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心理学家很诡异

这个心理学家很诡异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章 送精品骨灰盒吗

“首长,要不要让那位同学安静些。”

车厢前,抱着枪的军人侧过些身,低声询问了句旁边身着便装的中年男人,

“没事儿,你看这不其他同学都没出声说什么吗?”

中年男人笑呵呵着,转过头,看着车厢里些人出声说道。

军人点头应声,重新站回了身。

中年男人还笑呵呵着看着车厢里坐着的些心理学系学生,

车上坐着的人,大多也将目光不时落在车厢前军方的人身上,只是谁也没去出声说什么。

“……束柔,你能不能跟我透露下,你是怎么做到比我还提前在这里等着的。”

饶常嘀咕琢磨了阵,再转过了身,有些讨好地向束柔询问道。

“我只是在这儿写实验计划。”

手还噼啪往笔记本电脑里输入着些内容,束柔只是出声回复了句。

“……没想到是这样!”

饶常有些悲愤着再坐回了身。

“饶常,作为一个正常人,你要不让我研究下你的心理状况。”

束柔突然抬起了头,对着饶常再出声问道,

“简直卑鄙!不过等到明天……哎,也不知道那个乞丐还在不在那儿……”

饶常就像是没听到束柔的话,还琢磨着。

陈沦坐在座椅上,目光落在前方,脸上平静着。

束柔转过头,望了望陈沦,再低下了头,接着看着自己笔记本电脑旁屏幕,手上噼啪输入着。

……

“……诸位同学,既然人已经齐了,那我们就走了。”

再等了阵,中巴车上的座位基本坐满了,

车前的中年男人再转过头,对着车厢里坐着个一个个心理学系学生笑着出声说道,

司机位上待命的司机紧跟着启动了车,中巴车平稳的朝着学校外驶去。

中巴车上,坐着的一个个心理学系大三学生,相继再转过目光,看向说话的中年男人,

束柔还低着头,盯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似乎正思索着关键处,脸上还带着些兴奋,

饶常还在琢磨着乞丐的事儿,嘀咕着。

陈沦目光没有丝毫变化,只是转过了头,看着说话的人。

“相信诸位同学的老师都已经向各位同学说过些情况。现在我们要带诸位同学再进行些测试,从各位中选择一些合适的人。测试的地方呢,在一个军方基地,还请各位同学沿途不要拍照。”

车缓缓驶出了学校大门,沿着路往前。

车前,中年男人站着,笑着,只是简单叮嘱了句关于保密的内容就没再多说,

“去测试地方的路途呢,比较远,还需要些时间。借这些时间,我跟大家简单说下关于测试的问题。”

停顿了下,中年男人接着出声说道,

“诚如大家所想,我们的确需要一些心理医生来完成一些工作,具体的工作内容,将会在各位通过测试后有相关人员向诸位沟通,到时候,各位也会再有选择是否来我们这里的机会。”

“测试的内容直接针对各位之后需要完成的工作,只要诸位能通过测试,就有胜任之后需要进行工作的能力,这一点,各位不需要担心。

各位也可以凭借测试过程中获取到的信息,来考虑,是否接受我们提供的这份工作。

至于测试的方式,稍后到了测试地方的时候,各位就知道了。”

“最后,是大家关注的薪酬和待遇问题,具体情况,也会在通过测试过后有专人同各位沟通。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薪酬的确很高,远高于诸位正常毕业工作能达到的薪酬标准。”

说完,中年男人止住了声,再停顿了下,再转过些目光,看了看车上些人,

“各位还有什么需要询问的吗?”

中年男人出声询问了句,车里再安静下来。

陈沦看着中年男人,脸上平静。

饶常抬着头,似乎还思考着先前的事情,

束柔似乎完全没听到,还看着自己笔记本电脑上,脸上有些兴奋。

“具体工作内容都不能在这会儿透露吗?”

坐在车上的个心理学专业学生出声询问了句。

“对。”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

车里再有些安静,十几个心理学专业学生看着中年男人,似乎是思考着中年男人话语中透露出的信息。

“各位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中年男人停顿了阵,再看着车上些人。

“诶诶……老师啊,你们那儿拦得住乞丐吗?”

饶常这时候再转过身,对着那中年男人慌忙问道。

“能。”

没去追问饶常为什么这么问,中年男人只是微微笑着应了声。

“那你们那儿送精品骨灰盒吗?不瞒你说,之前有位招聘中介找上了我,坦诚了之前贪墨了我佣金的事情,只要我去,送我两个精品骨灰盒……气得我直接就打工商局举报了,什么意思,觉得我打个仗还能死两次。想当年百人生死局,我也就死了一次!他这不是侮辱我……”

饶常先是认真地问了句,紧跟着,再转过头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

听着饶常的话,中年男人却没笑,反而笑容收敛了,车厢里,十几个心理学专业的学生,也抬着头,看着中年男人,等着中年男人的回答。

“送。”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

车里愈加安静,一个个心理学学生沉默着,思索着。

只有饶常的那话语声还在车厢里响着,

“……竟然也送精品骨灰盒!良心啊。我就知道民办企业不靠谱,还是部队靠得住。我们是去萨伊国还是去亚利尔?都行啊,对了,有酒水供应吧……”

“……说起来啊,作为一个正常人,当初我再萨伊国边境战场的时候,以一敌众,最后弹尽粮绝,身中数弹,手里就只剩下一把工兵铲,我就要提着工兵铲和敌方同归于尽的时候,那该死的网管非得拦着我,让我不要拿工兵铲砸屏幕……那小子一看就是敌方间谍,我果断就把他杀了,杀了他好几遍,那小子就投降了……哈……”

“……到测试的地方还有段路程,各位同学可以再仔细考虑下。”

中年男人再站了站,出声说了句,再在旁边个座位上也坐了下来。

车厢里,愈加有些安静。

中巴车平稳着,将驶离了繁华的路段,驶出了城市内,

沿着公路,进了城区外的连绵山岭里。

“……陈沦同学,束柔同学,你们怎么不问问,我去网吧怎么还带工兵铲……”

“……哈哈,不带工兵铲,怎么战斗,陈沦同学,束柔同学,你们说是吧……”

“……诶,你们两果然不是正常人,你们两这样,让我这个正常人心里都发寒。”

饶常再出声对着陈沦说道。

陈沦依旧平静着,坐在座椅上,

车窗外,掠过的路边树木枝叶阴影,不时从陈沦身上划过。

期间,饶常不停说着话,车厢前的中年男人也说过话。

气温28度,晴。

陈沦着单衣长裤。

半卷残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