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问天

第42章 屠苏要挟,二郎选择

“二郎,你看人的眼光还挺独到。”弄月仙子看着白素贞飘逸的身姿忍不住赞道。

韦世善也是大为震惊,白素贞与孙蒙相斗竟然不落下风,而且有好几次逼的孙蒙回剑防守,关键还防守的特别狼狈。

“想不到,白素贞隐藏的够深,修为竟与孙道长不相伯仲。”弄月仙子神色认真道。

“我说过,白素贞不是什么蛇妖。你们还偏不信。”韦世善连忙替白素贞辩解道。

弄月仙子笑着反问道:“是不是蛇妖,你觉得重要吗?总之,她今天必须死!”

“你们为何要对素贞赶尽杀绝?”韦世善始终想不通这个问题。

“二郎,你要记住。有些人生下来就可以锦衣玉食,有些人生下来注定饥寒交迫。这个世道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你若非要一个答案,那就是她的命不好。”

言毕,弄月仙子取出一把古琴,只见她盘膝而坐,古琴置于腿上。

玉手轻佻,只见那芊芊玉指在琴弦上风快的弹奏着。

琴声尖利、高昂,却不突兀,犹如万马奔腾,壮怀激烈……

白素贞眉头紧蹙,这琴声特别诡异,不仅使她体内真元运转受阻,而且还有一股无形力量在撞击她的神识。

“小心!”韦世善把心提到嗓子眼上大喊道。

孙蒙自然不会浪费弄月仙子创造的可乘机会,只见他脚踏七星,双手掐诀,飞剑火焰吞吐,化作一条火蟒,张开血盆大口朝她冲杀过来。

白素贞冷笑一声,她本就是修炼两千年的白蛇妖。

在她面前玩蛇,岂不是班门弄斧,自讨苦吃。

就在那条火莽距离她不到三寸时,突然停了下来。

原本嚣张的气焰顿时撒了出去,竟低下蛇头,露出俯首称臣的姿态。

孙蒙眼珠子都要惊愕掉下来,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啊?

这可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一条修炼三百多年的巨蟒魂魄封印在飞剑中,并与修炼的火系功法相融合。

这是他最强大的杀招。怎么到了白素贞面前就变成弱鸡了?

白素贞伸手握住这把飞剑,剑身因恐惧而不停地颤抖。

“既然死在这道人手中,又被封印在这飞剑之中忍受烈火煎熬。所幸今日遇到了我,从此刻起,那就尘归尘,土归土,下辈子投胎转世做人吧!”

话音方落,飞剑破碎,一道白色光团朝天际疾驰而去。

“妖孽,你毁我飞剑,我要你碎尸万段!”孙蒙万万没想到,自己砸了那么神仙钱打造的飞剑就这么给白素贞毁去,这股怨气让他瞬间暴走,失去理智。

“不可!”弄月仙子大喊道。

但孙蒙只想着飞剑被毁,就跟死了儿子那般痛苦,哪里还能听得外人的话,取出一把普通长剑,就朝白素贞刺了过去。

危机关头,弄月仙子玉手轻拉一根琴弦,弦如满月,弹射一道青色光芒,打向白素贞的眉心。

白素贞早已料到高台上那个弄月仙子会出手相救,但击杀孙蒙的机会只有一次。

所以,她不能就这么错过,哪怕付出相应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她果断取出三张符箓,一蓝两黄,在极短时间内摆出三才阵法。

青芒打到符箓阵法上,两股力量相撞,光芒闪耀。

就在那一瞬间,孙蒙已经入瓮,却浑然不知。白素贞身体柔弱无骨,左手玉臂如蛇般缠绕他的剑,右手软剑缠绕住他的脖子。

“妖孽,住手!”

半空中突然传来一个男子声音,声如洪钟,如雷炸开,震耳欲聋。

白素贞骤然发力,孙蒙脑袋便从肩膀上滑落下来。随即,头颅滚了两丈多远,直到碰到高台的柱子才停了下来

孙蒙头颅,脸上依然写满了惊恐,眼睛瞪大如铜铃。

他到死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糊里糊涂被人给斩了首级。

高台上,弄月仙子怔住了,一时间竟忘记了弹琴。

韦世善目瞪口呆,他已经无法用他的脑袋去思考,白素贞是怎么斩杀孙蒙的。

高台上,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突然出现在韦世善的身后。

然后,猝不及防伸出左手,一把掐住赵如兰的后颈脖子,将她高高抬起。

赵如兰脸色涨的通红,呼吸变得困难,双腿条件反射地乱蹬起来。

韦世善心中大惊,家族首席供奉屠苏竟然现身了。

屠苏从道入佛,法号上云法师。

“法师乃出家人,还请开恩,大发慈悲,放过赵氏一命。此事与她无关!”韦世善硬着头皮道。

屠苏眼露凶光,凶神恶煞道:“二郎,若不是因为你的狗屁善心,孙蒙会死吗?如果不是看在你爹面子上,我现在就会让你死无全尸!”

旋即,屠苏那双鹰眼死死盯着白素贞,厉声道:“白素贞,你若想让她死的痛快点,现在就自我了结。不然,贫僧会让她生不如死,永世不得超生。”

白素贞看出此人道行非常高深,应该说是那种道佛双修之人,恐怕已接近人仙境界。

韦家的底蕴果然不简单。

难怪幻月宗临时改变策略,恐怕也是查到了什么,所以不想李薛渔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只想搅浑蜀郡这滩浑水,这样才好摸鱼!

屠苏本不会现身,但见孙蒙命悬一线,实在按捺不住,这才打算出手相救。

不想,还是来迟一步。

白素贞的心在滴血。

前世,法海囚禁官人于金山寺以逼她就范。虽施法水漫金山,但到最后关头还是放弃,以保全自己的官人。

今世,屠苏用自己母亲性命相要挟而逼她认罪伏诛,她要如何抉择?

赵如兰目光朦胧中看着自己的女儿,她很想说:“素贞,娘死而无憾。你快走,要好好活下去!”

但是,她没法开口说话,无声泪水从脸上滑落。

不偏不倚,那些泪珠滴落到韦世善的脸上。

屠苏的强大,他十分清楚。想要杀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但他已经看出白素贞因其母而变得犹豫。面对屠苏这样心狠手辣之人,只要心存一丝犹豫,便无生还的希望。

所以,他要做恶人,替她做出选择,替她斩断心中唯一的牵挂。

唯有如此,她才有机会杀出重围,为自己劈开一条血路。

但他也明白,一旦自己做出这个选择,他与白素贞之间便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哪怕是情急之下做出的无奈选择,但做了就是做了,任何解释都将苍白无力!

无论接下来你往哪走,我们都将朝相反的方向离去。

余生,再也回不到当初!

“素贞,只要你能活下去,我做什么都愿意!”韦世善心中这般想着。

他望向赵如兰,然后在屠苏的眼皮底下,出手了!

月华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