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问天

白蛇问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十香怨恨,道士炼尸

苏慕雨正要离开,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如果你不说这句话,或许,我还会放你一条生路。但可惜,你终究回不去了。”

距离苏慕雨三丈远,白素贞站在她身后,右手握住一柄长剑,剑身泛出清幽的寒光。

苏慕雨狠毒道:“回去?我从死的那一刻起,我就回不去了。现在,我不想回去,只想杀人。而你的毒药,已经对我已经不起作用了。你既然来了,也省得我再去找你!”

“是吗?那你可知这毒药的名字?此毒名叫十香软筋散。那你又可知,为什么叫十香,而不叫九香、八香?”

苏慕雨心中大凛,问道:“为何?”

白素贞嫣然一笑,道:“因为,前面那九香并不是被你祛除了,而是隐藏在你体内,等着第十香发作。”

苏慕雨厉声道:“笑话!这个时候,你还想着故弄玄虚,看我......”话未说完,苏慕雨突然感到体内积蓄的真元瞬间消散,全身开始麻痹,动弹不得。

“你,你......”苏慕雨一头栽倒下来,竟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白素贞走上前去,俯下身,摸着她的秀发,平静道:“这第十香,其实就是你的怨恨。如果你能放下仇恨,潜心修行,这毒药对你来说,反而是修行的补药,好让你认清内心真实的自我。如果你放不下,哪怕我今晚不来,你也走不出朝阳寺。”

“我来,就是想看你如何做出选择。”

苏慕雨想要说话,却发现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她不想死,她想要重生获得真正的自由!

白素贞缓缓起身,然后一道寒光掠过,苏慕雨的意识定格在十四岁那年,她偷偷地搬来梯子,爬上去准备翻墙离家的那一刻。

李薛渔从黑暗中走了过来,沉声道:“素贞,倘若我也有这样的一天,你会杀我吗?”

白素贞伸手摸了摸她光滑细腻的脸蛋,含笑道:“不知道。”

李薛渔暗自松了一口气,她最期待的答案就是“不知道”。不知道,便意味着存在更多的变数,这样的人生或许才更有趣。

“她怎么办?”

白素贞收起长剑,淡淡道:“天一亮,就带她出城,葬在青山绿水旁。”

“我陪你!”李薛渔嫣然笑道。

中午时分,白素贞将苏慕雨葬在距离蜀郡城三十里的桃花谷中,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皆是翠绿的桃树。

墓碑上,白素贞用剑刻下“苏慕雨之墓”五个娟秀的字,随之又在旁边刻下一句诗:应愁晚泊喧卑地,吹入沧溟始自由。

李薛渔从马车里取来酒水,然后洒在墓前,神色凝重道:“愿你来世自由!”

白素贞吐了一口气,用手拍了拍墓碑,道:“今世虽有遗憾,但求无愧于心,来世不必图之!”

“素贞。”李薛渔轻轻唤了一声。“你真是个怪人!”

白素贞浅浅一笑,倘若她要是知道自己是条怪蛇,不知道会不会吓个半死?

“走了。”

一个时辰后,马车入城。白素贞先去了趟御康堂,躲在丹房里捣鼓到半夜。然后,趁夜色离开,悄无声息回到自己住处。

当她走进小院时,却发现自己的房间里灯是亮的。

白素贞悄悄走了过去,透过门缝一看,却见赵如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赵如兰得知自己女儿出狱,但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回来,让人去了御康堂问,那边说没见到。无奈之下,她只能坐在房间里等她回来。

白素贞轻轻走进房间,拿起一件披风,替她盖在了身上。

赵如兰睡的浅,立马惊醒过来,抬头一看,白素贞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一把搂住她,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白素贞俯身抱住她,轻声道:“娘,我回来了。”

片刻后,赵如兰调整好情绪,擦了擦眼泪,笑道:“回来就好。”

赵如兰是个聪明女人,她不问白素贞关于此事的来龙去脉,只要能平安归来比什么都好。

“素贞,你要有个心理准备。白中天已经把崇文和崇明的死算在你头上了。日后,他必定会找你麻烦。还有,这两日府里要办丧事。听娘的话,你就在外面暂避风头,免得白中天找你晦气,徒增麻烦。”

白发人送黑发人,自古伤心事。

白中天丧子之痛,倘若报复起来,绝对会很疯狂。

关于这点,白素贞心中自然明白,遂宽慰道:“娘放心,我心里有数。”

赵如兰叹了几声,无奈道:“这都是什么世道,这蜀郡城里何时多了这么多妖怪。对了素贞,你可要多小心,天黑后就呆在房中,莫要外出。”

白素贞不想让她担心,便转移话题道:“娘,今晚我们一起睡吧。”

赵如兰楞了一下,旋即开心道:“那最好了。自打你懂事起,我们母女就在没有一起睡过。”

赵如兰整理好床铺,母女二人相拥而眠。

翌日清晨。

赵如兰悄悄起来,然后去厨房给她准备早餐。

这几天因过于心累,身体略有疲倦,白素贞还在床上熟睡着。

白崇仪从赵如兰那边得知白素贞回来,便来到小院门口,踌躇不前。

左等右等,不见她出来,便失魂落魄离开了。

没离开多久,白素贞伸着懒腰走了出来。

今日阳光明媚,气候宜人,是个出游的好日子。

不过,今日还有一件事要办,就是宴请韦世善,聊以谢意。

可这份人情,一顿饭恐怕还不够还啊。

白素贞最不愿意欠人情。一念及此,不得叹了几口气。

蜀郡南郊,那里有白家置办的一处产业,名为“飞鸿居”,是白家招待官场中人的隐秘之所。除了白家掌事人,其他人都不知晓。

这日,飞鸿居中来了个中年道士,他所穿的袍服乃茅山派式样。

茅山派以符箓法术著称,有一套不外传的符箓体系,分为金、银、紫、蓝、黄五色。

金色符箓威力最大,黄色最弱。再辅助各种法术,杀伤力极大。

不过,茅山派还有一道不足为外人道的秘术—炼尸。

所谓炼尸,需以符箓之术为基,在尸体身上绘制符篆,借助符篆之力为其淬炼身体,提升它们的攻击力和防御力,俗称“僵尸”。

若按实力强弱,可分为三种:白僵、黑僵、飞尸。

成飞尸级别的存在,便有自主意识,能吸纳月之精魄。

经过数百年的修炼,飞尸相貌会进行变幻,以迷惑世人,已近乎魔,道门称之为“魃”,又称“旱魃”。

民间有说,旱魃一出,赤地千里。

故而,茅山派的练尸术仅有少数人修炼,并且规定只能炼制白僵和黑僵。否则,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白施主,你可想好了?”中年道士再三询问道。

白中天眼中杀机正盛,历声道:“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只要道长帮我做完这件事,钱财和女人两样都不少。”

中年道士看了一眼地上摆放的四具干尸,沉声道:“这四具干尸能否炼制成功,贫道不敢保证。不过,一旦失败,尸体皆化为尘土。白施主,你可接受?”

“道长放心,不管成败,钱财和女人都不少。”

中年道士笑了笑道:“那贫道就放心了。我要闭关三个月,在此期间,不得打扰,否则前功尽弃。”

“道长放心,此地少有人来。”

“等炼制的差不多了,白施主便将你要杀的人送过来。之后的事情,就由贫道来处理。毕竟,僵尸杀人这种事,师门是严禁的。”

“这点请道长放心。”

片刻后,白中天走出飞鸿居,上了马车,前往城中。

就在他离开后,那个给他推荐这位茅山道士的人现出身来,脸上挂着淡淡笑容,心道:“好像是越来越有趣了。不然,真是太无趣。”

西来酒馆。

白素贞已包下一间雅间,点好一桌酒菜,正等着韦世善过来。

不过左等右等,也不见人过来。眼看饭菜都冷了,白素贞正要起身,就见韦世善身边小厮金鸣气喘吁吁跑过来道:“白,白药仙,我家二郎今儿来不了。”

“何故?”

金鸣喝了一口水道:“我家大人要给二郎许配一门婚姻,二郎不从,便吵了起来。大人一怒之下,便命人将他关起来。除非答应这门婚事,否则不给出来。”

白素贞“噢”了一声道:“为何不愿?”

“白药仙有所不知,二郎喜欢以江湖人自居,不喜这些繁文缛节,只喜欢行侠仗义,四海为家。所以,二郎就非常讨厌这种没有感情的婚姻。”

“倒是真性情。”白素贞赞道。

“白兄这么一夸奖,某就有种飘的感觉。”韦世善哈哈笑道。

“二郎,你咋出来了?”金鸣讶然问道。

“今日白兄宴请,就是刀架脖子也得来,非来不可!”

闻言,白素贞略有一丝感动,举杯道:“韦兄侠义心肠,豪情万丈,素贞敬你!”

韦世善举杯,神色认真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认识白兄,世善足矣!”

话不在多,在于诚心。白素贞为之动容,仰面一口饮尽。

月华亭

作家的话
感谢【杨健纲、心中—小仙女、一一个人的寂寞等人的推荐支撑】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