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督请留步

第50章 言出随法刘都督

当部分朝臣们来跟元子攸道喜的时候。

刘益守带着小叶子在黄河岸边钓鱼。

当这些朝臣拥立元子攸为新天子,开始举行“登基大典”的时候。刘益守身边的人已经多了贺拔岳跟尔朱兆等人,还有他们的相关下属。

当登基大典结束时,刘益守在黄河岸边组织的钓鱼大赛也差不多结束,几乎尔朱荣麾下所有排得上号的武将都参与了,一个没落下。包括高欢和他麾下那些左膀右臂们!

哪怕高欢很不喜欢刘益守,也不敢缺席这样的“政治活动”,要不然,他和他的亲信,会被尔朱荣麾下其他武将所孤立和排斥。

这些人不约而同的集体抵制元子攸登基,随便找了个借口开小差,听说刘益守带着人在黄河岸边钓鱼,就跑来凑热闹。

钓鱼是闹着玩的,打脸元子攸,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这些人内部虽然也有矛盾,甚至到了势成水火的地步,但在某些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还是处于同一战线的。

结果到最后,给元子攸“捧场”的,除了必须在那里的尔朱荣外,其他人,都是元子攸找来的洛阳世家清流和勋贵。

而尔朱荣的手下集体缺席!

当然,这也是尔朱荣暗自默许的,就是要给元子攸一点颜色看看。从“登基大典”结束后元子攸那黑得发亮,如同锅底的脸看,尔朱荣的目的达到了,今日扳回一城。

……

“哥,鱼来了鱼来了!拉啊,拉啊!”

小叶子手舞足蹈的在刘益守身边大呼小叫的,引来一阵阵的低声嘲笑。果然,刘益守拉杆起来,鱼又跑掉了。

别说刘某人钓鱼的技术本来就不行,前世的时候,也只能在一池塘水,大半池塘鱼,伸个手就能摸到鱼的池子里钓鱼,还很勉强。就算他是个垂钓高手,被小叶子这么叫嚷一番,鱼儿早跑了。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说的就是刘益守这种情况,到现在为止,他的鱼篓里,半条鱼也没有。而来得最晚的高欢,他手下的段荣很会钓鱼,几乎是一下子一条,杆杆都不落空。

“我的耳朵都要被你震聋了。”刘益守叹了口气道:“你去找你小月姐玩吧,让我清静一下下。”

刘益守将听话的小叶子打发走了,顺便让她关注一下,有没有陌生女子来找徐月华,比如,那个送金刀的神秘少女。

等小叶子走后,贺拔岳不动声色坐到刘益守身边的石头上,低声问道:“元子攸今日来这么一出,完全是不给尔朱都督面子,兄弟你认为今日之事如何?”

贺拔岳问的事情,虽然没有说那么直白,但暗示已经相当明显了。元子攸之前都不吭声,现在却来了这么个“大戏”,尔朱荣见了,会怎么想?

这是元子攸在向尔朱荣展示自己的实力,也是在向尔朱荣表示:洛阳城外,你的力量确实无可匹敌。然而进了洛阳城以后,你那些力量,就用不上了!

毕竟,尔朱荣麾下大军,也就一万多精锐在这里。其他大军还在晋阳镇守,他总不能不管老巢!那么这一万多人,进了洛阳城,分散开来,连个影子都找不到!

这个年代虽然没有占地面积的精确测量单位,但后世在考古北魏洛阳城遗址的时候发现,这座古城,把外城郭,内城郭,金墉城和百尺楼,皇宫等地全算上,面积足足80平方公里!

一万多人撒到80平方公里的面积里,那才多少人?

在洛阳这个小笼子里,尔朱荣就像是被困住的猛兽一样,根本发挥不出自己的实力!元子攸今日,就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尔朱荣:你是臣,我是君。

臣,必定要在君之下,而不能反过来!

这个道理,确实是不错的,可也得分情况,分时间,分场合!

贺拔岳、高欢、尔朱兆等尔朱荣麾下重要人物,他们聚集在这里,难道真是陪刘益守钓鱼?这鱼有什么好钓的,想吃能吃到肚皮撑爆!

贺拔岳问的问题,就是这些人久久不愿离去的原因。

“元子攸大肆张罗登基大典,这种事情,就是小孩耍大刀,小马拉大车,小个举大鼎,小斧砍大树!”

刘益守用了一个“大”“小”关联的排比句,说得贺拔岳一愣一愣的。

“然后呢?”

“如此不智,尔朱大都督必定强势反击,甚至是……”

刘益守眯着眼睛,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贺拔岳倒吸一口凉气,这位刘某人,还真是敢说啊。对了,貌似这厮一直挺敢说的,还把侯景三两句话就给做掉了。

“那……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

尔朱荣怎么想,贺拔岳是管不到的。他在乎的是,元子攸现在狠狠得罪了尔朱荣,对他们这些将领有什么影响没有。

“如果尔朱都督问能否称帝,切不可鼓励,一定要坚决反对。如果尔朱都督问要不要杀元子攸,你就说都督一言而决,若真是犹疑不定,问刘益守即可。

你把球踢到我这里,等尔朱都督来问我的时候,我自会应对,无须你忧心。”

刘益守脸上的表情十分淡然,似乎根本没把这种山崩地裂的大事当成一回事。

贺拔岳松了口气,拍了拍刘益守的肩膀感激道:“我就知道兄弟你有办法,那我就听你的吧。”

“好说好说,有什么事情推我身上就好,没有那么难的。”

刘益守大包大揽说道。

他这个人就是这点好,从来不把最麻烦的事情推给别人,所以无论是在圣明寺里,还是到尔朱荣军营里,肯定有人嫉妒他长得太帅,看不惯他太英俊太招女人喜欢。

但绝对没有人说刘益守做事情不地道。哪怕是高欢,也要承认,刘都督很会搞事情,而且只要他不想与你为敌,那么就一定不会把坑爹的事情扯到你身上。

至于他想搞死你的话,那么……侯景的例子已经摆在眼前了,那真是一点都不含糊。

贺拔岳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又回到他所在的那一堆人群里,跟贺拔胜、达奚武等人商量着什么,声音很小,刘益守也无暇关注。

很快,一个穿着朴素,只是最常见的青色布袍,但看起来面容很和善的中年人,走到刘益守身边,对他拱手行礼道:“在下段荣,见过刘都督。”

原来是段韶老爹啊!

刘益守指了指身边的石头道:“请坐请坐,久仰大名。”

段荣坐下来,用打量的眼神盯着刘益守的脸,很久以后,才面露微笑,却笑而不语。

“段参军(段荣此时的官职是法曹参军,主管军法)看着在下许久,莫非是想招婿?”

刘益守笑着问道,那笑容很是诚恳,没有一丝矫揉造作。

“岂敢啊,在下家中女儿都是不孝女,没有能配得上刘都督这种俊才的。”

段荣摆摆手,他倒是很想招刘益守这种女婿,或者换句话说,刘益守这种女婿,只要是眼睛没瞎的,谁不想要啊。

问题是自己配么?

德不配位,必有灾祸,这是很浅显的道理。段荣是个心性很开阔的智者,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

“刘都督今日在这里钓的不是鱼啊,你看,你鱼篓都是空的。”

段荣指了指刘益守身边空空如也的鱼篓说道。

“那倒不是,只不过饵咸钩直,哪里会有鱼肯上钩呢。”

刘益守话里有话,却又不肯说得太明白。

他放下鱼竿,看着段荣问道:“段参军肯定是想知道,如果在下入了洛阳城,应该如何行动,对吧?

毕竟,那时候你也要暂时作为我的下属,一起进城,对么?”

“然也。”

段荣并不否认,虽然他那句话还有别的意思,既然刘益守不提,那他也就不多说了。毕竟,大家还不是很熟。

“入洛阳,虽然是在下的身体,但心思却是尔朱大都督的。在下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尔朱大都督的意志,如此而已。

到时候,段参军跟着在下就好。在下说往哪里走,段参军就往哪里走。

洛阳有歹人要袭击我们,也是先杀我刘某人。尔朱都督对我们不满了,要杀人,同样也是先杀我刘某人。

所以段参军完全不需要担心,只要你按在下的吩咐行事,那么功劳有你的份,麻烦没你的份,我这么说,应该是非常清楚了吧?”

“段某受教了。”

段荣恭敬的给刘益守行了一礼,对方那番话,可谓是绵里藏针,暗暗警告段荣不要将一行人的作为泄露出去。

至于泄露给谁,除了跟段荣是连襟的高欢外,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对了,与洛阳世家交涉的内容,属于军机大事,若是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段参军与高都督交好,而高都督交游广阔,人多眼杂。

万一段参军晚上睡着了多说了些不该说的,被不该听的人听到了,我刘某脖子上这脑袋,有些危险啊。”

刘益守啧啧感慨了一番。

段荣乃是人精,岂会不知刘益守想说什么。他拱手道:“刘都督放心,去洛阳之后,在下会片刻不离都督身边,住也会住在同一间院子,并且闭门谢客,这些请都督放心,段某自有分寸,不会因公废私。”

“那我就放心了,有段参军这样老成持重的可靠之人在,相信刘某这差事会办得很顺利的,那就有劳了。”

“都督客气了,客气了。那在下告辞,都督请继续垂钓。”

段荣拱手告辞,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所有事情。

他又不是傻子,这差事明显是尔朱荣点过头的,万一不小心,那不是高欢兜得住的。段荣又怎么会在这种事情上犯浑呢。

好处几乎没有,风险却大到没边了。高欢跟他毕竟只是连襟啊,又不是他儿子!

“好了,垂钓结束了,清点一下鱼有多少。等会在下跟尔朱都督说一声,看能不能把今日垂钓也当成军务,谁钓得多,谁的军功就多。成了的话,你们不必感谢我,当然,若是没成,大家也有鱼吃,不是两手空空,对吧。”

刘益守举起一只手慷慨激昂的说道。

四周提着鱼篓的众将都是一愣,随即爆发出欢呼,不少人都大吼大叫,给刘益守喝彩。

他们并不在乎这点小恩小惠。

但刘益守这个人做事情很地道,大家今日被元子攸摆了一道心里都很不爽,钓鱼本身就是在偷懒。要是能赚点军功,那真是再好不过。

就算不成,也没什么,他们心里又不是没有B数!

万一成了,岂不血赚?

这刘益守虽然年轻,做事很老道啊。

很多人都在心里高看了刘益守几分。

“大哥,我看那小子鱼篓里是空的,他不是白来了?”

身材高大的彭乐小声在高欢耳边嘀咕道。

你们这些人就摸了条鱼,可你知道刘益守得到什么了么,还两手空空?

蠢货!

“你懂个屁。”高欢长叹一声,满嘴苦涩。

……

元子攸惹出来的巨大动静,暂时消停了。他那些从洛阳而来的世家大族和显赫勋贵们,似乎信不过尔朱荣。他们在河阳关外独自扎营,坚持不肯入关。

而尔朱荣也眼不见心不烦,干脆把河阳关城关大门关死,两边可谓是泾渭分明。

刚刚入夜,贺拔岳正打算动身返回驻地北中城,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漫不经心的走进石屋里。

“大都督!”

见是尔朱荣来了,贺拔岳连忙行礼。

“元子攸今日让我难堪,实在是睡不着觉啊。”

尔朱荣感慨了一句。

贺拔岳连忙把门去关好。

“这洛阳世家中人,目中无人,庸碌无为。国家变成这样,他们难辞其咎。

你说,如今洛阳已经无险可守,我若是带兵入城,杀元子攸,自立为帝,如何?”

尔朱荣用低沉的语气问道,眼中有寒芒闪过!

“大都督,万万不可啊!”

贺拔岳吓得差点给尔朱荣跪了。

不,他也是对言出随法的刘益守佩服得要跪了!

“起来再说。”

尔朱荣将贺拔岳扶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尘土说道:“此事我亦是犹豫不决,所以才来问你们的意见。

刚才我去问高欢,高欢说元氏不杀不足以显示我军之威严,劝我杀光洛阳城内元氏,并登基称帝。我倒是觉得他说得言过其实,所以想听听你到底怎么想的。”

贺拔岳想起刘益守交代的话,连忙说道:“若是说起我军之中谁最是目光深远,足智多谋,那非刘益守莫属。

况且他毫无背景,身后亦是无人,别人不敢说的话,他定然是敢说的,绝不会私藏。大都督何不找刘益守询问一二?”

这倒是提醒尔朱荣了。反正他也听出来贺拔岳不想自己称帝,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于是尔朱荣点点头道:“言之有理,那我先去找他问问再说。”

说完,尔朱荣也不客套,直接开门离去,他走后,贺拔岳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特么的,风暴将起啊!贺拔岳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携剑远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