行器,它不是太空观察哨,原本应该在星球上降落,进行标本采集,然而因为某种原因,它被抛离,远离‘上佳’号,并没有向RH149降落。这个飞行器完全处于休眠状态,没有任何动力迹象。它携带了珍贵的信息。”

绿色星球出现在图像中央,环形世界庞大的躯体倏忽从镜头中划过,很快消失。镜头飞快远离,十几秒后,环形世界重新出现在视野里,缓缓转动。一切似乎都很平静。突然间,中央主轴的一端爆发出炫目的光,巨大的火球迅速扩散,让整个飞船看起来仿佛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火焰中,许许多多细小的物体喷薄而出,它们闪闪发光,仿佛红色的星辰般撒满整个天空,也像是无数的眼睛,正从千万里之外观看这里。红色的光彩渐渐沉寂下去,宇宙恢复成深沉的黑色,只有环形世界中央主轴的“火炬”仍旧在熊熊燃烧。突然之间爆炸四起,在环形世界周围此起彼伏,大大小小的飞行器被摧毁,残骸四散。镜头继续远离,环形世界看起来比绿色星球小了许多,一切都沉寂下来,不再有任何动静。

整个过程寂然无声。沙达克没有加上任何旁白。镜头在继续远离,环形世界逐渐变成小小的白点,绿色星球也逐渐缩小。人们等着沙达克说话,沙达克却继续保持沉默。

突然,绿色星球在画面上一瞬间变得很大,然后又急剧地收缩。伸缩间,整个星球转变了颜色,它失去了所有色彩,变得一团漆黑。下一个瞬间,黑色的星球扩张到原来的十多倍大,把周围的一切都包容进去。宇宙是深黑的幕布,星辰仍旧在闪光,但是在这里,成了纯粹的黑色,连光也陷落其中。这仿佛一个巨大的黑洞。然而它并不是黑洞。再下一个瞬间,它消失了。银河星光璀璨,而绿色星球和它周围的一切,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一股战栗从脊背涌起,冲上头脑。李约素抱住脑袋,他感到无法忍受的疼痛。

“啊!”他大叫一声,蜷起身子。

李约素昏了过去。

江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